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南通市xx铜材有限公司与上海xx工业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南通市xx铜材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南通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上海xx工业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南通市xx铜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xx公司)与被告上海xx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xx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4月4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9年5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南通xx公司诉称,原、被告从2016年9月份开始发生业务往来,被告向原告采购铜丝,有的铜丝是特地为被告加工,起初被告能按照合同约定的期限付款,但至2017年1月份开始,被告一直拖延付款,超出合同约定的付款期限,合同明确约定货款15日内付款,如到期未付清货款,未付清款按月息1%计算加收利息,原告多次要求被告将逾期付款的利息结算给原告,被告却不予理睬。为维护合法权益,原告诉至法院,要求判令被告支付逾期付款利息人民币123,169.59元。

被告上海xx公司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本案是原告第三次提起诉讼,第一次在(2018)沪0115民初25996号案件,原告提供24份《购销合同》作为一个案子,要求被告支付中的逾期付款利息,被告认为这不符合一个起诉中只能针对一个民事实体法律关系的相关规定,该案在开庭前原告撤诉了。第二次在(2018)沪0115民初68393号案件,原告又将24份《购销合同》中的8份合同作为一个案子,要求被告支付总的逾期付款利息,被告认为这不符合一个起诉中只能针对一个民事实体法律关系的相关规定,之后,因原告未能按期预缴诉讼费按撤诉处理。本案是第三次起诉,原告将25份《购销合同》作为一个案子,要求被告支付总的逾期付款利息,这25份《购销合同》虽然发生在原、被告之间,由于合同的标的物、数量、金额、履行方式、交货时间、付款时间等具体内容都不相同,形成了25个不同的独立的民事法律关系,在性质上虽然都是买卖合同关系,但还是属于多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依据一个诉中只能包含一个民事实体法律关系的法学原理,原告应该分成25个诉来解决双方之间的争议。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三)项的规定,起诉必须有具体的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本案中原、被告之间签订的25份合同不属于一个法律关系,不应在一个诉讼中提起。民事诉讼法规定起诉的要件包括当事人、诉讼理由及诉讼标的等,核心是诉讼标的,诉讼标的是指当事人之间发生争议,要求法院裁判的民事实体法律关系,必须具有唯一性,也就是一个起诉中只能针对一个民事实体法律关系,故本案起诉不符合起诉的惟一性特征,不具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应驳回原告的起诉。

发票金额是双方实际业务的总金额,双方业务模式分为两种,一种为被告向原告购买铜丝委托原告加工,另一种为被告向原告购买铜丝后按被告指示送至第三方进行加工。如果是委托第三方加工的,加工费是被告支付给第三方的,本案合同项下的费用不涉及到第三方的费用,被告与第三方之间的加工费已结清。本案9份合同项下的货款被告已经结清,原、被告双方是滚动付款滚动结算的,付款没有明确的合同指向,双方的总账就是按照发票的总金额来付款的。原告原来提供的2016年10月20日的合同约定付款方式是3㎜铜丝货到付款,0.85㎜铜丝货款10天内付款,加工费3个月付款,双方实际业务履行过程中货款和加工费是明确区别对待的,不存在加工费和货款混同的情况,不存在逾期付款的事实,原告提起本案诉讼没有主张货款,而被告按照约定已经将货款支付清楚,原告要求按照月息1%加收利息的事实和合同依据都不存在,货款15天内付款只是说15天内付款,并没有说15天内要结清,双方过往的业务关系中,过往合同对何时结清货款是有明确约定,原告对于结清和付清、货款和付款的概念有充分的理解。所有的《购销合同》文本都是原告提供的,并非被告提供,故对于货款15天付款如何理解产生分歧应该作出对原告不利的理解。到期未付清货款才会涉及到利息,原告并没有证据证明被告至今有拖欠未支付的货款,故原告要求被告支付逾期利息的理由不存在,双方的合同是逐个签订、逐个履行,原告也明确被告付款是滚动付款的,并没有针对某一个合同,双方的业务一直都是按照交易习惯进行的,履行完一份合同再履行一份合同,如果存在逾期支付货款要加收利息,原告应该在每一份合同结束时提出,双方履行那么久的合同原告从未提出过要求被告支付利息,由此可见,原告对于被告这样的付款模式是认可的。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素有业务往来,原告向被告供应加工铜丝,双方于2017年1月4日至2017年6月7日期间共签订九份合同,合同金额共计8,268,220元,其中编号YS2017-01-002合同金额1,375,200元,SC-2017-002合同金额1,868,800元,SC-2017-003合同金额1,450,950元,SC-2017-004合同金额496,700元,SC-2017-005合同金额492,500元,SC-2017-006合同金额500,000元,SC-2017-007合同金额972,300元,SC-2017-008合同金额970,800元,SC-2017-009合同金额140,970元,上述合同均约定货款15天内付款,如到期未付清货款,未付清款按月息1%计算加收利息。

合同履行期间,原告按约进行供货并开具发票,出库货单未载明具体货款金额,双方结算以发票金额为准,发票金额共计8,354,992.12元,前述九份合同对应结算金额分别为1,349,673.09元、1,866,245.66元、1,468,617.02元、487,958.08元、497,417.33元、553,866.6元、977,391.88元、972,159.12元、181,663.34元,最后一份发票开具时间为2017年6月17日。

诉讼中,双方均明确款项结算采用滚动付款滚动结算方式,付款没有明确的合同指向,前述九份合同所涉货款均已结清,付款情况如下:2017年1月24日付款1,124,705.04元、2017年2月7日付款100万元、2017年3月1日付款382,135.72元、2017年3月6日付款694,865.91元、2017年3月10日付款1,266,676.38元、2017年3月20日付款170,471.34元、2017年4月14日付款30万元、2017年4月20日付款20万元、2017年4月26日付款20万元、2017年4月27日付款30万元、2017年5月4日付款20万元、2017年5月16日付款20万元、2017年5月27日付款25万元、2017年6月2日付款20万元、2017年6月12日付款20万元、2017年6月19日付款20万元、2017年6月27日付款20万元、2017年7月7日付款20万元、2017年7月14日付款20万元、2017年7月19日付款20万元、2017年7月28日付款20万元、2017年8月17日付款20万元、2017年8月31日付款20万元、2017年10月11日付款66,137.73元。

以上事实,由《购销合同》、江苏增值税专用发票、物资出库货单、江苏省农村信用社大额来账凭证支付系统专用凭证及当事人的庭审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本案所涉合同均约定15天内付款,如到期未付清货款,未付清款项按月息1%计算利息。对于15天内付款如何理解,原告主张从出库货单所载日期作为货款结算的起算时间,被告不予认可。本院注意到,原告向被告连续供货,出库货单并未载明具体金额,且货款实际以发票金额为准,故本院认为,15天内付款应从发票开具之次日起算为宜。本院注意到,诉讼期间,双方均明确采用滚动付款滚动结算方式,本案所涉货款均已结清,每次付款没有明确的合同指向,故综合协议内容、履约实际、付款时间、结算情况等因素,本院认为,被告至迟应在最后一份发票开具之次日起十五内(2017年7月2日)付清所有货款,然截止到2017年7月2日,被告尚有1,266,137.73元货款未支付,故相应逾期付款利息应分段计算,结合后续付款时间及金额,逾期天数分别为5天(2017年7月3日至2017年7月7日)、7天(2017年7月8日至2017年7月14日)、5天(2017年7月15日至2017年7月19日)、9天(2017年7月20日至2017年7月28日)、20天(2017年7月29日至2017年8月17日)、14天(2017年8月18日至2017年8月31日)、41天(2017年9月1日至2017年10月11日),逾期利息计算基数分别为1,266,137.73元、1,066,137.73元、866,137.73元、666,137.73元、466,137.73元、266,137.73元、66,137.73元,按照月息1%标准计算,逾期利息分别为2,110.23元、2,487.65元、1,443.56元、1,998.41元、3,107.58元、1,241.98元、903.88元,共计13,293.29元。本案中,被告关于多份合同不属于一个法律关系,不应在一个诉讼中提起等辩称意见,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六十一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

上海xx工业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

南通市xx铜材有限公司支付逾期付款利息13,293.29元。

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763元,减半收取计1,381.50元,由原告

南通市xx铜材有限公司负担1,232.50元,被告

上海xx工业有限公司负担149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