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沈某某与成都xx家具有限公司、浙江xx网络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沈某某,女,汉族,户籍地上海市黄浦区,现住上海市闵行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成都xx家具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成都高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浙江xx网络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沈某某与被告成都xx家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家具公司)、浙江xx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4月1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沈某某、被告家具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xx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沈某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家具公司退还原告购买商品款项6,000元,并按商品价格三倍支付赔偿金18,000;2.判令被告xx公司与被告家具公司承担连带责任。诉讼中,原告鉴于被告已经退还商品款项6,000元,故变更第1项诉讼请求为判令被告家具公司按照商品价格三倍赔偿原告18,000元。

事实和理由:原告于2018年11月10日在被告xx公司设立的“xx”网站平台上购买了被告家具公司的商品(包含一张床和一个床头柜),共支付6,000元,约定送货地址为上海市闵行区。原告下单后,被告家具公司迟迟未发货。经原告反复催促,被告家具公司称于2018年12月20日已发货,但一直未查询到任何物流信息,被告家具公司也无法提供物流公司的有效联系方式,原告至今仍未收到商品。可见,被告家具公司系明显虚假发货,其行为已构成欺诈。因此,原告认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及其他相关法律规定,被告家具公司应按购买商品价款的3倍进行赔偿。期间,原告多次向被告xx公司进行投诉,但被告xx公司均无有效解决方案,也无法提供被告家具公司的有效联系方式。被告xx公司作为购物平台的设立者,在明知销售者利用其平台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而未采取必要措施,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应与被告家具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床是必要的生活用品,两被告的行为给原告的日常生活造成严重不便,并已给原告带来了实际损失,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原告故起诉至法院。

被告家具公司辩称,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双11”期间在xx平台上,从被告家具公司处购买一张床和一个床头柜,时间是在2018年11月10日。当时,被告家具公司明确向原告表示备货期是50天,但是原告在2018年12月30日就已经向xx平台投诉,对被告家具公司的服务不满意,至此被告家具公司在xx平台投诉没有解决之前,没有向原告发货。被告家具公司在销售过程中不存在欺诈行为,原告在连商品都没有收到的情况下,指控被告家具公司存在欺诈行为,是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

被告xx公司辩称,不同意原告针对被告xx公司的诉讼请求。被告xx公司是信息发布平台的提供商,因交易产生的法律后果应该由用户自行承担。本案是买卖合同纠纷,纠纷主体是xx平台的买家和卖家,被告xx公司的主体不适格。xx平台在交易过程中起到审查的义务,并没有过错,涉案卖家在入驻xx平台之前,被告xx公司已经核对过卖家的真实姓名、地址以及有效的联系方式,尽到了事先的审核义务。在xx平台的服务协议中,不断提醒在交易过程中需要谨慎。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8年11月10日,在被告xx公司设立的“xx”网络交易平台上,原告沈某某在被告家具公司经营的网络店铺“东域春意xx专卖店”购买了一张1.8米*2米的床和一个床头柜,材质为桃花芯木。上述商品在网店页面上显示:促销价为7,760元,双11狂欢价为6,980元;店铺预售,付款后50天内发货。后经协商,原告于2018年11月10日实付货款6,000元。

嗣后,被告家具公司的网店客服向原告表示:在付款后,最快给原告加急40天内发出货物,即发货时间为2018年12月20日左右。2018年12月20日,该店客服表示:货物在安排质检打包,当天发走。同日,原告的购货订单显示:涉案货物已发货。

2018年12月30日,原告通过“xx”网络交易平台向被告xx公司投诉承诺未履行,投诉原因为“物流承诺未履行,说是发货后7-9天到上海,现在还在武汉”。次日,被告家具公司对投诉表示拒绝协商,反馈称已在发货期内发货,年底物流慢,希望再耐心等待,并向被告xx公司发送了订单状态为“商家已发货”及相应的物流信息,同时附有受理日期为2018年12月20日的佛山物流公司的物流受理单。后被告xx公司判定原告投诉不成立,其中处理结果载明:买家反馈商家未履行承诺问题,核实双方旺旺聊天记录/投诉页面双方反馈凭证,未核实到卖家承诺未履行情况,无法直接判定商家责任,故此投诉做撤销处理。

2019年1月4日,原告以快递/物流一直未送到为由申请退款。后当天取消了退款。在此前后,被告家具公司的网店多次在“xx”网络交易平台上延长超时,延长确认收货超时的天数为10天。

2019年3月9日,原告再次以快递/物流一直未送到为由申请退款。次日,被告家具公司同意退款协议,被告xx公司退给原告货款6,000元。

另查明,“东域春意xx专卖店”由被告家具公司经营的事实,通过“xx”网络交易平台直接点击即可核实。

目前,涉案商品标价为7,760元。

再查明,原告于2015年6月与案外人戴某某签订《上海市居住房屋租赁合同》,约定原告承租本市普陀区房屋,租赁期限自2015年7月1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止,月租金为3,000元。

2018年7月23日,原告与案外人上海红蚂蚁公司签订《上海市室内装饰施工合同》,约定该公司承包本市闵行区房屋的装饰装修施工,工期为60个工作日,自2018年7月28日开工。

2019年1月6日,原告在“xx”网络交易平台的“xx空间家居旗舰店”购买了1.8米*2米黑檀雕花双人床等多件,原告为此支付货款8,000元。

本案审理过程中,被告家具公司称:其于2018年12月20日向原告发送了涉案商品,但是因为货物中途破损,所以退回,后原告在2018年12月30日提了投诉请求,已经明确向被告家具公司表示不需要发货而要求赔偿,故被告家具公司便未再发货;被告家具公司同意退款,已经解除双方的买卖关系;对原告提出的房租以及另外购物费用损失不予认可。原告称:涉案合同是真实有效的,合同已经解除;如果法院不认定被告欺诈,则要求被告赔偿损失即原告在外租房所产生的租金损失3,000元、停车费150元、物业管理费100元,以及原告另行购物比涉案货物在“双11”期间享受折扣的价格差额损失2,000元。

以上事实,由原告提供的网络订单截图、聊天记录、商家信息页截图、商品物流信息页截图、投诉结果页截图、协商历史页截图、《上海市居住房屋租赁合同》、支付宝交易记录页截图、押金结算单、《上海市室内装饰施工合同》、订单详情页截图、账单详情页截图,被告xx公司提供的公证书、买家注册信息、卖家注册信息、订单详情、交易日志、卖家营业执照及联系方式以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所证实。

本院认为,买卖合同是出卖人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于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本案中,原、被告之间虽未签订书面合同,但原告通过“xx”网络交易平台向被告家具公司订购床和床头柜,并支付货款,被告家具公司应当提供货物,故原、被告之间成立买卖合同关系。

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为被告家具公司是否存在欺诈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六十八条规定,欺诈是指一方当事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当事人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综观原、被告之间的交易过程,原告订购涉案货物时,被告家具公司就标的物并未告知虚假情况或者隐瞒真实情况,原告也未受误导而作出错误意思表示,买卖涉案货物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在双方达成合意的情况下,买卖合同关系依法成立,且因该合同内容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故当属合法有效。原告支付货款后,与被告家具公司另行协商了发货时间问题。虽然被告家具公司表示其已发货,但是现有证据尚不足以证明此节事实,故本院认定被告家具公司存在迟延交货的行为。同时,被告该行为属于合同有效情况下的迟延履行合同义务,性质系不履行合同的违约行为,并非订立合同时对原告故意欺诈,原告亦未因被告家具公司的行为作出错误的意思表示,并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所述的情形。因此,原告以被告家具公司虚假发货构成欺诈为由主张惩罚性赔偿的要求,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结合原告已经退款的实际以及双方对于涉案合同的处理意见,本院确定双方之间的买卖合同予以解除。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由于被告家具公司迟延履行,其行为已经构成违约,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根据法律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且应符合可预见性原则,即赔偿范围应不超过违约方在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因此,原告提出的房屋租金、物业管理费、停车费损失,并不符合上述赔偿原则,本院不予支持。至于原告另行购物所产生的差价损失,可作为原告因被告违约造成的损失范畴予以考虑,同时结合相关货物的情况以及购物时间等因素,本院认为原告另行购物行为也属合理。从保护守约方的利益出发,为避免当事人讼累,本院确定被告家具公司因违约造成原告的损失赔偿,在本案中予以一并处理,综合上述各项因素,酌情确定被告家具公司赔偿原告损失2,000元。

关于被告xx公司是否承担连带责任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网络平台提供者明知或者应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利用其平台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承担连带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务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或者有其他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行为,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被告xx公司作为网络交易平台的经营者,并不存在上述法律所提及的行为,同时对被告家具公司的企业信息进行了审核并提供给消费者,对原告进行的投诉也及时进行了审查和处理,故原告要求被告xx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之请求,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四条第二款、第五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六十八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

成都xx家具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沈某某赔偿损失2,000元;

二、驳回原告沈某某其余的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00元,减半收取计200元,由原告沈某某负担175元、被告

成都xx家具有限公司负担2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