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天津xx能源技术有限公司与上海xx物流有限公司、上海xx物流有限公司xx分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天津xx能源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华苑产业区华天道2号8008房屋。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上海xx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普陀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上海xx物流有限公司xx分公司,住所地山西省。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天津xx能源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xx公司”)与被告上海xx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xx公司”)、上海xx物流有限公司xx分公司(以下简称“上海xxxx分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11月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9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上海xx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天津xx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二被告支付原告违约金490,263.53元;2、二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2015年9月15日,原告与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签订《煤炭买卖协议》一份,约定由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为原告供应原煤,暂定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每月销售原煤2万吨,全年合计24万吨。该项业务总投资暂定为(每月)600万元,合同生效后,原告将600万元汇入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账户;业务结束后,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再将600万元退还原告。原告锁定收益3.75元/吨。并约定违约责任为“因煤矿、洗煤厂原因造成原告不能按时提货,完成每月2万吨销售,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负责把原告全部煤款退还原告指定账户,并支付原告相应利息(利息按天计算),中间所产生的一切经济损失,全部由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承担。”合同签订后,原告如约履行合同义务。2016年5月9日原告司付出最后一笔款项550万元后,该业务停止。后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陆续返还本金,期间产生违约金计590,263.53元,原告加派人员进行催讨,上海xxxx分公司于2017年12月25日支付违约金10万元(以和治国个人名义付款),违约金余额490,263.53元至今未付。原告于2018年5月10日向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和被告上海xx公司分别邮寄出催款律师函,未果。

被告上海xx公司、上海xxxx分公司均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辩称:其一,原告的证据无法证明其待证事实和诉请的成立,依法应驳回原告对被告方的诉讼请求。原告是本案诉讼的提起者,根据民事诉讼法“谁主张、谁举证”之原则,原告对其主张的事实负有积极的举证责任。但是原告所提供的证据仅能证明原告与被告方有煤炭买卖业务的发生和款项结算的往来,却无法证明被告方有违约事实、违约行为和违约责任。根据规定,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故而,依法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其二,被告方不存在违约事实和行为。为了澄清本案事实,从框架合同的签订到每笔具体业务的履行,从被告方购进煤到出售煤给原告,从进项发票到销项发票,从款项进出到原告方对燃煤款项的确认,尤其是原告每月锁定收益7.5万元利润实现的事实,被告方均提供了全面客观的证据,客观真实的还原了本案业务发生的基本过程。可以看出,被告方无论是在双方业务开展最初,还是每笔具体业务履行过程中,以及最后业务停止款项的退还,甚至作为合作双方,被告方均无任何违约事实和行为。原告所称的550万元系被告帮忙为原告承兑换取现金,并非基于买卖合同关系的付款,故此,对于原告的诉讼请求依法应予驳回。

被告上海xx公司同意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的答辩意见。此外,被告上海xx公司还提出本案所涉业务发生在原告与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之间,合同的实际履行和款项的结算都在原告和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之间进行,与被告上海xx公司没有关联,所以原告无权起诉被告上海xx公司。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煤炭买卖协议》、《煤炭买卖合同》、付款凭证和收据作为证据,并作当庭陈述。被告上海xx公司未提交证据。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证据包括:1、2015年7月23日《煤炭买卖协议》、2015年9月15日《煤炭买卖协议》、业务回单;2、诸笔买卖业务所涉的《煤炭买卖合同》、发票、燃煤结算签认单、收据、承兑汇票;3、明细分类账、收据、承兑汇票、付款业务回单,并作当庭陈述。其他各方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故本院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原告(作为乙方)与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作为甲方)为开展煤炭购销业务,于2015年7月23日签订《煤炭买卖协议》,约定“暂定甲方每月向乙方销售原煤2万吨,全年预计24万吨……乙方锁定收益3.75元/吨(含增值税),暂定每月2万吨”。2015年9月15日,该双方就协议中的往来资金形式作出增加,“在该业务最终结束时,甲方将乙方打给甲方的600万元现汇,再以现汇的形式退给乙方。……业务结束时,如果甲方给乙方回的承兑(仅限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甲方应承担银行同期贴息费用的两倍,作为乙方的贴息补偿,此补偿乙方不提供票据。由于票据原因导致不能贴息,产生的所有费用,都由甲方来承担”,并再次签署《煤炭买卖协议》。上述协议签订后,该双方于2015年8月至12月间进行了四笔煤炭买卖业务。在每发生一笔煤炭买卖业务时,原告与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均签订《煤炭买卖合同》,合同均中载明煤炭的品种、质量指标及数量。原告持款向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购买原煤,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持款向煤矿购进原煤,再将原煤出售给原告并向原告开具发票,原告再将原煤出售给案外人

乡宁县福星洗煤厂有限公司,

乡宁县福星洗煤厂有限公司将款项支付给原告,原告向

乡宁县福星洗煤厂有限公司开具发票,从中实现利润。至2015年12月28日,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尚需支付原告453698元。

2016年4月29日,原告向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交付了一张票面金额为550万元的银行承兑汇票。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分别于2016年4月29日、7月29日、8月29日、2017年1月22日向原告汇款300万元、100万元、50万元、356054.11元,2016年10月21日,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以承兑汇票形式退还原告XXXXXXX.89元,以上合计XXXXXXX元。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原告向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交付的550万元是否属于货款。原告称该550万元属于货款,被告方未向原告提供煤炭,故构成违约,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被告方称该550万元并非原告支付的购煤款,而是原告让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帮忙将承兑汇票转换成现金,并无任何实际业务发生,正因为如此,才会出现在同日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即以电汇的方式退给原告300万元。而后,除了2016年10月21日退给原告承兑汇票XXXXXXX.89元之外,都以电汇形式退回原告,双方账目(包括之前因煤炭买卖尚余的453698元)已经结清。本院认为,首先,从原告与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此前的交易惯例来看,双方在签订了框架协议(即《煤炭买卖协议》)之后,每次发生煤炭买卖业务时,都会签订一份具体合同(即《煤炭买卖合同》),原告称该550万元的支付系因双方发生的新一笔煤炭买卖业务,却称双方没有就该笔业务签订具体合同,与双方以往的交易惯例不同。其次,从时间上来说,双方于2015年8月至12月间基本上是每月进行一笔业务,共四笔煤炭买卖业务,在时间上具有一定的连续性,而原告向对方交付550万元的时间是2016年4月29日,既不具有时间上的连续性,也不符合合同约定的“暂定甲方每月向乙方销售原煤2万吨,全年预计24万吨”。最后,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在原告交付550万元承兑汇票的当日,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即向原告现汇300万元,就这一点上来说,被告上海xxxx分公司关于“帮忙将承兑汇票转换成现金”的陈述更具有合理性。因此,本案系争的550万元不能认为是原告向被告方支付的货款。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既不具有事实基础,也不具有法律依据。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

天津xx能源技术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人民币8653元,减半收取人民币4326.50元,财产保全费人民币2971元,合计诉讼费用人民币7297.50元(原告均已预付),由原告

天津xx能源技术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