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徐某某与柏某某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徐某某,男,汉族,住四川省成都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柏某某,男,汉族,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徐某某与被告柏某某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9月1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某某程序,于2019年10月15日、12月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2019年10月15日,原告徐某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柏某某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应诉,本院依法进行缺席审理;2019年12月3日,原告徐某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柏某某到庭参加诉讼。审理中,经原、被告双方申请,本案庭外和解两个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徐某某诉称,被告系汽车买卖的经营者。2019年2月23日,原、被告达成了XXXXXXX号《海上汇名车二手车经销合同二手机动车委托(购买)合同》,约定被告将一辆红色小型轿车(型号:法拉利ZFF77XJE)以1,900,000元的价格出售给原告,并确保该车无泡水、无火烧、无重大事故。原告按约支付了购车款1,900,000元,但事后原告发现该车曾发生过两次重大事故,被告故意隐瞒上述信息,已构成欺诈。为此,原告起诉要求:一、撤销原、被告签订的《海上汇名车二手车经销合同二手机动车委托(购买)合同》;二、要求被告返还购车款1,900,000元;三、要求被告赔偿三倍购车款5,700,000元。庭审中,因原、被告均表示同意解除合同,退车退款,原告遂撤回了上述第一项诉讼请求。

被告柏某某辩称,2019年1月11日,原告向被告提出有购车意向,但因被告处没有现车,遂通过案外人将系争车辆转卖给原告,被告购车的价格为1,660,000元,而出售给原告的价格为1,900,000元,后系争车辆从广东万高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过户至原告指定的深圳市未来商学科技有限公司。当时,被告通过微信拍照的方式将合同发给原告,但合同上只有被告一人签名,原告并未签名,故虽然原、被告之间存在车辆买卖的事实,但相关书面合同是无效的。被告首次得知系争车辆发生过重大事故是从原告处听说的,此前被告也询问过出售方系争车辆有无发生过重大事故,但出售方明确予以否认,即使被告从原告处听说系争车辆发生过重大事故而去质问出售方,对方仍然予以否认,故被告对于系争车辆发生过重大事故完全不知情。在二手车行业内,发生过重大事故的同型号车辆销售价格在1,000,000元左右,而被告是按照非事故车辆价格1,660,000元收购的,亦可证明被告确实不知道系争车辆发生过重大事故。由于被告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向原告出售系争车辆,且原告是被告的老客户,时常会把购买的车辆又回售给被告,原告应当了解二手车买卖的情况,故被告并未隐瞒事实并导致原告作出错误的意思表示,被告在整个销售环节中并不存在欺诈的故意。同时,系争车辆最终登记在深圳市未来商学科技有限公司名下,原告并非为生活消费的需要而购车,也不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双方之间签订的赔偿协议有失公平,应认定无效。综上,被告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被告柏某某长期以“上海海上汇二手车”、“上海海上汇名车”的名义从事二手车交某某经营活动,并长期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中发布二手车交某某信息。2019年2月,原告徐某某通过微信聊天的方式向被告订购红色的法拉利加利福尼亚T二手跑车一辆,被告称该车的行驶里程为10,000公里,是2017年的车,最终双方约定该车提档深圳,上公司牌,并约定成交价格为1,900,000元(其中定金为300,000元)。当月23日,被告通过微信向原告发送了一份《海上汇名车二手车经销合同二手机动车委托(购买)合同》的照片,其中载明甲方(车主)为被告,乙方(承买人)为原告,车类型号为法拉利加州,车身颜色为红色,成交价为1,900,000元,甲方确保此车无泡水、无火烧、无重大事故;甲方落款处有被告的签字及落款日期2019年2月23日,乙方落款处则为空白。嗣后,原告于2019年2月23日向被告转账300,000元,于2019年3月2日向被告转账800,000元,于2019年3月4日向被告转账800,000元。然而,在原告收到被告交付的车辆后,却发现该车曾于2017年9月13日发生过碰撞事故,保险赔付金额为17,860元;又于同年10月15日再次发生碰撞事故,后经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以(2018)沪0109民初4694号民事判决判赔保险金1,689,600元。2019年4月,原告通过微信聊天的方式与被告交涉,但被告表示对上述事故并不知情。2019年6月6日,原、被告签订了一份《赔偿协议》,载明被告于2019年2月23日将法拉利加州以1,900,000元的价格卖给原告,至2019年3月6日原告将购车全款支付完成,当日被告将车发往广东,在上牌过程中,发现该车此前发生过两次重大事故,此行为在法律上属于隐瞒和欺骗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相关规定,被告应承担“退一赔三”的赔偿责任,现经双方友好协商,被告承担“退一赔一”的责任,计本金1,900,000元,赔付1,900,000元;被告承诺本金1,900,000元自2019年6月15日开始,每月支付300,000元,最后一月支付400,000元,赔偿部分1,900,000元分12个月,按照每月158,000元支付;原告保留通过法律途径取得合法权益的权利;等等。嗣后,因被告未按上述《赔偿协议》向原告支付任何款项,故而致讼。

另查明,被告向原告交付的法拉利小型轿车的型号为ZFF77XJE,车身颜色为红色,车辆识别代号/车架号为ZFF77XJE8HXXXXXXX,发动机号为F154BB328156。该车注册日期为2017年1月23日,原所有人登记为案外人陈某某,车牌号登记为渝AGXXXX,后于2018年8月10日转移登记至案外人钟某某名下,车牌号变更登记为粤FBXXXX,又于2018年10月23日转移登记至案外人广东万高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名下,车牌号变更登记为粤FJXXXX,再于2019年3月1日转移登记至案外人深圳市未来商学科技有限公司名下,最终于2019年3月28日转移登记至原告之妻魏丽娟名下,车牌号变更登记为粤B1XXXX,行驶证发证日期为2019年4月19日。魏丽娟于2019年7月出具书面说明,称其同意由原告一人提起本案诉讼,由原告全权处理与被告之间的合同纠纷。

在2019年12月3日的庭审过程中,原、被告均表示同意解除合同,退车退款,且双方一致确认返还涉案车辆时可由原告根据被告的要求配合办理将该车过户到被告指定人员名下的手续。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供的《海上汇名车二手车经销合同二手机动车委托(购买)合同》照片一份、微信账号信息和聊天记录截图二十一份、建设银行电子回单手机截图五份、机动车登记证书一份、机动车行驶证一份、结婚证一份、说明一份、保险理赔结案报告复印件一份、车损照片二份、(2018)沪0109民初4694号民事判决书打印件一份、查博士APP手机截图四份、公证书六份、微信朋友圈截图六十五份、百度搜索网页截图二份、淘车网网页截图二十九份、估车网网页截图三份、小猪二手车网页截图三份、录制屏幕文件光盘一份、可信时间戳认证证书一份、赔偿协议一份、赔偿协议签署现场照片五份、中国建设银行银行卡客户交某某明细清单一份、中国建设银行个人活期账户交某某明细一份、出险车辆信息表二份、委托司法鉴定报告一份、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辆估损单一份,被告提供的微信账号信息和聊天记录截图四份以及原、被告在审理中的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当事人订立合同,有书面形式、口头形式和其他形式;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本案中,原、被告于2019年2月通过微信聊天的方式就原告向被告购买二手跑车的具体情况、购车价款等合同主要条款达成了一致意见,双方之间的车辆买卖合同依法成立并生效。其间,被告于2019年2月23日通过微信向原告发送的《海上汇名车二手车经销合同二手机动车委托(购买)合同》的照片除了载明双方此前微信聊天时确定的条款内容之外,被告还承诺确保此车无泡水、无火烧、无重大事故,虽然在落款处只有被告的签名、署期,原告并未进行相应的签署,但从双方的微信聊天内容来看,原告已经接受且未表示异议,故上述承诺亦成为双方之间车辆买卖合同的条款内容。被告辩称上述合同文本上只有被告一人签名,原告并未签名,故该书面合同无效,缺乏相关法律依据,本院对此不予采信。在车辆买卖合同的履行过程中,被告向原告交付的车辆此前曾先后于2017年9月13日、10月15日发生过碰撞事故,其中第二次事故发生后经法院判赔的保险金数额高达1,689,600元,应属重大事故,被告已违背了其向原告所作承诺。虽然被告辩称其首次得知该车发生过重大事故是从原告处听说的,此前其对此完全不知情,但从原、被告于2019年6月6日签署的《赔偿协议》内容来看,被告本人亦承认其将该车发往广东,在上牌过程中,发现该车此前发生过两次重大事故,属于隐瞒和欺骗行为,且被告作为长期从事二手车交某某的经营者,即使该车系其从他处购得再转售给原告,其亦理应按照承诺对该车的车况包括是否曾发生过重大事故进行审查,故本院对被告的上述答辩意见不予采信。据此,应可认定原告已因被告的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有权主张解除合同。庭审中,原、被告均表示同意解除合同,退车退款,且双方一致确认返还涉案车辆时可由原告根据被告的要求配合办理将该车过户到被告指定人员名下的手续,并无不可,本院对此予以确认。双方签署的《赔偿协议》已约定由被告返还原告购车款1,900,000元,并支付赔偿金1,900,000元,从本案目前的证据来看,上述约定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对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双方均应按此履行。虽然该《赔偿协议》还约定被告采用分期付款的方式履行,而目前部分付款期限尚未届满,但因被告在签约后分文未付,系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合同义务,原告依法可以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要求其全额履行。原告主张其按照该《赔偿协议》在被告未按约付款的情况下保留要求被告支付购车款三倍赔偿金的权利,但从该《赔偿协议》的内容来看,并不能得出上述结论,现原告诉请要求被告赔偿三倍购车款5,700,000元,与双方约定相悖,亦有违诚实信用原则,故本院对超出该《赔偿协议》约定赔偿金范围的部分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本案被告于2019年10月15日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应诉,由此产生的法律后果由其自行承担。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十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九十四条、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八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柏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徐某某购车款1,900,000元;

二、原告徐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退还被告柏某某型号为ZFF77XJE的红色法拉利小型轿车一辆(车辆识别代号/车架号为ZFF77XJE8HXXXXXXX,发动机号为F154BB328156),并根据被告柏某某的要求配合办理将该车过户到被告柏某某指定人员名下的手续;

三、被告柏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徐某某赔偿金1,900,000元;

四、驳回原告徐某某的其余诉讼请求。

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65,000元,减半收取计32,500元,由原告徐某某负担13,900元,被告柏某某负担18,600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由被告柏某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