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张某某与张家港xx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上海xx长专用汽车有限公司等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原告:张某某,男,汉族,户籍地广东省高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张家港xx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

被告:高某某,男,汉族,户籍地上海市黄浦区。

被告:上海xx长专用汽车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闵行区。

被告:王某某,男,汉族,户籍地吉林省。

被告:张某某,男,汉族,户籍地新疆阿拉尔市。

被告:上海xx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崇明县三星镇宏海公路XXX号XXX号楼XXX室(上海三星经济小区。

被告:上海xx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闵行区。

上述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上述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张某某诉被告张家港xx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张家港xx公司)、高某某、上海xx长专用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长公司)、王某某、张某某、上海xx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汽车销售公司)、上海xx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11月6日立案受理。

原告张某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决解除原告与被告张家港xx公司签订的《车辆买卖合同》(合同编号SHSCAXXXXXXXXXX)和《车辆买卖合同条款》【合同编号SHSCA(XXXXXXXXXX)】;2.判令被告张家港xx公司返还原告购车款人民币(币种下同)220万元,并赔偿原告损失(即以220万元为基数,自2015年11月28日起至被告返还所有购车款之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的利息);3.判令被告高某某、xx长公司、王某某、张某某、xx汽车销售公司、xx公司对被告张家港xx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4.判令被告承担诉讼费、保全费及公告费等。

事实和理由:原告于2015年11月28日委托朋友苏涛在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车展上看中一辆xx“杰尼亚版”房车,经原告同意后,双方约定原告以220万元购买被告张家港xx公司所售型号为“xx杰尼亚版”的房车新车一辆,口头约定交车期限为三个月。随即,张家港xx公司工作人员骆闻博在车展上当场填写了《车辆买卖合同》并加盖了该公司的合同专用章后,现场销售人员王磊将该份合同拍照后通过微信发送给原告阅看无误后,原告将照片打印出来后签名,然后再通过微信回传给对方,当天原告即转账给被告张家港xx公司预付车款50万元。之后被告张家港xx公司将该份车辆买卖合同及条款各2份邮寄至原告位于广东省高州市文明路XXX号金港湾百货4楼办公室的地址,原告于2015年12月7日在买卖合同及条款上签字后即将其中一份回寄给张家港xx公司,故合同实际签署日期为2015年12月7日,只是原告倒签为2015年11月28日。合同签订后,被告张家港xx公司员工骆闻博于2016年3月2日通知苏涛可以提车,并要求向其指定的xx汽车销售公司的账户内支付购车余款170万元。苏涛将此事转告原告后,原告要求先验车再付款,经苏涛询问得知提车地址后,原告委托苏涛于2016年3月4日至张家港xx公司指定的广州市睿龙汽车店验车,当时原告心急提车,而苏涛又急着在提车后赶往厦门参加展览会,且被告张家港xx公司工作人员骆闻博表示办理手续很复杂,而只有付清尾款才能开具发票、办理临时车牌、保险等相关手续,故基于对睿龙公司及xx品牌的信任,原告在尚未验车的情况下于2016年3月4日下午14时37分、14时42分分别向被告张家港xx公司指定的xx汽车销售公司的账户内转账100万元、70万元,合计170万元。之后苏涛于当天15时多至睿龙汽车店验车,验车时发现被告张家港xx公司提供的车辆除了外观和样车一致外,内部装饰等与样车相去甚远,做工粗糙老旧,有些接口残旧不堪,螺丝已被拧得破口,显然是翻新车,故经原告授权,苏涛拒绝收车,并要求被告张家港xx公司提供一辆新车,但对方不予理睬,故苏涛只好先行离去。之后,被告张家港xx公司至今未能向原告或苏涛交付涉案车辆,原告曾自行及委托苏涛多次向被告张家港xx公司工作人员骆闻博、李猛、王磊、高某某等催要交付涉案车辆,但均被以各种理由推脱,至今无果。因原告多次要求交付新车均无果,故原告认为被告张家港xx公司没有交付能力,故原告还曾于2017年5月委托苏涛及案外人至被告张家港xx公司的上海三鲁公路厂房内与该公司负责人高某某交涉,要求退款或者交车,但该公司既不同意解除合同及退款,又无法承诺何时交付新车,多次要求退款均无果,当时厂房内随意摆放着十几辆旧车,无任何遮挡,但无本案所涉车辆,故被告张家港xx公司在签订合同时即不具备履行合同的能力,本案所涉合同根本无法实际履行,因此被告张家港xx公司的上述行为已构成根本违约,造成原告严重损失,故原告要求解除合同及退还购车款。原告认为,被告高某某、xx长公司作为张家港xx公司的股东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且被告高某某对张家港xx公司构成100%的持股,亦系xx长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构成公司与股东人格的混同,故被告高某某、xx长公司应对被告张家港xx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王某某系被告张家港xx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某某系被告张家港xx公司的监事,两被告作为被告张家港xx公司的高管存在协助该公司股东抽逃出资的行为,故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xx汽车销售公司系被告张家港xx公司的关联公司,存在人格混同,且原告购车尾款汇入该被告账户内,故该被告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xx公司的经营场所与张家港xx公司、xx长公司相同,且由被告高某某100%控股,故被告xx公司与张家港xx公司及高某某构成明显的人格混同,应当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原告诉至法院。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不属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张某某的起诉。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2,200元,免于收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