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葛某某与上海上物xx经租管理有限公司xx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葛某某,男,汉族,户籍地上海市徐汇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上海上物xx经租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黄浦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葛某某与被告上海上物xx经租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物公司)xx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11月1日立案受理。本院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9年11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被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葛某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上物公司支付xx增值补偿款3,980,872元。事实和理由:葛某某原系上物公司员工。双方于2000年10月18日就位于徐汇区康平路XXX弄XXX号xx(以下简称系争xx)签订《上海市公有住房出售合同》,后葛某某支付房款并办理了过户手续。之后长达18年,上物公司均未对xx权属提出异议,公司上下也均知道葛某某买下了xx,xx也由葛某某控制。后上物公司利用自身系公房出售方及葛某某的聘用管理单位的优势地位,于2018年起诉确认合同无效,法院判决合同无效并恢复原状。xx价格自葛某某买下时的19,128元,现飙升至400万元,给葛某某造成了巨大损失。而过错方上物公司非但没有因自己的过错付出代价,反而得到巨大利益,这有悖于法律的公平原则。故葛某某起诉来院。

上物公司辩称,葛某某陈述背离基本事实,生效判决已确认双方不存在真实xx交易,葛某某购买系争xx目的是上物公司“户名挂靠”,葛某某并未实际取得xx财产权益,因此恢复原状不导致葛某某受损,葛某某自身也有过错,无权主张赔偿。

本院认定事实如下:系争xx原为公有住房,由上海市房产经营公司经租分公司管理出租,原承租人王某某,租赁部位独用南间15.3平方米、东间7.4平方米,附属设备马桶1件。上海市房产经营公司经租分公司于1994年9月更名为上海天佑物业发展公司。1997年11月,经上海市xx土地管理局批复同意,上海天佑物业发展公司整体有偿转让给上海上房物业管理有限公司。1997年12月,上海上房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张圣哲、胡某某、严某某作为股东出资组建上物公司。

2000年9月27日,上物公司(甲方)与王某某(乙方)签订《xx置换补偿协议书》,约定乙方将系争xx使用权同甲方进行置换补偿,甲方按货币形式进行一次性xx置换补偿,补偿总价为17万元,乙方于10月20日将系争xx内所有物品搬迁完毕。后,上物公司向王某某支付了全部置换补偿款,系争xx由上物公司收回管理。

2000年10月12日,上物公司胡某某、严某某、夏某某、葛某某、陈某1五人在本市中山东一路XXX号上物公司会议室召开会议,内容关于“康平路XXX弄XXX号户名挂靠事宜”。会议纪要载明:康平路XXX弄XXX号因有部分违章建筑要被拆除,使原住户王某某居住发生困难。经与康平路100弄业主委员会协商及王本人同意,由我司动迁安置王某某全家。康平路XXX弄XXX号在拆除违章后使用权即归我司所有。为便于办理建户及售房等有关手续,经会议讨论决定:康平路XXX弄XXX号xx户名挂靠本司职工葛某某名下。惟今后康平路XXX弄XXX号之一切权利与义务均与葛某某无涉,而由上海上物xx经租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专此形成纪要并签字认可。胡某某、严某某、夏某某、葛某某、陈某1五人在该会议纪要上签名。

2000年10月18日,上物公司(甲方、出售人)与葛某某(乙方、购房人)签订《上海市公有住房出售合同》,约定甲、乙双方根据沪府[1994]19号文《关于出售公有住房的暂行办法》的有关规定,就乙方购买甲方出售的公有住房事宜,订立本合同。xx全部售价为19,128元,乙方选择一次性付款方式支付房款,xx实际付款金额为15,302元;xx首期维修基金1,208元,手续费96元,合同印花税、房地产权证印花税、房地产权证工本费、xx登记勘丈费及地籍图费,合计80元;乙方应在签订合同后于2000年12月31日前,将合同第七条规定的费用合计16,686元交付至中国建设银行上海分行黄浦支行;根据所附公有住房出售价格计算表列明:系争xx成本价1,438元/平方米,葛某某(系葛某某家人)工龄28年优惠15.3元/年,优惠后实际出售单价为342元/平方米。

2000年10月17日,葛某某向中国建设银行上海分行交款共计16,686元。次日,葛某某交纳系争xx土地收益金153元。同年10月21日,葛某某向上物公司现金领款共计16,839元。

2001年1月23日,系争xx经核准登记在葛某某名下,沪房地徐字(2001)第006497号上海市房地产权证原件由上物公司保管。系争xx由上物公司作为维修队(仓库堆物)使用。葛某某未将户口迁入系争xx。

2018年,上物公司起诉葛某某,要求确认就系争xx签订的《上海市公有住房出售合同》无效并恢复原状。审理后,法院认为双方在2000年签订《上海市公有住房出售合同》时,葛某某并非系争xx承租人,在系争xx该处没有常住户口,且未经单位正当分配住房流程获得购房资格,故葛某某不具备以成本价购买公有住房对象资格。另,2000年10月的会议纪要以及2013年的申请报告中的相关内容,进一步证实了葛某某购买公有住房的目的是为上物公司“户名挂靠”,并不实际取得财产权益,故法院认为双方签订《上海市公有住房出售合同》并非出于正当合法目的,而是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应为无效。合同无效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法院遂于2019年3月22日判决上物公司与葛某某于2000年10月18日就上海市徐汇区康平路XXX弄XXX号xx签订的《上海市公有住房出售合同》无效;上物公司、葛某某共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将上海市徐汇区康平路XXX弄XXX号xx恢复至未出售状态。该判决已生效。

本案审理中,葛某某提供了与胡某某的对话录音,以证明2013年上物公司提出要求葛某某以当时房价买下系争xx,葛某某质问公司为何不早几年提出,现在房价太高了,但当葛某某决定按公司要求付款时,公司却说其他员工也要,需进行协商。此外,葛某某还提供了上海上房经租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工商登记信息、陈某2的证言、现金报销汇总表等证据,该些证据均在前案中出示过。

本院认为,前案判决已认定上物公司与葛某某就系争xx的买卖非真实交易,而是上物公司让其时公司职工葛某某代持系争xx。葛某某本案中出示的证据不足以推翻生效判决已认定的事实。因此系争xx登记在葛某某名下只是挂名,实际葛某某从未取得过系争xx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合同被确认无效后系争xx恢复原状的结果,并未改变系争xx原有的实际归属。现葛某某认为因合同无效其丧失了对系争xx的所有权,有违诚信。葛某某主张系争xx的差价损失,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七条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葛某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8,648元,减半收取计19,324元,由葛某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