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xx船用配件有限公司与上海良浩车圈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崇明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上海xx船用配件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崇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上海xx车圈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崇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上海xx船用配件有限公司与被告上海xx车圈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7月5日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审理。审理中,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9月20日作出(2019)沪03破128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被告破产清算,并指定xx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上海分所作为被告的破产管理人。2019年10月11日,xx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上海分所函告本院,请求裁定中止本案的民事诉讼程序。2019年10月23日,本院依法裁定本案中止审理。2020年2月19日,xx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上海分所请求恢复本案审理。2020年4月24日,本院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破产管理人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支付原告货款人民币(以下币种同)474,380元;2、本案的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告原名为上海xx工贸有限公司,2013年12月27日变更名称为上海xx船用配件有限公司。从2013年7月至2015年1月,被告分批向原告购买五金配件,共计货款496,855.50元。后被告支付了22,475.50元,尚欠原告货款474,380元。原告经多次催讨未果,遂诉至本院。

对此,原告提供了如下证据:1、送货单一组(共计147张);2、上海增值税专用发票一组(共计54张);3、国家税务总局上海市崇明区税务局出具的情况说明和抵扣税费的发票清单各一份;4、调查笔录二份。

被告辩称,根据被告的财务反映,确实已将原告开具的54张增值税专用发票入账并抵扣了税费,发票总额为496,855.50元,也向原告支付过22,475.50元,现因原告提供的送货单没有被告盖章确认,故无法确认原、被告的买卖合同是否成立。

对此,被告未提供相关证据。

经审理查明:上海xx工贸有限公司于2013年12月27日变更名称为上海xx船用配件有限公司,即本案原告。2013年7月至2015年1月,被告分批向原告购买五金配件,并由原告向被告开具了54张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为496,855.50元。嗣后,被告支付了22,475.50元,尚欠原告货款474,380元。因被告未付清货款,遂成讼。

另查明,原告向被告共开具上海增值税专用发票54份,被告均已入账,并在相关税务部门办理了税费抵扣手续。

本院认为,合法的买卖关系应受法律保护。本案中,原、被告之间虽未签订书面的买卖合同,但从原告提供的送货单、增值税专用发票以及律师调查笔录中能反映出被告向原告购买五金配件的事实,且相关税务部门出具的情况说明,也证实被告已将原告开具的总金额为496,855.50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入账,并办理了税费抵扣手续,故可以确认原、被告之间的买卖合同关系成立。被告的破产管理人在诉讼中也认可被告仅支付了22,475.50元,对此,被告理应及时偿付剩余货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的有关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债务人对个别债权人的债务清偿无效。故原告将诉讼请求变更为确认之诉,要求确认原告对被告享有债权474,38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应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百零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原告上海xx船用配件有限公司对被告上海xx车圈有限公司享有债权人民币474,380元。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416元,由被告上海xx车圈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