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xx二手车经营有限公司与陈某某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上海xx二手车经营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杨浦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陈某某,男,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上海xx二手车经营有限公司与被告陈某某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12月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上海xx二手车经营有限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陈某某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上海xx二手车经营有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支付原告购车尾款85,000元;2、判令被告支付原告垫付的车辆强制险、商业险保费5573元;3、判令被告支付原告自2019年10月起每月500元的停车费,直至被告实际提车时止。事实和理由:2019年9月15日,原、被告签订一份《购车协议》约定,由被告向原告购买原牌照为沪C6XXXX的科帕奇KL1FC6EG二手车一辆(车架号:KL1FC6EGXAB118421),车辆转让费95,000元,原告为被告办理外地牌照上牌手续,自购车之日起停车费由被告承担。双方约定如发生纠纷的,由车辆卖出方所在地法院管辖。被告在签订合同当日向原告支付了定金10,000元,尾款85,000元约定在提车时一次性支付。2019年9月29日,原告至湖北省荆州市公安局交警队办理了车辆上牌过户手续,转移登记至被告名下(牌号为鄂DRXXXX)。此外,原告还垫付了该车辆的车辆交强险、商业险保费共5573元。然而,2019年10月,原告催告被告付款提车未果,目前该车仍停放在原告处,产生停车费每月500元。原告认为,双方的合同合法有效,原告已履行了主要合同义务,被告亦应按约履行。

被告陈某某辩称,由于被告身体原因,购车行为无法继续进行,双方的购车合同应予解除。合同第3条约定,被告超过3日不来交付余款,定金可以酌情归原告所有,被告身体突发脑梗属于不可抗力,可以免责,车辆应为原告所有,停车费也应由原告自行承担,原告应及时处置车辆,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1、2017年6月30日,原告签署《旧机动车收购协议书》,收购案外人上海睿进汽车服务有限公司所有的牌照号为沪C6XXXX、型号为科帕奇KL1FC6EG的旧机动车,车辆发动机号码为10HMCHXXXXXXXXX,车架号码为KL1FC6EGXAB118421。

2、2019年9月15日,原告(甲方)与被告(乙方)签订《购车协议》约定,甲方将上述车辆转让给乙方,转让价95,000元。协议第3条载明:“……自购车之日起,停车费由乙方承担。乙方在此车全款未付清以前,该车产权应属甲方所有,乙方在3日内不来交付余款,及转入方证件应按违约处理,定金归甲方所有,甲方处理此车。”第7条约定,如双方发生纠纷,在车辆卖出方所在地法院受理。补充协议约定:“甲方负责上外地牌照并承担费用,……乙方付定金人民币壹万元,余款提车时一次付清。”

签订协议当日,被告向原告支付定金10,000元。

2019年9月27日,原告为被告办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商业保险。被告收到保险公司发送的保单信息,保险期间自2019年9月28日零时起至2020年9月27日二十四时止。原告为被告垫付保险费共计5573元。

2019年9月29日,原告为被告办理车辆上牌过户手续,湖北省荆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颁发所有人为被告,车牌号为鄂DRXXXX的机动车行驶证。

3、2019年9月29日下午16时30分被告前往医院就医,诊断为脑梗死,并于当日住院治疗。2019年10月8日,原告电话联系被告,被告女儿以被告生病为由要求退车。嗣后,被告女儿曾与原告当面协商,但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4、审理中,原告提供与案外人上海安悦二手车交易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签署的《进场经营合同》以及发票,证明其使用22只展示车位,支付年管理费132,000元,每辆车500元/月。

本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被告主张其突发疾病属于不可抗力,继而要求解除合同。对此,本院认为,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因不可抗力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的,方可解除合同。被告所谓的身体原因并不构成民法意义上的不可抗力。被告签署购车协议的目的是购买车辆、取得车辆所有权,本案原告在收取被告定金后,已按约为系争车辆办理上牌过户手续,被告已经登记成为车主,其合同目的已经实现。且被告突发疾病在原告办理过户上牌手续之后,原告在整个合同履行过程中并不存在过错,故被告要求解除合同,本院不予采纳。原、被告签订的购车协议应当继续履行,被告应当向原告支付购车尾款85,000元,原告应当向被告交付车辆。关于交强险、商业险保费,系原告代被告先行垫付,现原告要求被告予以给付,可予支持。根据协议约定,自购车之日起,停车费由被告方承担。2019年9月底被告已经取得车辆所有权,原告从次月开始主张停车费,并无不当。至于停车费标准,原告提供合同以及支付凭证予以佐证,有据可依,本院予以确认。兹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百零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陈某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上海xx二手车经营有限公司购车尾款85,000元;

二、被告陈某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上海xx二手车经营有限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商业险保费5573元;

三、被告陈某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按500元/月的标准给付原告上海xx二手车经营有限公司自2019年10月1日起至实际提车之日的停车费。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2064元,减半收取计1032元,由被告陈某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