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xx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与上海xx幕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装饰装修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上海xx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奉贤区奉城镇洪朱路20号10幢313室。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上海xx幕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航头镇大麦湾工业区航园路59号。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上海xx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至判决主文前简称原告)与被告上海xx幕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以下至判决主文前简称被告)装饰装修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4月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工程款人民币(以下币种相同)1,026,409.41元(含税);2、判令被告自2017年6月19日酒店开始运营之日计算到实际付清工程款之日止,按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2倍向原告支付逾期付款利息,暂计算至2019年3月18日为155,125.81元;3、本案相关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及理由:2016年,原、被告双方达成合作意向,约定由原告向被告提供上海文化创意园酒店(上海市华夏东路1539号)的木饰面安装服务(以下至判决主文前简称“系争工程”),工程为全包,单价为每间32,472元,总价为1,623,600元,该价格不包含税金,双方按照实际工程量结算。2016年5月3日,原告按照双方达成的上述合作内容制作《木饰面安装合同》,并盖章交与被告签约。被告于2016年5月11日将合同返回给原告,原告发现被告擅自将合同单价改为“31500”,并在合同报价单落款增加“具体木饰面价格按照步鑫公司一致统一结算”。原告对被告上述修改内容不予认可,双方仍按照原约定履行。施工结束后一年多,经原告多次沟通,被告在《xx结算》上签字确认了工作量。现涉案酒店已经开业,被告仅向原告支付了工程款110万元,尚有1,026,409.41元(含税)未支付,故原告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诉至法院,诉请如前。庭审中,原告根据司法鉴定结论变更诉请1为要求被告支付工程款670,425元,逾期付款利息的本金金额亦作相应变更。

被告辩称,不同意原告诉请。诉请1金额双方没有确认,双方只是对工程量进行了确认,没有对单价进行确认,所以得不出诉请1金额;诉请2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6年5月,被告作为甲方,原告作为乙方,双方签订《木饰面安装合同》一份,其中约定,名称为上海文化创意园酒店,工程地点为上海市华夏东路1539号;合同第三条中,数量一栏内手写有“50套”,单价一栏内手写“32472”被划掉,在其上方手写有“31500”,总价一栏内手写有“1623600”,并在单价与总价处盖有原告合同专用章,总价(人民币大写)一栏内手写有“壹佰陆拾贰万叁仟陆佰元整”,单价一次性包干,工程量按实计算(清单见附表)以上报价不包含税金。合同第六条第1款约定,双方签订合同后,乙方技术人员审核完毕甲方下单后,甲方支付乙方预付款15万元,乙方材料成品到现场第一批付总工程款的20%。成品全部到工地现场时开始安装再付总工程款的20%。安装完成甲方验收后付至总工程款的70%,工程结束后交付使用时支付结算总价的95%,余款5%为质保金在一年期满后7天内无质量问题无息付清。合同第七条第1款约定,甲方应按合同要求及时付清货款,因货款未能及时付清而造成工期延保,乙方不承担责任,如因甲方未按时支付货款,需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货款利息的2倍支付违约金。合同甲方落款处有甲方代表钱月飞签字并加盖了被告项目管理专用章,落款日期为2016年5月1日;乙方落款处有乙方代表刘忠勇签字并加盖了原告合同专用章,落款日期为2016年5月3日。另,该份合同后附《上海xx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报价单》一份,其中约定,工程名称为华夏项目牡丹楼双床房SD-1,工程地址为上海市华夏东路华东路路口,项目内容为木制品深加工,日期为2016年4月24日,总价为32,472元,备注第1条约定,以上报价含木制品制作、物流费、上楼费、安装费,不含税金、质保金,不锈钢、玻璃、石材、墙纸、工艺品,如需开票另加7%。该份报价单甲方落款处有钱月飞签字并加盖了被告项目管理用章,日期为2016年5月11日;乙方落款处有刘忠勇签字并加盖了原告合同专用章,日期为2016年5月3日。落款处下方有手写部分“附:具体木饰面价格按步鑫公司一致统一结算”,并加盖了被告项目管理用章。

后原告出具《上海xx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结算书》一份,其中载明工程名称为华夏皇延酒店装修项目,工程地址为上海市华夏东路华东路路口,项目内容为现场签证人工费及管井门费用清单,总价为32,020元,落款处有手写部分“同意叁万贰仟零贰拾元整(32,020元)钱月飞,2017.1.6”及“现场确认事项请领导审核定价张先兵,2016.12.7”。

2017年12月2日,原、被告双方确认签署“增补量的合算”和“xx结算”,其中在“xx结算”第一页下方有手写部分“确认华夏皇庭(廷)酒店项目工程量共9页+封面陈宗杰17.12.2”及“张先兵2017.12.2”。

2019年7月15日,上海步鑫装饰木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步鑫公司”)以买卖合同纠纷为由以本案被告为其被告向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起诉,2019年10月23日,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作出(2019)沪0117民初11848号判决,其中本院查明事实中认定上海皇廷花园酒店官方网站中“酒店介绍”栏目中载明该酒店于2017年开业。

庭审中,原告向本院陈述,原告于2016年5月3日将《木饰面安装合同》邮寄给被告,2016年5月11日被告确认合同,后来原告收到合同后发现第一页单价修改为“31500”以及最后一页报价单上写了附言。原告为被告提供木饰面安装工程的实际日期为2016年3月,该合同签订是在木饰面安装工程过程中,即便被告将报价单后面附言,原告也不能自行停止工程,也并未与被告就修改后的合同进行协商,原告不认可被告自行附加的价格确认。步鑫公司向被告提供安装服务的价格从未向原告展示过。双方于2017年12月2日对系争工程进行结算。同时,原告当庭播放了其代理人于2018年8月27日拨打上海皇廷花园酒店官网电话录音,其中经酒店客服确认酒店开业时间为2017年6月19日。本院庭后核实,相关网页上确有该酒店于2017年6月19日开业的宣传。

庭审中,被告向本院陈述,《木饰面安装合同》第一页单价中的“31500”是我方修改的,价格上的盖章是原告事先盖好的,是我们让原告做个报价,原告做好报价给我们,合同最后一页报价单后面有步鑫公司,是因为原告刚开始不做系争工程,原告的员工刘忠勇认识被告的员工范新,所以被告把本来给步鑫公司的系争工程挖出一部分给原告做,价格参照步鑫公司的价格。张先兵是系争工程被告现场负责人,钱月飞是被告合同签字的授权人员。庭后,被告书面确认系争工程于2017年5月完工。

另,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原、被告分别向本院提出申请,对系争工程价款分别按照单价32,472元和31,500元进行造价鉴定。2019年11月19日,万隆建设工程咨询集团有限公司向本院出具工程造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根据原告主张合同约定单价32,472元/间计算,工程不含税造价为1,654,602元,税金为115,822元(按7%0计取),总造价为1,770,425元。2、根据被告主张合同约定单价31,500元/间计算,工程不含税造价为1,610,078元,税金为112,705元(按7%计取),总造价为1,722,784元。同时,鉴定人员到庭陈述,上述鉴定意见的造价包含原、被告签证的价格。原、被告对上述鉴定意见均无异议。

本院认为,原、被告签订的《木饰面安装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均应按约履行。关于双方争议的工程款单价之问题,双方均在庭审中一致确认系原告将写有单价为“32472”的合同交给被告,被告将单价修改为“31500”后又交给了原告。而合同单价系对合同主要条款的约定,单价为“32472”的合同系原告对被告发出的要约邀请,而被告修改后的单价系向原告作出的新的要约,即便如原告所述系争工程此时正在施工中,原告若对被告提出的合同单价及附言存有异议,亦应积极与被告就合同是否继续履行、如何继续履行进行沟通协商,而非一味对系争工程进行施工,故本院对原告所述的系争工程其无法自行停止施工的意见不予采纳,系争工程的工程款应以被告主张的单价31,500元进行计算。现根据司法鉴定部门向本院出具工程造价鉴定意见书,根据被告主张合同约定单价31,500元/间计算,系争工程总造价为1,722,784元,原告确认已收到工程款110万元,故被告还应向原告支付工程款622,784元。

对于原告主张的逾期付款利息标准,被告对起算时间存有异议,鉴于被告已自认系争工程于2017年5月完工,且原告对系争工程所涉酒店于2017年6月19日开业进行了初步举证,本院亦通过公众网络媒体平台查询系争工程所涉酒店于2017年6月19日开业,而系争工程作为酒店全部装修工程的一部分,必然在开业之前已经完成并交付使用,而被告对其主张的利息起算时间为2018年1月1日并无相应充分举证且无证据推翻原告主张的酒店开业时间的情况下,原告主张的利息起算时间具有一定合理性,本院予以采信。对原告主张的利息计算标准,《木饰面安装合同》第七条第1款的约定系对被告未按时支付货款时其应承担违约责任的约定,而如前所述,鉴于原告主张的工程款支付单价本院不予采纳,故在此基础上其主张逾期付款利息按2倍贷款利率标准计算作为违约承担本院亦不予支持。但根据相应司法解释规定,欠付工程款利息系法定孳息,在被告至今未予支付的情况下,原告主张的欠付工程款利息可按银行贷款利率计算。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上海xx幕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原告上海xx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工程款622,784元;

二、被告上海xx幕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原告上海xx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上述欠付工程款的利息(以536,644.80元为基数,支付自2017年6月19日起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2019年8月19日之前按同期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贷款基准利率计付,2019年8月20日之后按同期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计付;以86,139.20元为基数,支付自2018年6月26日起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2019年8月19日之前按同期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贷款基准利率计付,2019年8月20日之后按同期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计付)。

负有给付金钱义务的当事人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5,433元(原告已预交),减半收取计7,716.50元,由原告上海xx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负担2,320元,被告上海xx幕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负担5,396.50元;鉴定费48,000元(原、被告已各预付24,000元),由原告上海xx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