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xx五金厂与湖南xx机械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上海xx五金厂,住所地上海市嘉定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湖南xx机械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南省湘潭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上海xx五金厂与被告湖南xx机械有限公司间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9月2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本院于2019年11月28日、2019年12月30日两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投资人林某某、委托诉讼代理人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经本院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支付价款32,902.50元及利息(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8年8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诉讼中,原告将诉请变更为判令被告支付价款30,902.50元及利息(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8年8月10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事实和理由:2014年起双方开始业务往来,原告为被告提供汽车配件,双方未签订书面合同,但有送货单、对账单等交易凭证。被告至今结欠原告价款32,902.50元未支付。原告多次催讨未果。诉讼中,原告表示,被告法定代表人张某于2018年8月通过微信向原告工作人员胡某转账2,000元,现同意作为付款扣除,故对诉请作如上变更。

被告未到庭应诉,递交书面答辩状称,一、原、被告素有业务往来,被告均按期付款给原告。本案所涉纠纷系因原告提供的数据金额和实际交付货物金额有差错,被告遂要求原告提供未付款的送货单、物流单和增值税发票相对应的数据和金额,但原告始终未能提供。二、对于原告所开具的7份增值税发票,被告认为原告有虚开增值税发票套取被告资金的行为。2018年6月29日,原告连开4份增值税发票共计38,494.02元、2018年8月9日又开具了两份发票共计14,408.48元,且开票的零件名称、数量和送货单的零件名称和数量不一致。三张送货单时间截至2018年5月,共计33,029.50元,增值税发票时间截至2018年8月9日,共计金额64,534.93元。且三份送货单没有被告方的签收,并不能证明货物已经送至被告。三、原告所提供的入库单上并没有被告的名称以及被告公司职员的签字,不能证明是被告方的入库单,故被告不予认可。四、原告所提供的付款申请凭证,没有用款部门的盖章、采购申请人及仓库负责人的签章,被告不予认可。五、对原告所提供的客户收付款入账通知无异议,系被告支付给原告的部分款项。

经审理查明,2017年底至2018年7月间,原告向被告交付货物共计价款64,534.93元(含税)。原告于2018年4月26日至2018年8月9日间,向被告开具了相应金额的上海增值税专用发票。被告于2018年5月至2019年3月间支付价款33,632.43元,余款30,902.50元未能支付。

上述事实由原告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上海增值税专用发票、客户收付款入账通知、录音、被告提供的国内支付业务付款回单、微信聊天记录等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原、被告间买卖法律关系明确。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原告向被告的送货数量以及送货金额。本院认为,一、原告就其主张的送货事实提供了其工作人员胡某与被告方工作人员韦锦齐的微信聊天记录,聊天记录显示双方的交易惯例为胡某先将发货数量通过微信发送给韦锦齐,韦锦齐进行核实后,将确认的货物或数量通过微信拍照发送给胡某。根据微信聊天记录,韦锦齐分别于2018年1月、2018年6月、2018年8月对货物数量或者金额予以了确认。上述货物的数量与原告所开具的发票内容一致,本院予以确认。就货物的名称原告亦进行了说明。被告在收到原告开具的上海市增值税专用发票后,未对发票金额提出异议,应视为其对此予以了认可。二、就被告所提出的原告提供的送货单的价款金额小于发票金额的问题,原告对此陈述因双方此前约定的为不含税金额,因被告后要求开具发票,故在送货单的金额上另行加上税金后开票,且送货单本身不齐全,因而发票金额大于送货单金额。原告对此提供了与被告财务人员的微信聊天记录等。本院认为,根据原告提供的聊天记录,结合原告所提供的部分记载有单价的送货单,与增值税发票所载单价相比较,原告所述应属实。三、在收到原告开具的发票后,被告已经支付了部分价款,直至2019年3月仍在持续付款。2019年5月,原告工作人员胡某向被告法定代表人张某电话催讨时,张某仍表示“你这三万多块钱我尽快给你处理掉吧”,张某陈述的金额与原告主张的价款金额亦相吻合。故本院认为,被告现对送货及开票金额、结欠金额均不予认可,并无正当理由。综上,本院认为,综合原告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上海增值税专用发票、录音等,原告向被告供货的事实清楚,被告亦对结欠的价款金额予以了确认,被告应当承担支付价款的民事责任。原告主张要求被告支付相应的利息损失,亦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按照相关规定,自2019年8月20日起,利息损失应当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被告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视为放弃相关权利,应当自行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一百六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湖南xx机械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上海xx五金厂价款30,902.50元及利息损失(以30,902.50元为基数,自2018年8月10日起至2019年8月19日,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自2019年8月20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572.56元,减半收取计286.28元,由被告湖南xx机械有限公司负担(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付本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