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xx贸易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东阳市南马xx红木家具厂,经营场所浙江省金华市东阳市南马镇花园村南山小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上海xx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虹口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东阳市南马xx红木家具厂与被告上海xx贸易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20年1月19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9年3月1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诉讼代表人张某某、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法定代表人蒋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确认原、被告在2019年2月21日签订的《高棉花梨方料销售合同》(以下简称《销售合同》)于2019年6月14日解除;2.被告返还原告定金201,600元。事实和理由:原告曾数次向被告采购木材。2019年2月原告又向被告提出采购,双方经协商后于同月21日签订了《销售合同》,约定原告向被告购买高棉花梨方料,数量为10个40尺柜子,每柜不低于26吨,金额暂计为1,008,000元,实际结算以货物实际重量为准,原告需支付定金40万元,被告收到定金后30日内安排货物上船并出具提单确认件,等等。当日,原告即向被告交付定金40万元,被告方人员亦在微信聊天中确认收到定金,故40万元款项性质并非预付货款。此后,被告仅于2019年4月11日向原告交付1个柜子的木料,重量约为24.44吨,货款金额88,000元,剩余货物未交付。被告未按约履行绝大部分货物的交付义务,已构成对原告的根本违约,且原告的合同目的已经不能实现,根据合同约定原告享有解除权。据此,原告提出解除合同并要求被告退款,被告则于2019年6月至7月期间陆续向原告退款312,000元。被告于2019年6月14日第一次退款的时间可确定为合同解除的时间。因双方并未对货物产地做出限定,即便如被告所述纳米比亚海关禁止木材出关,被告也完全可以从其他国家或通过其他途径向原告交付货物,该情形并不构成不可抗力,不能免除被告的违约责任。考虑到法律规定定金不能超过合同总金额的20%,按此比例及本案所涉合同的总金额,原告交付的40万元现金中,有201,600元应确定为定金,剩余198,400元可视为预付货款。《销售合同》同时约定有违约金和定金,原告可择其一适用。原告虽就违约责任的承担与被告有过沟通,但双方并未达成一致,现原告要求适用定金罚则。被告作为收取定金一方,在其违约时,因向原告双倍返还定金403,200元,合同解除后,扣除被告已履行义务对应的货款,被告还应返还原告货款110,400元。因被告已向原告返还了312,000元,其中包含应返还的货款和部分应双倍返还的定金,所以被告还应返还原告定金201,600元。如法院认定应该按照被告未履约部分的比例适用定金罚则,那么也应以货物的重量标准来确定该比例。综上,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支持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上海xx贸易有限公司辩称,《销售合同》确实于2019年6月14日解除,但不同意原告的第二项诉讼请求。首先,被告对于违约行为并不存在过错,未按约交付货物系因纳米比亚军政府、海关对当地木材采取保护性临时措施,禁止濒危木材出关所致。非洲地区会有类似封关情况发生,从纳米比亚出货也是被告为避免此种情况作的选择。被告遭遇的这种情形属于不可抗力,被告对此不应承担违约责任;其次,双方已就合同解除后清理结算事宜达成一致,被告仅需退还剩余货款无需承担违约责任;再次,案涉40万元款项性质全部为预付货款,并非定金,不适用定金罚则。《销售合同》订立时,双方原本协商由被告支付货款总金额50%的款项即504,000元作为预付款,确认提单后支付货款,按照实际供货数量结算,多退少补。后双方在《销售合同》中确认将预付货款金额调整为40万元,只是由于被告人员欠缺法律意识,才误用“定金”二字。事后双方多次协商违约责任承担时,原告从未要求双倍返还定金,直到原告提起本案诉讼,被告才第一次知道原告关于双倍返还定金之主张,由此也可以推定双方并未约定适用定金罚则,40万元款项性质实际为预付货款;最后,合同约定被告应当交付10个柜子木材,被告已交付1个柜子木材,故被告未履约比例应为十分之九。即使被告要承担双倍返还的责任,也应按此比例确定返还的金额。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第二项诉讼请求。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9年2月21日,原、被告签订《高棉花梨方料销售合同》,其中原告为买方,被告为卖方,载明:货物品名为高棉花梨方料,数量为10个40尺柜子(每柜预计为28吨以上,不低于26吨,总数量以实际发货为准),单价为3,600元/吨,总金额为1,008,000元(实际结算金额以货物实际重量为准);在合同签订当天买方向卖方支付定金,每个柜子4万,总计400,000元;卖方收到定金三十天内安排货物上船出提单确认件;实际结算金额按实际发货量计算;如果卖方收到款项45天后未能发货出提单,应退还全部已收货款并罚息4万元等等。同日,原告向被告方人员转账40万元,被告亦确认收到该款。嗣后,被告向原告交付一个柜子的高棉花梨方料,货款金额为88,000元。此后,由于被告迟迟不能交付剩余的货物,被告委托案外人蒋某某(被告法定代表人蒋某某之子)分别于2019年6月14日、7月9日、7月22日向原告经营者张某某各转账10万元、10万元、112,000元,其中6月14日转账凭证上附言一栏载明:高棉退款,被告确认收到上述三笔退款共计312,000元。

此外,原告向法院提交的原告经营者张某某(本段以下简称张)与案外人蒋某某(本段以下简称蒋)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2019年2月21日,张:已转40万,收到说一下……蒋:收到40万木材定金。被告向法院提交的上述两人之间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2019年7月23日,张:那我们合同上写的违约金怎么弄?蒋:到时候多发几条柜子,算便宜点好了。张:我看了下你要给我违约金4万。蒋:你看都是不可抗拒因素造成的,封关这件事也是不可抗因素对吧,和船期一样。月底发货补偿下,你这边解决了,我这边还没解决问题,解决了大家都好。

被告另向法院提交了微信公众号“中国驻纳米比亚大使馆”于2019年9月21日发布的新闻,其中载明:自2019年4月初以来,纳米比亚暂停了采伐和运输木材任务。禁令使许多已经砍伐或收获木材,并主要向中国买家出售的当地农民无法再这样做……

本院认为,原、被告对于案涉《销售合同》已于2019年6月14日解除均无异议,故本院对此予以确认。综合原、被告的诉、辩称意见,本案主要争议在于:一、案涉40万元款项的性质;二、《销售合同》项下被告是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以及违约责任的承担形式。

关于争议一,原告主张该笔40万元款项中201,600元为定金,198,400元为预付货款,被告则主张40万元均为预付货款。对此本院认为,被告作为商事交易主体,应当具备一定的专业知识和法律知识,在订立合同时也应当较一般民事主体尽到更高的谨慎注意义务。本案中,《销售合同》中明确载明:“定金支付:在合同签订当天买方向卖方支付定金,每个柜子4万,总计400,000元”、“卖方收到定金,三十天内安排货物上船……”,被告人员亦于微信中回复“收到40万木材定金”,无论是合同还是微信聊天记录,均将40万元款项性质明确表述为定金,因此在合同文本文义明确,且被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双方对该笔款项性质存在其他约定的情况下,应以文义确定涉案款项性质,对于被告误用词汇的抗辩本院不予采纳。原告主张40万元款项中201,600元为定金、198,400元为预付货款,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认可。

关于争议二,本院认为,作为法定的免责事由,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本案中,双方一致确认并未对木材来源或产地做出限定,即双方并未就合同标的物木材的产地特定为纳米比亚。因此即便如被告所述纳米比亚政府于2019年4月初暂停采伐和运输木材,亦不影响被告从其他国家购买并向原告履行交付义务,并非不可克服之情形,也不能认定合同履行的客观情况发生了重大变化。被告作为长期从事进口木材交易的公司,对该行业政策变化并非完全不可预见。其也表示非洲地区会有类似封关情况发生,为避免此种情况才选择从纳米比亚出货,更证明被告对于当地木材出口政策的变化有预见能力,也有所预见。因此,对于被告以不可抗力导致无法交货并要求免责的抗辩本院不予采纳。《销售合同》项下被告仅交付一个柜子的木材,未按期足额交货,构成根本性违约,被告亦未提交证据证明原告已免除其违约责任,故被告应当承担相应违约责任。关于违约责任的承担形式,原告虽曾向被告主张过违约金4万元,但因遭被告拒绝而终止,现原告有权选择适用定金罚则,要求被告双倍返还定金。《销售合同》项下,扣除被告已履行货款金额88,000元,被告已返还原告剩余预付货款110,400元及一倍定金201,600元,还应返还的定金金额应以被告未履约比例进行计算。考虑到《销售合同》中双方约定按照货物实际重量结算,故应以重量标准来确定被告未履约比例为妥,经计算,被告未履约比例确定为90.60%,故被告还应返还原告定金182,649.60元。

综上,本院将判决支持原告的第一项诉讼请求及第二项诉讼请求的部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百一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二十条第二款、第一百二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确认原告东阳市南马xx红木家具厂与被告上海xx贸易有限公司在2019年2月21日签订的《高棉花梨方料销售合同》于2019年6月14日解除;

二、被告上海xx贸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返还原告东阳市南马xx红木家具厂定金182,649.60元。

负有给付义务的一方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324元,减半收取为2,162元(原告已预缴),由原告负担203.23元,由被告负担1,958.77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