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xx商贸有限公司与上海xx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上海xx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普陀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上海xx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上海xx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与被告上海xx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11月6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9年12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法定代表人周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法定代表人王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xx公司诉称,原告自2018年1月30日起至2018年4月4日,向被告位于上海市徐汇区衡山路XXX-XXX号、上海市徐汇区乌鲁木齐路280弄、上海市静安区新闻路XXX号及上海市浦东新区浦东南路XXX号浦发大厦一楼大堂1A的4家店铺供应餐饮配料,每单送货数量、单价及金额均有送货单据列明并由收货员工清点后签字确认。2018年1月30日至2018年3月8日送货金额人民币17,976元,2018年3月9日至2018年3月19日送货金额11,147元,2018年3月20日至2018年3月30日送货金额13,532元,2018年4月1日至2018年4月4日送货金额10,289元,合计52,944元,被告于2018年4月13日支付1万元后再未支付,原告从2018年4月至今多次催要无果,为维护合法权益,原告诉至法院,要求判令被告支付货款42,944元及延期付款违约金,诉讼中,原告表示被告通过案外人支付10,289元,故尚欠货款32,655元,违约金计算方式相应调整为以32,655元为基数,从2018年4月10日起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的1.5倍计算。

被告xx公司辩称,支付10,289元的是案外人微某(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原、被告之间不存在业务往来,原告没有向被告供货,原告向上海独醉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独醉公司)及其他公司供货,被告原来是独醉公司的股东,被告于2018年6月做了变更,王某某不再是独醉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原、被告之间没有任何业务往来,原告与独醉公司之间才有业务往来,故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确实通过微信向原告支付了1万元,王某某具体代表哪家公司并没有在微信中予以明确,王某某做收到或OK的手势不代表其对内容是认可的,王某某将微信聊天记录删除了,也不记得具体内容,王某某从来没有代表被告,王某某向原告采购或订购相关货物的时候并没有向原告披露过代表哪家公司,原告发送的汇总表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对账,原告所有的材料都没有被告盖章,采购订单部分确实是通过微信发的,现在无法核实。

经审理查明,2017年12月31日,被告法定代表人王某某与原告法定代表人周某某建立微信联系,双方进行业务洽谈,由原告向被告供应树莓果酱等餐饮配料。

2018年4月1日10:11,王某某微信表示“小周,我微信群信息不小心删了,账款你整理的清单,还有报价的差异excel,你重新发我一下,谢谢。”周某某回复“好的”,并发送两份销货清单总汇表(交易期间分别对应2018年1月30日至2018年3月8日、2018年3月9至2018年3月19日,金额分别为17,976元、11,147元)及一份xx公司报价单。

2018年4月8日,周某某向王某某通过微信发送一份销货清单总汇表(对应2018年3月20日至2018年3月30日,金额13,532元),王某某表示“OK,最晚明天付”。

2018年4月10日11:45,周某某向王某某发送微信“兄弟你好!昨天好像还没有收到货款,是不是有什么问题?”王某某回复“我的问题,还没核对好,抱歉,我在尽快了,今天之内打款,明早八点前到账,抱歉。”

2018年4月11日10:38,周某某向王某某发送微信“王总您好!货款还没收到,什么时候能结?”王某某回复“早,今天应该OK了”。

2018年4月11日23:07,周某某向王某某发送微信“您好,到现在还没收到钱,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2018年4月13日8:40,周某某向王某某发送微信“兄弟早上好!昨天转了吗?”,10:34,王某某微信转账1万元,表示“财务说必须要拿到发票才能付款,我先垫付你10,000元吧,看你那么急。”

2018年4月13日11:15,周某某向王某某发送微信“最近好久没见到订单了,是不是有什么问题?”王某某回复“付款的账号,再给我一下。”

2018年4月18日21:21,周某某向王某某发送微信“兄弟你好!货款打到公账户里了吗?”王某某回复“暂时还没有,财务整理有点慢,抱歉。”

2018年4月23日13:51,周某某向王某某发送微信“兄弟你好!发票货款什么时候打过来?谢谢。”王某某回复“还没付吗?我问下财务,一笔也没有吗?”周某某表示“嗯”。

2018年4月25日19:08,周某某向王某某发送微信“兄弟你好!财务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2018年4月26日12:30,周某某向王某某发送微信“兄弟你好!快到月底了,今天付款可以吗?”王某某回复“月底之前,放心吧。”

2018年5月11日11:02,周某某向王某某发送微信“兄弟你好!货款什么时候可以结账?”王某某回复“还是之前遗留的问题,账目在整理。”周某某表示“知道了,下周五前可以吗?”王某某回复“尽量,但是我这边和之前的账目,没有什么太大出入的。”

2018年5月16日13:00,周某某向王某某发送微信“1-3月份的货款可以先给我一点吗?2-3万元先给我好吗?因为我最近资金周转紧张,到时候核算一下可以多退少补。”随后周某某向王某某发送销货清单总汇表(对应2018年4月1日至2018年4月30日,金额10,289元),表示“兄弟,这是4月份的销售清单,有空核对一下,尽快安排货款,谢谢。”

2018年5月21日12:59,周某某向王某某发送微信“账单核对了吗?还有4月份的货款什么时候可以结账?”王某某回复OK的手势。

2018年6月22日11:11,周某某向王某某发送微信“兄弟你好!货款安排好了吗?什么时候肯定能给我?”王某某回复“我问下。”

2018年6月27日19:12,王某某向周某某发送微信“小周,为什么总是小姜老和我说货款的事情,小姜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你别催他了,直接和我沟通就好了。”周某某回复“他刚刚来找我了。”王某某表示“你直接找我就好了,兄弟,答应你的,我不会赖账的,你催他也没用啊,这个事情和他也没有关系。”周某某回复“知道了,我最近资金紧张,请帮忙。”王某某表示“我们这边核算点东西,转个款,的确慢。”周某某回复“知道了,大概什么时候才能结清?”王某某表示“争取在7月6日之前吧,不好意思,现在还有多少?”周某某回复“四万多一点”,王某某表示“我不是转了你一万?”周某某回复“嗯嗯,减后4万,包括4月份初的订单,浦东陆家嘴新店的订单。”王某某表示“好,我问下财务。”

2018年8月24日12:10,周某某向王某某发送微信“你们财务到现在还没有帮我核对,我现在比较急需资金,请求帮我好吗?上次你遇到断货我都帮你解决了,对吧,求大哥。”王某某回复“兄弟,现在公司已经不归我管了,抱歉拖你这么久,相信他们也是有财务的困难,还是直接问公司的负责人吧,多沟通,相信很快会解决的。”周某某表示“啊,公司负责人是谁?你可以不可以跟他说下,让他帮我解决?”王某某回复“就是sandy,我已经和他们讲过了,现在公司状况可能挺差的,你要多沟通。”周某某表示“知道了,我比较急需,现在不归你管了,可是以前提供的东西都是你用的。”王某某回复“嗯,抓紧和他们沟通吧,东西是公司用的,钱也不是我赚,抓紧沟通吧,不是没有机会,这个钱要抓紧付,我已经多次和他们沟通了。”周某某表示“我问她了什么时候能结账,她说无法给我一个答复。”王某某回复“我也尽力了,请你密切和他们沟通吧,我相信这点道德底线他们还是有的。”

2018年12月10日11:59,周某某向王某某发送微信“您好!她说不认可4月份的数据。”王某某回复“遇到无赖了,垃圾,没关系,这部分我私人给你吧,算我倒霉了,你也挺倒霉,哈哈。”周某某表示“怎么办?”王某某回复“只能我私人给你了,差一万,对吧?”周某某表示“差一万五千多元。”王某某回复“?怎么又多了?不是一万出头吗?你把四月份的签收单给我看一下。”周某某表示“共52,944元减去上次转过了一万元的货款,到现在为止欠42,944元货款。”王某某回复“你上次说一万出头啊,10,628元。”周某某表示“问题是她到现在还没有给我钱。”王某某回复“那你先让她付吧。”周某某表示“是27,075元?”王某某回复“你上次怎么算的啦?为什么每次都不一样?总之她认的你先要到呀。”周某某表示“我算的数字一直没变。”王某某回复“好,都应该他们付,你再争取下吧,底线也要把三月底的要到啊。”周某某表示“知道了。”王某某回复“加油,真特么垃圾,我算是看到无赖的真实嘴脸了。”周某某表示“知道了,4月份是10,289元,不是10,628元。”

2019年1月16日10:38,周某某向王某某发送微信“兄弟你好!她说没钱了不肯给我,叫我直接找你。”王某某回复“兄弟,我应付不来这些无赖,你直接报警吧。”周某某表示“唉。”王某某回复“这个钱不是我欠的,也不是我花的,我没有义务承担,所以要么和他们继续协商,要么就直接报警吧。这个不是我不帮你,摊上无赖,我也很无奈。”周某某表示“我知道了,另外15,000多元你可以先给我?”王某某回复“那部分是我好心帮你,既然他们是这个态度,那就算了吧。让他们自己解决吧,于情于理我都在尽力帮你,如果一定需要警方或者法院介入的话,那咱们就让权威部门介入吧。”周某某表示“15,000多元你是不是不给吗?”王某某回复“为什么要我给,这个钱又不是我花的,这群无赖为什么要让我还呢。兄弟,你说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周某某表示“不是,你上次说好了,现在怎么了?因为本来就是你的。”王某某回复“那你也得有点先后次序吧,钱又不是我欠的。”周某某表示“问题是当时属于你的。”王某某回复“兄弟啊,你真的是搞不懂谁在帮你吗。”

另查明,双方业务金额累计52,944元,被告付款20,289元,尚欠货款32,655元。

还查明,被告系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成立于2016年2月24日,王某某系公司法定代表人暨股东。

以上事实,由微信聊天记录、送货单及当事人的庭审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本案中,原告向被告销售树莓果酱等餐饮配料,被告尚欠货款32,655元,被告拖欠货款之行为有违诚信,应受法律规制,依法应承担相应违约责任,现原告主张剩余货款32,655元及逾期付款违约金,依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鉴于中国人民银行贷款利息自2019年8月20日起不再适用,故相应利息应分段计算,此后的利息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同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标准的1.5倍计算为宜。本案中,被告辩称其未与原告发生业务往来,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一百六十一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上海xx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上海xx商贸有限公司支付货款32,655元;

二、被告上海xx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上海xx商贸有限公司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以32,655元为基数,从2018年4月10日起算至2019年8月19日,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的1.5倍计算;从2019年8月20日起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同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标准的1.5倍计算)。

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616元,减半收取计308元,由被告上海xx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