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唐1与唐某2、唐某3等遗嘱继承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上海继承纠纷、合同纠纷、上海房产纠纷、上海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上海动拆迁纠纷、上海离婚、婚姻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唐某1,女,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唐某2,男,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唐某3,女,汉族。

被告:唐某4,男,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唐某1与被告唐某2、唐某3、唐某4遗嘱继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3月5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分别于2019年5月7日、2019年12月2日两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唐某1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唐某2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唐某3、被告唐某4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因唐某1的申请,本院通过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委托上海富申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对江苏省太仓市沙溪镇XX街XX号X幢房屋(以下简称太仓市房屋)进行评估。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唐某1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唐某1对上海市徐汇区XX路XX弄X号XX室房屋(以下简称南丹路房屋)享有三分之一的产权份额;2、判令唐某1对太仓市房屋享有三分之一的产权份额;3、判令唐某1对被继承人陆某某、唐某5的的存款174,000元享有三分之一的份额;4、判令唐某1对唐某5遗留的现金72万元享有三分之一的份额。事实和理由:被继承人唐某5与陆某某系夫妻,共生育唐某1、唐某2、唐某3、唐某4四名子女。唐某5与陆某某于2008年8月购买南丹路房屋,产权登记在唐某5名下。2008年8月18日陆某某立代书遗嘱一份,内容为其去世后,属于其的所有财产均由唐某5继承。陆某某于2008年9月7日去世。2008年8月21日唐某5立代书遗嘱一份,内容为其去世后,其名下以及属于其的一切财产均由唐某4以外的其他子女继承。唐某5于2016年4月29日去世。唐某5的遗产除南丹路房屋外,还有太仓市房屋、银行存款174,000元、现金72万元现由唐某3保管。因各继承人就遗产分割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故起诉来院。

唐某2辩称,对唐某1陈述的身份关系无异议,对唐某5、陆某某的遗嘱合法性、有效性无异议,但应对遗产范围查清后再继承,并应将父母安葬事宜一并处理。南丹路房屋虽然产权登记在唐某5名下,但追溯该房屋的来源及唐某5生前对房屋内户口的安置情况,其中的36.5%产权份额应当属于唐某2夫妻,剩余的63.5%才是可以继承的房产份额。太仓市房屋是唐某2于1996年以每平方十多元的价格购买,当时为了父亲高兴才将产权登记在父亲名下。现在太仓市房屋已焚毁,无法居住使用,故无法继承。唐某5遗留的存款和现金应当在扣除唐某5夫妇的安葬费用后继承剩余部分。

唐某3辩称,对唐某1陈述的身份关系无异议,对唐某5、陆某某的遗嘱无异议。老房子动迁时唐某2、唐某4都是被安置对象,因唐某4一直向父亲要自己的动迁款,后与父亲达成协议拿了60万元安置补偿款,并于2009年7月将户口迁出。2013年父亲将自己的户口迁入南丹路房屋时,同意将唐某2夫妇的户口迁入作为同住人。父亲在其立遗嘱后对唐某2、唐某4做了房屋安置的处置,现唐某2提出其对南丹路房屋享有产权份额,应当给唐某2与唐某4同等的份额。对于原告的其他主张没有异议。存款174,000元及现金72万元(已存入银行)均在唐某3处。

唐某4辩称,对唐某1陈述的身份关系无异议,对陆某某的遗嘱无异议。唐某4一家对南丹路房屋应享有七分之三的产权份额。唐某5遗嘱的代书人潘某某已去世,无法出庭作证,故遗嘱内容是否系唐某5的真实意思表示无法得到核实,基于法律的严谨性、客观性,唐某5的遗嘱不应予以采纳。唐某4与唐某5一贯和睦,对唐某5履行了赡养义务,有资格以继承人身份继承唐某5的遗产。因此,唐某5的遗产应当按照法定继承的方式继承。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根据双方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被继承人唐某5与陆某某系夫妻,婚后生育唐某1、唐某2、唐某3、唐某4四名子女,未收养其他子女。陆某某于2008年9月7日因死亡注销户籍,唐某5于2016年4月29日因死亡注销户籍,其二人的父母均先于其二人死亡。

南丹路房屋于2009年8月13日核准登记权利人为唐某5。唐某1、唐某4称现该房屋空关,唐某2、唐某3称现该房屋由唐某2居住使用。当事人一致确认南丹路房屋目前的市场价值为800万元,且均同意南丹路房屋归唐某2所有,由唐某2按照各继承人可继承的份额向其给付相应折价款。唐某2与案外人陆志文(唐某2之妻)于2018年3月起诉要求确认其二人对南丹路房屋享有50%产权份额,唐某4及案外人顾某某(唐某4之妻)、唐某6(唐某4之子)在该案中提起反诉要求确认其三人对南丹路房屋享有33%的产权份额。本院于2018年8月3日作出(2018)沪0104民初4973号判决:驳回唐某2等的诉讼请求,驳回唐某4等的反诉诉讼请求。唐某2等、唐某4等均不服,提起上诉,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12月6日作出(2018)沪01民终xxxx号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唐某4等不服,申请再审,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6月10日裁定驳回唐某4等的再审申请。唐某4等因不服(2018)沪01民终xxxx号终审判决,同时申请民事诉讼监督,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于2019年10月12日作出决定,不支持唐某4等的监督申请。

太仓市房屋于1996年8月12日登记所有权人为唐某5。经上海富申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评估,太仓市房屋的土地使用权市场价值和建筑物残值总价为43万元。当事人一致同意按照其所能继承的份额按份共有太仓市房屋。

陆某某名下中国农业银行账号为09360901130007852整存整取账户,截至查询日(2019年4月4日)本息余额14,134.25元。

唐某5名下有定期存单15张,截至查询日(2019年5月7日),唐某5名下中国工商银行账号为100127150203xxxxxxxxx账户本息余额13,761.62元,账号为1001048002xxxxxx账户本息余额16,629.46元,账号为100104800xxxxxxxx账户本息余额8,398.62元;截至查询日(2019年4月28日),唐某5名下中国民生银行账号为0235014xxxxxxxx131账户本息余额24,821.41元;唐某5名下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账号为0303xxxxxxxx7784账户开户金额为5,000元,截至查询日(2019年4月28日),账号为030331xxxxxxxxxxxx3625账户本息余额13,427.89元,账号为030xxxxxxxxxxxxxx736650账户本息余额7,043.52元;截至查询日(2019年5月30日),唐某5名下上海银行账号为300xxxxx98(原账号1401xxxxxx)账户本息余额6,936.57元,账号为3xxxxxxx9422(原账号1401xxxxxx0162)账户本息余额11,088.19元,账号为300xxxxxx3095(原账号14012xxxxxx43)账户本息余额6,934.70元,账号为300xxxxxxxxx18(原账号1507xxxxxx268)账户本息余额为14,368.15元,账号为330xxxxxxx415账户本息余额为36,340.60元;截至查询日(2019年4月4日),唐某5名下中国农业银行账号为0936xxxxx9919账户本息余额为13,111.90元,账号为09360xxxxxxxxx430账户本息余额为27,276.15元;唐某5名下中国建设银行账号为12173701xxxxxxxxx4账户存款余额为8,000元。经本院核算,上述唐某5名下存单本息余额共计202,050.59元。除上述存单外,唐某3处另保管有唐某5的存款72万元。审理中,当事人均同意从陆某某、唐某5的遗产中拿出30万元交由唐某3保管,作为安葬陆某某、唐某5的费用。

陆某某于2008年8月18日立代书遗嘱一份,将其所有的一切财产由唐某5继承。

审理中,唐某2提交《遗嘱》一份,内容为:“立遗嘱人:唐某5,身份证号:3101041917032xxxxxxxx),住址:徐汇区徐虹北路XX弄XX号XX室。遗嘱代书人:潘某某律师;遗嘱见证人:刘X律师);立遗嘱地点:徐虹北路XX弄XX号XX室;立遗嘱时间:2008年8月21日;遗嘱内容:我本人唐某5,现订遗嘱如下:本人逝世后,唐某5名下以及属于唐某5所有的一切财产,做以下处理:(1)上述遗产由除唐某4之外的其他子女继承;(2)上述遗产唐某4不得继承。以上,是我本人唐某5的真实意愿,特立遗嘱确定。”该《遗嘱》下方立遗嘱人处有唐某5签名并按手印,遗嘱代书人处有潘某某签名,在场见证人处有刘X签名,并署期2008年8月21日。唐某4曾于(2017)沪0104民初xxxx号唐某4诉唐某2、唐某3、唐某1遗嘱继承纠纷一案中申请对该《遗嘱》中的签名是否为唐某5本人所书进行笔迹鉴定,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于2018年1月26日出具司鉴中心[2017]技鉴字第208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检材《遗嘱》上需检的“唐某5”签名与样本上的“唐某5”签名是同一人所写。当事人对司法鉴定意见书均无异议,唐某4称其认可《遗嘱》上的签名是唐某5所书,但认为《遗嘱》不是唐某5的真实意愿,并申请代书人、见证人出庭。代书人潘某某,男,1953年2月16日出生,2018年7月1日因死亡注销户籍。见证人刘X到庭陈述,2008年,陆某某摔伤了,唐某5就找到他们做遗嘱。刘X和潘某某到陆某某所在医院和她沟通后,根据陆某某的想法,先给陆某某做了遗嘱,潘某某代书,然后把内容向陆某某宣读,陆某某表示同意,刘X是见证人,最后陆某某、潘某某、刘X均在陆某某的遗嘱上签名。给唐某5做遗嘱是过了几天,在唐某5的家里,潘某某跟唐某5沟通后,唐某5把他的想法告诉潘某某,由潘某某代书,然后把内容向唐某5表述后,唐某5表示同意,最后唐某5、潘某某、刘X均在唐某5的遗嘱上签名。唐某5去世后,刘X和潘某某曾在唐某1、唐某2、唐某3、唐某4及居委会干部的面前宣读了唐某5的遗嘱。唐某5立遗嘱时,潘某某和刘X询问过他有没有相关疾病,且唐某5对答如流,问起唐某5排除唐某4继承的原因,好像是因为唐某4有过诉讼。唐某1、唐某2、唐某3对刘X的证言均无异议,并称唐某4因为动迁的事情跟父母打了两次官司,是父母立遗嘱的主要原因。唐某4认为立遗嘱的程序上存在瑕疵,对立遗嘱人的行为能力仅通过口头沟通判断,且遗嘱中对遗产范围没有明确,所以唐某4的遗嘱应当予以推翻。当事人均确认唐某5死亡后,潘某某、刘X至唐某5住所地所在居委宣读了唐某5的遗嘱,居委会由两名工作人员参加,但唐某4表示潘某某、刘X没有宣读遗嘱的全部内容,也没有拿遗嘱原件给唐某4看,唐某1、唐某2、唐某3则表示潘某某、刘X宣读了遗嘱的全部内容。经本院致电徐家汇街道交大居民委员会核实,该居委会主任王XX(音)称确有两名律师在交大居委会的会议室里,在唐某5子女及王XX和另一名居委会退休人员的面前宣读了唐某5的遗嘱,主要内容是对唐某5的小儿子不利。唐某4及案外人顾某某、唐某6于2007年10月起诉唐某5、陆某某、上海交通大学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唐某4等称其系上海市徐虹北路XX弄XX号XX室公房(以下简称徐虹北路房屋)的同住人,唐某5、陆某某在未经其同意的情况下,伪造其三人的签名,将徐虹北路房屋擅自买在自己名下,故要求判令唐某5、陆某某与上海交通大学签订的《上海市公有住房出售合同》无效,本院于2007年12月17日作出(2007)徐民三(民)初字第2275号民事判决,对唐某4等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唐某4等不服,提起上诉,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3月7日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认为,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唐某2、唐某4认为其对南丹路房屋享有产权份额,但其二人均已就此提起确权诉讼,生效裁判文书否认了其二人对该房屋享有产权份额,故南丹路房屋应为唐某5的遗产。当事人对太仓市房屋的处理达成一致意见,本院予以准许。

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遗赠办理。陆某某生前立遗嘱表示其财产均归唐某5所有,该遗嘱合法有效,故陆某某的遗产均由唐某5继承。对于唐某5所立遗嘱是否有效的问题,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故唐某5所立遗嘱在形式上符合代书遗嘱的要件。当事人均认可遗嘱上的签名为唐某5本人所书,唐某4主张唐某5立遗嘱时缺乏行为能力应就此举证,因唐某4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唐某5立遗嘱时缺乏行为能力,故本院对此不予采信。现遗嘱代书人潘某某已死亡,客观上无法出庭接受当事人的质询,但综合本案的实际情况,遗嘱代书人潘某某和见证人刘X在唐某5死亡后,在非利害关系人见证的情况下向唐某5子女宣读了唐某5的遗嘱,间接证明了潘某某对唐某5遗嘱的确认。唐某4等与陆某某、唐某5、上海交通大学买卖合同纠纷一案终审判决后不久,唐某5便立遗嘱表示其遗产由唐某4以外的子女继承,一定程度上能够反映唐某5立遗嘱的动机。综上,本院确认唐某5所立遗嘱系其真实意思表示,唐某5的遗产应当按照唐某5所立遗嘱,由唐某1、唐某2、唐某3继承。唐某1、唐某2、唐某3均同意从唐某5的遗产中拿出30万元用于陆某某、唐某5的安葬事宜,系当事人对自身权利的处分,本院予以准许,故本案对该30万元不予处理。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三条、第五条、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九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继承人唐某5名下的上海市徐汇区XX路XX弄X号XX室房屋归唐某2所有,唐某2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分别给付唐某1、唐某3上述房屋折价款2,666,667元,唐某1、唐某3、唐某4有配合唐某2办理上述房屋产权变更登记手续的义务,办理上述房屋产权变更登记手续的费用由唐某1、唐某2、唐某3按照相关部门出具的票据各自负担;

二、被继承人唐某5名下的江苏省太仓市沙溪镇XX街XX号X幢房屋由唐某1、唐某2、唐某3按份共有,唐某1、唐某2、唐某3对该房屋各享有三分之一产权份额,唐某4有配合唐某1、唐某2、唐某3办理上述房屋产权变更登记手续的义务,办理上述房屋产权变更登记手续的费用由唐某1、唐某2、唐某3按照相关部门出具的票据各自负担;

三、现由唐某3保管的唐某5的72万元中的42万元归唐某3所有,唐某3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分别给付唐某1、唐某2存款分割款14万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75,263元,由唐某1、唐某2各负担25,087元、唐某3负担25,089元;评估费3,500元,由唐某1、唐某2各负担1,166元、唐某3负担1,168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