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刘某1与刘某2、余某1等遗嘱继承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上海继承纠纷、合同纠纷、上海房产纠纷、上海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上海动拆迁纠纷、上海离婚、婚姻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刘某1,男,汉族,住上海市。

被告:刘某2,女,汉族,住上海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余某1,男,汉族,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被告:余2,男,汉族,户籍地上海市闵行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刘某1与被告刘某2等继承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20年4月2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被告刘某2、余某1到庭参加诉讼。被告余2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刘某1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依法判令上海市漕溪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以下简称系争房屋)中属于被继承人余某3的50%产权份额由原告一人继承。事实和理由:被继承人余某3与配偶刘某1婚后生育一名子女,即被告刘某2,没有收养子女,没有非婚生子女和继子女。余某3于2016年8月死亡,余某3的父母系余某5与周某某,共生育三名子女,即余某1、余某3、余某4,没有收养子女,没有非婚生子女和继子女。余某5于2015年5月7日报死亡,周某某于2019年12月9日死亡,双方父母均先于死亡。余某4于2010年12月17日报死亡,余2系其独子。被继承人生前于2016年3月10日留有自书遗嘱一份,主要内容是其财产均赠与给刘某1和刘某2,现刘某2表示其份额愿意给原告,故要求系争房屋中属于被继承人的份额由原告一人继承,即整套房屋归原告一人所有。

被告刘某2辩称,对原告陈述的身份关系没有异议,对自书遗嘱真实性亦没有异议,同意本人应继承的份额归原告所有,即整套房屋归原告一人所有。

被告余某1辩称,对原告陈述的身份关系没有异议,对自书遗嘱真实性亦没有异议,同意原告的诉请。

被告余2未应诉答辩。

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及提供的证据,本院确认如下事实:被继承人余某3与配偶刘某1婚后生育一名子女,即被告刘某2。余某3于2016年8月9日死亡,余某3的父母系余某5与周某某,共生育三名子女,即余某1、余某3、余某4。余某5于2015年5月7日报死亡,周某某于2019年12月9日死亡。余某4于2010年12月17日报死亡,余2系其独子。庭审中,各方一致确认,被继承人生前没有收养子女,没有非婚生子女和继子女,余某5与周某某生前没有收养子女,没有非婚生子女和继子女,双方父母均先于死亡。系争房屋于2000年6月9日核准登记产权,权利人为刘某1、余某3共同共有。

原告向本院提交了余某3于2016年3月10日的自书遗嘱一份,主要内容为:“我与刘某1结婚已35年了,两人收入一直是他比我多,而我45岁退休,他60岁退休。还有我住的房子是刘某1单位分的。我身后将我这财产赠与刘某1和女儿刘某2。”遗嘱尾部有余某3签名字样及日期。被告刘某2、余某1对遗嘱真实性均无异议。

本院认为,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继承开始后,有遗嘱的按照遗嘱或者遗赠办理,没有遗嘱的按照法定继承办理。被继承人生前留有自书遗嘱一份,被告刘某2、余某1均认可遗嘱的真实性,同时被告刘某2表示同意其应当继承的份额归原告所有,同意整套房屋产权归原告一人所有,被告余某1亦表示同意原告诉请,本院认为并无不妥,原告的诉请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余2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应诉,视为其放弃答辩的权利。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三条、第五条、第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上海市漕溪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中属于被继承人余某3的产权份额由原告刘某1一人继承,即整套房屋产权归原告刘某1一人所有。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人民币9,150元,由原告一人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