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离婚后女方使用男方工龄购买的房改房,还有男方产权份额吗?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上海继承纠纷、合同纠纷、上海房产纠纷、上海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上海动拆迁纠纷、上海离婚、婚姻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案号:(2021)京02民终10141号(案例来源于裁判文书网,均为化名)

一审诉讼请求

甲男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依法确认登记在乙女名下的1208号房屋,甲男享有二分之一的产权份额(暂估为1 500 000元)。

一审认定事实

甲男与乙女于1970年结婚,1994年离婚。离婚前,双方共同居住在乙女承租的1208室的房屋中。离婚时,双方约定:家庭一切财产全部归乙女(女方)所有。离婚后,甲男搬离1208室房屋,乙女继续租住1208室房屋。

2009年,房改售房。乙女在未经甲男知情、同意的情况下,以甲男为其配偶的名义,折抵双方的工龄并支付了全部购房款,购买了1208 室房屋。2017年10月16日,乙女登记取得了1208室房屋的产权证明。

甲男表示在2018年,自己想购买经济适用房时,才发现自己的工龄由乙女使用购买了1208室房屋,故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裁判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甲男的诉讼请求,系请求确认登记在乙女名下的1208房屋,甲男享有二分之一的产权份额。

首先,在双方离婚前,1208室房屋为公租房,此时,双方对1208室房屋仅享有使用权(用益物权),而不享有产权(所有权)。双方离婚时约定,家庭一切财产全部归乙女所有,而用益物权属于财产性权益,因此双方约定家庭一切财产全部归乙女所有,即是约定了甲男对1208室房屋的用益物权归乙女所有。

不动产物权的取得,分为原始取得和继受取得两种形式。由于甲男表示乙女购买该房屋时,甲男并不知情,因此甲男并无购买1208室房屋的法律行为,同时1208室房屋亦非甲男所建设,因此,甲男没有取得1208室房屋二分之一产权的事实依据。

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财产为夫妻共同财产。乙女购买1208室房屋过程中和取得产权证时,双方的夫妻关系已经解除,因此,1208室房屋并非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共同财产。

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是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现1208室房屋登记在乙女名下,综上述理由,甲男的诉讼请求,既无事实根据,亦无法律依据,属于证据不足,故对甲男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需要说明的是,乙女虚假陈述双方存在夫妻关系,使用(折抵)甲男的工龄购买1208室房屋,严重侵害了甲男的经济利益。对此甲男可以根据自己的受到的损害及证据的情况,要求乙女予以经济赔偿。

判决:驳回甲男的全部诉讼请求。

上诉人主张

甲男上诉事实和理由:一审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

1.一审判决认为双方当事人离婚时已经约定1208室房屋的用益物权归乙女所有,属于认定事实错误。根据法律规定,离婚时夫妻分割财产的范围只能是夫妻共同财产。所谓夫妻共同财产,是指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双方或一方的劳动收入和其他合法收入,但双方约定属于个人所有的财产除外。而1208室房屋为甲男与乙女婚内承租公房,公有住房不属于夫妻私有财产,取得的仅仅是公房的承租权,公有房屋使用权不属于个人财产范围。本案双方离婚时,对于承租的1208室房屋只享有居住权,没有该房的处分权,因此,甲男与乙女离婚协议中约定“家庭财产全部归乙女所有”中的“家庭财产”,并不包括1208室房屋的使用权。即使承租公房属于用益物权,但是甲男的工龄不属于乙女的财产权益。因此,一审认为双方离婚协议中约定的“家庭财产”包括1208室房屋的承租权,属于认定事实错误。

2.一审判决认为甲男没有取得1208室房屋的产权,属于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以夫妻一方名义申请分配承租的公房,应视为另一方当然享有的福利,夫妻双方对承租的公房均应享有居住使用的权利。离婚时没有分割处理的公房,双方仍均享有居住使用的权利。离婚后一方虽以个人财产购买并取得所有权登记,但仍不能剥夺原配偶对该房屋所享有的居住使用权益。离婚后一方虽使用个人财产购买,但如果仍使用了原配偶的工龄优惠的,应视为双方在共同享有使用权益基础上,以原夫妻共同财产出资购买,应属于原夫妻共有财产。

本案中,甲男与乙女离婚时,双方并未对1208室房屋的使用权进行约定,后乙女按房改政策购买了1208室,所购房屋房价款是在享受了甲男和乙女的工龄优惠折扣的情况下计算得出,房屋售价中包含了甲男和乙女原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双方工龄折扣优惠,该工龄优惠不仅属于单位根据房改政策对职工的福利补助和政策优惠,而且具有大家共同认可的经济价值,具有财产利益属性,应属于双方原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的财产收益,应作为双方所购买房屋的共同出资。一审判决不考虑涉案房屋来源、出资比例、工龄折算长短等因素,认为1208室登记在乙女名下即享有完全产权,是错误的。

被上诉人辩称

乙女辩称,同意一审判决,不同意甲男的上诉请求。

1.一审判决认定双方离婚时约定了争议房屋的用益物权归乙女,是正确的。1994年3月10日双方离婚协议书约定家庭财产全部归乙女所有;同年5月2日离婚协议又约定了两个子女归乙女抚养,一切财产归乙女所有,包括居住的房屋,甲男放弃了权利,包括使用权、用益物权。一审判决认定乙女享有所有权,是正确的。涉案房屋是双方离婚后,乙女通过房改购买的。2012年4月9日,乙女缴纳了房款。2016年7月14日与宣房投签订买卖协议,后取得房屋登记及产权证。双方离婚时明确约定家庭财产包括争议房屋归乙女所有,所有权归乙女。

2.房改购房工龄抵房款,不能直接创设相应的物权,工龄工资不具有物权属性,甲男的工龄不是乙女取得购买资格的必要条件,是否使用工龄优惠,具有选择权,这是财产性权利。本案中以工龄优惠形式的出资份额不能当然对所购房屋享有所有权。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

二审法院裁判

二审中,乙女提交落款日期为1994年3月10日的离婚协议书,证明双方明确约定离婚后家庭财产全部归乙女所有。甲男认可离婚协议书的真实性,但不认可证明目的,主张家庭财产是指合法财产,承租权不属于个人财产,双方也没有权利对于承租权问题进行约定。

本院对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甲男与乙女协议离婚之前,虽然涉案房屋系公房、双方有居住使用的权利,但这种权利也属于一种财产性权益,且在1994年双方协议离婚时,这种财产性权益是家庭财产权益的重要组成部分,而1994年双方协议离婚时已经明确约定离婚后家庭财产全部归乙女所有,表明双方已对涉案房屋上的财产性权益在离婚时的归属作出了处分,甲男上诉关于双方离婚协议中约定的“家庭财产”不包括涉案房屋的使用权、离婚后甲男对该房屋仍享有居住使用权益的意见,与事实、常理均不相符,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乙女房改购买涉案房屋时折抵甲男工龄一节,一审判决亦已明确指出乙女该行为的不当之处,此外,根据甲男的陈述,乙女购买涉案房屋时其并不知情,而根据房改购房时折抵甲男工龄的情节,尚不足以认定乙女与甲男有共同购买涉案房屋的意思表示,甲男据此主张对涉案房屋享有所有权,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驳回甲男要求确认对涉案房屋享有产权份额的诉讼请求,处理结果并无不当,本院对于该结果予以维持。

综上,甲男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结果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声明 |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