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离婚时,丈夫说:还房贷的钱都是我妈给的!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上海继承纠纷、合同纠纷、上海房产纠纷、上海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上海动拆迁纠纷、上海离婚、婚姻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婚后还贷花了谁的钱

2017年,红某和刘某登记结婚。刘某婚前以其名义购得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A房,总价约200万元。婚后,双方约定共同还贷。

两人因家庭琐事矛盾升级,感情逐渐破裂。2019年10月,红某向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并要求刘某向其补偿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还贷金额的一半约13万元及相应的房产增值部分。

刘某表示同意离婚,但不同意红某的其他诉讼请求。刘某称该房贷还款账户有他的婚前财产2万余元,且他母亲曾于2017年12月15日向他另一银行账户转入10万元,刘某称他将这笔钱转入了支付宝,自2018年2月27日起便通过支付宝余额转入房贷还款账户的形式进行还贷。

2020年3月至10月期间,刘某母亲又向刘某房贷还款账户陆续转账13.5万元帮助刘某还贷。刘某认为,其婚后的还贷款项实为其母亲资助,并非以夫妻共同财产还贷,因此该房产属他个人财产,红某无权要求补偿。

法院:“均由父母出资”不实

法院查明后发现,自2017年12月6日至2020年11月4日,双方共偿还银行贷款本息26万余元。目前该房屋已增值百万余元。

法院审查刘某提供的证据后,认定该房屋的贷款在双方婚后至2018年2月前使用的是刘某婚前财产2万余元进行还贷,该部分款项应予扣除。

2018年2月27日至2020年3月前的贷款,大部分由刘某转账支付,但刘某提供的银行流水不能证实为其母亲转至银行的10万元是用于还贷的专款,另2018年5月,红某亦转账5000元至该账户由刘某负责还款。而对于2020年3月后刘某母亲每月的转账,法院认为发生在红某提起离婚诉讼之后。因此法院没有采纳刘某的说法。

因此,法院最终判决准许红某与刘某解除婚姻关系,刘某应向红某补偿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房子共同还贷部分的一半12万余元及还贷增值部分的一半约19万元。

共同还贷可分割增值部分

近年来,国内大中城市房价增幅较大,婚前购置房屋、婚后还贷的情况亦越发普遍。该案例回应了一种情况:在一方婚前买房,婚后用工资收入还贷,另一方用工资收入支撑家庭生活的情况下,离婚时另一方虽无法分割房产,但可分割婚姻存续期间的共同还贷部分及相应的共同增值部分。

法条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解释(一)》

第七十八条 夫妻一方婚前签订不动产买卖合同,以个人财产支付首付款并在银行贷款,婚后用夫妻共同财产还贷,不动产登记于首付款支付方名下的,离婚时该不动产由双方协议处理。依前款规定不能达成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判决该不动产归登记一方,尚未归还的贷款为不动产登记一方的个人债务。双方婚后共同还贷支付的款项及其相对应财产增值部分,离婚时应根据民法典第一千零八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原则,由不动产登记一方对另一方进行补偿。

声明 |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