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妻子在家中偷情,男子失手打死想要逃跑的妻子情人,如何定罪量刑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上海继承纠纷、合同纠纷、上海房产纠纷、上海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上海动拆迁纠纷、上海离婚、婚姻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2018年6月6日晚,54岁的赵某外出参加朋友的葬礼,65岁的邻居孙某知道后,就给赵某的妻子钱某打电话,提出要到其家中去幽会。

钱某之前与孙某发生过几次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后,就不愿意再和孙某联系,但孙某仍跑到钱某的楼下砸门,因为害怕影响不好,钱某只得下楼开门,将孙某放了下去。

当晚22时许,有不好预感的赵某开车回到家中,见大门紧闭,就打电话让妻子钱某下楼来开门,钱某第一次挂断了赵某的电话,第二次接听时又有些慌张,心生怀疑的赵某马上架起梯子从二楼窗户翻进屋欲捉奸。

翻进楼梯平台处后,赵某发现一黑影男子正从二楼楼梯处往三楼跑,便立即伸手去抓,对方欲摆脱,赵某用拳头连续击打对方面部、胸腹部位置,将对方打倒在楼梯上然后将该男子拖至二楼卧室门口,打开灯后发现是邻居孙某。

赵某与孙某发生激烈争吵,看见丈夫连打孙某几个耳光,钱某试图上前阻止,气愤的赵某转而殴打妻子钱某,孙某又上前阻止,赵某更加气愤,扬言要将两人送到派出所去。

孙某趁钱某求情之机逃离了赵某家,赵某发现自己手指受伤流血,家中也有血,拖地、洗漱完毕后,又开车准备返回朋友家住,却发现孙某躺在自家加工房旁的水泥地上。

气不打一处来的赵某上前踢了孙某一脚,见他翻身都很吃力,就回家给妻子钱某说孙某想耍赖,自己将身子软绵绵的孙某扶上车,将其送回孙某的家中。

车到门口后,赵某扶孙某下车走了几步,孙某一下坐到地上,很难受的样子,赵某让孙某自己走,孙某摆摆手说等一下,正在气头上的赵某以为孙某是装的,就开车离开了。

6月7日早上5点钟,孙某被邻居发现倒在自家化粪池条石上,遂联系其儿子将其送往医院救治。

6月8日,赵某听闻孙某被送往医院抢救后,在警方没有任何线索指向的情况下,主动到派出所投案自首,表明孙某曾被自己打伤。

经抢救,孙某终因伤重不治,于6月14日死亡。经鉴定,孙某系头部外伤致严重颅脑损伤死亡。

案件发生后,孙某妻子、儿子均表示,孙某与赵某没有矛盾,平时孙某经常帮赵某家干活,不要工钱。

孙某家属否认孙某与钱某偷情的说法,并向赵某提出索赔一百万元,要求法院判处赵某死刑。

本案之中,孙某自身是否存在过错?

孙某家属否认孙某与钱某存在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因为主要证据是钱某的陈述,以及两人的通话记录等,并没有其他证据。

在农村之中,晚上10点,孙某明知钱某的男人不在家的情况下,仍然出现在赵某家中,不符合常理,结合其他证据,可以认定孙某与钱某存在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孙某自身也存在重大过错。

赵某构成何种犯罪?

从赵某对孙某殴打的过程和手段来看,只是用拳头进行,且在孙某受伤以后,又用车将孙某送回到了其家门口,赵某在主观上没有剥夺孙某生命的故意,不构成故意杀人罪。

赵某殴打孙某,主要是因为孙某与自己的妻子偷情,其出于愤怒和报复,对孙某的殴打行为从楼梯处一直持续到房间内,具有明显的伤害故意。

从常理推测,“做贼心虚”的孙某已经65岁,在面对54岁的赵某时,无论是从道义、心理素质还是体力等各方面,与赵某正面“硬刚”的可能性都很小,虽然赵某辩称孙某是和自己对打,但赵某只有三根手指受伤,其也承认孙某一直想逃跑,与事实不符。

对赵某如何定罪量刑?

如果赵某不动手,直接拨打110报警,或者告知孙某的家人,然后与妻子钱某离婚,也是可以让孙某与钱某受到惩罚的,但如此冷静的男人,恐怕会让人觉得冷血、可怕和不真实,赵某的反应也是人之常情。

如果赵某在发现孙某受伤后,第一时间拨打120急救电话,孙某的生命很可能得到挽救,即使孙某受了重伤,基于本案之中孙某自己有重大过错,赵某的量刑也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的,应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幅度内量刑。

赵某主动投案自首,到案后基本供述了犯罪事实,被害人孙某存在重大过错,赵某亲属积极垫付了5万元,可以对赵某减轻或从轻处罚。

最终,法院经过一审、二审,作出终审判决:赵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四年。

声明 |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