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张某与吴某等义务帮工人受害责任纠纷上诉案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吴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徐某。

   法庭审判:

原审法院查明,2010年2月11日上午,吴某、徐某及吴某之弟吴世永搭乘张某所驾驶苏CBG798号车去利国走亲戚。至11时左右,张某驾驶苏CBG798号微型普通客车沿104国道由南向北行驶至751KM+500M处时,驶入道路左侧与由北向南行驶的厉伟所驾驶苏C25165号大型普通客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后该车在失控过程中又与沿104国道由南向北行驶的周均勇所驾驶鲁H5T001号轿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张某、张开国(苏C25165号车乘车人)、吴某、徐某受伤,吴世永死亡,三车不同程度损坏。经铜山县公安交通巡逻警察大队处理,认定:1、苏CBG798号车与苏C25165号车之间发生的事故中,张某负主要责任、厉伟负次要责任,吴世永、吴某、徐某、张开国无责任。2、苏CBG798号车与鲁H5T001号车之间发生的事故中,周均勇负全部责任,张某、吴世永、吴某、徐某无责任。

张某受伤后,即被送至徐州市肿瘤医院住院治疗,其入院诊断为:急性重型颅脑损伤、弥漫性轴素损伤、原发性脑干伤、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颈髓损伤、颈椎管狭窄、颈3、4后纵韧带骨化症、胸4、5椎体压缩性骨折、右侧多发肋骨骨折、创伤性湿肺。于2010年2月15日自动出院。出院医嘱为:继续入院治疗。

2010年2月15日当日,张某入徐州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其入院诊断为:颈骨髓损伤伴截瘫、颈椎3、4后纵韧带骨化、T4、5椎体压缩性骨折、颅脑外伤、闭合性胸外伤。于2010年2月16日行“颈后路减压+植骨融合内固定术”。于2010年3月25日好转出院。

2010年3月25日,张某入徐州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其入院诊断为:颈椎植骨融合内固定术后、颈髓损伤伴不全瘫、T4、5压缩性骨折、颅脑外伤。于2010年5月5日伤情好转出院。出院医嘱为:1、加强身边护理。2、继续康复治疗。3、门诊随诊。

2010年12月29日,张某又入徐州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其入院诊断为:颈椎植骨融合内固定术后、颈髓损伤伴不全瘫、脑挫裂伤。于2011年3月25日好转出院。

2011年3月28日,张某再入住徐州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其入院诊断为:颈椎植骨融合内固定术后、颈髓损伤伴不全瘫、脑挫裂伤术后。于2011年4月15日好转出院。

2012年2月28日,张某再入住徐州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其入院诊断为:颈椎植骨融合内固定术后、颈髓损伤伴不全瘫。于2012年3月16日好转出院。出院医嘱为:继续康复治疗、定期复查、加强护理、避免受凉劳累。

期间,铜山县人民法院于2010年9月28日委托徐州医学院司法鉴定所对张某伤残等级进行鉴定。2010年11月23日,徐州医学院司法鉴定所鉴定意见为张某的损伤构成四级、十级伤残。江苏茂通律师事务所2010年12月17日委托邳州市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对张某护理依赖程度进行评定。2010年12月18日,邳州市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意见为:张某因交通事故脊髓损伤伴四肢瘫,生活大部分不能自理,为二级护理依赖。

2011年12月28日,吴世永(苏CBG798号车乘车人)的继承人肖平、吴潇以徐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徐州中心支公司、张某、徐培霞、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邹城支公司为被告诉至徐州市铜山区人民法院。2012年3月1日,铜山区人民法院作出(2012)铜民初字第0119号民事调解书,其调解协议内容为:一、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徐州中心支公司于调解协议生效三十日内赔偿肖平、吴潇、张某260000元,该赔偿款由法院支付给肖平、吴潇250000元,张某10000元。二、肖平、吴潇因本起事故产生的民事赔偿纠纷一次性了结,不再向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徐州中心支公司、徐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主张赔偿权利。三、张某因本起事故产生的民事赔偿纠纷不再向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徐州中心支公司、徐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主张赔偿权利。四、徐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因本次事故造成的财产损失不再向有关人员主张权利。

同日,铜山区人民法院就此案还作出(2012)铜民初字第0119-1号民事调解书,其协议内容为:一、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邹城支公司于调解协议生效三十日内赔偿肖平、吴潇102000元。二、肖平、吴潇因本起事故产生的民事赔偿纠纷一次性了结,不再向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邹城支公司、徐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主张赔偿权利。三、张某因本起事故产生的民事赔偿纠纷不再向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邹城支公司、徐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主张赔偿权利。四、徐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因本次事故造成的财产损失不再向有关人员主张权利。

2013年1月,张某即以诉称理由起诉来院,主张与吴某、徐某之间系义务帮工关系,要求吴某、徐某赔偿其各项损失计373787元,后当庭变更诉请为各项损失369212元(即扣除医保后的医疗费6420元、护理费31935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480元、营养费5400元、交通费2000元、残疾赔偿金368774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共计738424元的50%)。吴某、徐某则以辩称理由予以反驳。

原审法院认为, 

根据查明的事实,2010年2月11日上午事故发生时,系吴某、徐某及吴世永搭乘张某所驾驶苏CBG798号微型普通客车去利国走亲戚途中,张某主张因吴某、徐某及吴世永的上述搭乘行为已与吴某、徐某之间构成义务帮工的法律关系,其证据不足,不予采信。且本次交通事故发生后,在吴世永的继承人肖平、吴潇就本次交通事故所提起损害赔偿案件中,张某已自愿放弃向事故相对方及保险公司索赔的权利,现又以义务帮工损害赔偿为由要求吴某、徐某赔偿其各项损失计369212元,不符合法律规定,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张某对吴某、徐某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270元,减半收取1135元,由张某负担。

上诉人张某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帮工人自愿无偿地为被帮工人提供劳务,是为被帮工人的利益而进行的行为,依据相关司法解释,帮工人因帮工活动遭受人身伤害的,被帮工人应承担赔偿责任,张某与徐某是朋友关系,双方在公安机关的陈述表明,张某无偿地提供车辆送徐某,吴某去利国镇走亲戚,双方构成帮工关系,原审法院认定为搭乘关系是事实认定错误。2、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张某是从义务帮工关系角度进行起诉的,原审法院认定张某放弃事故相对人及保险公司的索赔权利,继而认定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是错误的,张某没有放弃要求吴某及徐某进行赔偿的权利,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张某与两被上诉人存在义务帮工关系并以此赔偿369212元。

被上诉人吴某、徐某答辩意见称,被上诉人是搭乘张某的车走亲戚,双方之间是搭乘关系,而不是义务帮工关系,请求二审法院依法维持原判。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经双方当事人确认,本案二审期间的争议焦点是:上诉人张某与两上诉人吴某、徐某之间是否存在义务帮工关系。

法院判决:

本院认为,义务帮工是指帮工人为被帮工人自愿、无偿、临时地为被帮工人的利益提供劳务,被帮工人接受并从中受益的法律行为。本案中,张某主张其受伤致残,是因其无偿地提供车辆送徐某、吴某到利国镇走亲戚而导致,双方构成帮工关系。徐某、吴某则辩称,其到利国镇走亲戚只是搭乘张某的车,双方不构成义务帮工关系。双方当事人是否构成义务帮工关系取决于张某是否为徐某、吴某的利益无偿地提供了劳务。从一审、二审查明的事实看,张某并不在利国镇居住,单位也不在利国镇,徐某、吴某也未提交张某是为自己的利益开车到利国镇的证据,徐某、吴某关于其与张某之间系搭乘关系的辩解不成立。从张某提供的公安机关调查笔录来看,徐某在调查时陈述:2010年2月11日,我和爱人吴某、吴世永一起坐张某驾驶的面包车去利国走亲戚。吴某也陈述:2010年2月11日上午,我坐我爱人朋友张姓的面包车去利国走亲戚,走到事故发生地点,和对向的车发生事故。在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均认可,事发当天徐某、吴某并非租用张某的车,也未支付乘车费用,张某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其开车到利国镇是为徐某、吴某的利益无偿地提供了劳务,双方当事人之间应认定为义务帮工关系,一审法院认可双方当事人之间为搭乘关系缺乏事实依据,依法应予纠正。虽然,张某驾驶的苏CBG798号车与厉伟驾驶的苏C25165号客车、周均勇驾驶的鲁H5T001号轿车发生交通事故,张某与周均勇之间,周均勇负全部责任,应承担赔偿责任,但本次交通事故也导致吴世永死亡。在吴世永的继承人肖平、吴潇以徐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徐州中心支公司、张某、徐培霞、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邹城支公司为被告的徐州市铜山区人民法院(2012)铜民初字第0119号民事诉讼中,经该院调解,苏C25165号客车的交强险、商业三者险、鲁H5T001号轿车的交强险共计352000元,赔偿给了肖平、吴潇,张某仅获10000元赔偿,鲁H5T001号轿车车主徐培霞不明下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规定:“帮工人因帮工活动遭受人身损害的,被帮工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帮工人因第三人侵权遭受人身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第三人不能确定或者没有赔偿能力的,可以由被帮工人予以适当补偿”。据此,徐某、吴某应给予张某适当补偿。张某在诉讼中要求徐某、吴某承担损失总额的50%,系其权利的处分。张某的损失总额为:医疗费6420元、护理费255500元(35元/天*365*20年)、住院伙食补助费3168元(176天*18元/天)、营养费2640元(176天*15元/天)、交通费酌定1500元、残疾赔偿金368774元(26341元*20年*70%)、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共计668002元。张某要求徐某、吴某承担损失总额的50%,计为334001元。鉴于吴某的兄弟吴世永也在涉案交通事故中死亡,依据上述规定,徐某、吴某应给予张某要求其赔偿数额20%的补偿,计为66800.2元。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依法应予纠正。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2013)泉民初字第338号民事判决;

二、徐某、吴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补偿张某66800.2元;

三、驳回张某的其他诉讼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