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某某诉上海市沪南某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案

某某诉上海市沪南某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案

上海市某某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

 被告上海市沪南某某公司。

 法定代表人甲,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丙。

 原告诉被告上海市沪南某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3年4月2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被告上海市沪南某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其为被告处仓库管理员,2001年5月发生工伤,经鉴定为“因工致残程度四级”,此后原告一直享受被告给予的工伤待遇。2005年12月,因政策原因,原告的工伤保险待遇需转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当时经原、被告协议,原告看病医药费、工伤工资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工伤看病来回车费、中药代煎费、专家专科看病挂号费由被告报销,此后直至2012年9月份被告一直给予原告相应金额的报销。2012年9月,原告从被告处退休。2012年10月起,被告以原告已退休为由不再报销相应费用。故原告诉至本院,要求判令被告:报销2012年10月至其死亡时工伤看病所需交通费每月40元至48元、中草药代煎费每月30元、专家门诊挂号费每年700元(每年两次、每次350元)。

 被告上海市沪南某某公司辩称,不同意原告诉讼请求。原、被告签订《老工伤人员工伤保险待遇转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协议》上所称“差额由企业承担”并无法律规定,是被告自愿支付,且以原告在职为前提,现在原告已经退休,与被告没有劳动关系,被告不愿支付原告差额部分,也无法在公司财政上列支。

 经审理查明,原告于2001年5月11日发生工伤,造成股动脉损伤、后尿道断裂、盆骨骨折。2003年9月25日经徐汇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因工致残程度四级”。此后,原告一直享受被告给予的工伤待遇。2005年12月12日,原、被告签订《老工伤人员工伤保险待遇转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协议》(以下简称“协议”),主要约定,原告同意将工伤保险待遇转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工伤保险支付金额与市府规定给原告的工伤级别有差额的部分,差额由企业承担。2007年6月11日,上海市社会保险事业基金结算管理中心办公室颁发沪徐社险业(2007)21号文,同意原告膜性肾病的医疗费用列入工伤保险基金支付范围。

 原告的工伤保险待遇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但该基金不能支付的交通费、中草药代煎费、专家门诊挂号费则由被告按实际发票给原告报销。双方已经报销结清2012年9月止所有的费用。

 2012年9月,原告到达法定退休年龄并办理退休,已开始按月领取养老金。2012年10月开始,被告未再给原告报销交通费、中草药代煎费、专家门诊挂号费。

 2012年11月12日,原告向上海市徐汇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被告报销2012年10月工伤复发看病、车费等费用,每月70至80元。该仲裁委员会于2012年11月16日做出某劳人仲(2012)通字第1XX号仲裁通知:原、被告之间的争议不属于仲裁委员会受理范围,该仲裁委员会不予受理。原告不服该通知,遂向本院提起诉讼。

 案件审理过程中,原告明确从2012年10月1日至2013年4月27日,原告个人因工伤看病共支出交通费126元,未支出中草药代煎费、专家门诊挂号费。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鉴定结论书、老工伤人员工伤保险待遇转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协议、沪徐社险业(2007)XX号文件、退休证、交通费发票、病历卡等证据证明,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规定,职工因工作原因遭受事故伤害,且经工伤认定的,享受工伤保险待遇。在2004年7月1日前已经遭受事故伤害,由用人单位负责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人员,经双方自愿协商后可以将工伤保险待遇转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若未协商一致,则仍由用人单位支付。老工伤人员纳入工伤保险统筹管理前与用人单位对有关待遇原有约定的,由用人单位继续按原约定支付。

 首先,本案原告系在2001年发生工伤,2005年12月双方在自愿、协商一致的基础上签订了《老工伤人员工伤保险待遇转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协议》,被告在签署该协议时同意工伤保险支付金额与市府规定给原告的工伤级别有差额的部分,差额由被告承担,此协议约定符合相关规定,具有约束力,被告应当按约定履行。协议中没有注明期限,没有表明仅原告在职期间有效。协议签署后至2012年9月原告退休,被告一直按原告实际提供的发票报销交通费、中草药代煎费、专家门诊挂号费。其次,工伤保险待遇是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原告确系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此工伤情况一直存在,并不因原告退休而改变。原告主张的交通费、中草药代煎费、专家门诊挂号费确系因工伤看病所需支出的合理费用。故被告现在主张因原告退休而不予报销因工伤看病支出的交通费、中草药代煎费、专家门诊挂号费,不能成立。

 根据庭审查明,从2012年10月1日至2013年4月27日,原告个人因工伤看病共支出交通费126元,故原告要求被告报销该笔费用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主张报销2012年10月1日至2013年4月27日中草药代煎费、专家门诊挂号费,因未提供证据证明确有实际支出,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主张报销2013年5月起的交通费、中草药代煎费、专家门诊挂号费因尚未发生,本院不予处理。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上海市沪南某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原告2012年10月1日至2013年4月27日交通费126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计5元,免予收取。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