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三X矿业有限公司与徐X公司收购股份纠纷案例分析

上海律师所知,三X矿业公司于2005年10月8日成立时,徐X出资85.7万元而持有该公司8%股份。2007年底,三X矿业公司与宜昌太X矿业有限公司合并,徐X持股比例变为6.44%(但工商登记未作变更)。徐X一直担任三峡矿业公司的总经理。2012年初,三X矿业公司解除了徐X总经理职务,将其排挤出公司管理层。2012年11月30日,三X矿业公司召开2012年第二次股东会,就“湖北恒达石墨集团(系三X矿业公司子公司,以下简称石X集团)有关资产处置方案”、“石X集团慈溪分公司整体转让方案”、“金昌石X矿(系三X矿业公司子公司)50%股权转让方案”等形成决议,涉及转让、处置三X矿业公司的要资产。徐X在该次股东会上投了反对票,并于2012年12月12日发函请求三X矿业公司收购其所持有的股份。三X矿业公司于2012年12月24日回函同意收购,但双方对收购价格不能达成一致,遂起纷争。现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七十四条之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一、三X矿业公司按1761万元的价格收购徐X所持有的6.44%的股权;二、由三X矿业公司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及鉴定费用。

三X矿业公司一审时辩称:三X矿业公司虽对收购徐X所持6.44%公司股权不持异议,但由于湖北东方会计师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公司)就三峡矿业公司净资产所作审计报告显失公允,故请求人民法院在剔除审计报告结论中高估的资产价值(其中资产价值5744.503724万元、虚高的矿产储量数额195.86万吨)后依法裁判。

一审法院查明:三X矿业公司原系宜昌县殷家坪乡集体企业,2005年经主管机关批准,予以公司制改造,其中宜昌昌磷资产经营公司持股51%,徐X等自然人持股49%,注册资本为1072万元。2007年底,三峡矿业公司与宜昌太阳山矿业有限公司合并,徐X持股比例变为6.44%,但工商登记机关对前述股权变动情况未作变更登记。

2012年11月30日,三峡矿业公司召开2012年第二次股东会,就“石X集团有关资产处置方案”、“石X集团慈溪分公司整体转让方案”、“金昌石X矿50%股权转让方案”等形成决议,徐X就前述方案投了反对票。2012年12月12日,徐X向三X矿业公司发出律师函,请求三X矿业公司收购其所持6.44%股份,三X矿业公司复函表示同意收购。由于双方对收购价格不能达成一致,徐X、三X矿业公司遂于2012年12月30日共同与东方公司签订《审计业务约定书》及补充协议,约定由东方公司对三峡矿业公司的净资产进行审计。

东方公司接受双方委托后,在委托湖北瀚海资产评估有限公司、湖北永业地矿评估咨询有限公司就三峡矿业公司固定资产、大皮山铜矿普查探矿权、后湾磷矿采矿权等资产价值进行鉴定后,结合三X矿业公司财务帐簿等相关凭证,出具了3XX号审计报告,结论为三X矿业公司于评估基准日的净资产为22699.58万元。其后,东方公司根据双方对该审计报告的异议情况,出具了4XX号(复核)审计报告,调增了审计结论2241.29万元。结合两审计报告(前述两审计报告以下均统称审计报告),审计结论为:三X矿业公司于审计基准日(即2011年12月31日)的净资产为24940.87万元。一审法院根据审计报告,并结合双方当事人质证情况,调增了净资产1900.55万元,并最终确认三X矿业公司在评估基准日的净资产价值为26841.42万元。

徐X对东方公司审计报告持有异议,认为由于三X矿业公司未按人民法院规定的期限提交财务帐簿而致鉴定资料缺乏,使东方公司未将运行费收入、店子河磁铁矿在出让前库存铁精粉价值、大皮山铜矿项目价值、三X矿业公司购置夷陵区总商会大厦24及25层增值收益、云南鑫精矿业的账外收益、因投资七里冲矿区的探矿权、因入股宜昌平湖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等而应取得的收益等均纳入审计报告的净资产结论中,该报告低估了三X矿业公司的净资产价值。

三X矿业公司对审计报告亦持有异议,认为:审计报告未将中科恒达公司及科略公司的经营亏损2234.15万元纳入净资产减少范围,同时将部分资产于基准日后的转让价值作为基准日的评估价值,部分采矿权项下的矿产储量也与实际不符,致审计报告虚高(其中,矿产储量虚高195.86万吨,其他资产价值虚高5744.50万元),具体为:马家湾磷矿段后湾磷矿多计算了无开发利用价值的磷矿33.9万吨;将灰石垭矿区后湾磷矿段内蕴经济资源量可信度系数取值由0.6改为0.8而多计算了磷矿储量128.86万吨,将处于压覆层而不能开采的磷矿计算入矿石储量而多计算了磷矿21.1万吨;审计机构未在已开采的矿产量中加上正常损耗量(从而多计算了剩余矿产储量);资源税计算过低(从而多计算了利润等);对店子河矿、庙河矿等部分资产的审计价值系依发生于基准日后的转让(或补偿价)而确定,规避了市场风险。

针对徐X对审计结论所持异议情况,一审法院认为:由于徐X为证明三峡矿业公司存在运行费收入、店子河磁铁矿在出让前库存有铁精粉、投资大皮山铜矿项目、购置夷陵区总商会大厦24及25层房屋、云南鑫精矿业账外收入、投资七里冲矿区的探矿权等影响净资产评估结论的事实,提交了三X矿业公司2009年度工作计划及实施方案、《关于店子河磁铁矿整体转让的请示》、《大皮山铜矿项目投资明细》及其咨询报告、七里冲磷矿《合作探(采)矿协议》、《合作建设夷陵区总商会大厦协议》及其付款凭证、云南鑫精矿业账外收入及支出对账情况等证据,三X矿业公司对前述证据的真实性也不持异议,对前述事实予以采信。同时,由于徐X就前述事实对净资产数额的影响提供了具体数额(或计算方法),而三X矿业公司未在人民法院规定的期限内提交相关财务帐簿以证明实际发生数额,故对徐X请求在审计报告基础上增加净资产数额的请求予以支持,并确认:三X矿业公司未列入的运行费收入(或应款)829万元、店子河磁铁矿在出让前库存铁精粉(价值445万元)、投资大皮山铜矿项目(价值1000万元)、购置夷陵区总商会大厦24及25层房屋(增值300万元)、云南鑫精矿业账外收入(1068.40万元)、投资七里冲矿区的探矿权(增值492.30万元),合计4134.70万元。至于徐X主张“审计报告未将三峡矿业公司入股宜昌平湖投资担保有限公司1000万元纳入三X矿业公司净资产审计结论中”问题,由于381号审计报告在“其他应收款期末余额栏”的“宜昌平湖投资担保有限公司”项下已载明“投资款及保证金1325万元”,因此,据现有证据,应认定“三X矿业公司入股宜昌平湖投资担保有限公司1000万元”已纳入审计报告的净资产审计范围,故对徐X的该主张不予支持。

针对三X矿业公司对审计结论所持异议情况,一审法院认为:审计报告载明的马家湾磷矿段后湾磷矿储量已将《开发利用方案》载明的边际经济资源量按规则套改成(有开采价值的)控制的内蕴经济资源量(控制的次边际经济资源量亦然),故不存在多计算了无开发利用价值的磷矿33.9万吨的情形。灰石垭矿区后湾磷矿段内蕴经济资源量《开发利用方案》系2006年3月编制,但按现行规定及该矿属沉积型矿床属性,可信性系数不能低于0.8,故不存在擅自改变可信性系数并多计算矿产储量128.86万吨情形。由于三X矿业公司并未按规定编制《矿产资源压覆报告》并报主管机关备案,故无法核定因压覆层而应扣减的矿产储量。三X矿业公司主张应扣减的矿产损耗量并未提交依据;主张矿资源税应按销售收入的10%征收,并无事实及法律规定。由于店子河矿、庙河矿等资产的转让(补偿)行为发生时间均与双方确定的基准日相邻近(因而价值差异不可能悬殊),双方此时仍然处在股权收购协商过程中,同时考虑到徐X并未主张自基准日起的收购款利息(即放弃了收购本金的孳息)等因素,因此,基于实体处理公正,一审法院确认上述资产发生于基准日后的转让(补偿)价格可以作为前述资产于基准日的价值。

一审法院还认为:由于三X矿业公司提交了2010年10月27日及2011年12月7日《董事会决议》,能够证明中X达公司、科X公司系三X矿业公司投资设立(或收购重组的公司)。虽然徐X以其提交的2011年12月7日《董事会决议》载明“先停产整顿,拿出方案,下次董事会再行研究处理”等内容为由,辩称董事会并未就科略公司与三X矿业公司间关系作出决议,但该证据系董事会就科略公司的经营方向所作出的决议,不仅不能否认三X矿业公司投资设立科略公司的事实,相反,该证据进一步佐证科略公司系三X矿业公司投资设立的事实,故对徐X的该抗辩不予支持。虽然徐X还以中科恒达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中载明的股东并非三X矿业公司为由,辩称中科恒达公司与三X矿业公司并无联性,但根据三X矿业公司的《委托持股协议书》及董事会决议,足以认定三峡矿业公司系中X公司的隐名股东。根据华X公司提交的审计报告,截止2011年12月31日,中X公司的经营亏损为1650.36万元,科X公司的亏损为583.79万元,以上合计2234.15万元,应在三X矿业公司净资产评估报告中予以扣减。

综上,由于审计报告未将三X矿业公司应收的运行费等合计4134.70万元纳入三X矿业公司净资产审计范围,也未将中X、科X公司的经营亏损2234.15万元从三X矿业公司净资产审计结论中予以扣减,故一审法院据此对审计报告予以调整,并确认三X矿业公司的净资产价值为26841.42万元。

一审法院还查明:双方在与东方公司签订的《审计业务约定书》补充协议中约定“本次评估、审计的费用由三峡矿业公司承担”。东方公司在制作3XX号审计报告过程中,与徐X及三X矿业公司签订了审计费为30万元的书面协议,前述费用已由三X矿业公司支付。东方公司在出具4XX号审计报告时,主张应另行增加审计费,三方进行了协商,但未形成书面协议。

一审法院认为:徐X作为三X矿业公司股东,在三X矿业公司于2012年11月30日召开的“2012年第二次股东会决议”上,就该次股东会通过的“湖北恒达石X集团有关资产处置方案”、“石X集团慈溪分公司整体转让方案”、“金昌石墨矿50%股权转让方案”等涉及转让、处置三峡矿业公司主要资产的决议投了反对票,并于2012年12月12日发函请求三峡矿业公司收购徐X所持有的股权。由于徐X的该请求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七十四条“对股东会通过的公司合并、分立、转让主要财产的决议投反对票的股东,可以请求公司按照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的规定,且三X矿业公司亦同意收购徐X所持有的股权,故对徐X要求三X矿业公司收购其持有的6.44%股权之诉讼请求予以支持。根据双方共同委托的东方公司所出具的审计报告,三X矿业公司于评估基准日的净资产价值为26841.42万元,按徐X所持6.44%的股权计算,确认合理的收购价格为1728.59万元(含税,下同)。同时,因双方在《审计业务约定书补充协议》中约定“审计的费用由三X矿业公司承担”,故已发生(或尚在协商中的审计费用)均应由三X矿业公司负担。但对徐X主张“其因东方公司审计行为而垫付的2万元审计费,应由三峡矿业公司返还”问题,由于徐X的该单方给付行为并无合同依据,故对该主张不予支持。至于三峡矿业公司辩称“徐X工商登记的股权为8%,而实际为6.44%,现其退出股东地位,可能对三X矿业公司产生不利影响”问题,由于双方均认可徐X所持三X矿业公司的股权为6.44%,徐X也仅要求三X矿业公司收购其所持有的6.44%股权,故徐X的该请求并不影响三X矿业公司的利益,故对该抗辩不予支持。经合议庭评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七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六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宜昌三X矿业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以1728.59万元价格收购徐X所持有的6.44%的股权;二、驳回徐X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22550元,由宜昌三X矿业有限公司负担120000元,徐X负担2550元。

宣判后,三X矿业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判决程序不当。第一,原审判决超出了徐X的诉讼请求。徐X在一审起诉时的诉讼请求为“三X矿业公司按税后不低于1409.1782万元的价格收购其所持的6.44%的股权”,一审庭审时徐X虽变更诉讼请求,也只是“请求判令三X矿业公司按税后1461.47万元的价格收购所持的6.44%的股权”,但原审判决却判令三X矿业公司以1728.59万元的价格收购徐X所持的6.44%的股权,显然超出了徐X的诉讼请求。第二,双方在诉前委托东方公司对企业净资产进行评估,该所仅有审计资格,并无资产评估与矿业权评估资格,本案进入诉讼后,一审法院并未审查东方公司的评估资质,仍根据双方的约定继续委托东方公司评估三X矿业公司的资产价值。而东方公司接受委托后,又转委托湖北永业地矿评估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湖北瀚X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矿业权报告、资产及股权评估报告。一审法院明知或疏于审查东方公司是否具有鉴定资质,委托该机构鉴定却使用没有委托的其他鉴定机构的鉴定报告判决本案是错误的。第三,因一审鉴定混乱,三X矿业公司实际已向鉴定机构提交了相关材料,但未送达双方当事人及法院,一审法院却错误地认定三X矿业公司未在指定期限内提交证据材料,从而对实体作出错误判决。第四,一审法院在三X矿业公司上诉后,以裁定方式修改了原审判决主文,违反民事诉讼法关于裁定的适用范围。(二)原审判决认定证据片面,自由裁量权使用不当,导致部分事实认定错误。第一,原审判决认定三峡矿业公司基准日2011年12月31日的审计资产为24940.87万元,调增26841.42元,但同时认定三X矿业公司基准日审计净资产为26841.42万元,这是自相矛盾的和错误的。第二,一审仅根据徐X提供的证据,片面认定运行费为829万元、店子河铁矿转让前库存铁精粉445万元、大皮山铜矿价值1000万元、夷陵区商会大厦24及25层增值300万元、云南鑫精矿业账外收入1068.4万元,七里冲探矿项目增值492.3万元,均或缺乏足够的事实根据或重复认定或超出基准日,是错误的。第三,一审法院以店子河矿、庙河矿等资产的转让(补偿)行为发生时间均与双方确定的基准日相邻近为由,不当自由裁量,勉强认定该两处资产的转让收益为基准日资产,实在不妥,况且,一审法院也未考虑转让收益的成本和费用支出。第四,矿山主干道殷家坪至董家河公路穿过矿区是众所周知的客观事实,应当相应核减可采矿石储量21.1万吨。(三)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第一,本案中,三X矿业公司股东会作出的决议并非转让公司的主要财产,不属于公司法第七十四条规定的情形,本案只能是双方当事人平等自愿基础上进行协商,而三X矿业公司在协商过程中提出收购股权的条件是740万元,否则不会同意收购。一审法院错误适用公司法第七十四条之规定,作出强买强卖的判决,违背了法律规定及公司意思自治原则。第二,一审模糊认定“按现行规定,可采系数不能低于0.8”并未告知法律条文的出处。第三,三X矿业公司主张资源税应按照销售收入的10%计算成本具有充分的法律及事实依据,一审法院不予采信错误。第四,原审判决认定三X矿业公司回购徐X的股权为不含税价款缺乏法律依据。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

徐X答辩称:(一)其提起诉讼时并未进行评估,无法明确三X矿业公司的净资产,因此只能预估价格。一审法院开庭时要求其按税前的价格明确诉讼请求,于是其将“税后不低于1409.1782万元”的诉讼请求变更为“税前不低于1761.47万元”(未将20%的个人所得税予以扣除)。诉讼请求变更后,其在规定的期限内补交了诉讼费用,因此从整个程序来看,其变更诉讼请求程序合法。(二)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第一,原审判决确定三X矿业公司在评估基准日的净资产为26841.42万元是正确的,至于原审判决书中的“增调净资产26481.42元”是笔误,一审法院已作出民事裁定书将其修正为“增调了净资产1900.5491万元”。第二,原审判决认定“运行费829万元,店子河铁矿转让前库存铁精粉445万元、大皮山铜矿价值1000万元、夷陵区商会大厦24及25层增值300万元、云南鑫精矿业账外收入1068.40万元、七里冲探矿项目增值492.30万元”证据充分。这部分资产由于都是账外资金,受会计审计规则限制,在三峡矿业公司不提供相应资料情况下,这部分资产都不能纳入审计结论。原审法院在认定相关证据情况下,将这部分资产纳入公司净资产是正确的。而且这部分资产并未纳入审计范围,不存在重复认定。三X矿业公司在对审计报告进行质证时,对上述账外资金的存在是认可的,只是对具体数额有异议。关于这些资产的成本与费用支出,三峡矿业公司在一审法院规定的期限内拒绝提供相关资料,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关于店子河、庙河矿产资产价值认定问题,这部分资产都是评估基准日前关闭矿山应付的前期投资补偿款,只是在基准日前未补偿到位,应纳入三峡矿业公司资产范围。现这部分资产的所有权已转移,无法评估,因此按相邻近的资产转让时间的价值来参考并无不当。关于应核减公路下的采矿储量是无依据的。公路下方的矿产并不一定不能开采,而且三峡矿业公司在开发利用方案中明确该区域为无矿区。关于可行性系数与资源税是根据湖北永业地矿评估咨询有限公司这一专业机构的答复作出的,这是证据的采信,并非法律适用问题。综上,原审判决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三X矿业公司的上诉。

经庭审调查,双方当事人对原审判决查明的三X矿业公司的股权结构,徐X对三X矿业资产转让方案投反对票,双方就股权回购一事进行协商并委托东方公司对三X矿业公司资产进行审计以及东方公司、湖北瀚X资产评估有限公司、湖北永业地矿评估咨询有限公司作出了审计、评估报告的事实无异议,仅对一审法院对徐X及三X矿业公司关于鉴定报告异议的认定有争议。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鉴定人的陈述及相关证据,本院对双方争议的事实确认如下:

(一)关于三X矿业公司对审计结论异议的认定问题

三X矿业公司对审计报告提出的异议有:马家湾磷矿段后湾磷矿多计算了无开发利用价值的磷矿33.9万吨;将灰石垭矿区后湾磷矿段内蕴经济资源量可信度系数取值由0.6改为0.8而多计算了磷矿储量128.86万吨;将处于压覆层而不能开采的磷矿计算入矿石储量而多计算了磷矿21.1万吨;审计机构未考虑正常损失及非正常损失,从而少计算了矿石消耗量12万吨;资源税计算过低(从而多计算了利润等);对店子河矿、庙河矿等部分资产的审计价值系依发生于基准日后的转让(或补偿价)而确定,规避了市场风险。本院对该部分异议评判如下:第一,关于马家湾磷矿段后湾磷矿是否多计算了33.9万吨矿产储量问题,湖北永业地矿评估咨询有限公司系根据在三X矿业公司的开发利用方案对马家湾磷矿段后湾磷矿作出评估报告,该开发利用方案中不能开发利用的和难以开发利用的矿产,湖北永业地矿评估咨询有限公司在评估时已作为实际损失予以扣减,而三X矿业公司提出异议的33.9万吨系开发利用方案中的可开发范围,三X矿业公司亦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该33.9吨无发开采利用价值,故三X矿业公司的该异议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第二、关于灰石垭矿区后湾段磷矿推断的内蕴经济资源量(333)取值0.8问题。根据矿业权评估指南的相关规定,内蕴经济资源量(333)取值系区间值,应根据矿种、矿床勘探类型等确定,湖北永业地矿评估咨询有限公司根据灰石垭矿区后湾磷矿的实际情况以及有关规定认定该矿的内蕴经济资源量(333)取值0.8较合理,该取值在规定的区间内,并无不当。第三、关于压覆层21.1万吨问题。虽然矿山主干道殷家坪至董家河公路穿过矿区,但三X矿业公司并未提供经相关行政主管部门审核的《矿产资源压覆报告》,对其称应核减21.1万吨的压覆储量的理由,本院不予采信。第四,关于少计算了矿石消耗量问题。评估机构在计算时采用的计算方式实际已经减去了正常损耗量,三X矿业公司提出的该异议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第五,关于资源税问题。根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调整硅藻土、珍珠岩、磷矿石和玉石等资源税税额标准的通知[财税(2008)91号文件],自2008年10月1日起,磷矿资源税标准为15元/吨。之后,根据2013年湖北省财政厅、湖北省地方税务总局下发关于印发《湖北省磷矿石资源税征管办法》的通知(鄂财税发(2013)1号)文件规定,从2013年1月1日起,该税率由15元/吨改为从价计征,为10%。因三X矿业公司资产的评估基准日截止至2011年12月31日,因此,截至评估基准日的磷矿资源税标准应为15元/吨,审计机构按该标准进行评估与当时规定相符,并无不当。第六,关于店子河矿、庙河矿等部分资产的审计价值系依发生于基准日后的转让(或补偿价)而确定问题。因该部分资产的转让或补偿行为发生于评估基准日前,只是转让价格及补偿价款于评估基准日后才确定,故该评估基准日后确定的价款系对评估基准日前发生的行为而作出的补偿,应纳入三X矿业公司的资产范围,原审判决认定该部分资产价值并无不当。

(二)关于一审法院认定调增净资产4134.70万元问题

一审法院根据徐X提供的证据认定三X矿业公司应调增净资产4134.70万元,包括:未列入的运行费收入(或应款)829万元、店子河磁铁矿在出让前库存铁精粉(价值445万元)、投资大皮山铜矿项目(价值1000万元)、购置夷陵区总商会大厦24及25层房屋(增值300万元)、云南鑫精矿业账外收入(1068.4万元)、投资七里冲矿区的探矿权(增值492.3万元)。三X矿业公司认为一审法院认定该部分事实无事实依据。对此,本院认为:第一,关于运行费问题。徐景汉提交了三X矿业公司2007年度至2010年度《工作计划、实施方案》等证据材料证实三X矿业公司确实存在向承包经营矿点收取运行费及该费用的收取标准,虽然一审法院已委托东方公司对运行费进行复核审计,但因三X矿业公司仅提交了2007年至2010年的销售吨位,并未提供具体的帐目,东方公司无法复核运行费的具体金额。因此一审法院根据三X公司的销售吨位,按运行费收取的最低标准8元/吨认定运行费为829万元并无不当。另外,三X矿业公司对其主张的运行费已全部用于办事处办公、水电、损毁事实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本院对其该主张不予采信。第二,关于店子河铁矿转让前库存铁精粉价值问题。徐X提交的证据九《关于店子河磁铁矿整体转让的请示》、三X矿业公司出具的《关于店子河铁矿库存铁精分矿的说明》以及发票等证据材料,证实三X矿业公司在出让店子河铁矿前库存铁精粉,并有明确的吨数以及可预期的收入等,一审法院据此认定店子河磁铁矿在出让前库存铁精粉价值445万元并无不当。第三,关于大皮山铜矿价值问题。徐X提供证据证实,三X矿业公司的股东会决议已经同意将大皮山铜矿以1000万元价值转让,一审法院依据该决议定对大皮山铜矿的价值进行认定并无不当。第四,关于夷陵区商会大厦24及25层增值问题。该商会大厦系三X矿业公司于2008年通过与他人合建的方式投资的不动产,而三X矿业公司资产评估基准日期为2011年12月31日,2008年至2011年底期间,全国房地产价格不断上涨,而三X矿业公司投资的夷陵区商会大厦24、25层亦存在增值价值,故一审法院参考周边房地产价值对该处房地产的增值部分估价为300万元并无不当。第五,关于云南鑫精矿业账外收入及七里冲探矿项目增值问题。徐X提供的《三X矿业公司就云南鑫精矿业收账外收入及支出情况出具的对账说明》已证实确实存在该账外收入为1068.40万元,而赵南阳(三X矿业公司的前董事长)的电子邮件等证据亦证实七里冲探矿项目存在增值价值,故一审法院对该部分事实作出认定并无不当。

综上分析,三X矿业公司针对审计结论提出的六项异议均不能成立,一审法院对三X矿业公司的异议不予采信并无不当。而徐X已提供了证据证实三X矿业公司确实存在未纳入审计结论的资产,东方公司作出的审计报告亦披露:三X矿业公司的内控制度严重缺失,财务核算不规范,大量资金体外循环。一审法院根据双方当事人认可的证据认定三X矿业公司的净资产调增4134.70万元并无不当。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徐X起诉时提出的诉讼请求为:三X矿业公司按税后不低于1409.1782万元的价格收购所持的6.44%的股权。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徐X要求扣税的请求无法律依据,从而对徐X进行了释明。徐X根据一审法院的释明变更诉讼请求为三X矿业公司按税前1761万元的价格收购其所持有的6.44%的股权,并根据该诉讼请求补交了诉讼费用。一审法院于2013年12月19日向三X矿业公司告知了该情况。三X矿业公司当时对此未提出异议,并向一审法院提出不申请延长举证期限。

三X矿业公司与徐X于2013年4月18日向一审法院陈述,双方对三X矿业公司收购徐X股权一事不持异议,无论评估价格高低均不反悔。

本院认为:(一)关于收购股权问题。公司法第七十四条规定,公司转让主要资产,对股东会该项决议投反对票的股东可以请求公司按照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本案中,徐X投出反对票的决议为三X矿业公司作出的“湖北恒达石X集团(系三X矿业公司子公司,以下简称石X集团)有关资产处置方案”、“石X集团慈溪分公司整体转让方案”、“X石墨矿(系三X矿业公司子公司)50%股权转让方案”。上述决议涉及多处石墨矿及子公司的资产转让,从三X矿业公司的经营范围包含石墨矿销售的内容看,该部分资产转让应涉及到三X矿业公司的重要资产。徐X投出反对票后,向三X矿业公司提出公司收购其股权的请求。之后,双方就股权回购一事进行了协商,并在就收购价格未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共同委托东方公司对三X矿业公司资产进行审计,从而确定收购价格。因此从双方的诉前行为看,双方对于三X矿业公司收购徐景汉的股权一事已达成共识。在一审诉讼期间,三X矿业公司亦作出无论评估价格高低均愿意收购徐X的股权的陈述。故徐X提出的三X矿业公司收购股权的诉讼请求既符合法律规定,又符合双方的约定,一审法院根据评估的价格认定三X矿业公司以合理收购徐X所持有的股权并无不当,三X矿业公司提出一审法院强行判令其收购股权违反法律规定及公司意思自冶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二)原审判决程序问题。第一,关于一审法院是否超出徐X诉讼请求作出判决问题。本案中,徐X起诉时提出的诉讼请求中的1409.1782万元系指三X矿业公司代其缴纳了个人所得税后的净得款项。经一审法院释明,徐X不再主张三X矿业公司代其缴纳个人所得税并变更诉讼请求为1761万元,且根据该诉讼请求补交了诉讼费用。一审法院已将该情况告知了三X矿业公司,三X矿业公司当时对此并无异议。故原审判决判令三X矿业公司以1728.59万元价格收购徐X所持有的股权并未超出徐X的诉讼请求。三X矿业公司的该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第二,关于鉴定问题。双方当事人在诉前委托东方公司对三X矿业公司的资产进行审计,该所根据审计需要,委托有鉴定资质的湖北永业地矿评估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湖北瀚X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矿业权报告、资产及股权评估报告,并根据相关评估报告的内容作出审计报告,三X矿业公司对东方公司另行委托评估机构进行专业评估是明知的,其还分别向湖北永业地矿评估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湖北瀚X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出具了委托函及承诺函进行了确认。另外,东方公司、湖北永业地矿评估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湖北瀚X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均具有相应的审计、评估资质,三家单位作出的审计、评估报告均系当事人委托,并由具有资质的单位作出,鉴定程序并无不当。第三,关于举证问题。双方当事人在一审时针对审计结论已进行了质证,针对三X矿业公司关于审计结论的异议,相关鉴定单位也已作出专门答复。三X矿业公司根据审计及评估单位的要求提供相关的鉴定材料是其配合鉴定程序的需要,三X矿业公司如对鉴定结论有异议,亦应向法院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实。一审法院在三X矿业公司对其提出的异议未提供证据证实的情况下,对异议不予采信并无不当。第四,关于笔误的订正。对民事判决书中的笔误,人民法院可以补正裁定的形式进行订正。原审判决书中的“增调净资产26481.42元”及“确定合理收购价格1728.59万元(不含税,下同)”为笔误,一审法院已作出(2013)鄂宜昌中民二初字第000XX-1号民事裁定书对该两处笔误进行了订正,一审法院以裁定的方式对民事判决书中的笔误予以订正符合法律规定,并无不当。

综上,三X矿业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应予维持。上海律师咨询法院后,经合议庭评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8000元,由三X矿业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