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律师事务所股东名册记载纠纷案例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接到了一个股东名册记载纠纷的案例,想知道案例的详细情况,就咨询上海律师吧!现在想让我们看看股东名册记载纠纷案例的一些情况吧!案例如下:X园公司申请再审称,(一)本案没有证据证明X生公司曾向X园公司发函要求验资,一、二审判决对该节事实的认定缺乏证据证明,本案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二)二审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上海琳方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琳方所)出具的《验资事项答复函》未经质证。(三)二审法院在认定验资义务以及出具出资证明书的前提条件时存在适用法律错误。根据公司章程的规定,X生公司必须进行验资并出具验资报告,X园公司才可以向其出具验资证明书。(四)原审判决用司法程序取代评估程序。非货币资产出资的,必须进行评估。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四项、第六项的规定,向法院申请再审。X生公司提交意见称,(一)合资双方约定商标的价值是人民币3,570万元,商标过户时使用的是有效的评估报告。(二)X生公司要求验资,但会计师事务所意见是由于商标权已经转移至标的公司名下,应由标的公司作为委托人提出验资申请,X生公司无法提供X园公司公章,无法以标的公司的名义签订验资业务约定书。(三)琳方所是韩方以合资公司名义委托的。福生公司认为一、二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X园公司的再审申请。本院经审查认为,(一)(2013)沪二中民四(商)终字第9X号判决后,福生公司发函要求X园公司对商标申请验资而遭拒,同时X生公司经向多家会计师事务所征询后均得到无法单独以其名义申请验资的答复。故X生公司以新的事实和证据提起本案诉讼,不构成一案两诉。(二)对琳方所出具的《验资事项答复函》,二审法院于2015年12月9日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质证。(三)虽然X园公司章程约定了X生公司以无形资产(商标权)的过户登记及验资完成时,才能视为X生公司最终完成出资,以及合资合同及章程规定,股东各自出资的,应当聘请中国注册会计师对出资进行验资并出具验资报告,公司董事会应在30日内根据验资报告向股东出具出资证明书。但本案证据表明在福生公司申请商标过户后,其已无法再以自己的名义单独申请商标验资,即前述章程的约定已事实上履行不能。审理中,二审法院建议各方共同向会计师事务所委托商标验资,然X园公司以其实际行为表明了拒绝配合委托商标验资的态度。据此,二审法院认为,各方再纠缠于谁有委托商标验资义务一节已无实际意义。二审法院考虑到涉案商标曾经过有效评估、各方股东在签署合资合同时亦均认可商标的评估价值、且该商标已在2009年过户于圃园公司并实际使用至今的事实,判令X园公司向福生公司签发出资证明书。二审法院适用法律并无不当。(四)2008年6月30日,X生公司委托资产评估公司对涉案商标进行评估,评估价值为人民币6,100万元,有效期至2009年5月31日。2008年8月3日的合资合同约定,以商标出资的无形资产价格按各方协商一致的金额人民币3,570万元确定。2009年6月21日,X生公司申请将注册商标转让给X园公司。国家商标局于同年5月15日发出转让申请受理通知书,并于10月20日核准商标转让。可见,涉案商标曾进行过评估,且合资合同约定了商标价格按人民币3,570万元确定,故X园公司称判决用司法程序取代了评估程序,与事实不符。综上,X园公司的再审申请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过法院认为,X园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四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海X园X生绿色食品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