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高X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工业园18有限公司信用证欺诈纠纷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高X公司申请再审称:(一)现有证据可以证明高X公司完全履行了基础合同义务,第一批货物和第二批货物的履行情况符合基础合同约定,需要对违约事件发生的因果关系进行认定才能对本案作出正确判断。(二)根据《联合国独立保证与备用信用证公约》规定的内容,18有限公司构成保函欺诈。上述公约第19条第1款规定了担保行付款义务的例外:“如下列情形明确清楚的(manifestandclear):(1)任何单据非真实或系伪造者;(2)依索款请求及支持单据,并无到期应付款的;(3)根据保函的类型与目的,索款请求没有可信依据(noconceivablebasis)的,担保行依诚信原则有权对受益人不予付款”。(三)本案保函保证的风险并未发生且存在18有限公司故意不当地阻止高X公司履行基础义务的情形。18有限公司存在延误付款、在设计上的阻碍行为导致高X公司无法按时提交图纸以及拒不为高X公司的工作人员办理工作签证等行为,上述行为导致高X公司基础合同项下工程的巨大延误。综上,18有限公司的行为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独立保函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第五项规定的“受益人明知其没有付款请求权仍滥用该权利的其他情形”,其不当实现保函已经构成保函欺诈。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高X公司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的规定,请求再审本案。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律师与法院认为:本案系当事人申请再审案件,应当围绕高X公司申请再审的理由是否成立进行审查。

根据高X公司申请再审的理由,本案争议焦点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1.本案是否应当适用《联合国独立保证与备用信用证公约》规定的内容认定18有限公司构成保函欺诈;2.18有限公司的行为是否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独立保函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第五项规定的“受益人明知其没有付款请求权仍滥用该权利的其他情形”3.是否应当对基础合同项下违约事件发生的因果关系进行认定。

首先,涉案保函载明适用《见索即付保函统一规则》,应当认定上述规则的内容构成争议保函的组成部分。我国没有加入《联合国独立保证与备用信用证公约》,本案当事人亦未约定适用上述公约或将公约有关内容作为国际交易规则订入保函,依据意思自治原则,《联合国独立保证与备用信用证公约》不应适用。

其次,18有限公司作为受益人是否具有基础合同项下的初步证据证明其索赔请求具有事实依据。本案中,编号为21021020000134号的保函是关于第一笔预付款和履约保函,该保函记载:“中国建设银行在此无条件且不可撤销地承诺,作为主债务人且不仅限于保证人,并对其本身,及其承继者以及受让人具有约束力,保证对买方负有支付总额10000美元,即合同金额百分之十(10%)的支付责任,并因此承诺和同意:如供应商/承包商未履行合同项下及包括其修改、修订、附件或更正在内的责任义务,包括未替换和/或修补瑕疵货物,银行将即刻,依买方首次索款请求(买方无需先向供应商/承包商请求)并书面通知声明供应商/承包商未能履约,向买方支付不超过其通知所述总金额的款项,而无论供应商/承包商是否反对。”编号为21021020000232号的保函是关于第二笔预付款保函,该保函记载:“中国建设银行受供应商/承包商指示,无条件且不可撤销地同意作为首要义务人而不仅仅限于保证人,在收到买方首次索款请求,且买方无需先对供应商/承包商提(首次索)款请求,即向其支付不超过4484000美元的款项,此金额系合同金额百分之五(5%),作为供应商/承包商未履行合同其应履行的责任义务,并给予买方基于合同项下供应商/承包商应向买方支付的罚金、损失、违约赔偿金或任何费用的索赔权利,此项权利由买方决定是否行使且无论供应商/承包商存在何种异议。”上述保函均约定适用《见索即付保函统一规则》(国际商会第7XX号出版物)。由此可见,保函担保的是基础合同项下供应商/承包商的履约义务。从保函实现的约定条件来看,受益人只需证明供应商/承包商存在基础合同项下的违约事实,即可满足保函实现的要求。本案基础合同履行过程中,18有限公司要求索款,其认为高X公司在履行合同时存在以下情形:1.未按合同约定履行合同义务;2.未按合同约定的工期或获得18有限公司顺延的工期内完成工作;3.违反合同条款或部分条款的约定;4.未经18有限公司许可擅自转包给分包商;5.依据英国法律规定,不具偿债能力或即将破产。高X公司向本院申请再审时,自认其无法按时提交图纸且基础合同项下工程存在巨大延误,因此,18有限公司基于高X公司基础合同项下违约事实要求实现保函权利,不属于无付款请求权而主张付款的情形,不构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独立保函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第五项规定的“受益人明知其没有付款请求权仍滥用该权利的其他情形”。

独立保函独立于委托人和受益人之间的基础交易,担保行的付款义务不受委托人与受益人之间基础交易项下抗辩权的影响。18有限公司作为受益人,其自身在基础合同履行中存在的违约情形,并不必然构成独立保函项下的欺诈索款。高科公司主张18有限公司存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独立保函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规定的欺诈情形,但其所举证据均为证明18有限公司在基础交易中存在违约行为,并不能证明18有限公司在向保函开立人索款过程中存在欺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独立保函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四条第二款规定:“止付申请人以受益人在基础交易中违约为由请求止付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因此,是否对基础合同项下违约事件发生的因果关系进行认定不影响18有限公司保函权利的实现。高X公司主张18有限公司基础合同项下违约在先,并据此要求止付独立保函项下款项没有法律依据。二审判决认定18有限公司的保函索赔行为不构成独立保函欺诈并无不当。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律师综上,高X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辽宁高X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