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平X实业有限公司、X省开发建设投资公司申请公司清算

上海律师事务所里的上海律师,平X公司申请再审称,1.一审、二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举证责任分配错误。一审、二审法院未要求相关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相关人员出庭即作出判决,没有事实依据。吉发公司的经营发展情况应由吉发公司及其股东举证,不应由平X公司举证,吉林省财政厅是吉发公司唯一股东,依法应当提供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材料,应当对自己无过错、不存在违法行为进行举证。2.一审、二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一审法院以“吉发公司住所地人去楼空、法定代表人下落不明”、“故依据现有证据吉发公司已无清算价值,不具备强制清算的必要”为由,裁定“对延边平X实业有限公司的申请不予受理”,适用法律错误。二审法院以“X省工商总局企业登记信息资料”中显示,该企业信息为“非公司法人信息”,认定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以下简称《公司法》)不当。二审法院未查清吊销营业执照后吉发公司的实际性质及经营情况,即认定不适用《公司法》错误。平X公司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上海律师事务所里的上海律师咨询得知,法院经审查认为,根据《公司法》第二条的规定:“本法所称公司是指依照本法在中国境内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强制清算是《公司法》关于清算制度规定的一部分,其适用对象为依法登记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经二审法院查明,2016年9月20日“X省工商局企业登记信息资料”中显示吉发公司的企业信息为“非公司法人信息”,根据吉发公司的组织形式,可以确定其不属于《公司法》调整范畴。因此,平X公司主张本案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七条的规定进行强制清算,没有法律依据。另外,一审、二审法院均查明,到目前为止,未发现吉发公司有可供执行的资产。如果启动强制清算程序,会额外产生清算组工作人员报酬等必要费用,不仅无法支付,也会造成社会资源不必要的浪费。

关于平X公司主张本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以下简称《企业破产法》)第二条、第七条的规定进行破产清算的问题。本院认为,无论按照《公司法》规定启动强制清算,还是按照《企业破产法》启动破产清算,都需存在可供执行的财产。本案中,吉发公司不存在任何可供执行的财产及财产线索,即没有进行强制清算或者破产清算的价值。在平X公司对吉发公司所享有的债权已经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的情况下,本案不予受理或终结强制清算程序的裁定结果在执行价值上没有本质区别。并且,努力节约司法资源、减少当事人诉累也是公正司法的重要体现。

综上,上海律师事务所里的上海律师与法院认为平X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延边平X实业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