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韩X海运株式会社与北X外轮代理有限公司、南X进出口总公司、华X商业有限公司无正本提单放货追偿纠纷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韩X会社向北海海事法院起诉称:其所属的“天娜皇后(TimurQueen)”轮于1998年6月18日在印度尼西亚杜迈(Dumai)港装运7,919.433吨棕榈油,于6月24日运抵中国北海港。北X外代作为船方的卸货港代理,超越代理权限,擅自释放货物。北X外代同时又是涉案货物的报关代理,伙同北京南X国际贸易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南光公司)使用虚假提单和文件报关,并协助非货物权利人华X公司提取货物。因无单放货,韩X会社已向提单持有人港澳(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港澳公司)支付赔款399.90万美元,为使在新加坡被扣押的“天娜皇后”轮获释而产生律师费、法院费用、担保手续费共30万美元,同时还遭受该轮被扣押期间的船期损失17.71万美元。因北京南X公司已被注销,其主管单位中国南X公司作为清算义务人,虚构债权债务已清结,应在注册资本范围内承担北京南X公司的债务。请求法院判令北X外代、南X公司、华X公司赔偿韩进会社损失447.61万美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北海海事法院一审审理查明:1997年5月3日,T油轮私人有限公司(T-TankersPrivateLtd.,以下简称T油轮公司)将其所属的“天娜皇后”轮期租给韩X会社,双方约定:租期2年,租金7,700美元天,船舶在装港和卸港应使用租船人的代理,船东或船舶非经租船人同意,不得指定代理。1998年6月8日,新加坡桂X国际有限公司(GuiXinInternationalHoldingPte.Ltd.,以下简称桂X公司)与韩X会社签订一份航次租船合同,约定:桂X公司承租韩X会社的“太阳钻石(SunDiamond)”轮或由船东选择“天娜皇后”轮载运8,000吨(承租人有权加减5%)散装一级精炼棕榈油至中国;装货港为杜迈港或乌拉湾(Belawan)港或巴锡尔古当(PasirGudang)港,卸港为南中国(香港以南)一个安全港口泊位;备妥日1998年6月11日,销约日1998年6月17日。

1998年6月18日,拉法斯船舶经纪私人有限公司(RafflesShipbrokers(s)Pte.Ltd.,)作为代理人代表船长在新加坡签发了五套编号分别为SPDUMBEI-01、02、03、04、05号提单,记载:托运人新加坡威玛贸易私人有限公司(WilmarTradingPte.Ltd.,Singapore,以下简称威X公司),收货人凭指示,通知方港澳公司,货物为表面状态良好之精炼棕榈油,由“天娜皇后”轮自印度尼西亚杜迈港运至中国北海港,运费预付。其中,01号至05提单记载的棕榈油重量分别为1,999.957吨、2,399.921吨、1,008.787吨、1,519.645吨、991.123吨,总计7,919.433吨。该五套提单均特别注明:根据1998年6月8日韩X会社与桂X公司在新加坡签订的租船合同条款安排本次运输;该租船合同除费率和支付条款外,其他条款均约束本次运输的所有当事人;有关当事人可从托运人或租船人处得到租船合同文本。

上海律师咨询1998年6月15日,韩X会社向北海外代发送传真,委托其作为“天娜皇后”轮在卸货港的船务代理人,并对货物情况、船舶资料等作了概述。韩X会社散装液体运输队经理郑义石称,“由于我的疏漏,6月15日的传真,报错了货物重量。第一个传真货物5,000吨系打字疏忽,需改正为8,000吨。改正该错后,当天上午我又重发一个传真。”但北海外代称仅收到货物重量为5,000吨的传真。韩X会社于6月20日向北海外代传真了编号分别为SPDUMBEI-01、02、03、04、05的提单复印件以及船员名单和积载图,但北海外代否认收到过提单复印件的传真。北海外代向一审法院提交了两份“天娜皇后”轮载货清单复印件,第一份记载:要求北海外代申请进口的货物数量4,999.433吨,提单号SPDUMBEL-01;第二份记载:要求北海外代申请进口的货物数量7,919.433吨,提单号仍为SPDUMBEL-01。韩X会社否认该载货清单的真实性,为此出具了船长关于该两份载货清单仿冒了船长签字、船章亦不真实的证词,并请求北X外代提交原件供质证,北X外代以有关档案仅保留二年为由,未向一审法院提供原件。船长亦未就该问题出庭作证。

1998年6月8日,钦X纺织品进出口公司(下称钦X公司)与华X公司签订一份代理协议书,约定:钦X公司按6,400元吨供给华X公司2,500吨棕榈油,并以钦X公司的欠款支付油款;另委托华X公司代理发运5,500吨棕榈油,代理费30元人民币吨;由华X公司与油库签订租库合同,华X公司在租库合同中的义务由钦X公司承担;华X公司凭钦X公司开出的提单发货(由钦X公司、华X公司经办人签字留样给仓库,并以留样签字开单、凭单发货)。同日,华X公司与北海德X仓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X公司)签订油库租赁合同,约定:储存货物为散装食用油8,000吨,储存费每吨每月70元人民币,储存时间约1个月,月仓储费共56万元人民币。

1998年6月24日,“天娜皇后”轮抵北海港,根据租船人桂X公司的指令,韩X会社将其所运货物全部卸入华X公司租赁的德X公司油库(以下简称德X油库)。6月26日,北海外代向北海海关致函,称:其代理的“天娜皇后”轮自印度尼西亚杜迈港装运5,000吨棕榈油至北海,“由于发货人装港计量错误,船舶到港计量才发现溢装2,900多吨。发货人已指示船东,暂将此货物卸存北海港,并与收货人协商将溢装货物一并购买。请贵关接受我司有关溢装2,920吨货物的申报。”7月10日,北X外代以自己为申请单位填写海关监管货物入仓申请表。7月20日,北京南X公司书面委托北海外代办理“天娜皇后”轮货物报关手续。广西壮族自治区进出口商品检验局应北京南X公司申请,于7月23日计量并于7月27日出具容量计重证书,证实进入德X公司油库棕榈油共7,301.461吨,与提单记载相比短重617.972吨。

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北海外代从北京南X公司处收到编号为SPDUMBEL-01、02号油轮提单(与上述五套提单不同),该二份提单记载:托运人威X公司,收货人凭指示,通知方北海外代,承运船舶“天娜皇后”轮,自印度尼西亚杜迈港至中国北海港,运费已付,货物为精炼棕榈油并已清洁装船。其中,SPDUMBEL-01号提单记载货物重量4,999.433吨,签发日期1998年6月18日;SPDUMBEL-02号提单记载货物重量2,920吨,签发日期1998年6月25日。韩X会社在一审庭审中称未签发,也未授权签发该提单,以前未见到过该提单。在其中SPDUMBEL-01号提单上,有北X外代业务专用章印记和三枚北X海关放行章印记,并记载海关分三次放行该提单记载的货物:1998年8月14日放行3,000吨;1998年12月放行301.461吨;1999年1月28日放行1,293.979吨。1998年8月1日,北X海关同意放行2,706.021吨棕榈油(即SPDUMBEL-02号提单项下的货物实际重量)。上述海关放行货物重量共计7,301.461吨。

1998年8月1日,华X公司从德港油库发运棕榈油5,351.56吨。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8年9月30日、12月2日分别依法提取274.64吨、295.09吨棕榈油给华X公司的债权人沈X;于11月6日将案涉棕榈油中的75.03吨执行给华X公司债权人吴X芝。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根据华X公司与德X公司的租库协议将496.562吨棕榈油抵扣仓储费后,于1999年1月29日将其余的797.417吨棕榈油执行给钦X公司债权人钦州市新丰贸易有限公司。上述华X公司发运、法院执行、抵扣仓储费的货物共7,290.299吨,与海关放行及广西壮族自治区进出口商品检验局检测重量7,301.461吨相比,短少11.162吨。2000年1月18日,钦纺公司与华X公司签署对账结算清单,对双方的债权债务进行清理结算,确定华X公司应给付钦X公司200万元人民币,双方对代理费、仓租等费用不再相互追究。同年2月1日、18日,华X公司向南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分别支付150万元人民币、50万元人民币款项代钦X公司偿还该司所欠他人的债务,履行了对钦X公司的给付义务。

2004年11月11日,北京南X公司向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递交《企业注销登记申请表》,以机构整改为由申请注销登记,中国南X公司作为北京南X公司的主办单位在申请书中确认北京南X公司“债权债务清理完毕,税款已结清”。同日,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京工商注册企许字第0009571号《准予行政许可决定书》,批准北京南X公司的注销申请。中国南X公司开办北京南X公司的注册资金为500万元人民币。

港澳公司以无正本提单放货为由,于1999年5月5日在广州海事法院对包括韩X会社在内的四被告提起无单放货损害赔偿诉讼,后又撤回起诉。1999年6月21日,港澳公司在新加坡扣押了“天娜皇后”轮,并在新加坡提起对物诉讼。在韩X会社提供4,859,215.42美元的担保后,该轮于7月14日获释。2000年5月8日,新加坡高等法院作出命令,称:因中国法院比新加坡法院更宜于听审该案争议并作出裁决,故本诉讼的所有程序将中止,但诉讼中的保证金将予以保留以便于执行中国法院对本案作出的裁决。2000年9月4日,港澳公司在一审法院对“天娜皇后”轮的期租承租人韩进会社、登记所有人T油轮公司、受益船东M.T.M.船务管理私人有限公司(M.T.M.ShipManagementPrivateLtd.,M.T.M.船务公司)提起诉讼,要求其赔偿无正本提单放货造成的货物损失3,725,456.55美元、律师费33,327.28美元,并负担案件诉讼费。2004年12月28日,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终审判决:韩X会社、T油轮公司连带赔偿因无正本提单放货而使港澳公司遭受SPDUMBEI-02、04号提单项下货物的损失,赔偿提单项下货物的货款3,010,226.69美元并支付相应利息,赔偿港澳公司代开信用证应得的代理手续费120,409.07美元并支付相应利息;驳回港澳公司对M.T.M.船务公司的诉讼请求。判决生效后,韩X会社与港澳公司达成和解协议,约定由韩X会社向港澳公司支付赔款399.90万美元了结双方债权债务。2005年3月24日,港X公司出具收据和免除责任确认书,确认已收到韩X会社支付的399.90万美元赔款。

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系无正本提单放货追偿纠纷。韩X公司以北X外代、北京南X公司、华X公司无正本提单放、提货,致其所承运货物的所有权受到侵害并被他人索赔为由提起侵权追偿之诉。因诉称的侵权行为地即无正本提单放、提货发生地在中国北海,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六条的规定,审理本案实体争议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韩X会社在未收到正本提单的情况下,根据航次租船承租人桂X公司的指令,将其所承运的货物从船上直接卸入实际收货人钦纺公司所租用的德X仓库,且未委托北海外代对已入库的货物进行监管和控制,应视为其已实施了无单放货行为,北海外代没有实际控制过货物,也不存在放货行为。北京南X公司以假提单报关侵犯了国家海关监管秩序,但并不构成对货物权利的侵害。华X公司为货物实际控制人钦X公司的代理人,其代理钦X公司发运货物由此而致的责任应由被代理人承担,故北X外代、北京南X公司、华X公司均未实施对货物的侵权行为,不应对韩X会社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韩X会社认为北海外代、北京南X公司、华X公司共同侵权的主张均无事实与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据此,一审法院判决:驳回韩X会社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38,721.99美元由韩X会社负担。

一审宣判后,韩X会社不服一审判决,向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一审判决认定“韩X会社于6月20日向北海外代传真了编号分别为SPDUMBEI-01、02、03、04、05的提单复印件以及船员名单和积载图”,因韩X会社提交的传真记录不能证明其于6月20日传真给北海外代的文件包括该五份提单的复印件,且北海外代否认收到该五份提单的复印件的传真,故对该事实认定为“韩X会社称于6月20日向北海外代传真了编号分别为SPDUMBEI-01、02、03、04、05的提单复印件以及船员名单和积载图”。二审法院对一审判决认定的其他事实予以确认。

二审法院另查明:在港X公司起诉韩X会社等无正本提单放货纠纷一案一审诉讼(北海海事法院〔2000〕海事初字第XX号)中,韩X会社提交了香港新港澳有限公司等三个公司因案涉棕榈油于1998年7月8日共同出具给北海市公安局的《关于7,200吨精练棕榈油货权保护报告》,香港新港澳有限公司等三个公司在该报告中称“该货物于1998年6月24日到达北海港,发货人(新加坡)桂X国际有限公司在货物提前到港的情况下,未通知开证人而直接通知船公司将货物卸船并交给广西钦州纺织品进出口公司”。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韩X会社在没有收到正本提单的情况下,直接把货物卸到国内买家钦纺公司租赁的德港油库,卸货后自己不再控制货物,也没有委托北海外代对入库的货物进行监管,丧失对涉案货物的控制。北海外代没有指令韩进会社无单放货,存储卸运货物的德港仓库也不是北海外代安排的,北海外代对卸入德港油库的涉案货物没有取得控制权,其已经履行了作为船务代理人的谨慎义务,对韩进会社实施的无单放货行为没有过错。北京南X公司对本案无单放货造成的损失也没有过错。华X公司在代理权限范围内实施的代理行为对本案无单放货造成的损失亦无过错。韩X会社请求北海外代、中国南X公司、华X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综上,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290,937.67元人民币由韩X会社承担。

韩X会社不服上述二审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称:北海外代作为韩X会社的船务代理,未尽到一个合格代理人的职责,其指示韩X会社将涉案货物卸入德港仓库后,在未收回正本提单的情况下与北京南X公司共同利用虚假的提单向北海海关申请货物放行,从而导致货物被他人提走,北海外代应当对因无单放货而给韩X会社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北京南X公司制作和提供虚假提单并委托北海外代利用虚假的提单欺骗北海海关同意放行涉案货物,北京南X公司应当对其侵权行为给韩X会社造成的损失与北海外代承担连带责任。华X公司也积极实施接受货物、恶意指示放货等行为,侵害了韩X会社对涉案货物的控制权,华X公司也应当与北海外代、中国南X公司一起对韩进会社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一、二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且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一、二审判决,改判北海外代、中国南X公司、华X公司连带赔偿韩X会社损失447.61万美元及其利息(从2005年3月24日起,计算至再审判决生效之日止)并连带负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北海外代答辩称:“天娜皇后”轮将棕榈油卸入德港油库是桂X公司指令的,而不是北X外代公司安排的。北海外代填制数量为2,920吨的《海关监管货物入仓申请表》,是受北京南X公司委托所作的货运代理工作。韩X会社主张北海外代对货物负有法定看管义务没有法律依据。北海外代代理报关行为与韩X会社的损失没有因果关系。韩X会社委托代理授权不明,并自己交付货物,应自己承担后果。韩X会社的再审申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以驳回。

中国南X公司、华X公司均未答辩。

本院查明:因北海外代提供北京南X公司与威X公司之间的买卖合同以及威X公司出具的商业发票均为复印件,又无其他有效证据予以印证,韩X会社对此提出异议,二审法院认定北京南X公司与威X公司签订涉案货物买卖合同的相关事实,缺乏证据支持,本院不予确认。二审法院查明的其他事实有相关证据予以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与法院认为,本案为无正本提单放货追偿纠纷。根据韩X会社申请再审的主张和查明的事实,本案再审审查的焦点是北X外代、北京南X公司、华X公司的行为是否与涉案无正本提单放货具有因果关系。韩X会社为韩国法人,其以北海外代、北京南X公司、华X公司共同侵权为由请求损害赔偿,本案属涉外侵权损害赔偿纠纷,无正本提单放货发生在中国北海港,一、二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六条关于侵权行为的损害赔偿适用侵权行为地法律的规定,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审理本案纠纷,是正确的。

韩X会社根据其与桂X公司之间的航次租船合同而签发五套指示提单,其中本案所涉二套提单最终为港澳公司持有。在航次租船合同与提单并存且提单为第三人持有的情况下,韩X会社作为承运人应当在交付货物时收回其中各一份正本提单。韩X会社在未收到正本提单的情况下仅根据租船人桂新公司的指令将货物从船上直接卸入实际收货人钦X公司租用的德港油库。因该油库的经营人德X公司并非接受韩X会社的委托,而是接受实际收货人的委托保管货物,货物卸入德港油库后已由韩X会社交给实际收货人掌控;而且韩X会社将货物卸入德X油库也符合其当时的真实意思,并非错误交付,其当时也没有对货物交付提出保留,韩X会社将货物卸入德X油库后失去了对货物的掌控,实际上已构成货物交付,即韩X会社此时已经实施了无单放货行为。

本案没有有效证据证明北京南X公司取得虚假提单的来源,北京南X公司向北海外代提供虚假提单委托报关,获得海关批准放行涉案货物,北京南X公司应对报关提单的虚假负责。但是,涉案货物的报关在韩X会社实施无正本提单放货行为之后,货物的报关放行与韩进会社向提单持有人港X公司承担无正本提单放货的赔偿责任并无关联,即北京南X公司的过错与韩X会社的损失没有因果关系。本案没有有效证据证明韩X会社委托北海外代对涉案货物的交付提出保留并予以掌控,也没有证据证明北海外代参与了无正本提单放货的行为并具有过错。华X公司作为钦X公司的代理人委托货物仓储并发运货物,系正常履行代理职责,既无过错,也与韩进会社的损失无关。韩X会社承担无正本提单放货赔偿责任后向北X外代、中国南X公司、华X公司提出追偿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二审法院判决予以驳回,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维持。

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综上,再审申请人韩X会社的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韩X海运株式会社的再审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