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森泽房地产有限公司与四川信托有限公司信托纠纷(一)

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知道,上海森泽公司诉称:2011年2月,上海森泽公司经人介绍,在与四川信托公司的接触过程中,四川信托公司向上海森泽公司推荐信托业务,介绍自己是国内信托行业排名靠前的知名企业,所操作的信托项目安全可靠,不仅能确保委托人的信托收益,而且由其对委托人提供无限连带保证,由此确保委托人的所有权益。在解除了上海森泽公司投资风险的前提下,双方对信托业务进行了深入磋商。此后,四川信托公司提出了信托计划,具体操作为由四川信托公司发行、募集信托资金34950万元,其中优先级信托资金25000万元,由四川信托公司向合格投资者募集,劣后级资金9950万元由上海森泽公司认购。募集到的资金用于向项目公司,即上海乾观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乾观公司)出资,通过项目公司分批打包购买上海上实湖新城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上实公司)开发的位于上海市青浦区复兴路999弄海源别墅的11套别墅,并对别墅进行装修装潢。根据四川信托公司操作要求,上海森泽公司购买次级信托单位资金9950万元,借款给项目公司,然后由项目公司汇款给四川信托公司的方式进行,信托期限为18个月,自信托计划成立之日起算,即从2011年5月25日至2013年1月24日止为信托期限。四川信托公司再三地向上海森泽公司承诺并确认,海源别墅项目资源极其稀缺和具有不可复制性,具有较强的安全边际,且能以该别墅售出所得兑现所有投资人的本金及收益,且四川信托公司对此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于是,上海森泽公司同意四川信托公司的上述信托计划。

2011年5月16日,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知道,四川信托公司向上海森泽公司出具了其官网上发布的《上海森泽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推介材料》(以下简称《推介材料》)、《四川信托-上海森泽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并要求与上海森泽公司签订合同。在确认《推介材料》、《四川信托-上海森泽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中明确系由四川信托公司实际控制并运作项目公司,信托产品安全性高,保障性强,且四川信托公司作为实际控制人向上海森泽公司等投资人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后,按照四川信托公司实际操作的要求,上海森泽公司与项目公司签订了一份《债权确认及转让协议》,上海森泽公司以借款名义出借9950万元给项目公司,项目公司再将9950万元支付给四川信托公司,作为上海森泽公司购买次级信托单位9950万元的资金。

2011年5月24日,上海森泽公司作为委托人与四川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签订《川信-上海森泽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合同》(以下简称《信托合同》),上海森泽公司以其对项目公司本金金额为9950万元的债权认购9950万份次级信托单位。根据《信托合同》规定,四川信托公司以信托项下不超过25000万元的信托资金用于向项目公司出资,包括增加注册资本和公积金,投资完成后,项目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四川信托公司持项目公司99%股权,上海森泽公司持有项目公司1%股权,出资的资金专门用于项目公司分批打包购买上海上实公司海源别墅项目下的11套别墅,并对该11套别墅进行装修升级以提升其市场价值的工程费用和相关支出或受托人认可的项目公司的其他项目。根据《信托合同》约定,第一期发行的信托单位期限为18个月,自信托计划成立之日起算。即从2011年5月25日至2013年1月24日止为信托单位期限。在上述信托单位期限内,上海森泽公司不得向项目公司主张要求偿还借款本金。从2013年1月25日起,上海森泽公司有权要求项目公司履行偿还全部借款本金9950万元,项目公司应当予以无条件地履行偿还借款本金9950万元的义务。此外,根据《信托合同》第八条第(三)款之规定,上海森泽公司交付目标债权后,受托人将行使对项目公司的债权,了解项目公司的资产状况和偿债能力,督促项目公司及时履行偿还该债权的义务。目标债权本金不低于9950万元,具体情况以《债权确认及转让协议》的约定为准。根据上述《债权确认及转让协议》及《信托合同》之约定,上海森泽公司要求项目公司偿还借款本金9950万元,于法有据,应当受到法律支持和保护。上海森泽公司之所以在诉讼请求上要求四川信托公司承担责任,除四川信托公司必须按《推介材料》履行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外,关键在于四川信托公司利用其对项目公司控股99%的股权的绝对控股地位,严重地违反《信托合同》之约定,极其严重地损害了上海森泽公司的合法权益,应当而且必须由四川信托公司在其对项目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的基础上,对给上海森泽公司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知道,四川信托公司具体违约行为主要有以下方面:(1)挪用了募集到的、本应用于海源别墅装修的9950万元资金。至今,海源别墅仍为毛坯房;(2)抽逃项目公司注册资金4950万元;(3)利用项目公司绝对控制人的地位,成立了由项目公司直接控股99%的8家公司,并将本应登记在项目公司名下的11套别墅的产权分别登记在8家公司名下,导致产权混乱,无法销售;(4)在信托计划期满的2012年11月,在应当兑现对优先级信托单位25000万元投资及收益时,根据《信托合同》及《推介材料》之规定,应当由项目公司以其经装修别墅的销售所得予以兑现,由于四川信托公司挪用了用于精装修的9950万元款项,并且没有任何销售收入时,应当由四川信托公司按其承诺“承担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以自有资金去兑现,但四川信托公司却违背上述承诺,以项目公司为借款主体向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交易所支行(以下简称兴业银行上海交易所支行)借款3.05亿元,并且年息高达20%,然后兑现了优先级信托单位25000万元,现由于项目公司无力还款,被兴业银行上海交易所支行诉至法院,现法院作出的判决已生效并至执行阶段,由此造成上海森泽公司至今未收到四川信托公司应返还的投资9950万元及收益995万元,合计10945万元。(5)按照约定,上海森泽公司在信托期满后的次日,即有权要求项目公司承担返还投资款9950万元,四川信托公司持有项目公司99%的股权,作为项目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并间接持有8家公司的99%的股权,应当承担其股东义务,并对项目公司还款义务承担无限连带保证责任,但其至今仍未履行前述义务。(6)四川信托公司违反《信托公司管理办法》第十条、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款及第(四)款、第三十八条、第五十四条以及《信托投资公司管理办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七条、第三十六条、《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第七条、第十一条第(三)款、第十四条等规定,给上海森泽公司造成的损失,应当由四川信托公司予以赔偿并承担其对上海森泽公司偿还借款本金9950万元的连带保证责任,这也是应当由四川信托公司履行其在《推介材料》上对上海森泽公司在内的全体受益人所承诺的其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四川信托公司全盘掌控并实际控制了“信托计划”的推广,并在不同的场合上声称所操作的别墅产品经过装修和装潢后,可以做到每平方米售价在10万元以上,并多次在私下里确保上海森泽公司9950万元资金的安全及收益,实际上上海森泽公司借给项目公司的9950万元,名为借款,实为上海森泽公司投资款,完全是由四川信托公司操作下进行的,是《信托合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四川信托公司违反上述法律规定,对给上海森泽公司造成的一切损失,应当予以偿还和赔偿。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知道,以上为四川信托公司违约且应承担赔偿损失及应承担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的事实,并足以证明四川信托公司利用其绝对控制地位,损害了上海森泽公司合法权益。请求:1.判令四川信托公司向上海森泽公司返还购买次级信托单位资金9950万元及其兑现收益995万元,以上合计10945万元;2.本案受理费、保全费用由四川信托公司承担。

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知道,四川信托公司辩称:上海森泽公司的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均不能成立,应当予以驳回。理由:(一)根据《信托合同》、《债务确认合同》、《川信-上海森泽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之次级信托单位认购合同》(以下简称《次级信托单位认购合同》)、《川信-上海森泽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次级信托单位认购风险申明书》(以下简称《认购风险申明书》)的相关条款内容,上海森泽公司系次级委托人,是以其对上海乾观公司的债权作价认购次级信托单位,四川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是以信托财产原状形式向其分配信托利益,且需达到约定的利益分配条件。四川信托公司在依据合同约定对信托计划项下的优先受益人进行分配后,甚至不足以扣付合同约定的相关费用。上海森泽公司未按照约定在指定时间内向四川信托公司履行义务,给四川信托公司造成了极大损失。(二)上海森泽公司的诉讼请求并未明确要求四川信托公司承担违约责任,依据不告不理的诉讼原则,应当依法驳回其全部请求。同时,四川信托公司在整个合同履行中,无任何违约行为,不应承担违约责任。1.关于是否挪用9950万元资金的问题。如前所述,上海森泽公司诉讼请求中所指9950万元资金,系上海森泽公司依法享有项目公司上海乾观公司的债权作价认购次级信托单位的权益,而非“资金”。该权益作为债权,原本就已由项目公司上海乾观公司在原来的项目运营过程中予以使用,仅仅是权益的体现,而不能作为实际资金使用。上海森泽公司混淆了“资金”和“债权”的法律概念,凭空主张“资金”被“挪用”的违约责任,且没有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2.关于抽逃注册资金4950万元的问题。对于四川信托公司向项目公司注资事项,四川信托公司提交了相关入资证明及合法的验资报告,证明四川信托公司依照《信托合同》的约定履行对应义务。上海森泽公司并未提交相应的证据证明四川信托公司抽逃出资。3.关于11套别墅的产权和销售问题。上海乾观公司出资设立8家公司并购买11套别墅,是上海森泽公司在信托计划成立之前就已确定的商业安排。在信托计划设立之前,四川信托公司就已经与上海上实公司签署《海源别墅一期可售房源销售备忘录》及《备忘录补充》,上海森泽公司明确承诺在锁定11套别墅房源的前提下,确保不少于4家以上的不同购房主体与上海上实公司签署商品房买卖合同,并且向上海上实公司承诺购房主体与上海森泽公司之间为关联企业或关系人,上海森泽公司承担连带责任。11套房源成交总价不低于318271000元。也就是说,增资后的上海乾观公司出资设立8家公司系上海森泽公司依据其商业计划实施的上述财产转移行为,且上海森泽公司实际运营并控制上海乾观公司以及8家公司。上述财产所有权关系明确,无任何权益纠纷,也未对上海森泽公司造成任何损失和不利后果,更不能证明四川信托公司就此存在任何违约的事实。4.关于四川信托公司管理项目公司是否存在违约的问题。四川信托公司将募集的优先级信托资金用于向上海乾观公司增资后,根据《信托合同》第八条第(二)款第3项以及《关于上海乾观实业有限公司之增资协议》第六条第1款第(5)项的规定,四川信托公司不参与上海乾观公司的管理,由上海森泽公司对上海乾观公司进行运营管理,并由四川信托公司增资前的上海乾观公司核心团队负责。根据四川信托公司增资前的上海乾观公司的工商资料可知,四川信托公司增资前,上海森泽公司是上海乾观公司唯一股东,蒋兴太为上海乾观公司的执行董事、经理兼法定代表人,而他同时也是上海森泽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法定代表人,由此可知,四川信托公司增资后,上海乾观公司的日常经营活动仍然由上海森泽公司实际控制,其实际经营主体还是上海森泽公司。上海森泽公司通过实际控制上海乾观公司,操控上海乾观公司出资设立8家公司,上海森泽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蒋兴太同时也是8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以及执行董事,这足以证明,8家公司的日常经营均由上海森泽公司直接控制,以8家公司作为购买主体购买11套别墅完全都是上海森泽公司的安排。鉴于此,基于上海森泽公司是信托计划项下真实的融资方,四川信托公司在项目公司的实际管理过程中,充分尊重上海森泽公司的实际经营权利。5.关于上海乾观公司对外借款的问题。上海森泽公司作为信托计划项下实际融资方,实际运营并控制上海乾观公司,上海森泽公司为了履行支付优先级信托单位转让价款的义务,以上海乾观公司作为借款主体对外借款,所得款项由上海乾观公司用于代上海森泽公司履行支付转让价款的义务,上海森泽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唐小龙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根据上海森泽公司、四川信托公司以及上海乾观公司共同签署《支付确认协议》,上海森泽公司与相关方签署的《融资合作协议》、《委托贷款借款合同》,上海森泽公司以及唐小龙分别为此签署的《保证合同》,均足以证明上海森泽公司系信托计划项下真实的融资方,上海乾观公司对外借款全系上海森泽公司一手操控。(三)上海森泽公司要求四川信托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无任何依据。1.《认购风险申明书》、《信托合同》第一条均约定,四川信托公司不承诺信托财产本金不受损失,不承诺最低收益,上海森泽公司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民事主体,在前述文件上予以了签章,应视为其对前述内容予以了充分理解和认识。2.上海森泽公司提到的实际控制人是唐小龙,而非四川信托公司。第一、根据上海森泽公司以及上海森泽公司的控股股东上海森洋美房地产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工商查档资料可知,唐小龙一直都是上海森泽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第二、上海森泽公司、四川信托公司、上海乾观公司以及相关方共同签署的《融资合作协议》鉴于部分的第1条写明,唐小龙为上海森泽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第三、在信托计划设立时,唐小龙与四川信托公司签署了保证合同,明确约定唐小龙对上海森泽公司及上海乾观公司负有的义务承担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上述证据足以证明,需要为信托计划承担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义务的是上海森泽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唐小龙,而非四川信托公司。(四)上海森泽公司主张四川信托公司因存在违约行为而应承担损失赔偿责任没有法律依据。

综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法院,上海森泽公司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依法应予驳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