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森泽房地产有限公司与四川信托有限公司信托纠纷(三)

第七组:《档案机读材料》9份。上海律师事务所拟证明:1.四川信托公司利用其为上海乾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地位,将本应登记在上海乾观公司名下的11套别墅的产权,分别登记在四川信托公司以项目公司名义投资设立的8家控股公司的名下,造成别墅均未售出;2.四川信托公司违反信托计划和《信托合同》之规定,挪用资金近1个亿,并且没有按规定对所购入的11套别墅进行装修,至今别墅仍为毛坯房。四川信托公司严重违约,在管理上存在严重的错误,违反了信托计划和《信托合同》规定,由此造成上海森泽公司巨大损失,应当由四川信托公司承担并履行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的义务。

四川信托公司的质证意见为: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存有异议。四川信托公司亦提交了相关证据,足以证明上海森泽公司实际控制并运营上海乾观公司,设立了8家公司。

第八组:《房屋状况及产权人信息》11份。拟证明:本案信托产品涉及的11套别墅的产权分别登记在由四川信托公司实际控制成立的8家公司名下,造成产权混乱,至今没有进行装潢及销售。2.四川信托公司违反《信托合同》之规定,应当以销售房屋的所得款项用以兑现优先级信托单位及收益,但却以上述8家公司持有的11套别墅作抵押,向兴业银行上海交易所支行借款3.05亿元,除去兑现优先级信托单位及收益的2.6亿元外,挪用其余的4500万元,加上被其挪用的9950万元,共计挪用总金额为1.445亿元。3.四川信托公司逾期不还借款本息,被兴业银行上海交易所支行诉至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并经判决,四川信托公司败诉,现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已经执行并查封上述8家公司11套别墅至2016年6月4日。

四川信托公司的质证意见: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存有异议。内容恰好证明别墅产权并不混乱,依法登记在对应公司的名下。

第九组:《债务确认合同》。上海律师咨询事务所,拟证明:(1)根据四川信托公司设立的信托计划,按四川信托公司的要求上海森泽公司将其自有资金9950万元借给上海乾观公司并作为购买信托计划的次级信托单位。(2)《推介材料》上四川信托公司确认由其对项目公司即上海乾观公司的绝对控股权,并向上海森泽公司承诺并确认由其作为实际控制人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即应向上海森泽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保证担保。(3)四川信托公司至今未向上海森泽公司兑现返还购买次级信托单位款项及兑现次级收益。(4)上海森泽公司没有选择优先受让信托单位的事实。

四川信托公司的质证意见为: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存有异议。

第十组:《关于上海乾观实业有限公司之监管协议》。拟证明:四川信托公司持有项目公司99%的股份,处于绝对的控股地位,负责管理和监管上海乾观公司。四川信托公司违反《信托合同》的约定,既未履行装修别墅的义务,亦未履行出售别墅的义务,将11套别墅转移登记在8家公司名下,处理信托事务不当,使信托财产受到损失,应当由四川信托公司以其自有财产赔偿。

四川信托公司的质证意见: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存有异议。正是由于上海森泽公司实际控制上海乾观公司,四川信托公司才会与上海乾观公司签订《关于上海乾观实业有限公司之监管协议》。

第十一组:《上海乾观实业有限公司与四川信托有限公司之财务顾问协议》。上海律师咨询,拟证明:1.除与第一份证据一致的证明目的外,亦证明四川信托公司全盘掌握信托事务,在处理委托事务时存在严重的不当,导致信托财产受到损失。除赔偿上海森泽公司全部损失,即上海森泽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外,还应向上海森泽公司返还已经收取的财务顾问费。2.四川信托公司从2011年2月起就一手策划了本纷争项下的信托计划,并且不仅为上海乾观公司及其8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而且又为上海乾观公司的财务顾问及监管人,由此证明,四川信托公司全盘掌控整个信托计划的实施,因此,应当赔偿上海森泽公司所有损失,即上海森泽公司诉讼请求标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的事实。

四川信托公司的质证意见: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上海森泽公司并非协议签订主体,无权对协议提出任何主张。

第十二组:《上海乾观实业有限公司章程》。拟证明:四川信托公司持有项目公司99%的股份,是其绝对控股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应当为项目公司实际控制人,其以信托资金出资并抽逃出资的事实违反了法律的规定,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及承担并兑现其无限连带保证责任。

四川信托公司的质证意见为: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存有异议。该份证据能够证明四川信托公司履行了出资义务,四川信托公司通过增资成为上海乾观公司的股东,并非《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规定的实际控制人。根据四川信托公司提交的证据,上海乾观公司事实上是由上海森泽公司实际控制并运营。唐小龙是上海森泽公司实际控制人,亦是上海乾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第十三组:上海乾观公司向汇联合伙通过兴业银行办理委贷的合同文件。具体包括:(1)《融资合作协议》;(2)《委托贷款借款合同》(5000万元和25500万元各1份)及《补充协议》;(3)上海乾观公司管理协议;(4)《债权协议》;(5)《股权协议》;(6)《支付确认协议》;(7)《股权质押协议》;(8)《资金监管协议》;(9)《保证合同Ⅲ》;(10)《保证合同》(上海森泽公司为保证人);(11)《抵押合同Ⅱ—1》(上海乾比实业有限公司以1#、10别墅作抵押,其余7家上海森泽公司实际控制的公司各以名下房产抵押,抵押合同文本一致,仅提供该份);(12)《股权质押合同Ⅱ—S—1》(上海乾观公司以其持有的上海乾比实业有限公司99%股份作质押,其余7家均以上海乾观公司持有其99%的股份作质押,质押合同文本一致,故只提供该份);(13)《不动产抵押合同》。拟证明:(1)四川信托公司实际控制了前述合同的签订、履行,并将本应该登记在上海乾观公司名下的11套别墅的产权,分别登记其以项目公司名义设立的8家公司名下,该8家公司没有支付相应的合同对价,致使上海乾观公司、上海森泽公司被掏空,成为空壳公司。(2)四川信托公司违反约定,处理信托事务不当,严重地损害上海森泽公司作为委托人的利益。在未告知上海森泽公司的情况下,以高于约定价每平米10399.2元的单价,实际多支出近7000万元买入别墅,购买别墅的总资金达到318271200元,比规定的25000元多出了近7000万元,处理信托事务严重不当,造成信托财产受损。(3)四川信托公司违反约定,至今未对别墅进行装修,挪用9950万元。(4)四川信托公司将11套别墅登记在8家公司名下,违反了其在《推介材料》上的承诺,基于四川信托公司处理委托事务严重不当,致使其无法兑现投资人的本金及收益。为此,四川信托公司对外向汇联合伙借款3.05亿元,汇联资产公司是汇联合伙的普通合伙人,而四川信托公司是汇联资产公司的合伙人,存在经济上的利害关系和存在关联交易,直接侵害了上海森泽公司的合法权益。上述3.05亿元借款利息为年息20%,存在四川信托公司向汇联资产公司输送利益,应当由四川信托公司承担由此产生的还本付息的义务。(5)上海森泽公司是在四川信托公司确保上海森泽公司次级信托收益的前提条件下,才在上述合同及协议上加盖公章的。然而四川信托公司处理信托事务严重不当,致使信托财产受损失,应当赔偿损失。

四川信托公司的质证意见为: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存有异议。该组协议均是由上海森泽公司自愿签署,其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民事主体,应当明晰合同签订的后果及法律约束力。同时,该组证据足以证明上海森泽公司因确认受让优先信托单位而负有付款的义务。上海乾观公司在上海森泽公司的实际控制下,作为借款主体是为了上海森泽公司的利益,是上海森泽公司一手操控。

第十四组: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传票及执行通知书等法律文书。拟证明:四川信托公司违反约定,采用向关联企业借入高额利息的借款用以兑现优先级信托单位及其收益,由此造成未能向上海森泽公司的兑现次级信托单位及收益,应当承担一切责任。同时,亦证明四川信托公司违反约定以及案涉别墅被法院依法执行的事实。

证据七收益的前提条件下,才在上述合同及协议上加盖公章的,行的。四川信托公司的质证意见为: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存有异议。

第十五组:上海乾观公司支付房款汇总及海源别墅房款明细。拟证明:四川信托公司违反约定,多支出近7000万元买入别墅,处理信托财产严重不当。同时,在高价买入别墅的基础上,将应用于装修的9950万元挪用,并在另行设立的8家公司未支付相应对价的情形下,将别墅的产权分别登记在8家公司名下,8家公司没有支付购房款,至今11套别墅仍为毛坯房,也没有进行销售。四川信托公司处理信托事务严重不当,使信托财产受到损失,应以其固有财产予以赔偿。

四川信托公司的质证意见为:因其为上海森泽公司单方编制,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存异议。

第十六组:上海乾观公司支付财务顾问费、信托报酬等明细及上海乾观公司对外股权投资情况。拟证明:(1)截止到2012年5月28日,上海乾观公司共支付给四川信托公司总费用53147734.24元,前述费用的收取极其不合理。根据《信托公司管理办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信托公司违反信托目的处分信托财产,或者因违背管理职责,处理信托事务不当致使信托财产受到损失的,在恢复信托财产的原状或予以赔偿前,信托公司不得请求给付报酬。因此,四川信托公司已收取的上海乾观公司的费用实际上是上海森泽公司通过上海乾观公司向四川信托公司支付的财务顾问费,信托报酬,第三方计提费用合计25189934.24元,应当返还给上海森泽公司。(2)四川信托公司作为项目公司3.05亿出借方汇联合伙的合伙人,亦为上海乾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绝对控股方,向关联方融出资金,并以股东持有的本公司股权作为质押进行融资以及以信托财产提供担保等行为,均违反了《信托公司管理办法》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的禁止性规定,应当由四川信托公司承担由此产生的赔偿责任。(3)四川信托公司作为上海乾观公司的绝对控股方和实际控制人,其利用其优势地位,严重违反《信托合同》约定,投资设立了8家由上海乾观公司绝对控股并实际控制的8家公司,并将上海乾观公司应当享有产权的11套别墅分别转移产权至8家公司名下。从时间上看,即《信托合同》成立后不到2个月的时间内就予以转移了上述产权,并且8家公司未支付房屋转让的对价,使信托财产予以非法转移,从而造成信托财产受到损失,是四川信托公司故意违约造成的,应当由四川信托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四川信托公司的质证意见为:对其来源的合法性、关联性均存异议,不予认可。

为证明自己的抗辩主张,四川信托公司在本院确定的举证期限内提交了以下证据:

第一组:《海源别墅一期可售房源销售备忘录》、《备忘录补充》各一份。拟证明:成立8家公司并由其购买11套别墅是信托计划成立前的商业安排,也是上海森泽公司通过信托计划融资的真实目的,上海森泽公司是真实的融资方。

上海森泽公司的质证意见:认可真实性,该份证据是上海森泽公司根据四川信托公司的要求出具的,已经失效,且与本案无关联性。同时,上海乾观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由四川信托公司指派的人出任。

第二组:《认购风险申明书》。拟证明:(1)四川信托公司不承诺损失、最低收益,上海森泽公司自行承担风险;(2)上海森泽公司作为次级委托人,是以其享有的对上海乾观公司本金9000余万元债权作价认购次级信托单位,并已经实际履行。9000余万元为债权权益而非资金,并已由四川信托公司合法享有,不存在挪用的问题。

上海森泽公司的质证意见:真实性予以认可,但其内容与《推介材料》中的说明完全相反,应以《推介材料》为准。而《推介材料》作为整个信托计划的组成部分,证明系由四川信托公司实际控制和掌握上海乾观公司并承担风险。

第三组:《信托合同》(编号为:SCXT20119(JXT)字第30号-1-)。拟证明:(1)合同第一条即证明四川信托公司不承诺财产不受损失及最低收益。(2)合同第三条证明四川信托公司已经全面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以信托资金增资上海乾观公司并取得上海森泽公司交付的债权。(3)合同第五条证明上海森泽公司作为次级委托人是以债权作价,9000余万元是债权权益而非资金。(4)合同第八条证明四川信托公司已经全面履行合同约定义务,以信托资金增资上海乾观公司,不参与上海乾观公司的经营,由上海森泽公司实际控制上海乾观公司的运营管理,上海森泽公司为项目公司的实际运营主体。(5)合同第十一条第一款第(四)项、第四款均证明上海森泽公司混淆信托单位认购和次级信托利益的概念,其诉求不能得到支持。

上海森泽公司的质证意见: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予以认可,但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根据《信托合同》信托计划是四川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在管理,不是由上海森泽公司管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管理不当应承担责任。

第四组:《次级信托单位认购合同》(合同编号:SCXT2011(JXT)字第30号-2)。拟证明:(1)四川信托公司不承诺损失、最低收益,上海森泽公司自行承担风险;(2)上海森泽公司作为次级委托人,是以其享有的对上海乾观公司本金9000余万元债权作价认购次级信托单位,并已经实际履行。9000余万元为债权权益而非资金,并已由四川信托公司合法享有,不存在挪用的问题。

上海森泽公司的质证意见: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予以认可,但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合同第一条第三款明确上海森泽公司以9000余万元债权购买次级信托单位,债权至今未转移,是四川信托公司违反《信托合同》。

第五组:《关于上海乾观实业有限公司之增资协议》(编号:SCXT2011(JXT)字第30-5)。拟证明:四川信托公司并不参与项目公司的经营,上海乾观公司的实际经营主体仍为上海森泽公司。

上海森泽公司的质证意见: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予以认可,但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第一条第一款内容显示上海森泽公司没有增资义务,项目公司由四川信托公司管理,根据《监管协议》约定,所有公章、证照均由四川信托公司掌控。

第六组:《关于上海乾观实业有限公司之监管协议》(编号:SCXT2011(JXT)字第30-6)。拟证明:四川信托公司并不参与项目公司的经营,上海乾观公司的实际经营主体仍为上海森泽公司。

上海森泽公司的质证意见: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予以认可,但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项目公司是由四川信托公司在监管,法定代表人亦由四川信托公司指定的人担任。

第七组:《川信-上海森泽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之保证合同》(编号:SCXT2011(JXT)字第30-8)。拟证明:上海森泽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唐小龙负有为信托计划还款的连带保证责任。

上海森泽公司的质证意见: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认可,关联性不予认可,同时其内容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据了解,唐小龙并非上海森泽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唐小龙提供连带保证是四川信托公司要求的,其仅持有四川信托公司控制的上海乾观公司及8家公司中1%的股权,不可能掌控剩余99%的股权。

第八组:《债务确认合同》。上海律师咨询,拟证明:(1)四川信托公司不承诺损失、最低收益,上海森泽公司自行承担风险。(2)上海森泽公司作为次级委托人,是以其享有的对上海乾观公司本金9000余万元债权作价认购次级单位,并已经实际履行。9000余万元为债权权益而非资金,并已由四川信托公司合法享有,不存在挪用的问题。

上海森泽公司的质证意见: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予以认可。该份合同系上海森泽公司根据四川信托公司的要求签订的。

第九组:1.《四川信托-上海森泽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成立公告》。拟证明:信托计划依法成立。2.验资报告(沪会中事(2011)验字第1213号)。3.兴业银行网上银行客户回单两张。4.上海乾观公司章程。本组证据拟证明:四川信托公司已经全面履行合同义务,以信托资金增资项目公司,依法成为上海乾观公司的股东。

上海森泽公司的质证意见: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予以认可。

第十组:1.上海乾观公司增资前工商登记资料;2.上海森泽公司工商登记资料及工商公示信息;3.上海森洋美房地产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工商登记资料集工商公示信息。拟证明:唐小龙是上海森泽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负有为信托计划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义务。

上海森泽公司的质证意见: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认可,关联性不予认可。

第十一组:1.上海升比实业有限公司工商查档资料及工商公示信息。2.上海乾比实业有限公司工商登记资料及工商公示信息。3.上海师坤实业有限公司工商登记资料及工商公示信息。4.上海浙丰实业有限公司工商登记资料及工商公示信息。5.上海坤比实业有限公司工商登记资料及工商公示信息。6.上海乾孚实业有限公司工商登记资料及工商公示信息。7.上海丰比实业有限公司工商登记资料及工商公示信息。8.上海坤观实业有限公司工商登记资料及工商公示信息。拟证明:前述8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及总经理均为蒋某,与上海森泽公司的一致,8家公司的经营均是由上海森泽公司控制,购买别墅的行为完全由上海森泽公司控制,也是其通过信托融资的目的。

上海森泽公司的质证意见: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认可,关联性不予认可。

第十二组:1.《支付确认协议》(编号:XYJYS2012-2FQR-1)。2.《融资合作协议》(编号:XYJYS2012-10-2)。3.《委托贷款借款合同》(编号:XYJYS2012-WD-1)。4.《委托贷款借款合同》(编号:XYJYS2012-WD-2)。5.《保证合同Ⅰ》(编号:XYJYS2012-BZ-1)。6.《保证合同Ⅱ》(编号:XYJYS2012-BZ-2)。7.《保证合同Ⅲ》(编号:XYJYS2012-BZ-3)。8.《保证合同ⅠⅠⅠⅠ》(编号:XYJYS2012-BZ-4)。上海律师咨询拟证明:唐小龙是上海森泽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上海森泽公司是真实的融资方。上海乾观公司在上海森泽公司的实际控制下作为借款主体对外借款,所得款项是为了代上海森泽公司履行其负有的支付优先级信托单位转让价款的义务,上海森泽公司与唐小龙均提供了连带保证责任担保。上海乾观公司对外借款系上海森泽公司操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