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葛××与上海广×律师事务所民事其他一案

审理经过

原告葛××、陈××诉被告上海广×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广×律所)返还钱款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王X宝律师、被告委托代理人吕X林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葛××、陈××诉称,其二人系夫妻,2007年8月16日,原告葛××因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罪被公安机关羁押,关押期间,原告陈××经人介绍与沈×根认识,沈×根称其可以帮助原告葛××办理取保候审,但要求二原告支付费用和报酬,并承诺如不能帮助办理取保候审全额退还所收钱款。之后应沈×根要求,原告陆续累计向其支付525,000元。2007年10月11日,原告陈××经沈×根介绍认识了上海广×律师事务所所律师杨×,杨×律师向原告提供了双方当事人为上海广×律师事务所和陈××的法律服务委托协议并要求原告陈××签字,原告陈××表示需回去仔细考虑后再作决定但最终并未在该协议上签字,亦即原被告双方之间并未建立委托合同关系。之后原告方在另外自行委托的律师辩护下获得缓刑。事后原告向沈×根要求返还钱款时,获悉其中10万元沈×根已于2007年10月12日作为律师服务费用支付给了上海广×律师事务所,并表示其不同意归还该笔10万元款项,而应由上海广×律师事务所归还。原告之后向被告催讨,但被告拒不返还,2009年3月30日,原告葛××向上海市律师协会投诉上海广×律师事务所要求其归还律师服务费用10万元亦没有结果,故二原告现起诉请求被告上海广×律师事务所返还原告律师服务费用10万元并支付该款项自2007年10月12日至判决生效之日期间的利息,利率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

被告辩称

被告上海广×律师事务所辩称,2007年10月11日,原告陈××因其丈夫即本案原告葛××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罪与沈×根一同至上海广×律师事务所要求海广×律师事务所为葛××提供法律服务,经协商后,双方确定律师服务费用收费方式为计时收费,总额为10万元,委托人解除委托的,已收取律师服务费不予退还,被告据此向原告陈××提供了含有上述内容的法律服务委托协议、律所帐号信息、授权委托书等书面文件,陈××将全套的委托协议、授权委托书带回。之后,原告委托沈×根将授权委托书交给海广×律师事务所,但未将委托协议交给海广×律师事务所,同年10月12日,原告委托沈×根将10万元律师服务费用汇给海广×律师事务所并要求被告尽快开展工作。被告接受原告委托后委派律师及时开展工作,先后多次会见犯罪嫌疑人葛××、与承办警官、检察官就案件进行沟通、向葛××以及陈××有关案件及上海生×针织绒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等方面的咨询、向承办警官递交上海生×针织绒有限公司的报告,2009年3月原告葛××向上海律师协会投诉时亦承认被告律师在其被关押期间会见过其两三次。2008年4月,陈××向被告律师咨询案件进展,被告方律师如实表示,因葛××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金额巨大且无法定从轻、减轻情节,故可能会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陈××对该表示很不满意故要求被告律师停止代理葛××的刑事案件,之后被告方律师就再也无法与原告方取得联系。综上,被告认为,原被告双方之间的委托合同关系已经成立,被告方亦按照合同约定向原告提供法律服务,原告方因为自己的原因单方解除委托合同,根据委托协议约定,委托方已经支付的律师服务费用不予退还。故被告请求驳回原告诉请。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二原告系夫妻。2007年8月16日,原告葛××因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罪被公安机关羁押,关押期间,原告陈××经人介绍与沈×根认识,沈×根称其可以帮助原告葛××办理取保候审。2007年10月11日,原告陈××经沈×根介绍认识了海广×律师事务所律师,经协商后,海广×律师事务所向陈××提供了法律服务委托协议、授权委托书文本,原告陈××未当场在上述协议上签字仅表示要求先将文本带回去,次日,陈××委托沈×根将已签字的授权委托书交给海广×律师事务所并汇给海广×律师事务所10万元律师服务费用,但委托协议一直未交给海广×律师事务所。之后,海广×律师事务所委派杨×、王×律师为葛××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一案提供法律服务,后因原告陈××对被告方提供服务不满意故要求被告方律师停止代理服务并委托其他律所律师对葛××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一案提供法律服务。2009年3月30日,原告葛××向上海市律师协会投诉海广×律师事务所要求归还律师服务费用10万元未果,故于2011年3月30日向本院起诉请求被告返还律师服务费用10万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另查明,2009年3月30日原告方向上海市律师协会投诉被告要求返还律师服务费用10万元并向律协提交了2007年10月11日陈××带回的委托协议文本,该协议文本中1.3.律师费一条中载明,双方经协商后确定,客户委托律师事务所办理案件的律师费依计时方式收费,每小时3,000元,总额为10万元。协议2.8.协议的解除一条中载明:(1)经书面通知,客户有权随时以任何理由解除本协议…..;…..(4)本协议因上述情况解除,客户承诺仍就律师事务所和律师已经提供的法律服务支付律师费和其它费用,已支付的律师费不予退还。而在向律协的投诉笔录中原告葛××称,其妻子陈××因其涉嫌刑事犯罪通过沈×根认识海广×律师事务所杨×律师,陈××按律所要求委托沈×根将10万元律师服务费汇给海广×律师事务所,但委托协议以需要仔细考虑为由没有签署。葛××在笔录中又承认杨×律师在其关押期间到看守所会见过其两三次。

以上事实由委托协议、授权委托书、汇款凭证、投诉笔录、双方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原告方与被告海广×律师事务所之间的委托合同关系是否成立、被告是否应向原告退还律师服务费用以及具体返还金额。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即原被告之间委托合同关系是否存在,原告方诉称因其并未签署委托协议并交付被告,故双方之间委托合同关系并未成立。本院认为,原告方虽未在委托协议上当场签字或即使事后签字但也未将合同文本交付被告,但根据查明事实,原告方在取走委托协议以及授权委托书次日,将签署后的授权委托书委托沈×根交付被告并委托沈×根将10万元律师服务费用汇至被告帐户,而被告接受委托后亦委派律师到看守所会见原告葛××数次,亦即委托合同虽未签订但双方都已实际履行其合同义务且为对方所接受,合同法第三十七条之规定,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在签字或者盖章之前,当事人一方已经履行主要义务,对方接受的,该合同成立,根据上述法律规定,本案原被告之间的委托合同关系已依法成立。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原被告之间的委托合同关系虽因双方的实际履行而成立,但根据合同法关于委托合同之特别规定以及双方委托协议的约定,原告作为委托方可以任意解除委托合同,合同法第四百零五条又规定,因不可归责于受托人的事由,委托合同解除的,委托人应当向受托人支付相应的报酬,而根据查明事实,原告主动提出与被告解除委托合同关系而另外委托律师提供辩护等法律服务,其未主张亦未证明被告有明显违反合同约定的事实,故应就被告实际提供的法律服务支付相应的报酬,被告虽辩称根据委托协议约定,委托人提出解除委托合同的不得要求律所返还已经支付的律师服务费用,但其主张的上述合同内容明显与合同法关于委托合同报酬支付条件的第四百零五条之规定相违背,而被告所主张的关于解除后果的条款在被告提供的委托合同文本中作为一般条款属于律所为与不特定的委托人签订委托协议重复使用而事先单方拟订,且其内容违反合同法规定的委托合同支付报酬之条件,致使双方权利义务明显不对等,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加重对方责任,故根据合同法第四十条关于格式条款之规定,被告所主张的委托人提出解除委托合同的不得要求律所返还已经支付的律师服务费用的条款依法无效。被告仅能根据其实际向原告方提供的法律服务据实结算报酬,又根据委托协议可知,双方约定的收费方式为计时收费,每小时3,000元,被告虽主张其曾向原告提供多次会见犯罪嫌疑人葛××、与承办警官、检察官就案件进行沟通、向葛××以及陈××有关案件及上海生×针织绒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等方面的咨询、向承办警官递交上海生×针织绒有限公司的报告等法律服务,但关于上述服务除原告葛××在2009年3月30日向上海市律师协会投诉时承认被告律师曾到看守所会见其两三次以外,其余服务内容均不能举证证明其已向原告提供,且被告对其所主张的上述服务亦均不能举证证明其有效工作小时,故本院不予采信。至于被告律师到看守所会见犯罪嫌疑人的事实,因原告葛××在2009年3月30日向律协投诉时承认被告律师曾会见其两三次,故本院对该事实予以确认,但因被告方未能提供有效工时的证据,双方对会见次数以及有效工时亦不能达成一致,故本院根据具体案情酌情认定被告会见原告葛××的有效工时为5个小时,原告应依委托合同约定向被告支付报酬15,000元,原告原预付的多余款项85,000元被告再继续予以保留即无合法根据,构成不当得利,应向二原告返还。至于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利息的诉请,本院认为,因不当得利而受损一方要求不当得利受领人返还不当得利时可要求附加利息,但根据不当得利之法理,附加利息应以不当得利受领人于受领时知悉其受领无合法根据或其后知悉者为限,而根据查明事实,被告之所以拒绝返还原告律师服务费用系因原被告对双方之间是否成立委托合同关系以及被告向原告提供的法律服务的内容等存在合理争议,故本院认为在本案判决确定前尚不能认为被告受领原告给付的律师服务费用时知悉或事后知悉其受领无合法根据,故对原告要求对被告应予返还的律师服务费用计收利息的诉请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条 、第四百零五条 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上海广×律师事务所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葛××、陈××已支付的律师服务费用85,000元;

二、驳回原告葛××、陈××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 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581.61元,由被告上海市广×律师事务所负担2,194.37元,由原告葛××、陈××负担387.24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