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森泽房地产有限公司与四川信托有限公司信托纠纷(四)

上海森泽公司即上海律师事务所的质证意见:对第1份《支付确认协议》真实性、关联性均有异议;对第2份《融资合作协议》真实性无异议,协议载明唐小龙是上海森泽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但并未载明是上海乾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四川信托公司挪用项目资金未对别墅进行装修,采取向关联方借款来兑现对优先级的付款义务,证明是其管理严重不当所订的合同,还证明四川信托公司在弄虚作假且融资贷款方即为四川信托公司的关联方;对第3、第4份《委托贷款借款合同》的真实性无异议,内容合法性存有异议;对第5、第6、第7、第8份《保证合同》的真实性认可,但合法性、关联性存有异议。

此外,针对上海森泽公司提交的第六组证据《上海乾观公司支付四川信托公司明细汇总》及相应票据,即上海乾观公司向四川信托公司支付的七笔款项,四川信托公司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在庭审后向本院补充提交了以下证据:

第一组:《上海乾观实业有限公司与四川信托有限公司之财务顾问协议》。拟证明:上海森泽公司提交的第六组证据中第一项费用财务顾问费,是四川信托公司在“四川信托上海森泽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设立前为上海乾观公司提供财务顾问服务所收取的对价,四川信托公司有权收取该笔费用。

上海森泽公司的质证意见:1.协议是真实的,内容有异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的规定,财务顾问费等报酬四川信托公司不能收取。2.根据《上海乾观实业有限公司与四川信托有限公司之财务顾问协议》第3条第3.1款第①项之规定,应支付的财务顾问费为14609902元(以24100万元*(22%-4.1%-11.8378%),现实际支付15081000元,现四川信托公司多收了471098元,应当由四川信托公司向上海森泽公司予以退还。3.其他意见与上海森泽公司所提供的第十组、十一组证据的证明意见相同。

第二组:《上海乾观实业有限公司银行支付申请单》(2011年12月1日)。拟证明:上海森泽公司提交的第六组证据中第三项费用是在上海森泽公司安排下支付,上海森泽公司实际控制人唐小龙在申请单上亲笔签字,上海森泽公司和唐小龙对于上海乾观公司向四川信托公司支付相关费用明知、应知。

上海森泽公司的质证意见:该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和合法性不予认可,不具有证明力。根据四川信托公司提供的第三组证据即上海乾观实业有限公司印鉴表(签字样本),支付申请单上签字人仅为3人,缺少赵英敏的签字,不符合签字样本应当由4人签字才能生效的规定。

第三组:上海乾观公司印鉴表(签字样本)。拟证明:《上海乾观实业有限公司银行支付申请单》上唐小龙、楼青青、陈一新的签名系其亲笔所签。

上海森泽公司的质证意见:真实性、关联性及合法性不予认可,对上海乾观公司控股99%股权的8家公司,案外人唐小龙为持股1%的股东,四川信托公司让唐小龙作为签字样本上的签字人,已经违反了《信托合同》约定,属于受托管理信托事务不当,且应承担违约责任的事实。

第四组:《四川信托-上海森泽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保管协议》(合同编号:四川信托-兴业保管2011第19号)。拟证明:保管费属于信托计划运行过程中应以信托财产承担的费用,四川信托公司已向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支付银行保管费。

上海森泽公司的质证意见: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及合法性不予认可。四川信托公司从未向上海森泽公司提及并提供该协议,因此,上海森泽公司对此毫不知情也毫无了解。已经签订了《关于上海乾观实业有限公司之监管协议》,从维护上海森泽公司利益出发,没有必要再签订《四川信托-上海森泽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保管协议》。

第五组:《财务顾问协议书》(编号分别为SCXT2011(JXT)字第30号-4-1、SCXT2011(JXT)字第30号-4-2)。拟证明:上海森泽公司提交的第六组证据中所列的第二项费用包含了信托财产应承担的应向第三方支付的财务顾问费。

上海森泽公司上海律师的质证意见:1.真实性、关联性及合法性不予认可。2.四川信托公司从未向上海森泽公司提及并提供上述协议,上海森泽公司对此毫不知情,也毫无了解。3.在四川信托公司已经作为财务顾问并由四川信托公司向上海森泽公司收取了高达15081000元财务顾问费的前提条件下,根本没有必要另行聘请财务顾问,但四川信托公司还另行聘请两家财务顾问单位,是完全错误的,也充分地证明四川信托公司管理信托事务失当,有过错,由此产生的财务顾问费,应由四川信托公司自行承担。上海森泽公司已付的财务顾问费应由四川信托公司向上海森泽公司退还。4.根据公平公正、等价有偿的原则,由四川信托公司全面全方位的提供两家财务顾问单位所进行财务顾问工作的全部工作过程及工作业绩的合法有效的证据材料,现在四川信托公司仅依据两份《财务顾问协议书》向上海森泽公司收取财务顾问费是没有任何合理的依据,上海森泽公司对此不予认可。

第六组:兴业银行网上银行客户回单。拟证明:四川信托公司已按照与第三方的合同约定将信托财产应承担的费用支付给了相关第三方,不存在挪用行为。

上海森泽公司的质证意见:1.对该证据所提供的5份网上银行客户回单的真实性、关联性及合法性不予认可。2.根据《信托合同》第十条第二款之约定“财务顾问费、保管费该二项费用合计不超过第一期优先信托资金和普通信托资金总和的2.1%/年”,即以优先信托资金24100万元*2.1%/年计算,应当为5061000元,现实际支付7351400元,多支付2531400元,应当由四川信托公司退还给上海森泽公司。3.两份财务顾问协议上的上海中闳投资管理事务所财务顾问费收费为7430万元*2.8%/年=2080400元;上海钜派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收费为17570万元*3%/年=527100元;另保管费为年0.1%,由此,上述收费均已违反《信托合同》第十条第二款之规定,多收了2531400元。4.上海森泽公司对四川信托公司支付给北京市高朋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39万元法律顾问费的真实性、关联性及合法性不予认可,并认为:第一、上海森泽公司对此毫不知情也毫无了解,是四川信托公司自作主张,《信托合同》并没有赋予四川信托公司聘请法律顾问的权利,故该项费用的产生,应由四川信托公司自行承担,并应将39万元退还给上海森泽公司,由此也证明,四川信托公司滥用受托人地位,侵害上海森泽公司合法权益的事实;第二、四川信托公司至今未能提供任何能证明该律师事务所提供法律服务的证据,因此,上海森泽公司不认可应当支付该项法律服务费,应当由四川信托公司自行承担该费用。5.对四川信托公司支付给戴德梁行房地产咨询(上海)有限公司的8万元评估费的真实性、关联性及合法性不予认可。综上,上海森泽公司不认可第三方费用、计提的费用8611673.97元。除上述质证意见外,由于在质证时四川信托公司拒绝让上海森泽公司核实原件及相应的财务凭证,故上海森泽公司对上述涉及的包括但不限于第三方费用、计提的费用,全部不予认可。

第七组:《关于上海乾观实业有限公司用款申请情况说明》及《银行支付申请单》。上海律师拟证明:上海森泽公司提交的第六组证据中第四、五项费用是在上海森泽公司安排下支付,上海森泽公司和唐小龙对于上海乾观公司向四川信托公司支付费用明知、应知。

上海森泽公司的质证意见:未能依法提供原件,故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及合法性不予认可。四川信托公司已超过举证期限,依法应当不予质证并由四川信托公司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第八组:《银行支付申请单》两张。上海律师咨询拟证明:上海森泽公司提交的第六组证据中第六、七项费用是在上海森泽公司安排下支付,上海森泽公司和唐小龙对于上海乾观公司向四川信托公司支付费用明知、应知。

上海森泽公司的质证意见:1.未能依法提供原件,故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及合法性不予认可。2.已超过举证期限,依法应当不予质证并由四川信托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第九组:《2012年5月26日上海森泽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年度分配清单》及对应分配完成的兴业银行网上银行客户回单,《2012年11月26日上海森泽股权信托受益人本金及收益分配》及对应分配完成的兴业银行网上银行客户回单。拟证明:上海乾观公司向四川信托公司代上海森泽公司支付优先受益人信托利益后,四川信托公司依约及时足额向信托计划的优先级受益人进行了分配,并未有任何挪为己用或者其他损害第三人权益的行为。

上海森泽公司质证意见为:1.对四川信托公司提供的其制作的2012年5月26日和2012年11月26日分配清单的真实性、关联性及合法性不予认可。2.2012年5月26日分配清单上的自然人为89人,公司法人2家,融资金额为24100万元,而2012年11月26日分配清单上的自然人为91人,公司法人2家,合计93人,融资金额为25000万元,两者相差900万元。3.根据《信托合同》第四条第(一)款第(1)项第③小项之规定,“其中自然人人数不超过50人”,四川信托公司已经违反上述规定,应由其承担由此产生的违约责任。4.对93份兴业银行网上客户回单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该证据的合法性有异议,因为四川信托公司违约,没有对别墅进行装修和销售,也没有任何收入可以兑现优先级信托资金及收益的情况下,应当按《信托合同》第十条第二款第二项的约定“信托计划届满18个月时,受托人(即四川信托公司)以全部信托财产扣除信托费用后的余额为限,向信托收益人进行信托利益分配”,但四川信托公司违反了上述约定,所以,该证据反映兑现信托受益人的分配是非法无效的,已经严重侵害了上海森泽公司的合法权益,因此,对该证据的合法性不予认可。上海律师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