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森X房地产有限公司与信托有限公司信托纠纷(十)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主要争议焦点为:一、四川信托公司是否违反《信托合同》、处理信托事务不当;二、四川信托公司是否应返还上海森泽公司购买次级信托单位的资金9950万元及其兑现收益995万元。

一、四川信托公司是否违反《信托合同》、处理信托事务不当。

(一)关于四川信托公司是否抽逃上海乾观公司注册资本4950万元及挪用上海乾观公司资产。

上海乾观公司通过银行共计向四川信托公司转款七笔:1.2011年6月8日,转款15081000元,银行客户回单载明用途“财务顾问费(一年)”;2.2011年6月8日,转款8611673.97元,银行客户回单载明用途“第三方费用、计提的费用”;3.2011年12月2日,转款1497260.27元,银行客户回单载明用途“信托报酬等”;4.2012年5月25日,转款20442800元,银行客户回单载明用途“支付利息”;5.2012年5月28日,转款7515000元,银行客户回单载明用途“支付利息”;6.2012年11月28日,转款10359771.95元,银行客户回单载明用途“支付川信受益人利息”;7.2012年11月29日,转款255000000元,银行客户回单载明用途“代借款人母公司森泽房地产支付回”。

对于第一笔转款,即2011年6月8日,转款15081000元,银行客户回单载明用途“财务顾问费(一年)”。2011年5月24日,四川信托公司与四川乾观公司签订《财务顾问合同》约定,四川信托公司为项目融资提供财务顾问服务,上海乾观公司应向四川信托公司支付财务顾问费计算公式为:某期次实际募集优先信托资金和普通信托资金金额之和×(22%-4.1%-该期次优先和普通委托人平均预期收益率)。该期次优先和普通委托人平均预期收益率=(该期次A类优先委托人认购信托资金金额×10%+该期次B类优先委托人认购信托资金金额×11%+该期次C类优先委托人认购信托资金金额×12%+该期次D类优先委托人认购信托资金金额×13%+该期次普通委托人认购信托资金金额×5%)/该期次实际募集优先级信托资金和普通信托资金金额总和。根据《信托合同》约定及“四川信托-上海森泽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成立公告,案涉信托计划优先级信托单位25000万份,募集资金25000万元。上海律师事务所《信托合同》第五条“信托计划的推介和认购”第(二)项约定,优先信托单位按照单笔认购资金金额区分为如下类别:A类,100-200(不含)万元,预期收益率(年率)10%;B类,200-300(不含)万元,预期收益率(年率)11%;C类,300-600(不含)万元,预期收益率(年率)12%;D类,≧600万元,预期收益率(年率)13%。根据《2012年11月26日上海森泽股权信托受益人本金及收益分配清单》的记载,该期次A类优先委托人认购信托资金金额为4070万元,B类优先委托人认购信托资金金额2290万元,C类优先委托人认购信托资金金额11520万元,D类优先委托人认购信托资金金额7120元,因未发行普通信托单位,该期次普通委托人认购信托资金金额为0元。根据以上列明公式计算,“该期次优先和普通委托人平均预期收益率”=(4070万元×10%+2290万元×11%+11520万元×12%+7120万元×13%)÷25000万元=11.8676%。根据上海乾观公司应向四川信托公司支付财务顾问费计算公式,上海乾观公司应向四川信托公司支付的财务顾问费为:25000万元×(22%-4.1%-11.8676%)=1508.1万元,即15081000元。该财务顾问费的金额与第一笔转款15081000元完全相同,结合银行客户回单载明用途“财务顾问费(一年)”,可以认定第一笔款项系上海乾观公司根据约定向四川信托公司支付的财务顾问费。

对于第二笔转款,即2011年6月8日,转款8611673.97元,银行客户回单载明用途“第三方费用、计提的费用”。《信托合同》第十条“信托财产承担的费用”第(一)项约定,第11项费用为其他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及信托文件的规定可以列入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受托人为使信托计划有效运作而需支付的前期立项费、评估费、审计费、尽职调查费、差旅费、会务费、招待费、餐饮费、办公用品、交通费、通讯费等费用。根据《信托合同》)第十条第(三)项对“其余信托费用的计算和提取”的约定,第(11)项信托费用的计算公式为:∑当日存续的优先信托单位和普通信托单位总份数×1元×1%∕365,自信托计划成立之日起每日计算,计算至信托计划成立满六个月之日(不含)。第(11)项信托费用于信托计划成立之日起5个工作日内一次性计提,并于信托开放期结束之日起5个工作日内补充计提新增的信托单位对应的该项费用,于费用发生日支付。按照上列公式计算,第(11)项信托费用为:25000万元×1元×1%∕365=6849.32元,自信托计划成立之日起每日计提,计算至信托计划成立六个月之日(不含),即从2011年5月26日至2012年11月26日,不含11月26日,则为184天,则第(11)项信托费用为6849.32元×184天=1260274.88元。关于向第三方支付的费用,四川信托公司主张是向第三方支付的财务顾问费。《信托合同》)第十条第(一)、(二)项约定,“信托财产承担的费用”第9项费用为财务顾问费,由受托人以各期信托单位总份数为基础分别计算“该档期信托单位对应的费用”,并按照各期信托单位募集文件的规定支付;第一期信托单位对应的财务顾问费的计算和支付方式以受托人与财务顾问签订的财务顾问协议为准。根据审查查明事实,四川信托公司根据其与向上海钜派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签订的《财务顾问协议书》支付财务顾问费5271000元,根据其与上海中闵投资管理事务所签订的《财务顾问协议书》支付财务顾问费2080400元,两笔财务顾问费共计7351400元。第(11)项信托费用加上两笔财务顾问费,即1260274.88元+7351400元=8611674.88元,与第二笔转款8611673.97元相比,仅相差0.91元,结合银行客户回单载明用途“第三方费用、计提的费用”,可以认定四川信托公司“第三方费用是财务顾问费”的主张成立,2011年6月8日的第二笔转款8611673.97元,系应从信托财产中支付的财务顾问费及《信托合同》第十条第(一项)中约定的第(11)项信托费用。

第三笔转款:2011年12月2日,转款1497260.27元,银行客户回单载明用途“信托报酬等”,上海森泽公司与四川信托公司均认可该笔费用是首期信托报酬和首期保管费。上海律师根据《信托合同》第十条“信托财产承担的费用”第(四)项的约定,第一期信托单位对应的信托报酬包括固定信托报酬与浮动信托报酬。受托人固定信托报酬年费率为1%,自信托计划成立满6个月之日(含)起每日计提,计算公式为:固定信托报酬=∑当日存续的优先信托单位和普通信托单位总份数×1元×1%∕365。(1)信托计划成立满6个月之日(含)起5个工作日内应预先支付第一笔固定信托报酬,第一笔固定信托报酬计算至信托计划成立满12个月之日(不含)。按照上列公式计算,每日固定信托报酬为25000万元×1元×1%∕365=6849.32元,首期信托报酬自信托计划成立满6个月之日(含)起每日计提,计算至信托计划成立满12个月之日(不含),即从2011年11月26日至2012年5月26日,不含2012年5月26日,则为182天,则首期信托报酬为6849.32元×182天=1246575.34元。《信托合同》第十条对第(一)、(二)项约定,“信托财产承担的费用”第8项为保管费,由受托人以各期信托单位总份数为基础分别计算“该档期信托单位对应的信托费用”,并按照各期信托单位募集文件的规定支付;第一期信托单位对应的保管费的计算和支付方式以受托人与保管银行签订的保管协议为准。根据以上约定,信托财产应承担的费用中有保管费,其计算和支付以四川信托公司与保管银行签订的保管协议为准。而四川信托公司与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四川信托-上海森泽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保管协议》约定,四川信托公司委托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为信托项目信托财产的保管人,保管费为年费率0.1%,自信托计划成立之日起每日计算;在信托计划成立满6个月之日(含)起5个工作日内支付第一笔保管费,第一笔保管费自信托计划成立之日(含)计算至信托计划成立满12个月之日(不含)。根据以上约定,每日保管费为25000万元×0.1%∕365=0.068493万元,即684.93元,自信托计划成立之日(含)计算至信托计划成立满12个月之日(不含),即从2011年5月26日至2012年5月26日,不含2012年5月26日,共计366天,则首期保管费为366天×684.93元=250684.38元,而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2011年12月29日,四川信托公司已实际支付信托公司信托资产托管业务收入(即保管费)250684.93元。根据以上查明事实,首期信托报酬与首期保管费相加,即1246575.34元+250684.38元,等于1497259.72元,该金额与第三笔转款1497260.27元仅差0.55元,结合银行客户回单载明用途“信托报酬等”,可以认定2011年12月2日的转款1497260.27元,是根据《信托合同》和《四川信托-上海森泽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保管协议》约定,应当从信托财产中支付的首期信托报酬与首期保管费,上海律师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