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森X房地产有限公司与信托有限公司信托纠纷(十三)

二、四川信托公司是否应返还上海森泽公司上海律师事务所购买次级信托单位的资金9950万元及其兑现收益995万元。

首先,“四川信托-上海森泽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是结构化信托,属于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一种特殊形式。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第十一条规定:“认购风险申明书至少应当包含以下内容:(一)信托计划不承诺保本和最低收益,具有一定的投资风险,适合风险识别、评估、承受能力较强的合格投资者。(二)委托人应当以自己合法所有的资金认购信托单位,不得非法汇集他人资金参与信托计划。(三)信托公司依据信托计划文件管理信托财产所产生的风险,由信托财产承担。信托公司因违背信托计划文件、处理信托事务不当而造成信托财产损失的,由信托公司以固有财产赔偿;不足赔偿时,由投资者自担。(四)委托人在认购风险申明书上签字,即表明已认真阅读并理解所有的信托计划文件,并愿意依法承担相应的信托投资风险。”根据以上规定,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是具有投资风险的商业模式,信托计划不承诺保本和最低收益,即受托人不承诺返还投资款和相应收益,委托人在认购风险申明书上签字,即表明已认真阅读并理解所有的信托计划文件,并愿意依法承担相应的信托投资风险。本案中,作为次级委托人的上海森泽公司与作为受托人的四川信托公司,于2011年5月24日签订《认购风险申明书》,其上载明了“受托人不承诺信托财产本金不受损失,并不承诺最低收益”的内容,表明四川信托公司并未向上海森泽公司承诺返还投资款和相应收益,上海森泽公司作为投资人是知晓并同意的,四川信托公司不应当负有返还上海森泽公司购买次级信托单位的资金9950万元及兑现收益995万元的义务。

其次,《信托合同》第十一条“信托利益的计算和分配”对向次级受益人分配信托利益的约定是,次级受益人不参与信托利益的期间分配,信托终止时,扣除信托费用、税费后,各期优先信托单位和普通信托单位分配的信托利益均达到预期信托利益且信托财产仍有剩余的,受托人以信托财产原状形式根据次级受益人指定的时间向次级受益人分配剩余信托财产。根据以上约定,在信托终止时,四川信托公司应当以信托财产原状形式,向作为次级受益人的上海森泽公司分配剩余信托财产,并无向其返还本金9950万元及兑现收益的义务。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四川信托公司与上海森泽公司已签订了《债权协议》及《股权协议》,约定四川信托公司将其持有的对上海乾观公司的目标债权及目标股权,以信托财产原状形式,作为信托利益分配给上海森泽公司。

再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违约责任包括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根据该法第五十八条、第九十七条的规定,只有基于合同无效或合同解除,其法律后果或法律效力才可能是返还因合同取得的财产。上海森泽公司请求四川信托公司返还购买次级信托单位的资金,但其并未请求确认《信托合同》无效,亦未主张解除该合同,其请求返还资金的理由是四川信托公司违反《信托合同》,但违反合同的法律后果并非返还财产,而是承担违约责任。因此,上海森泽公司关于四川信托公司返还购买次级信托单位的资金的请求,没有法律依据。进一步说,即便是按照上海森泽公司的诉请及理由,其意在请求确认四川信托公司违反《信托合同》,应以返还购买次级信托单位的资金及兑现收益的方式赔偿其损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因上海森泽公司所举证据不能证明四川信托公司违反《信托合同》、管理信托事务不当,对信托财产造成损失,进而间接对其造成损失,上海森泽公司应当承担举证不力的不利后果,其关于四川信托公司应向其返还购买次级信托单位的资金9950万元及其兑现收益995万元的请求不能成立。

综上,上海森泽公司要求四川信托公司返还购买次级信托单位的资金9950万元及其兑现收益995万元的主张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上海律师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