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震X油脂有限公司与同X丰棉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纠纷

震X公司申请再审称,(一)二审判决认定新疆震X公司违约是错误的。第一,新疆塔里木震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塔里木震X公司)于2013年8月30日形成股东会决议,同意新疆震X公司将其享有的塔里木震X公司51%股权转让给同庆X公司,其他股东放弃优先购买权。《股权转让协议》签订后即产生合同效力,经工商登记备案后,产生股权确认效力。第二,《股权转让协议》约定的股权转让登记时间是2013年榨期结束后,榨期内股权结构暂不调整,二审判决认定新疆X企公司应该先期向同庆丰公司转让股权,进而认定新疆X企公司未实际转让股权违约是错误的。(二)二审判决认定同庆X公司未交付棉籽属违约行为,但不承担违约责任,属认定事实错误。国家发改委、农业部等六部门制定的《2013年度棉花临时收储预案》第4条载明,2013年棉花临时收储预案执行时间为2013年9月1日至2014年3月31日。而棉籽的榨期与棉花收储具有同阶段生产的季节性生产特点。从当地棉籽生产企业的生产周期看,棉籽的榨期都在4月份之前完成。而合同签订后一直到2014年4月11日之前,新疆震X公司没有收到同庆X公司履约的一公斤棉籽,故同庆X公司违约在先。新疆震X公司2014年4月11日通知解除合同,不构成违约。上海律师(三)合同实际履行不符合约定,同庆X公司应赔偿经济损失。第一,1万吨棉籽是同庆丰公司应支付给新疆震X公司的股权转让价款,当事人约定的企业分红是同庆X公司履行了1万吨棉籽的交付后,后续的生产经营中5.5万吨棉籽的经营利润分红。原审法院认定为1万吨棉籽的可得利益,同庆丰公司可分配51%,与合同约定不符。由于同庆X公司没有按约交付2200万元的棉籽,给塔里木震X公司造成损失,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的情形,同庆X公司应当赔偿新疆震X公司相应的可得利益损失2578315.67元。第二,合同中约定的经营性计划只是原则性的约定,同庆X公司交付1万吨棉籽后才有权获得企业相应的生产经营利润,在其不履行1万吨棉籽的交付义务时,后期的经营利润与同庆X公司之间无相应的法律关联性。二审法院以企业的生产经营计划和利润不能约定为由,认定双方违约,不符合法律规定和当事人的意思自治。综上,新疆震X公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及第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本院认为,首先,双方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对交付价值2200万元棉籽(双方在原审中对《股权转让协议》中约定的2200万元的棉籽数量为1万吨均无异议)的时间没有明确约定。但《股权转让协议》约定:“2、……同庆X公司以2200万元的棉籽作为对价出让款。棉籽全部用于塔里木公司的生产加工,新疆震X公司在本榨期暂不支取出让款,待本榨期结束形成利润后,所有应分配利润再注入塔里木公司……”“3、塔里木震X公司2013年榨期计划加工原料6.5万吨,预计在两股东团场可收购3.5万吨,尚缺口2万吨,由乙方(即同庆X公司)组织供应,价格随行就市。”可见,同庆丰公司负有的交付1万吨棉籽的合同义务应当在2013年榨期内履行完毕。而自《股权转让协议》签订的2013年9月5日至2014年4月11日,同庆X公司一直未履行上述合同义务,也未向新疆震X公司说明和承诺具体交付的时间,其行为构成违约。

其次,《股权转让协议》对于新疆震X公司履行转让股权义务的时间亦无明确约定。该协议虽然约定“……2、因考虑到塔里木震X公司目前享受的各种优惠政策……,本榨期公司现有名称与股权结构暂不做调整,2013年榨期结束后双方按照《公司法》进行股权结构变更”,但从该约定的目的看,当事人约定塔里木震X公司现有名称与股权结构暂不做调整,是为了该公司目前享有各种优惠政策能够在2013年榨期继续享有而不受影响,而该目的的实现只需该公司对外公示的股权结构以及公司名称不发生变化即可,与公司股权结构在内部程序上是否进行了调整变化并无直接、必然的关联。也就是说,公司股权在内部程序上完成转让并不会导致当事人约定的继续享有目前各种优惠政策之目的无法实现。因此,综合该约定的目的以及文义解释,该约定应理解为股权变更登记在2013年榨期结束以后完成,而非合同约定的股权转让义务履行时间为2013年榨期结束以后。而新疆震X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其已向同庆丰公司转让了塔里木震X公司51%的股权,同庆丰公司已经受让了塔里木震X公司51%的股权,并且实际行使了相应的股东权利。因此,新疆震X公司称其已转让股权、不构成违约,与事实不符。

再次,基于以上分析,新疆震X公司与同庆丰公司对所互负的合同义务没有约定履行顺序,故双方应当同时履行。而双方均未履行上述合同义务,故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因此,新疆震X公司主张同庆丰公司负有先履行义务不能成立,二审判决对于新疆震X公司主张同庆丰公司承担其可得利益2578315.67元的请求不予支持,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综上,新疆震X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及第六项规定的情形。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新疆震X油脂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上海律师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