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张X诉丽X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一案

张X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改判支持张X一审提出的全部诉讼请求,一、二审诉讼费由上海丽X公司、马玉雯承担。事实与理由:1.一审认定事实不清。马玉雯作为股东曾于2017年1月18日专赴兰州与张X就上海丽X公司是否收购北京A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进行商谈,该次商谈属于“股东会”性质,结合张X给马X雯的函件,足以表明张X反对收购上海丽X公司,马X雯系在张X不知情的情况下完成了与A公司的并购;2.一审判决对《合作协议》第八条退出条款的解读存在片面及违背逻辑规则的错误;3.一审适用法律错误;4.马X雯利用职务之便形成对上海丽X公司的支配地位,严重侵害了张X的合法权益,一审判决导致受害股东被困于公司不得脱身,损失不断扩大。

上海丽X公司、马X雯辩称,不同意张X的上诉主张。张X全程参与了上海丽X公司收购A公司的谈判、签约及工商变更登记,其称对此毫不知情不是事实。上海丽X公司收购A公司系公司具体经营行为,无需股东会决议通过。公司出资情况不能作为要求股权回购的依据。《合作协议》第八条的退出条款属一般约定,张X若要办理股权转让需马X雯配合变更,而非张X所称的股权回购。公司法对股权回购有严格限制和规定情形,张X所谓的股权回购实际上就是抽回出资,若支持其诉请则不利于公司经营及稳定。本案不适用公司法第七十四条的规定,应以公司法第三十五或三十六条驳回张X的诉讼请求。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张X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上海丽X公司支付张X股权回购款2,695,000元,注册外投资款550,000元,两项合计3,245,000元,并承担从起诉之日起至实际付款日止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付的利息损失;2.马X雯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诉讼费用由上海丽X公司、马X雯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10月3日,马X雯(甲方)、张X(乙方)及上海丽X公司(丙方)签订《合作协议》一份,约定:甲方、乙方拟共同出资组建丙方,丙方注册资金为500万元,甲方拟对丙方进行出资,通过现金出资方式合法持有丙方51%的股份即255万股股份;乙方拟对丙方进行出资,通过现金出资方式合法持有丙方49%的股份即245万股股份;甲方系丙方的实际经营管理人(法人代表、总经理);丙方注册成立后,甲方承诺无条件将北京B公司75%股权无条件过户至丙方名下,成为丙方的控股子公司;丙方注册成立后,甲方应积极协调北京XX研究院将其控股的上海B有限公司75%的股权和A公司75%股权无条件过户至丙方名下;甲方主要负责公司日常经营管理和项目实施(包含在经营管理中所涉及的财务审核、报销,普通人事任用或罢免,业务开展等相关事务)对公司的业绩和可持续发展负责;乙方主要负责公司监督管理和战略决策(如:公司整体资金使用计划,营运管理中财务规范,投融资策划与管理,资产证券化,重要人事任命以及重点项目的监督和管理)对公司战略发展负责;针对丙方的重大事项,如:重大项目研发、并购、上市、企业经营管理所涉及的一切制度,重要资金使用,重要人事任用等均由甲乙双方共同商讨决议,达成一致后方可实施,若有异议,可上董事会决议;为了“公开、公平、公正”的确定合作关系,也为了丙方今后的持续健康快速发展甲乙双方约定:丙方成立3年内,如果甲乙双方确实在丙方经营理念、未来发展战略等领域无法求同存异,共同发展,或出现巨额亏损或连续亏损,或发生严重侵害各方权益的情形,或因其他无法预测的原因导致无法达到或实现此协议所涉预期目标或战略合作目标的,则甲方需无条件配合乙方处分其持有的丙方股份;等等。

2016年9月29日,张X通过其名下工行XXXXXXXXXXXXXXX0912账户向上海丽卡公司汇款147万元,向马X雯汇款153万元。同日,马X雯通过其名下工行XXXXXXXXXXXXXXX2541账户向上海丽卡公司汇款50万元;2016年9月30日,马X雯通过其名下工行XXXXXXXXXXXXXXX2541账户两次向上海丽X公司汇款,金额分别为50万元、53万元。

2016年10月17日,张X发送给马玉雯邮件一份,主题为《高老师合作协议》,邮件的附件为上海丽X公司、A公司及高妍玫三方《合作协议书》。

2016年11月11日,A公司(甲方)与上海丽X公司(乙方)、北京XX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XX研究院)(丙方)签订合同编号为BJ-20161111的《合作协议书》一份,该协议约定:乙方以资金入股甲方,丙方以无形资产入股甲方,甲方公司进行股权重组,重组结果如下:上海丽X公司占总股份的60%,何X运(A公司的法人代表)占总股份的20%,北京XX研究院占总股份的20%。股权重组后的甲方归乙方控股经营;甲方承诺在合同期限内将其已经开发及未来研发的成果及技术与乙方共同所有,并承诺未来甲方、丙方和甲方团队研发的技术成果为甲乙丙三方共同所有;乙方应在三年内向甲方投资1,000万元,公司股权结构变更后10日内,乙方首笔投资款200万元转到甲方账上;等等。马X雯在上述协议乙方法定代表人处签字。

2017年1月21日,张X发送给马玉雯邮件一份,主题为《上海丽X与北京墨X云端合作协议(2017.1.21)》,邮件的附件为上海丽X公司(甲方)、北京XX研究院(乙方)、A公司(丙方)及何X运(丁方)四方合作协议书,协议约定:甲方以资金入股丙方;乙方以其拥有的指示产权入股丙方;丁方以其拥有的知识产权入股丙方;丙方公司进行股权重组,重组如下:上海丽X公司占总股份的70%,北京XX研究院占总股份的20%,何灵运占总股份的10%;股权重组后,丙方归甲方控股经营;甲方向丙方拟投资1,000万元,先期投入200万元,后续投入资金根据丙方实际经营的状况编制预算,经股东会表决通过后进行出资;等等。

2017年3月12日,张X向上海丽X公司及马X雯发函,就关于上海丽X公司收购A公司相关事宜提出异议。

2017年3月24日,北京XX研究院因上海丽X公司未按照《合作协议书》(合同编号为BJ-20161XX)的约定向A公司投入先期投资款200万元,致函上海丽X公司要求终止合作收购A公司。

一审另查明,马X雯在上海丽X公司工商登记的职务为执行董事、经理。张X在上海丽X公司工商登记的职务为监事。

一审审理中,双方均确认针对上海丽卡公司与A公司签订《合作协议书》(合同编号为BJ-201611XX)的行为,上海丽X公司并未召开过股东会。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张X能否要求上海丽X公司向其支付股权回购款,并要求马X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张X在本案中要求上海丽卡公司向其支付股权回购款,并要求马X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依据有二项:

一、《公司法》第七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股东会该项决议投反对票的股东可以请求公司按照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一)……(二)公司合并、分立、转让主要财产的;(三)……。该条规定是在特殊情况下,股东可以请求公司按照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公司收购股权是股东转让股权的一种特殊方式,但由于收购者是本公司,其性质就不单纯是股权的转让,而是股东撤回投资退出公司的行为,因此该条规定的实施有严格条件限制。必须满足三种法定情形并且股东在股东会上投反对票,股东会依然做出了有效的决议,投反对票的股东才可以请求公司回购其股权。回到本案,张X要求行使法定回购权的前提是上海丽X公司就与A公司合作一事召开过股东会,张X与马X雯就股东会决议内容产生分歧,张X在股东会上明确表示反对。但审理中,张X、马X雯及上海丽卡公司均确认上海丽X公司与A公司签订《合作协议书》,对外投资前并未就此事召开过股东会,故本案的情形无法适用《公司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张X如果认为上述投资行为是公司高管损害公司或股东利益的行为,可另行提出主张。

二、《合作协议》第八条:为了“公开、公平、公正”的确定合作关系,也为了丙方(上海丽X公司)今后的持续健康快速发展甲(马X雯)乙(张X)双方约定:丙方成立3年内,如果甲乙双方确实在丙方经营理念、未来发展战略等领域无法求同存异,共同发展,或出现巨额亏损或连续亏损,或发生严重侵害各方权益的情形,或因其他无法预测的原因导致无法达到或实现此协议所涉预期目标或战略合作目标的,则甲方需无条件配合乙方处分其持有丙方的股份。一审法院对此认为,《合作协议》第八条虽然约定马X雯与张X在经营理念、未来发展战略等领域无法求同存异共同发展,或出现巨额亏损或连续亏损,或发生严重侵害各方权益等情形下,张X有权处分其持有的上海丽X公司的股权,但并未明确约定张X所持股权的受让主体。从第八条的内容来看,马玉雯的合同义务仅仅是配合张X处分股权变更,即马X雯应提供一切必备条件配合张X处分股权。《合作协议》约定的马X雯的义务应视为对股权处分的配合行为,而非对股权的回购义务。从《合作协议》约定也无法得出上海丽X公司或马X雯有回购的意思表示。而且根据《公司法》第三十六条规定,股东在公司成立后不得抽回出资,如上海丽X公司回购张X的股权,将变相减少上海丽X公司的注册资本,有违公司法的资本维持原则,可能损害上海丽X公司外部债权人的利益。

综上,张X在本案中要求上海丽X公司及马X雯回购股权支付股权回购款的诉讼请求,既无法适用《公司法》第七十四条规定之情形,亦无合同依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张X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16,380元,诉讼保全费5,000元,合计诉讼费用21,380元由张X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张X围绕其上诉请求提交一组其与马X雯之间的微信往来记录及照片,旨在证明2017年1月18日,马X雯在兰州与张鹏会面,结合张X一审中举证的其该日向马玉雯及上海丽卡公司的函件,可以证明双方商谈并购事宜时张X明确反对并购并要求整改,当场反对并正式发函反对。

上海丽X公司及马X雯经质证表示,张X的证据不属于二审中新证据。对真实性没有异议,对关联性不予认可。马X雯2017年1月18日确实前往兰州与张X会面,是因为张X起初同意并购,后反悔,所以马X雯与其进行商谈,张X最终同意。

本院经审查,并综合上海丽X公司及马X雯的质证意见,认证认为张X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本院不予采信。

上海丽X公司及马X雯二审中未提供新证据。

本院认为,民事主体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本案张X以上海丽X公司及马X雯擅自并购A公司,认为侵害了其合法权益,进而要求上海丽X公司回购其股权及支付股权回购款,马X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但张X该诉求缺乏合同依据,亦不符合《公司法》第七十四条规定的股东行使法定回购权情形,故一审判决对其诉请不予支持,于法有据。至于张X与同为上海丽X公司股东的马X雯在公司经营中产生的分歧,双方可依法另行处理。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在论述《公司法》第三十五条有关股东在公司成立后不得抽逃出资的条款时,表述为第三十六条及“不得抽回出资”有误,予以更正,但判决结果并无不当,应予维持。张X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2,760元,由上诉人张X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