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黑龙江贝X、北京鑫X进出口有限公司委托合同纠纷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咨询委托合同纠纷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如下一篇案例,此次就该法律咨询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包括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贝X公司再审请求:1.撤销二审判决;2.改判维持一审判决;3.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鑫X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一)鑫X公司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存在多处过错并怠于履行合同义务,直接造成贝X公司巨大损失。二审判决认定鑫X公司积极履行案涉协议且完全履行了受托人的义务,缺乏证据证明且与事实不符。1.鑫X公司未经委托人同意,单方变更交货日期且拒绝以合同约定价格履行合同,构成根本违约。编号为XMC201205-02的《第XMC201205号合同之补充协议》(以下简称《补充协议》2)约定的交付日期为2013年11月31日前,鑫X公司届时未予交付。2013年8月5日、2013年9月10日,鑫X公司两次通知贝X公司推迟交货时间,均未征得贝X公司同意,构成在先违约。《补充协议》2约定奶牛价格为2200美元/头,鑫X公司拒绝按照该价格履行义务,属于根本违约。2.鑫X公司作为提供专业服务的公司,在长达近四个月的时间内从未通知贝X公司牛价上涨的事实,给贝X公司造成了巨大损失,具有明显过错。3.鑫X公司未履行受托人的基本义务。鑫X公司声称其与外商签订了进口合同,但从未将上述合同发送给贝X公司,亦未在庭审中提供原件;鑫X公司未及时处理签证事宜,亦未按约定提供选牛计划,是导致合同无法继续履行的重要原因。(二)贝X公司在案涉合同履行过程中并不存在过错,二审判决错误认定案涉协议系由于贝X公司的原因导致无法履行,事实认定与法律适用均存在错误。1.贝X公司作为委托人,有权指示鑫X公司延期交货,双方亦因此达成了编号为XMC201205-1的《补充协议》(以下简称《补充协议》1),与案涉协议无法履行无关。双方合作前期,因牧场建设原因,贝X公司变更了交货时间,双方达成《补充协议》1,重新约定交货时间。鑫X公司对上述交货延期并无异议,并接受了所有赔偿。因此,此前的交货时间变化和后续的奶牛价格波动不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2.双方变更了信用证担保的履行方式,且鑫X公司未通知贝因美公司进口合同签订的时间,故贝因美公司并不存在延期履行合同义务的情形。贝X公司的付款情况与牛价的变化之间不存在任何联系。3.贝X公司另行与第三人签订委托进口协议,是在鑫X公司拒绝按合同约定履约的情况下,为避免损失扩大所采取的补救措施,而非二审判决认定系导致案涉协议无法履行的原因。(三)案涉协议无法履行完全由鑫X公司过错造成,贝因美公司不应承担任何责任。二审判决未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四百零六条规定判决鑫X公司赔偿贝X公司损失,应视为“确定民事责任明显违背当事人约定或者法律规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鑫X公司辩称:(一)鑫X公司办理委托代理事务不存在过错。1.《补充协议》2约定的交货时间为2013年11月31日,贝X公司存单质押时间比约定晚一个月,致使鑫X公司给外商的信用证开具时间也晚一个月。2013年9月10日,鑫X公司给贝X公司发电子邮件,载明最早交货时间是2014年1月20日,故即使没有鑫X公司于2013年8月5日函中所陈述的牛源紧张等情况,时间也应顺延到2014年1月20日。2013年9月5日,贝X公司发邮件给鑫X公司,表示“希望能在2013年12月底前到货”,说明贝X公司对此明知并认可,并非鑫X公司单方变更交货日期。双方签订的是委托代理合同,并非买卖合同,期间发生的价格变化,作为被代理人的贝X公司,应该积极应对,但贝X公司既不提出解除合同,也不同意调整价格,反而最后以25300元/头远高于鑫X公司的价格从案外人处进口奶牛,并要求鑫X公司承担所谓的差价损失,是恶意行为。国际市场价格的变化不是代理人的过错。2.鑫X公司与外商签订合同后即将合同电子版发送给贝X公司。鑫X公司于2013年11月15日收到外商来函说明价格上涨、牛源紧张事宜,与外商协商无果后于2013年12月函告贝因美公司,并电话与贝X公司沟通,不存在怠于通知价格变动的问题。贝X公司认为鑫X公司在合同履行过程中未及时处理签证事宜、未按约定提供选牛计划,没有证据证实且与事实相悖。(二)贝X公司无权指示鑫X公司延期交货,其随意变更交货时间属于违约行为,如果不是贝X公司再三延期,耽搁10个月时间,不会赶上国际奶牛市场价格大涨的时间段;由于贝X公司延期履行合同造成选牛计划推迟一个月,期间国际市场奶牛价格大涨;贝X公司与案外人北京雄X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雄X公司)签订的合同价格为25300元/头,远高于2200美元/头以及双方协商的20500元/头,恶意扩大损失,并非为避免损失扩大所采取的补救措施。(三)贝X公司将银行存单质押,银行已经按照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2.85%给付利息,与贷款利率无关,贝X公司非但没有损失,相反获利。综上,请求驳回贝X公司的再审请求。

贝X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解除贝X公司与鑫X公司签订的《委托代理进口协议书》《补充协议》1及《补充协议》2;2.判令鑫X公司返还贝因美公司国内代理服务费2574000元;3.判令鑫X公司赔偿贝X公司办理信用证所造成的利息损失672161元;4.判令鑫X公司赔偿贝X公司向第三方委托进口奶牛造成的实际差价总损失的60%,为6177600元;5.判令鑫X公司赔偿牧场空置费总损失的60%,为2899874元。本案诉讼费用由鑫X公司承担。一审审理过程中,贝X公司申请撤回第5项诉讼请求,即“鑫X公司赔偿牧场空置费总损失的60%,为2899874元”。上海律师咨询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2年6月4日,贝因美公司作为委托方与受托方鑫X公司签订《委托代理进口协议书》,内容主要为:在澳大利亚进口荷斯坦青年母牛,进口奶牛1200头,交货时间为2012年10月-11月,青年母牛约7-12月龄,2970美元/头,交货地点为黑龙江省安达市委托方牧场;授权范围为委托方全权委托受托方承办代理进口的一切对外事宜,直至技术文件资料,进口种畜等交到委托方指定牧场为止;违约条款:因委托方不履行义务导致协议不能履行,或者不能完全履行,委托方应偿付受托方为其垫付的费用、税金及利息,并承担受托方因此对外承担的一切责任;受托方不履行责任导致协议不能履行,受托方应赔偿委托方因此受到的损失,并自行承担一切对外责任。关于不可抗力,约定受托方因不可抗力事件不能履行全部或者部分委托协议的,免除其对委托方的全部或者部分责任,但受托方应该及时通知委托方和外方,并且在合理的期间内提供有关机构出具的证明;因政府出台新政策的任何损失,视为不可抗力,受托方不承担责任。双方在履行合同过程中,由于贝X公司牧场建设等原因,贝X公司提出延迟交货。经协商双方于2012年8月21日签订《补充协议》1,鑫X公司同意调整进牛时间,预计2012年11月前往国外进行选牛工作,2012年12月运抵中国,并在鑫X公司隔离场隔离45天后于2013年1月底运至贝X公司牧场。如果2013年1月底奶牛出隔离场时,贝X公司牧场尚未完工,则该批奶牛可在鑫X公司隔离场继续饲养最多30天,从奶牛隔离期结束至奶牛运离场地期间的相关费用由贝因美公司承担。2013年6月8日,贝X公司提出推迟引种时间,奶牛市场变化较大,双方经协商又达成《补充协议》2,约定在澳大利亚进口荷斯坦青年母牛,进口奶牛总数1200头,交货时间为2013年11月31日前,国外选牛时,青年母牛约7-16月龄,2200美元/头,国内费用2860元/头,交货地点为黑龙江省安达市委托方牧场。贝X公司补偿鑫X公司预付款利息75955.97元,国内费用损失费177600元。对于奶牛货款和国内费用的支付采用CIF方式,在签订进口合同后20天内,委托方将全部货款的110%开全额中国银行信用证银行保函给受托方,由受托方向出口商开立100%不可撤销信用证。2013年8月28日,贝X公司办理了全额中国银行信用证、银行保函。2013年12月31日,贝X公司给鑫X公司出具《关于履行进口澳牛合同的函》,主要内容为:我公司于2013年6月与贵公司签订了1200头进口澳牛的合同补充协议,双方约定牛价2200美元/头,国内费用2860元/头,2013年11月31日之前到贝X公司牧场,2013年8月28日我公司按合同将牛款以信用支付形式全额打入贵公司指定账户,2013年8月5日,贵公司来函称,因牛源及船原因推迟至2014年1月到达贝因美牧场,但直至2013年11月底贵公司及澳州出口商一直未安排出国选牛,贵公司2013年12月2日发来《奶牛交货时间的情况说明》,该函说明因澳州牛源市场发生巨大波动,要求按2777美元/头重新议价,对此我方不能接受……。2014年1月27日,鑫X公司给贝X公司发出《关于奶牛供应情况的说明》,主要内容为,鑫X公司接到合作外商的通知,该合同项下的奶牛不能按照原定计划运抵中国,交货时间会推迟。原因是由于澳大利亚奶牛市场整体情况不容乐观,牛源短缺,价格上涨。由于以上特殊情况,与外商谈判,外商表示如按原合同价格采购,外商无法承担巨额损失,对于船期推迟以及价格变动给贵公司造成的损失,为表歉意鑫X公司愿承担损失,按照CIF中国港口价以及国内费用共计20500元/头与贵公司重新签订代理协议。

另查明,贝X公司与雄特公司签订《进口奶牛委托代理协议》,贝X公司委托雄特公司从新西兰进口荷斯坦青年母牛1200头,费用单价25300元/头,金额30360000元。贝因美公司按照代理协议价,汇入雄特公司奶牛进口款29504300元。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双方签订的《委托代理进口协议书》及两份补充协议是否应解除;鑫X公司是否应返还贝X公司国内代理服务费2574000元;鑫X公司是否存在违约行为,是否应承担赔偿损失责任。

(一)关于是否应解除《委托代理进口协议书》及两份补充协议的问题。贝X公司与鑫X公司签订的《委托代理进口协议书》及两份补充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协议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在履行协议过程中发生纠纷,已不能继续履行,现双方均同意解除《委托代理进口协议书》及两份补充协议,故贝X公司请求解除与鑫X公司签订的《委托代理进口协议书》及两份补充协议的诉讼请求有理,应予支持。

(二)关于鑫X公司是否应返还贝因美公司国内代理服务费2574000元的问题。鑫茂公司对收到贝因美公司国内代理服务费2574000元的事实无异议,现双方均同意解除《委托代理进口协议书》及两份补充协议,鑫X公司应将此款返还给贝X公司,贝X公司主张返还国内代理服务费2574000元的诉讼请求有理,应予支持。

(三)关于鑫X公司是否应赔偿贝X公司办理信用证所造成的利息损失672161元的问题。双方签订补充协议后,贝因美公司于2013年8月28日将全部货款共计1663.20万元以存单质押方式为鑫X公司开具信用证提供担保。2013年9月10日,鑫X公司确认贝X公司出具信用证时间及最早交货时间为2014年1月20日。2014年1月27日,由于鑫X公司未按期交货,向贝X公司发函,重新协商牛的价格,对此双方未形成合意。因双方签订的《委托代理进口协议书》及两份补充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对双方均有约束力,由于鑫X公司未按协议约定履行交货,系违约行为,应承担违约责任。贝X公司主张鑫X公司赔偿办理信用证造成的利息损失672161元(2013年8月29日至2014年11月24日,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利息,扣除质押存单本身年收益)有理,应予支持。关于鑫X公司提出由于贝X公司开具信用证比预计晚了一个月,牛价上涨,造成损失的问题。2013年9月10日,鑫X公司给贝X公司发函确认选牛及船期安排时,确认了贝X公司出具保函时间,对此并未提出异议的情况下,确定了委托购买牛的具体交货时间,因此能够认定贝X公司出具保函时间并不影响双方签订协议的履行,鑫X公司此抗辩理由不成立,不予支持。关于鑫X公司提出由于国家质量检验总局对澳州出口种牛到中国的《进境动物检验检疫许可证》的核发提出新要求,政府出台的政策属不可抗力,鑫X公司不应承担责任的问题。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八条规定,当事人一方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应当及时通知对方,以减轻可能给对方造成的损失,并应当在合理期限内提供证明,因鑫X公司不能提供发生不可抗力的事实,所以鑫X公司此抗辩主张缺乏事实依据,不予支持。

(四)关于鑫X公司是否应赔偿贝X公司向第三方委托进口奶牛造成的实际差价总损失的60%,计6177600元的问题。由于鑫X公司违约,致使贝X公司委托雄X公司在新西兰进口荷斯坦青年母牛。贝X公司委托雄X公司进口奶牛价为每头25300元,支付雄X公司货款29504300元。贝X公司与鑫X公司签订补充协议确定牛的价格为每头2200美元(汇率6.3),国内费用2860元/头,价款为20064000元[(2200美元×6.3+2860元)×1200],购牛差价损失为9440300元。贝X公司主张赔偿实际差价损失的60%,即鑫X公司应赔偿贝X公司向雄X公司委托进口奶牛造成的实际差价损失5664180元。因贝X公司未向雄X公司全额交付价款,故要求鑫X公司赔偿6177600元的请求缺乏事实依据,不予支持。关于鑫X公司主张贝X公司与第三方签订的委托代理进口奶牛价格高于鑫X公司向贝X公司发出通知函里协商牛的价格,贝X公司扩大损失的问题。鑫X公司向贝X公司发函协商牛的价格为每头20500元,双方签订补充协议确定牛的价格为每头2200美元(汇率6.3),合人民币13860元/头,1200头奶牛差价款为7967000元。贝X公司赔偿实际损失为5664180元,并未将损失扩大。鑫X公司此抗辩主张,缺乏事实依据,不予支持。

综上,该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三百九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判决:一、解除贝X公司与鑫X公司签订的《委托代理进口协议书》(编号XMC201205)及两份补充协议(XMC201205-1,XMC201205-02);二、鑫X公司返还贝X公司国内代理服务费2574000元;三、鑫X公司赔偿贝X公司办理信用证所造成的利息损失672161元(2013年8月29日至2014年11月24日,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利息,扣除质押存单本身年收益);四、鑫X公司赔偿贝X公司向第三方委托进口奶牛造成的实际差价总损失的60%,计5664180元;五、驳回贝X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77766元,由鑫X公司承担52736元,由贝X公司承担25030元。上海律师咨询

鑫X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三、四项,改判驳回贝X公司的诉讼请求;本案诉讼费用由贝因美公司承担。

二审法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另查明:2013年8月19日,鑫X公司与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黑河分行(以下简称黑河中行)签订(2013)年国结鑫X中牧字第001号《开立国际信用证合同》,约定黑河中行为鑫X公司开立信用证,鑫X公司提供保证金质押,出质人为第三人,由黑河中行与出质人另行签订《保证金质押合同》。2013年8月28日,贝X公司作为出质人与作为质权人的黑河中行签订2013年鑫X质字001号《质押合同》,约定贝X公司以其金额为1663.20万元的《单位定期存单》为上述《开立国际信用证合同》提供质押担保。根据黑河中行2013年8月28日出具的《中国银行单位定期存款(质押贷款专用)存单》记载,金额为1663.20万元,利率为年2.85%。

2013年7月2日,鑫X公司工作人员闫某向贝X公司工作人员李某发出电子邮件,主要内容为:“请尽快将146万元补偿款电汇至我司账户。关于信用证银行保函,请贵司在月底之前开具给我司,以免耽误合同进度。”2013年9月10日,闫金生向贝X公司工作人员黄某发出电子邮件,主要内容为:“贵司的牛款于2013年8月28日在黑河银行就绪,8月29日信用证开出。外方收到信用证后需要1个月的时间准备牛源,20-30天的时间农场检疫,30天的时间隔离,15天的海运时间,运抵国内隔离场后隔离45天,所以最早的交货时间是2014年1月20日。详细的选牛及船运计划,请参阅附件中的预计时间表。”2013年10月8日,鑫X公司工作人员向贝X公司工作人员李某发出电子邮件,主题是贝因美牧场1期澳洲选牛人员签证事宜。

鑫X公司认可其已收到贝X公司支付的国内代理服务费2574000元,并同意退回该费用。贝X公司一审庭审时认可其与雄X公司于2014年7月签订了《进口奶牛委托代理协议》。

二审法院认为:案涉《委托代理进口协议书》及《补充协议》均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禁止性规定,又无导致合同无效的法定情形,应认定为有效。贝因美公司在鑫X公司未完成委托事项的情况下,诉请解除案涉协议,鑫X公司亦同意解除,故一审判决解除案涉协议并无不当。贝X公司以鑫X公司未履行合同约定的受托义务,存在过错为由,要求鑫X公司赔偿其购买奶牛的差价损失。合同法第四百零六条规定,有偿的委托合同,因受托人的过错给委托人造成损失的,委托人可以要求赔偿损失。本案双方当事人签订《委托代理进口协议书》后,由于委托方贝X公司牧场建设原因,其多次提出推迟进口奶牛时间,在此期间奶牛市场价格发生较大变化,双方为此于2013年6月8日签订了《补充协议》2。根据鑫X公司2013年7月2日向贝X公司发送的电子邮件可以确定,贝X公司应于2013年7月底开具银行信用证保函,但其至2013年8月28日才将货款存入银行。鑫X公司2013年9月10日及2013年10月8日发出的电子邮件均表明,其在积极履行案涉协议。后鑫X公司主张由于奶牛市场价格的上涨,要求与贝X公司重新议定奶牛价格,并于2014年1月27日提出了20500元/头的价格,但贝X公司对此并不同意,而是以25300元/头的价格与案外人雄X公司另行签订了《进口奶牛委托代理协议》,导致本案协议无法履行。通过上述事实可以确定,鑫X公司在履行案涉协议过程中,不存在违背诚信原则及损害贝X公司利益的行为,亦不存在过错。贝X公司主张的购买奶牛差价损失与其主张的鑫X公司对国际奶牛市场价格存在判断失误等行为之间亦不存在因果关系,故鑫X公司关于其在办理案涉受托事务过程中,完全履行了受托人的义务,不应向贝X公司赔偿5664180元差价损失的上诉主张成立,二审法院予以支持。此外,案涉协议系由于贝X公司原因导致无法履行,而鑫X公司并未占用贝X公司用于质押的1663.20万元,该款项仍由贝X公司占有,且黑河中行针对该部分款项已按照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2.85%的标准向贝X公司支付了相应的利息,故一审法院判令鑫X公司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标准向贝X公司支付利息不当,二审法院予以纠正。

综上,该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一、维持一审判决主文第一、二项;二、撤销一审判决主文第三、四、五项;三、驳回贝X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一、二审案件受理费169913.39元,由贝X公司负担128489.50元,由鑫X公司负担41423.89元。

围绕当事人的再审请求,本院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认定如下:贝X公司提交如下新证据:1.鑫X公司于2013年8月5日向贝X公司发送的邮件,拟证明鑫X公司在来往函中从未告知牛价发生变化,鑫X公司单方变更交货时间;2.鑫X公司于2013年12月20日向贝X公司出具的《关于奶牛供应情况的说明》,拟证明鑫X公司直至2013年12月20日向贝X公司提出提高奶牛价格,该日已超过双方约定的交货时间近一个月,也超过鑫X公司单方变更的奶牛到港时间,属于严重违约;3.贝X公司“合同管理流程信息表”,拟证明贝X美公司于2014年9月16日才通过其与雄X公司的合同审核,距离鑫X公司提出的新价格的时间近8个月,两个价格没有可比性。鑫X公司提交如下新证据:鑫X公司工作人员黄某于2013年9月5日发送给贝X公司闫经理的电子邮件一份,内容为鑫X公司希望1200头澳牛能够在2013年12月底前到场,拟证明贝因美公司对该批奶牛不能按照原约定时间到场是明知和同意的,同时贝X公司明知依据其存单质押的时间不可能按照原约定的时间交付奶牛。对于贝因美公司提交的证据1、2的真实性,鑫X公司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证据3系贝因美公司的内部审核流程表,且鑫X公司对真实性有异议,故本院不予采信。鑫X公司提供的电子邮件,系网络打印内容,真实性不明,且贝X公司不认可该证据的真实性,故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再审对原审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另查明:2013年8月5日,鑫X公司向贝X公司发函,称“由于2013年的奶牛市场波动较大,奶牛价格相比2012年出现了下降。根据贵司重新议价的意愿,我司通过多次谈判,最终才与外商达成了新的进口合同。但是由于以下原因,进口奶牛的时间要比预期的时间稍有推迟,目前预计2013年12月初到港,2014年1月份运抵贵司牧场:1、重新议价,签订补充协议的过程占用了很长时间,一直到2013年6月8日才签订了补充协议,错过了与外商签订进口合同的最佳时期;2、2013年5月份,国内众多乳品企业都签订了进口奶牛合同,造成了澳大利亚牛源十分紧张,外商较早的船期也都安排完毕。”

2013年12月20日,鑫X公司向贝因美公司出具《关于奶牛供应情况的说明》,称“对于船期推迟及价格变动给贵司造成的损失,为表歉意并继续我们的友好合作关系,我司愿意支付人民币83万元给贵司作为补偿。然后我们按照目前的市场价格CIF中国港口价2777美元/头,国内费用人民币2860元/头重新签订合同”,其余内容则与其于2014年1月27日向贝X公司出具的《关于奶牛供应情况的说明》内容基本一致。

还查明:《补充协议》2约定由于贝X公司要求按照新的市场价格引进奶牛,国外供应商拒绝退还前期的预付款1265932.80元,贝X公司将该预付款及相应利息75955.97元补偿给鑫X公司,另外,由于贝X公司多次推迟引种时间,导致鑫X公司遭受隔离场空场费用及开证手续费的国内费用损失共计177600元,以上全部补偿款共计1519488.77元,鑫X公司将补偿款优惠至1460000元。该协议签订后,贝因美公司已将1460000元补偿款支付给鑫X公司

本院再审认为,本案为委托合同纠纷。根据贝因美公司的再审请求和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争议焦点主要为案涉委托代理协议未能按约履行的原因是什么,受托人鑫X公司应否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贝X公司(委托方)与鑫X公司(受托方)签订的《委托代理进口协议书》及两份补充协议均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禁止性规定,应认定为有效。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贝X公司与鑫X公司签订《委托代理进口协议书》后,由于贝X公司因牧场建设等原因多次要求延迟交货,双方经协商变更交货时间,且对奶牛价格也根据国际市场变化作出相应调整。即,2012年6月4日第一次签订委托代理协议约定,交货时间为2012年10月-11月,价格为CIF中国港口价格2970美元/头,杂费及代理费人民币2950元/头;2012年8月21日签订《补充协议》1,调整进牛时间;2013年6月8日达成《补充协议》2,对进牛时间及价格进行调整,约定交货时间为2013年11月31日前,价格为2200美元/头,国内费用2860元/头。2013年8月5日,鑫X公司向贝X公司发函说明因牛源及船期原因奶牛推迟至2014年1月到达贝X公司牧场,本案没有证据证明贝X公司对此提出异议,应认定双方就此交货时间达成合意。鑫X公司2013年9月10日及2013年10月8日发出的电子邮件表明,其在积极履行受托义务。在履行案涉协议过程中,由于国际市场奶牛价格上涨,鑫X公司于2013年12月20日向贝X公司出具《关于奶牛供应情况的说明》,说明澳洲牛源市场发生巨大变动,要求按2777美元/头重新协商奶牛价格。2014年1月27日,鑫X公司向贝X公司又发出《关于奶牛供应情况的说明》,说明牛源短缺价格上涨,提出按20500元/头的价格提供奶牛。从签订和履行案涉委托代理协议及补充协议的情况看,双方根据国际市场变化对奶牛的价格相应作了调整,这也符合等价有偿的合同原则。对于鑫X公司关于价格调整的建议,贝X公司表示不同意,也未与鑫X公司进一步进行协商或解除案涉委托代理协议及补充协议的情况下,与案外人雄X公司另行签订《进口奶牛委托代理协议》,以远高于鑫X公司建议的25300元/头的价格购买奶牛,导致本案双方之间委托代理协议无法继续履行。根据合同法第四百零六条规定,有偿的委托合同,因受托人的过错给委托人造成损失的,委托人可以要求赔偿损失。本案中,没有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鑫X公司在履行案涉协议过程中,存在违背诚信原则及损害贝X公司利益的行为,贝X公司主张的购买奶牛差价损失与其主张的鑫X公司对国际奶牛市场价格存在判断失误等行为之间亦不存在因果关系,且贝X公司向案外人购买的奶牛品质、产地等与委托鑫X公司购买的奶牛不尽一致,贝X公司所主张的差价损失缺乏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判决未予支持,并无不当。鉴于鑫X公司并未占用贝因美公司用于存单质押的1663.20万元,该款项仍由贝X公司占有,且黑河中行针对该部分款项已按照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2.85%的标准向贝X公司支付了相应的利息,原审判决对贝X公司的此项主张未予支持,亦无不妥。

综上所述,贝X公司的再审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维持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黑民终5XX号民事判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上海律师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