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律师咨询:企业境外成功上市,创始人如何“功成身退”

在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的客户中,有大量企业已经实现海外上市,还有很多也正在这条路上蓄势待发,对于这些干劲十足的创业者和企业家,当中有些对CRS/FATCA已有深入了解,有些还对此摸不着门道,本文仅在此就企业境外成功上市后,创始人退出时可能面临的一些海外账户识别规则问题,就该问题向上海律师咨询后,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其中此次法律咨询上海律师包括上海法律顾问整理资料如下:

案例背景

李总(40岁,中国国籍,拥有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长期居住于中国)为ABC公司的创始人之一。2XXX年,ABC公司通过VIE结构在美国某交易所挂牌上市。XYZ公司为上市主体,为一家注册在开曼的豁免公司。甲通过其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全资设立的豁免公司M持有在XYZ公司中的权益。XYZ公司成功上市后,李总通过M公司出售部分XYZ公司股票,获得1000万美元变现资金,李总拟将该部分资金用于海外投资以及改善家庭生活。在变现之前,李总向律师咨询,该部分变现资金(以下简称“售股收入”)是否会为其带来税务影响?

问题解析

问题一:M公司在美国要不要就售股收入缴税?——M公司美国金融账户识别问题(FATCA)

由于大多数国家与美国签署的FATCA政府间协议属于双边对等交换协议,不仅伙伴国的金融机构和政府需要将美国居民的账户信息交换给美国政府,美国政府也会对等地将外国居民在美国金融机构的信息交换给该外国政府。若M公司在美国开立银行账户,该美国银行作为金融机构对其管理的账户负有尽职调查和信息申报的义务。尽职调查的内容包括两方面,一是账户持有人即本例中M公司是否为FATCA伙伴国居民,该账户是否属于需申报账户;二是判断M公司是否为消极非金融机构,并识别其实际控制人是否为FATCA伙伴国居民。

关于第一个问题,美国银行主要通过“反洗钱/了解你的客户”程序收集的信息或者公开获取的信息来判定。如本例中M公司注册地在英属维尔京群岛,英属维尔京群岛与美国签署了FATCA政府间协议,因此该账户属于需申报账户。第二个问题要略显复杂,美国银行可以通过其已经收集的信息或者公开获取的信息来识别,若无法确定可要求账户持有人提供自我声明,声明其在FATCA下的身份类别。美国一般以账户持有人提供的美国国税局发布的W8和W9系列表格来作为自我声明。在本案例中,如果M公司构成XYZ公司的关联机构[1],并且XYZ公司构成合格上市公司,那么M公司属于积极非金融机构。否则,由于M公司未开展任何实际经营活动,并且取得的大部分收入是股息、利息、租金、特许权使用费等消极经营活动收入,则其很有可能被认定为消极非金融机构。积极非金融机构和消极非金融机构的区别在于,积极非金融机构只需向金融机构提交其相关税务身份声明文件,而消极非金融机构还需提交其实际控制人的相关信息。在本案例中李总具有多重居民身份,但鉴于中国尚未与美国正式签署FATCA政府间协议,为M公司开立金融账户的金融机构将识别李总的加拿大税务居民身份,并按照与加拿大之间的政府间协议模式进行信息互换。

上文提到,账户持有人需要填写W8或W9表格作为自我声明。在本案例中,M公司作为一家外国公司并且其实际控制人为非美国居民,M公司在填写针对外国实体的W-8-BEN-E表格时,可根据上述分析勾选机构类别。M公司无需就售股收入在美国报税,但如其日后取得股息、红利收入,则因该等收入属于来源于美国的收入而应报税。

如为资金使用需要,M公司需要将其在美国金融账户中的售股收入转移至香港金融账户,这一资金转移会产生税务影响吗?请注意在上述分析中,均假定M公司为非金融机构。

问题二:M公司如果把售股收入转移至在香港开立的金融账户,会产生税务风险吗? 上海律师咨询

 

首先,需判断在香港税收法律上,M公司是否构成香港公司居民。M公司作为一家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公司,假设其并非在香港进行管理和控制,则M公司不构成香港公司居民。反之,如M公司事实上在香港进行管理和控制,则其构成香港公司居民。在小红筹结构中,很常见的一种做法是通过一定安排将离岸公司的管理地设定在香港。香港在税收征管上采用地域来源原则((Territorial Source Concept)征税,即一般只对源自香港的利润才在香港征税。本案例中M公司取得的售股收入为M公司股权投资收入,应可豁免缴纳香港利得税。

 

其次,我们来分析M公司香港金融账户的识别和申报问题。香港于2014年11月与美国签署了FATCA政府间协议模式二,于2017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CRS。由于M公司和李总均不构成特定美国人,香港金融机构依据FATCA对M公司金融账户进行尽职调查和识别后应确定该账户为无需申报账户,对此我们不多做分析。此处,我们重点来看香港金融机构依据CRS对M公司香港金融账户的识别和申报问题。

 

在尽职调查这一问题上,香港银行一方面需要识别M公司是否为CRS申报国居民,该账户是否属于需申报账户;另一方面需要判断M公司是否为消极非金融机构,并识别其实际控制人是否为CRS申报国居民。根据香港税务局2017年公布的《申报税务管辖区名单》,英属维尔京群岛尚不属于香港自动交换资料的伙伴国[1]。对于M公司是否构成消极非金融机构的问题,如果M公司持有XYZ公司50%以上的股权,M公司因构成上市公司关联机构而可能被认定为积极非金融机构,这时香港金融机构无需进一步识别M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信息。如果M公司持有的XYZ公司的股权比例低于50%,并且其除持有XYZ公司股权外无其他业务和收入,则其很可能被认定为消极非金融机构。在判断机构账户持有人是否为消极非金融机构时,金融机构可以依据已有的反洗钱/KYC程序收集的信息或者公开可获取的信息作出判定。若M公司属于消极非金融机构,香港金融机构需要“穿透”审查其实际控制人。在本例中,M公司由李总100%持有,可以认定李总为M公司实际控制人[2],香港金融机构需进一步识别李总税务居民身份信息。此时,李总需要对其税务居民身份作出声明。如李总同时构成中国和加拿大的税务居民,李总的身份识别信息、账户识别信息以及账户财务信息都要被申报和交换至中国和加拿大。

 

需要注意的是,FATCA和CRS均对存量机构账户规定了豁免门槛,如果在新旧账户的时间界点上,存量机构账户的余额或者价值低于25万美元,可以豁免对其进行尽职调查,也就是说金融机构无需对此账户进行尽职调查,该机构账户不在申报范围内。但是如果此后任何年度末该账户余额或者价值超过100万美元(FATCA下)或者25万美元(CRS下),则不再享受豁免。可以推测,如果在后面的年度内账户余额短暂高于100万美元或者25万美元,但在年度末又恢复至低于100万美元或者25万美元,那么该账户仍然可以享受豁免不被申报。FATCA和CRS对于新增账户则没有任何门槛豁免的规定,这意味着所有的新增账户都需要被尽职调查。

 

最后,在本例中,如果李总的身份识别信息、账户识别信息以及账户财务信息被互换至中国税务总局,李总是否具有中国税法项下的纳税义务?根据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的《关于<非居民金融账户涉税信息尽职调查管理办法>的公告的解读》第二十一项,信息交换是否意味着增加纳税人的税收负担?主管机关解答道:“交换的信息是来源于境外的第三方信息,主要用于各国开展风险评估,并非直接用于征税。对评估列为高风险的纳税人,税务机关将有针对性地开展税务检查并采取相应后续管理措施。”

综上可见,M公司将售股资金转移至香港金融账户后,不会直接导致M公司和李总在香港的税务责任,但是因CRS账户识别和信息互换,李总通过M公司持有的账户财务信息将被互换至其税务居民身份所在国,即中国和加拿大。该等信息将被当地税务主管当局用于税收目的。上海律师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