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原告杭州富城布业有限公司诉被告上海佐妮床上用品有限公司买卖合....doc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杭州A布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衙前镇南庄王村。

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B床上用品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万祥镇振万路2号2幢180室(临港)。

法定代表人。

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杭州A布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城布业公司)诉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B床上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佐妮用品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6月1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后因案件审理需要,本案依法由简易程序转为普通程序,于2014年10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富城布业公司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佐妮用品公司经公告送达未到庭应诉,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富城布业公司诉称,原、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系多年货物买卖合作关系,由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向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提供涤纶装饰布,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支付相应货款。自2009年至2011年间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共向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销售货物人民币6,990,410.65元,并开具同等金额的增值税发票,截止至2011年9月30日,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尚欠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货款285,157.42元。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多次向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催要货款未果,故诉至法院,要求判令:1、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向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支付货款285,157.42元;2、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向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支付利息(以285,157.42元为基数,自2014年6月11日起诉之日起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计算);3、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承担。

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佐妮用品公司未进行答辩。

经审理查明,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向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销售涤纶装饰布,双方素有业务往来,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亦开具相应增值税发票。截止至起诉之日,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尚欠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货款285,157.42元,因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至今未支付剩余货款,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诉至法院,要求判如所请。

以上事实,由浙江增值税专用发票、银行承兑汇票、送货单以及当事人的庭审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向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销售涤纶装饰布,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本案中,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按约履行供货义务,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未支付剩余货款285,157.42元,其行为构成违约,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现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诉请要求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支付剩余货款及利息,依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佐妮用品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应视为对其抗辩权的放弃,由此产生的法律后果由其自行承担。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B床上用品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杭州A布业有限公司支付货款285,157.42元;

二、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B床上用品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杭州A布业有限公司支付利息(以285,157.42元为基数,自2014年6月11日起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计算)。

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577元,由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B床上用品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

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咨询合同纠纷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上一篇案例,此次就该法律咨询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包括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