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18-林梅诉马世安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docx

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案例解答:

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诉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沪01民终793号

上诉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原审原告):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女,1968年10月11日出生,汉族,户籍地上海市浦东新区。

被上诉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原审被告):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男,1948年8月1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长宁区。

被上诉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原审被告):周秋苓,女,1947年10月25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长宁区。

上诉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因与被上诉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2017)沪0105民初632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月8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胡宏祥,被上诉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共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郭杰、吴晓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支持其一审时的诉请,由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返还其本金404万元(人民币,以下币种同)。事实与理由:2014年1月17日、2月20日、3月5日虽出具了借款协议,但目的是为了办理股权质押,并无借款事实的发生。2014年3月31日出具的《备忘录》不是双方对账后结算凭证,经核算,双方之间自2011年1月至2014年1月23日,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向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借款本金累计4,110万元,还款4,510万元,本金多还了404万元,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应予以返还。

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辩称:2014年3月31日双方签署的《备忘录》,是双方经过多次对账后达成的协议。根据这个对账结果,其曾向宝山区法院起诉,要求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偿还欠款,案件已经判决并执行完毕。本案系争借款事实,已经在宝山区法院的案件中做出裁判,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的行为,属于重复起诉,不应得到支持,请求维持原判。

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返还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借款本金404万元,利息87.30万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系夫妻关系。2010年3月,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与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注册成立上海A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为公司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为公司监事。

2011年至2014年,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多次向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借款累计41,100,000元。在此期间,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亦通过自己及施某的账户陆续向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归还本金及利息。

2014年1月17日,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及A公司签订《借款协议》,载明: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于2013年1月22日、12月18日向周秋苓、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借款20,000,000元(各10,000,000元),已归还4,000,000元,尚余16,000,000元未归还,担保人A公司同意以其拥有的上海B有限公司11%的股权质押进行担保,质权人为赵某。A公司与赵某于当日办理了出质设立登记手续,担保债权数额为22,000,000元。

2014年2月20日,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与A公司出具《借条》,载明: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于2012年9月15日、2013年1月22日、12月18日向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借款6,000,000、10,000,000元、10,000,000元,已归还3,000,000元,尚余23,000,000元未归还,借款利息支付至2014年1月底,并明确约定原借条作废。

2014年3月3日,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与A公司出具《股权质押权利人的说明》,载明: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于2012年9月15日向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夫妇借款6,000,000元,由A公司以其持有的浙江C有限公司5%股权质押进行担保,因该债权已经转让给马某,故由其享有债权及质权。

2014年3月5日,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及A公司签订《借款协议》,载明: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于2012年9月15日向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夫妇借款6,000,000元,由A公司以其持有的浙江C有限公司5%股权质押进行担保,质权人为马某。A公司与马某于当日办理了出质设立登记手续,担保债权数额为5,000,000元。

2014年3月31日,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签订《备忘录》,载明:“甲方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乙方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乙方要求对2014年2月20日借条重新书写,并完善股权质押合同所涉主体信息,甲方同意乙方上述请求,经双方协商一致,就如何重新书写借条达成一致意见;第一条、甲乙双方明确,至本备忘录签署之日,甲方向乙方借款金额为贰仟陆佰万元,具体借款时间为2012年9月15日,借款人民币600万元,2013年1月22日借款人民币1,000万元,2013年12月18日借款人民币1,000万元。第二条、甲乙双方明确至备忘录签署之日,甲方已还款肆佰万元。第三条、甲方根据乙方需要另行制作借条两张,欠款金额与借条形成时间分别为,2014年3月5日,欠款金额600万元;2014年1月17日欠款金额1,600万元……”。

2014年6月4日,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出具《声明》,表示将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所欠的6,000,000元债权转让给儿子马某、16,000,000元债权转让给儿媳赵某。

因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与A公司未依约履行还款义务,马某与赵某先后诉至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该院于2014年6月4日分别出具(2014)宝民一(民)初字第3990号、3991号民事调解书,确认了马某、赵某对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所享有的6,000,000元、16,000,000元债权,并由上海D有限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还款责任。后因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及上海D有限公司未能履行还款义务,赵某、马某向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其中(2014)宝执字第5094号(马某)案件尚未执行完毕,而(2014)宝执字第5357号(赵某)执行案件中,宝山区人民法院依法进行了强制评估、拍卖上海D有限公司持有的上海B有限公司11%的全部股权,因两次拍卖均流拍未成交,在申请人赵某申请抵债的情况下,该院依据法律规定,以第二次流拍的价格,将股权以抵债的形式过户给赵某,赵某通过法院强制执行取得了该公司股权后,该案执行完毕。

此外,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曾于2014年6月11日出具(2014)普民二(商)初字第227号民事判决书,载明: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作为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的担保人于2014年1月24日向该案原告李某汇款3,920,000元,并在转款用途处记载“代付担保本金和利息”,该笔资金系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于前一日汇给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后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上海D有限公司对该判决提出上诉,经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调解结案,并出具(2014)沪二中民四商终字第1020号民事调解书,载明: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应当于2014年11月30日归还李某借款本息7,300,000元,并由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上海A公司对该笔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后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分别于2014年9月15日、11月30日,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汇款4,000,000元、3,300,000元,用于代替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履行还款义务。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法律规定,主张法律关系存在的当事人应当对产生该法律关系的基本事实负有举证义务。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为证明其主张,向法院提供了一系列付款凭据,故对于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与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之间曾多次发生借贷关系,且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曾陆续向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还款的事实予以确认,但鉴于双方之间往来账目繁多,在双方均未提供全部的往来资金银行明细的情况下,对于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主张的“《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与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施某、林某)往来汇总》即为双方2011年9月6日至2014年1月25日的全部账目明细”不予认可。在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所提供的账目中,2014年1月23日的3,920,000元被记入其还款金额,但根据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提供的证据,该笔款项已被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判决书认定为“向案外人还款”,该事实认定对本案具有拘束力,且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亦未就该代付款另行归还,故该笔钱款不应认定为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向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的还款。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在诉讼过程中多次变更诉请,最初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主张超额归还本金为5,968,000元,2017年4月27日,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又提出之前计算方式有误,应当扣除归还的利息部分,超额归还的本金应为3,440,000元,2017年7月18日,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则以遗漏600,000元还款记录为由,再次变更诉请,主张超额归还的本金为4,040,000元,由此足见其本人对双方钱款往来情况亦缺乏确定性,提供的转账记录缺乏全面性,且本案证据表明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曾归还过利息,由此得知双方曾经对于借款做出过关于利息的约定,现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仅仅将付款凭证中记载为“利息”的部分扣除,而对未标注“利息”的小额款项认定为本金,但对“所归还的利息系由何笔本金所生”并未提供证据予以佐证,应认定为选择性地提供对己方有利的证据,并不足以反映事实的全部,故对此不予认可。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曾多次签订《借款协议》,并于2014年3月31日出具《备忘录》,虽然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称该《备忘录》上所载借款金额与本案无关,系“从往来账目中随意挑选了几笔,目的是为了配合股权质押”,但并无证据予以证明,且股权质押系公司重大资产处分,基于常理,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应当对相应后果有充分认知,而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并未对此提出过撤销之诉,且由《备忘录》所引发的两起案件,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在审理和执行过程中,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亦未提出异议,并全程予以配合,该行为本身与其上述主张自相矛盾,现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未能提供足够证据推翻宝山区人民法院生效文书,故认定该《备忘录》意思表示真实,应为有效,即《备忘录》中所载金额(22,000,000元),应认定为双方实际债权债务,双方应当依照民事调解书约定的金额履行。

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所述事实中存在前后矛盾,提供证据缺乏证明力,而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对款项的出借、归还等作出了明确、稳定的陈述,并提交相应证据,故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对双方借贷往来的事实表述具有高度盖然性,其辩称,应予支持。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全部诉请于法无据,不予准许,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要求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返还借款本金及利息的诉讼请求,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予以支持。

一审法院于二〇一七年十月二十六日作出判决:驳回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的全部诉请。一审案件受理费62,599元,由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负担。

本院审理期间,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供新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生效的(2014)宝民一(民)初字第3990号、3991号民事调解书确认,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向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借款2,200万元事实成立。2014年3月31日,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签署《备忘录》,该协议第四条约定,甲方(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出具上述两张借条后,原签署的所有与上述借条不一致的所有文书均作废,甲乙双方欠款以上述两张借条所描述为准。由此可知,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双方之间在2014年3月31日之前曾发生过多笔钱款往来,为此形成了2014年1月17日欠款1,600万元的借条、2014年3月3日欠款600万元借条。上述借条及备忘录是双方结算后所形成的书面结算凭证,现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主张双方之间未进行过结算,因而其给付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的钱款,超过了其应付数额,缺乏事实依据。本案中,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所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对马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周秋苓享有债权,故对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的主张,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62,599元,由上诉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林及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咨询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