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俞金英与上海市宝山区罗店镇东南弄村民委员会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解答法律咨询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房产、动拆迁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此次就该法律咨询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包括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陈银根。

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上海市奉贤区四团镇城市网格化综合管理中心。

法定代表人:张爱清,主任。

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陈银根诉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上海市奉贤区四团镇城市网格化综合管理中心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3月1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8年3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向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赔偿拆迁补偿款利息损失人民币(下同)227,399元(按439,243元计,以同期银行贷款基准利率为标准,自2009年7月14日暂计算至2018年1月20日,请求计算到安置房交房之日);2、判令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向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增发临时安置补助费139,729元(自2011年8月暂计算到2018年1月,前3个月每月增发50%,之后每月增发100%,231.34*8*75.5=139,729元,请求计算到安置房交房之日);3、判令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按照每平米均价1,680元价格对提供给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的安置房进行结算。

事实和理由:2009年7月8日,原、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签订《上海市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的五四村X组XXX号建筑面积231.34平方米的房屋被拆迁,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补偿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439,243元,约定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2009年7月13日前搬迁原址。该协议中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向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支付补偿款、搬家补助费、设备迁移费的时间空白,过渡期的时间空白。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按约搬离了原址,履行了全部合同义务,但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向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承诺的安置房一直未兑现,拆迁补偿款也扣留不发。当初签订协议时,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承诺安置房最多一、两年就能落实,而且均价很明确为每平方米1,680元,但实际情况却是安置房一直遥遥无期,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多次向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向有关部门反应情况也无济于事。近期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终于通知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安置房能够落实了,但令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没有想到的是,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竟然违反之前的承诺,擅自提价,每平方米提价700元达到2,380元每平方米。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认为,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应当按照当时承诺的均价1,680元/平方米结算安置房;在定房发放定房表时,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也没有明确按照2,380元每平方米均价结算;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长时间非法扣留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的拆迁补偿款,应当向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赔偿利息损失;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应当及时安置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却没有安置,应当按照沪价商(2002)024号文规定向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增发临时安置补助费。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与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协商无果,故诉至法院。

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辩称,对于诉请一,双方签订的安置补偿协议中对于补偿款的期限没有明确约定,并且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从未要求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支付上述款项,因此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无权要求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支付利息。第二,双方协议中明确约定临时安置补助费的标准为8元每月每平米,该约定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当予以适用,并且诉状中沪价商(2002)024号文已经于2012年10月23日被《上海市发改委关于规范性文件清理结果的公告》废止,因此,2012年10月23日之后该文件失效,2012年10月23日前的临时安置补助费也已经过了诉讼时效,因此,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诉请二没有法律依据。诉请三,据代理人向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核实,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称双方从未有过约定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将提供均价1,680元的安置房,而双方目前所说的安置房是在锦港佳苑三期,均价2,380元经区房管局备案,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认为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的主张没有约定及法定依据。综上,请求依法驳回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全部诉请。

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09年7月8日,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作为被拆迁人与拆迁人上海市奉贤区四团镇规划和环境服务中心(现变更为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签订《上海市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约定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所有房屋为五四村X组XXX号,建筑面积231.34平方米;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在2009年7月13日前搬迁原址。另约定,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支付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补偿款339,440元、棚舍和其他附属物补偿款77,371元、搬家补助费2,313元、速迁奖3,000元、奖励费11,567元、过渡费5,552元(231.34*8*3)、补偿总额439,243元,其中过渡费约定:自拆房之日起计算至乙方(指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拿到安置房钥匙为止,再加一个月,若不购买安置房,只享受三个月过渡费。该协议中,补偿款、搬家补助费、设备迁移费的支付时间未填写,过渡期计算始末期间未填写、安置房的土地坐落位置未填写。

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按约搬离,履行了合同义务。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按照每月每平方米8元的标准每季度支付了自2009年8月开始至2017年12月的过渡费。

2016年12月19日,四团镇A30高压线动迁户向奉贤区信访办反映,原定动迁安置房均价为每平方米1,680元,现动迁安置房均价上涨为每平方米2,380元不合理,要求过渡费按照政府标准发放、安置房均价按原定安置房均价、明确办理房产证时间及所有交费项目。2016年12月28日四团镇政府、党委答复:一、根据双方签订的《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第12款约定,由于签约时没有约定具体的时间安置房屋,故双方按协议履行各自义务,即按每平方米8元计算,不能参照“沪价商[2002]024号文”来提高过渡费。二、由于原来安置房是多层建筑,现在是高层建筑,成本增加,又参照其他乡镇也有不同幅度提高,故现在安置房均价为每平方米2,380元符合我镇实际情况,并报区房管局备案的。三、我镇锦港佳苑三期按照正常正规程序操作,因此办证时间即有关交费项目按节点正常办理中。

2016年12月26日和2017年1月4日,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经过第一轮选房,挑选了四团镇锦港佳苑三期安置房3套,分别为X号楼XX层XXXX室(89.01平方米)、X号楼X层XXX室(122.22平方米)、X号楼X层XXX室(88.36平方米),均为高层建筑。审理中,双方表示,只要结算和缴清房款,就能拿房屋钥匙交接房屋。但双方为单价问题不能达成一致意见。

2017年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等高压线拆迁户曾通过国家信访局网上信访,反映“历经8年安置房成型,镇政府以成本上涨为由肆意上涨每平方米700元,违背口头约定,过渡费未按规定给付等”。2017年12月8日上海市奉贤区四团镇政府对此网上回复:安置房价格在协议中未约定,此次动迁安置房质量、成本与以往不同,原定均价为每平方米1,680元的动迁安置房是多层建筑,现定均价为每平方米2,380元的动迁安置房是高层建筑。同时,又参照其他乡镇类似安置的做法。且我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区发改委、规土局等部门根据实际情况定价均价为每平方米2,380元。再次,《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第12款约定,过渡费按每平方米8元计算,没有约定具体的时间安置房屋,故不能参照“沪价商[2002]024号文”来提高过渡费。

又查明,2016年12月12日在上海市奉贤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报备的锦港佳苑三期均价为每平方米2,380元。2016年12月,四团镇高压线动迁安置工作领导小组印发了“四团镇高压线动迁安置房定房宣传手册”,载明安置房价格均价为经过备案的每平方米2,380元。

沪价商[2002]024号文是《上海市物价局、上海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关于发布本市征用集体所有土地居住房屋拆迁补助费标准的通知》,该通知于2002年5月31日发布实施,规定:1、拆迁征用集体所有土地居住房屋以期房调换的,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应当在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中约定临时安置过渡期。在约定的临时安置过渡期内,拆迁人应按本通知的规定发放给被拆迁人临时安置补助费,发放标准按被拆除房屋的每平方米建筑面积每月8元计算。每户每月低于600元的,按600元发放。2、超过约定临时安置过渡期的,拆迁人应在原有基础上增发临时安置补助费,凡超过期限3个月以内(含3个月)的,增发50%;超过期限3个以上的,增发100%。该通知于2012年10月23日被《上海市发展改革委关于规范性文件清理结果的公告》废止。

本院认为,本案原、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签订的《上海市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提出该协议是格式条款,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以不利于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的方式作解释。本院认为,该协议中重要内容以空白留出,供双方在签订时协商确定,也并没有免除或者限制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责任的内容,即使有,也是以协商后填写的方式和留白的方式,足以引起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的注意,所以该协议整体都是有效的,应当按照协议内容履行。

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在签订协议后已经按约履行义务,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也应全面履行义务。被拆迁户可以选择货币补偿,即只要补偿款而不选房,也可以选择购买安置房安置,选择安置房安置的,还要视安置房建房的进度才能确定被拆迁户选房和结算房价的时间,期间补偿款留置不发。双方在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中未就补偿款的发放时间进行约定,历经8年多后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进行了选房确认,期间也没有证据证明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向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进行了催告发放补偿款,而实际是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最后选择买安置房的方式进行安置补偿,情理上一般不会要求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发掉补偿款,现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主张利息损失,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本院应予驳回。

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主张以沪价商[2002]024号文的规定增发拆迁两年后的临时安置补助费即俗称的过渡费,该文在双方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时候有效。该文规定,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应当约定临时安置过渡期,在约定的临时安置过渡期内,拆迁人应按每月每平方米8元标准计算支付临时安置补助费,超过约定临时安置过渡期的,拆迁人才应增发临时安置补助费。本案双方的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以手写的方式约定,过渡费“自拆房之日起计算至乙方拿到安置房钥匙为止,再加一个月”,可见双方对过渡期是有约定的,约定拆房至拿房期间都是过渡期,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主张过渡期为两年,没有依据,法院无法采纳。再则,沪价商[2002]024号文只是地方规范性文件,而双方达成的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受合同法约束,该协议合法有效,双方应当按照该协议全面履行,故对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要求自两年后增发临时安置补助费的诉请应予驳回。

从查明的事实看,无法确认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主张的拆迁时双方已经确认安置房的购房均价为1,680元。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主张系当时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的口头承诺,四团镇政府在对信访答复时也明确当时确定均价为1,680元。本院认为,2016年12月28日四团镇政府、党委的答复和2017年12月8日四团镇政府网上回复,均未明确“原定均价为每平方米1,680元”是指该批高压线项目被拆迁户,现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理解为原、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拆迁时明确约定均价为每平方米1,680元,缺乏相应事实。事实上,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也确认安置在锦港佳苑三期高层建筑,该块备案均价为每平方米2,380元,现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主张以均价每平方米1,680元结算安置房,本院应予驳回。另外,合同条款的建立是合同双方的意思表示,按照何种价格计算安置房房价,应共同达成一致意见,未达成一致意见前,属于拆迁安置工作部门与被拆迁户之间解决的问题,法院不直接裁判,现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要求直接确认属合同内容的房价计算标准,法院应予驳回。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陈银根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减半收取计人民币4,545元,由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唐祖峰

二〇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

书记员 刘 伟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八条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

第六十条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

第六条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对格式条款中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内容,在合同订立时采用足以引起对方注意的文字、符号、字体等特别标识,并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格式条款予以说明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符合合同法第三十九条所称“采取合理的方式”。

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对已尽合理提示及说明义务承担举证责任。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