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沈霄诉叶鹏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解答法律咨询:沈霄诉叶鹏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借贷纠纷、合同纠纷、相关房产、动拆迁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此次就该法律咨询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包括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原审被告):沈霄,女,1990年2月10日出生,汉族,户籍地上海市黄浦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叶润田,上海市乔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云娟,系沈霄之母。

被上诉人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原审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叶鹏,男,1987年1月19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徐汇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施晓俊,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沈霄因与被上诉人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叶鹏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2017)沪0104民初522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2月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2月2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沈霄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叶润田、王云娟,被上诉人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叶鹏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施晓俊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沈霄上诉请求: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者改判驳回叶鹏的原审诉请。事实和理由:本案系争借款10万元,沈霄归还过一部分钱款,还被对方取走了部分东西,已基本还清。原审法院未查明事实,且处理有误,应予纠正。

叶鹏辩称,双方对借款事实并无异议,沈霄主张已还款,缺乏依据。原审法院认定事实及处理无误,应予维持。

叶鹏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沈霄归还叶鹏借款本金70万元;2.判令沈霄支付上述款项的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判决生效为止。诉讼过程中,叶鹏变更诉讼请求为:1.判令沈霄归还叶鹏货款580,385元及借款本金10万元,共计680,385元;2.判令沈霄支付上述款项的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判决生效为止。

诉讼中,叶鹏坚持要在本案中处理其与沈霄之间的买卖合同纠纷,认为沈霄尚欠其货款580,385元,而沈霄则坚持不同意在本案中处理。经法院释明,叶鹏撤回要求沈霄返还货款580,385元并支付相应利息的诉讼请求,将诉讼请求变更为:1.判令沈霄返还借款本金10万元;2.判令沈霄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上述借款从2014年3月21日起至实际支付日止的利息。

一审法院认定,1.2014年3月21日,沈霄收到叶鹏妻子邬某银行转账10万元,叶鹏和沈霄一致确认该款为沈霄向叶鹏借款。

2.沈霄提供其名下卡号为XXXXXXXXXXXX7348银行账户明细复印件一份,该明细显示:2014年11月12日向邬某账户转账五笔,分别为4,050元、6,800元、7,100元、7,300元以及6,800元,共计32,050元。沈霄提供其名下卡号为XXXXXXXXXXXXXXX3812银行账户明细复印件一份,该明细显示:2014年5月23日向邬某账户转账六笔5万元,共计30万元。对于上述二份证据,沈霄主张2014年11月12日的32,050元以及2014年5月23日一笔5万元中的2万元系其归还叶鹏借款10万元的款项;而叶鹏对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并认为沈霄曾陆续向叶鹏归还了60万元,已在刑事案件中处理,并且双方之间还有买卖合同关系,沈霄举证的钱款与借款10万元无关。

沈霄另提供收条一份,内容为“收到联想牌台式机捌台(8台,单据2900元);佳能传真打印一体机贰台(2台,单价5800元);组装电脑台式机壹台,搭配21.5寸显示器;壹组网络服务器;平果鼠标贰只。以上物品代卖后在货款中扣除(按实际卖出价格)”。落款为“叶鹏2015.5.11”。对于该证据,沈霄认为收条载明“在货款中扣除”是叶鹏单方面说的,主张用于抵扣借款,而物品价值高于收条中载明的价格,足以抵扣借款余额47,950元;叶鹏对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上述物品系抵扣沈霄欠叶鹏的货款,与借款10万元无关。

3.沈霄因涉嫌诈骗罪于2015年4月24日被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28日被逮捕。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检察院于2015年9月9日向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法院于2015年12月24日作出(2015)徐刑初字第710号刑事判决:沈霄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违法所得责令退赔。沈霄不服,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7月15日作出(2016)沪01刑终275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法院查明,沈霄于2013年10月及2014年1月以虚构的车贷、房贷投资项目的名义分别骗取了叶鹏60万元、70万元,沈霄在收到第二笔投资款70万元后,即将其中的69万元归还叶鹏,作为第一笔投资款的本金及收益;沈霄于2014年5月至7月间先后向叶鹏及其妻子账户汇款60万元。法院认定沈霄犯罪数额时扣除沈霄向叶鹏的还款69万元和60万元。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检察院于2015年8月20日对沈霄的讯问笔录中有如下记载:“问:叶鹏第三次给你的10万元是怎么回事?”“答:我明确问叶鹏借的,但到现在一直没有还给他。因为现在我没钱了。”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叶鹏妻子邬某向沈霄转账10万元的银行凭证以及双方当事人对于借款事实的确认,可以认定叶鹏和沈霄之间建立民间借贷关系,借款金额为10万元。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沈霄是否已经向叶鹏归还借款10万元。首先,沈霄在刑事案件中自认没有归还借款10万元,该10万元也未经刑事案件处理。其次,虽然沈霄提供了银行明细及收条用以证明其已经归还借款,但是刑事案件中法院已经将沈霄在2014年5月至7月期间向叶鹏及邬某的还款60万元从其犯罪数额中扣除,收条明确物品代卖后抵扣货款,而叶鹏与沈霄之间尚有买卖合同纠纷需要处理,沈霄提供的证据难以证明其已经归还借款10万元。因此,沈霄的答辩意见法院不予采信,叶鹏要求沈霄归还借款本金10万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对于叶鹏主张的借款利息,虽然双方没有约定借款期限和利息,但是结合本案实际情况,叶鹏要求沈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的请求尚属合理,但利率上限为年利率6%,利息起算日期法院酌定为沈霄被刑事拘留之日。

一审法院审理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九条规定,判决:一、沈霄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叶鹏借款本金10万元;二、沈霄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以10万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上限为年利率6%)向叶鹏支付利息,期限自2015年4月24日起至实际清偿日止。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300元,由沈霄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未提交新证据。

经审理查明,一审认定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叶鹏与沈霄之间存在借贷关系;对此,已有银行的转账凭据为证,且沈霄也实际予以确认,故应予认定。沈霄并无充分证据证明其于2014年5月23日所付5万元中的2万元及2014年11月12日支付给叶鹏及邬某的32,050元系用于向叶鹏归还本案系争的10万元借款;而事实上,直至2015年8月20日,沈霄在向检察机关针对涉案10万元的讯问中仍表示“我明确问叶鹏借的,但到现在一直没有还给他,因为现在没钱了”,故对沈霄所称该两笔钱款均用于归还系争的10万元借款,不能予以认定。沈霄提供的货物收条中明确载明“以上货物代卖后在货款中扣除”,该表述也与归还借款无关,不能作为确认以货物抵偿借款的依据。叶鹏向沈霄主张归还借款本金10万元及支付利息的权利,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应予支持。至于叶鹏与沈霄之间的其他经济往来与本案无必然的联系,应另行处理。原审法院认定本案纠纷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并无不当。沈霄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300元,由沈霄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