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 孙熹与潘霞民间借贷纠纷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 孙熹与潘霞民间借贷纠纷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房产、动拆迁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此次就该法律咨询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包括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孙熹与潘霞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孙熹,女,汉族,住上海市静安区。

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潘霞,女,汉族,住上海市闵行区。

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孙熹与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潘霞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12月7日立案后,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孙熹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潘霞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作缺席审判。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孙熹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立即向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偿还借款本金136,200元。事实和理由:原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系朋友关系,以往交流甚密。2016年3月,通过微信聊天的方式,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以投资为名,让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支付其一定数额的款项,并承诺保本保息。根据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承诺,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分别于2016年3月15日、2016年3月29日、2017年1月20日、2017年1月22日以现金及转账方式向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提供款项共计19万元。获得上述借款后,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最初尚能以每月偿还3,000元的方式陆续向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归还借款共计53,800元,但自2017年5月起,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便无故不再向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归还钱款。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认为,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以投资为名,承诺保本保息的方式诱导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以对外借贷等多种方式向其提供资金的行为,属于借贷行为,故诉至法院,要求判如所请。

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潘霞未到庭,亦未提交答辩意见。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于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原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系朋友关系,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称,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向其宣称自己从事外汇投资,要求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提供资金,两人一起开公司,但以机密为由拒绝向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透露公司的运作模式,并告知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注册该类公司审核严格,无法注册。2016年3月15日,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以“公司投资款项”名义向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转账交付5万元;2016年3月25日,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向案外人浙江泰隆商业银行上海分行(以下简称泰隆银行)申请到了10万元个人无担保贷款,该日,泰隆银行将10万元贷款发放至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名下开立于该行的尾号为52206账户内;同年3月29日,该账户内在13点36分至13点42分期间,通过ATM取款的方式支取了共计2万元,14点41分时以柜台取现的方式支取了剩余8万元。2016年3月28日晚的微信聊天记录中,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微信登记信息中电话号码为XXXXXXXXXXX)向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发送“我估计明天来找你拿钱……那你明天是直接把卡给我还是跟我一起去银行。”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回复“……都可以。”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回复“那我明天来你这里;我起来告诉你。”2016年3月29日,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向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发送“地址给我;我准备出门了。……你还有多久出门……”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回复“……我还没出门……我会收到nnn条短信吗。”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回复“是的。”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回复“你atm提不出10w吧……太远啦我不来了,取不出我们明天中午一起去取。”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回复“反正我先取取看。”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回复“好。”当日13:42的微信聊天记录中,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向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发送“取了多少了;取不了了。”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回复“……2w。”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回复“才2w限额;我还是来吧;反正还早。”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回复“你明天来也可以。”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回复“要么我来找你,我们去离你近的;我不想明天再早起;……我先来你这;……”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对此陈述其将泰隆银行的银行卡交付给了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从ATM机器上自助支取了2万元,同时,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的手机上会收到账户交易的短信通知,因自助取款存在限额,故当日下午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约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一起到柜台支取了剩余的8万元,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当场将该8万元交付给了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并未要求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书写收条凭据。2017年1月20日,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向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转账交付1万元;2017年1月22日,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向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转账交付3万元。

另查,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分别于2016年4月21日、2016年5月21日、2016年6月24日、2016年7月24日、2016年8月25日、2016年9月23日、2016年11月21日、2016年12月21日、2017年3月24日、2017年4月24日、2017年5月25日向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转账,每次转账交付金额均为3,000元;2017年2月20日,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向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转账交付5,950元。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在2017年6月22日通过微信向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发送“我算了一下这一年的账,去年3月底我借了给你15万,10万现金,5万支付宝转账。你每个月还我3,000,持续到了今年5月,总共14个月,就是42,000。今年年初1月底,你说没钱了,也没办法帮我还款,我又借了你4万,你每个月还我2,950,还了4个月,11,800。我总共借你19万,加起来你还了我53,800。因为我是帮你去借贷银行的,这些钱还不算利息。如果算上银行利息,总共是225,000元,减掉现在还的,那就还要还171,200元。比我一开始你叫我去借的15万还要多。就是等于,我一开始借你15万,然后还了一年多,我中间越借越多,现在变成17万了。……”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回复“我知道的。所以我现在就是要弥补这些。本来公司还在的话也不至于会这样,就是一件事一件事的发生导致现在这种情况……现在就等于我什么都干不了了,我拿什么去还钱,现在只有你可以拯救我们两个,所以我希望你能先试一下看看能不能贷。至少先把征信看一下……”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回复“我这个钱可以给你,但是我们之前的账,你也明细能写的,就写清楚,也写个借条给我吧,因为之前说好还的那些都没有还,我现在很担心。……那你啥时候整理给我啊。”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回复“等他钱到位了一起算。”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回复“这个我之前借你的钱要算清楚,才能算新的账,不然到一起,我不知道怎么算。”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回复“没什么不知道的啊。到时候写一起啊。”双方遂产生争议。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在本案诉讼前曾就同一争议向法院提起诉讼,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潘霞到庭并填写了送达地址确认书,确认其联系方式为XXXXXXXXXXX,但该案以撤诉结案。现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再次诉至本院。

本院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虽以“公司投资款”名义向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交付钱款,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亦在双方聊天记录中多次提及“公司”“股权”,但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至今未能基于该钱款交付而取得公司股东身份,故难以认定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向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交付的钱款系投资性质;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取得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交付的款项之后,多次向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归还款项,在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通过微信向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提出结算借款金额、书写借条的请求,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均未予以否认或提出质疑,相反,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同意在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另行交付新的借款后一并书写借条,因此,原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就款项性质为借款已经形成合意,双方借款合同成立,且未违背效力性禁止性规定,合同有效。根据在案证据,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主张共计向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交付了190,000元,现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自认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已经归还了53,800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原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未约定借款期限,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可随时催讨,考虑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在本案之前已经就该争议提起诉讼,虽以撤诉结案,但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已经给予了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合理的准备期间,故现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主张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归还借款136,200元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潘霞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应视为对其诉讼权利的放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潘霞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孙熹借款136,2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1,512元,由被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潘霞负担(该款直接支付原告及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孙熹)。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立案庭)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施蕾

二〇一八年三月一日

书记员 石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