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律师解答:潘文贵诉上海勇林贸易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潘文贵诉上海勇林贸易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沪01民终1484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潘文贵,男,1963年11月22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万州区。

上诉人(原审被告):潘臣元,女,1987年11月4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万州区。

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勇林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奉贤区柘林镇环城东路6号第1幢333室。

法定代表人:袁礼强,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上诉人潘文贵、潘臣元因与被上诉人上海勇林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勇林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2017)沪0112民初1978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2月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潘文贵及潘文贵、潘臣元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勇林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潘文贵、潘臣元上诉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勇林公司一审全部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勇林公司与重庆市XX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有运输合同关系,该100万元(人民币,下同)汇票系预支XX公司的运费,潘文贵代表XX公司与勇林公司签订了合同,亦代表XX公司领取的汇票,汇票亦交给了XX公司背书进账了;《还款及保证合同》是潘文贵在受到胁迫的情况下签订的,不是潘文贵、潘臣元的真实意思表示;勇林公司向公安机关报案并拘留了潘文贵,应当先刑后民;一审法院对本案无管辖权。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审理程序违法,应予纠正。

勇林公司辩称,本案勇林公司向潘文贵交付汇票、潘文贵据此欠款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潘文贵、潘臣元的上诉事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故请求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勇林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潘文贵向勇林公司返还欠款100万元;2、潘文贵赔偿勇林公司以100万元为基数,按年利率24%的标准,自2016年12月26日起计算至实际还款之日的利息;3、潘文贵承担勇林公司支付的律师费5万元;4、潘臣元对潘文贵的上述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10月11日,潘文贵从勇林公司处领取票号为XXXXXXXXXXXX6921、付款人为中国XX公司、出票金额为100万元的商业承兑汇票1张,并在签收时写明:“原件已收。备注:如该票潘文贵用不了,原件退回上海XX公司。”之后,该汇票贴现成功。

2016年11月21日,潘文贵、潘臣元共同向勇林公司出具《还款及保证合同》1份,载明:“本人潘文贵欠勇林公司壹佰万元(票据款),承诺在2016年12月25日付清,如逾期不能付清按月利率百分之二承担利息,并承担由此而产生的对方律师费用、差旅费、住宿等费用。同时,潘文贵的女儿潘臣元对潘文贵所欠勇林公司的壹佰万元(票据款)自愿承担连带担保偿还责任,担保期限至付清为止,担保内容包括壹佰万元欠款、利息、违约金、实现债权等费用。”上海律师事务所

2017年1月10日,勇林公司与上海筑业律师事务所签订《聘请律师合同》1份,约定由上海筑业律师事务所律师黄东担任本案勇林公司的诉讼代理人,代理费为5万元。2017年1月18日,勇林公司向上海筑业律师事务所支付5万元。

一审法院认为,勇林公司提供的潘文贵领取涉案汇票时的签收记录及潘文贵、潘臣元出具的《还款及保证合同》可以相互印证,证明潘文贵从勇林公司处领取上述汇票使用、潘文贵需向勇林公司归还100万元票据款、潘臣元系潘文贵还款义务连带保证人的事实。潘文贵、潘臣元关于该《还款及保证合同》系在勇林公司逼迫下签订的主张,因无证据予以证明,故对潘文贵、潘臣元该主张不予采信。潘文贵、潘臣元关于该汇票系潘文贵代表XX公司领取,用于支付勇林公司欠XX公司运输费及违约赔偿金的主张,仅是其单方陈述,勇林公司未予认可。即使该汇票被XX公司使用,也仅能说明潘文贵领取汇票后交由XX公司使用,此系潘文贵与XX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不能因此即认定潘文贵系代表XX公司从勇林公司处领取该汇票,也无法认定勇林公司与XX公司达成了以该汇票款支付勇林公司应付XX公司运输费或违约赔偿金的合意。故对潘文贵、潘臣元该主张不予采信。对于潘文贵、潘臣元关于本案审理违反“先刑后民”原则的抗辩意见,一审法院认为,虽然潘文贵涉嫌合同诈骗案与本案有所牵连,但与本案双方之间因签订《还款及保证合同》而建立的法律关系并非同一法律关系,故并不影响本案审理。

综合上述,潘文贵、潘臣元向勇林公司出具《还款及保证合同》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对潘文贵、潘臣元具有约束力。根据双方该意思表示,双方已达成了将潘文贵从勇林公司处领取的100万元汇票作为潘文贵向勇林公司借款的合意,双方存在借款合同关系。潘文贵、潘臣元应按《还款及保证合同》的约定履行还款及保证义务。现勇林公司要求潘文贵归还《还款及保证合同》项下100万款项中剩余的90万元、支付利息及赔偿律师费5万元,并要求潘臣元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有事实及法律依据,予以支持。

一审法院判决:一、潘文贵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勇林公司归还90万元;二、潘文贵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勇林公司支付以90万元为基数,按年息24%的标准,自2016年12月26日起计算至实际支付之日止的利息;三、潘文贵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勇林公司律师费损失5万元;四、潘臣元对潘文贵的上述第一、二、三项付款义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五、潘臣元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潘文贵追偿;六、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6,650元,由潘文贵、潘臣元共同负担。

本院二审中,潘文贵、潘臣元、勇林公司均无新证据提交。

一审法院查明的本案事实属实,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二审另查明,2016年11月21日,潘臣元委托他人向勇林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转账支付了10万元。

本院认为,本案的关键证据是潘文贵、潘臣元出具的《还款及保证合同》。该份法律文件记载的汇票交付事实是客观存在的,欠款关系、欠款人、担保人均是确定无误的,此后欠款人一方主动还款的事实也是客观发生的。据此,潘文贵、潘臣元应当继续践行该承诺。潘文贵、潘臣元抗辩称,该份合同非其真实意思表示,并无充分证据予以证实,故本院不予采信。上海律师事务所

综上所述,潘文贵、潘臣元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及第一百一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为人民币13,300元,由上诉人潘文贵、潘臣元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严耿斌

审判员 刘雯

审判员 季伟伟

二〇一八年三月五日

书记员 郑雯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