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法律解答:沙建龙与傅雯婕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沙建龙与傅雯婕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沪0107民初12895号

原告:沙建龙,男,1982年9月29日生,汉族,户籍地江苏省如皋市磨头镇顾沈村六组43号,暂住上海市浦东新区华夏东路181弄1349号301室。

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傅雯婕,女,1988年3月22日生,汉族。

被告:周运,男,1983年9月20日生,汉族。

原告沙建龙与被告傅雯婕、周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6月6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沙建龙及其委托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傅雯婕(简称被1)、周运(简称被2)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沙建龙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两被告共同1、归还借款8.5万元;2、按月利率1.8%支付10万元的2018年1月31日至2018年2月6日和8.5万元的2018年2月7日至2018年2月28日止的利息;按月利率2%支付8.5万元的2018年3月1日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的逾期还款违约金;3、支付律师费8000元;4、支付保险费2500元;5、承担本案诉讼费、保全费。事实和理由:2016年上半年原告来沪发展,先是在镇宁路菜场跟人一起卖鱼。2017年2月在位于徐汇区的小贷公司工作,公司名称已不记得。2017年9月起原告自行从事贷款生意至今。2017年月收入1万元以上,无对应个税缴纳记录。原告在本市法院借贷案件仅此一起。2017年5、6月被1为借款至原告当时所在公司与原告认识,原告不认识被2,开庭时初次见面,两被告系夫妻。本案借款一次性产生。2018年1月31日当天被1为借款微信方式主动联系了原告,原告至被1位于灵岩路的家中,当时在场人仅原告和被1,被1以其做旅游需垫资为由欲借款10万元,借期一个月,并介绍其做旅游每月收入可达2-3万元同时出示了其身份证、户口簿、结婚证,也愿意按每万每天50元的标准付息,原告在查询了被1手机、貌似无外债情况下同意出借。被1填写了原告携带的格式借款协议、借条、收条并签名捺印,原告还让被1手持书面材料进行了拍摄,然后就通过手机网银账户转款10万元至被1当场提供的其账户,随后双方一同前往被1家附近的建行,由被1立即取现2.8万元交付原告作为支付原告的看房费、平台费及第一期的本1万息5000元。借条虽然约定借期一个月,但双方实际协商以周为单位,分10期还款,每周支付等额本息1.5万元,该约定无书面协议。当天双方无涉。整个借贷过程中除了借款当日被1支付原告的2.8万元和被1主动押在原告处的其身份证、户口簿、结婚证原件外,原告未要求被1根据实际借款金额翻倍或多倍出具借条,未要求被1按原告指定账户转款,未要求被1交付借款保证金,未签订售房委托书或租赁合同。2018年2月6日被1通过余额宝支付了原告1.5万元。第二周到期,被1未还款,原告微信催款,被1以各种理由拖延,至被1灵岩路家及户口所在地(简称户址),均未见到被1,户址居住人称该房已出售。去电被2,称已和被1离婚,借款与其无关。后通过被1父母得知被1因涉嫌诈骗被羁押。2018年5月听其家属称被1已被释放。因为被1借款发生于两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故原告于2018年5月31日诉至法院要求两被告共同还款并保全了被2住房。

被1辩称:被告2018年2月1日起因生孩子无业至今,之前在上海申慧出入境服务有限公司工作。2017年年收入10万元。公司有缴纳部分个税。2017年5、6月被告的确至徐汇小贷公司借过款,当时并未留意到原告,但被告微信中有原告从事贷款生意的信息。2018年1月底为还他债被告欲借款10万元,故通过微信主动联系了原告。原告提出先看房,故双方约定2018年1月31日原告至被告当时居住的灵岩路家中见面。原告是放高利贷的,其实际要求的利率标准是日千分之五,2018年1月31日被告账户收到原告10万转账款后立刻按原告要求返现2.8万元,原告称该款系利息,所以被告当日实际到手仅7万余元,扣除被告2月份的还款1.5万元、3月份有凭证的微信转账款3000元,现只同意归还余款5.4万元,同意依法支付利息,其余诉请均不同意。2018年3月18日至2018年4月13日被告因涉嫌诈骗被闵行分局羁押,澄清后被释放。虽然被告借款发生于2018年3月12日两被告离婚前,但因为系争款是用于归还被告个人外债,未用于家用,与被2无关,故无需被2承担共同返还之责。

被2辩称:被告曾在上海国旅集团上班,2018年4月1日辞职。原、被告从不认识,开庭时是初次见面。两被告于2016年9月6日在浦东民政局登记结婚,2017年7月协议离婚,同年10月复婚,2018年3月12日因感情不和在浦东民政局第二次协议离婚。本案借贷被告一无所知,2018年3月被1才予以告知,后被告收到了法院诉状材料才知道事件详情。至于原告保全的被2住房系被2婚前财产,与被1无关。2016年重新办理产证是因为原产证的遗失。本案借款虽然发生于两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但被告既未参与借款又从未从被1处收悉借款,家中无大额开销,系争款未用于家用,故不同意全部诉请。

庭审中,原告提供了1、借款协议、借条、收条、承诺书、申请表原件各一份;2、手机银行电子回单打印件3张,证明原告借款的交付及被1的1.5万元的归还;3、含被1头像、身份信息及银行卡在内的照片打印件3张,证明借款人系被1;4、担保服务合同及发票原件、聘请律师合同及发票原件各一份。原告当庭返还了被1身份证、户口簿、结婚证原件各一份并变更诉请1金额为7万元。被1经质证对证据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同其抗辩。被2经质证,表示原告证据均系第一次看到,对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与其无关。两被告未提供证据。

庭后,原告补充提供了其与被2微信聊天截图、通话录音附书面记录、被2产调复印件,证明被1借款用于工作及被2房产曾存在150万元贷款,还贷是夫妻共同财产偿还。被1经质证,对微信及产调真实性没有异议,录音已记不清,解释之所以在微信聊天及通话中称为旅游垫资借款是为借款能成功。被2经质证,对微信及录音不知情,真实性不能确认。对产调真实性无异议,该产证2011年7月28日已登记,是被2婚前财产,之所以2016年10月18日重新核准登记,是因被告搬家时产证遗失重新补办所致。至于2017年8月11日的150万元房产抵押贷款是被2个人资金周转所需,已于2018年5月29日用下家购房款还清,所以其中根本没有被1的还款。被1提供了其微信、支付宝转账截图及对应的建行账户明细,证明本案借款用于还他债而非工作所需。原告经质证,对被1的银行明细真实性认可,对微信、支付宝转账截图真实性、关联性不认可,认为无法证明系争款被1用于还他债。被2经质证,对被1证据无异议。被2提供了1、两被告结婚、离婚、复婚、离婚证件复印件及2018年3月12日离婚协议书,证明系争款非夫妻共同债务。被2名下浦发行明细及业务回单、平安银行账户明细及房屋买卖合同复印件,证明其上述质证意见。原告经质证,对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与本案无关,不能反映被2用其个人钱款归还抵押贷款。被1经质证,对被2证据均无异议。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原告从事贷款生意,被1为借款认识了原告。两被告原系夫妻,于2016年9月6日在浦东民政局登记结婚,2017年7月协议离婚,同年10月复婚,2018年3月12日因感情不和又在浦东民政局协议离婚。2018年1月31日被1填写了原告提供的格式借款协议、借条、收条、承诺书各一份,协议明确被1向原告借款10万元,借期至2月28日,利息1.8%,被1如违约还需支付天5000元违约金、律师费等相关费用。承诺书约定,被1如发生逾期需支付贵司每次3000元的上门费。当日,原告手机网银账户金额转款至被1当场提供的银行账户。原告还对手持身份证、借条的被1进行了拍摄。双方对当日被1银行取现当即支付原告2.8万元现金一节表述一致。2018年2月6日16时许,被1余额宝转款1.5万元至原告账户。双方对2018年3月被1两次微信转款共计3000元表述一致。2018年5月31日原告以被1未再还款、借款时两被告是夫妻为由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如其诉请。上海律师咨询

本院认为,公民间合法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借贷关系的确立需要有表借贷合意的借条、借款交付和出借款来源等客观证据佐证,亦应有同意出借的合理解释。本案,原告要求被1归还借款余款7万元的请求提供了借款协议、借条原件、转款电子回单等佐证,借条等证明双方借贷合意、借期、利息及违约条款的约定。电子回单证明原告10万元的交付。原告因被1是上海人、有房、有收入并愿意支付高息而同意出借的解释尚属合理,故对原告和被1间10万元借贷关系本院予以确认。原告、被1对借款当日被1返现原告2.8万元表述一致,原告认为该款含平台费、上门费、一个月本息,被1认为均是还款。因借款当日尚未产生利息,故不存在利息之说,至于平台费于法无据,上门费只在承诺书上有显示,且发生于被1将来的违约,支付对象是贵司,非原告,故原告预收的2.8万元解释本院不予采信,该款应作为还款于本金中扣除,再扣除原告认可的被告傅雯婕1.5万元的还款,尚余借款5.7万元。原告主张的利息因借款协议有约定,利率标准符合法律规定,被1应按尚余本金付息。原告以被1未按约还款要求被1按月利率2%标准支付逾期还款违约金,因双方协议约定的日5000元违约金标准明显超出法律规定,现原告主动调整至月利率2%,无不妥,本院予以采信,本院将参照前述标准对原告可预见的违约损失作出处理,同时扣除原告认可的被1已支付的3000元违约金。原告为诉讼聘请的律师费用,协议有约定,原告亦提供了委托代理合同及发票原件,对此诉请本院酌定。至于金融担保非原告获取债权保证的唯一途径,因此延伸的担保费用亦非诉讼必须支出,且协议对此约定不明,该诉请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以两被告是夫妻要求被2一并承担支付义务,因就借款系两被告合意及借款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方面原告未提供任何证据,被2在两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虽然有办理150万元的房产抵押贷款,但其抵押的房产是被2自身婚前财产,根据其名下浦发行和平安银行账户明细、房屋买卖合同显示还贷金额源自其售房款,与被1借款无衔接性,故原告的被2一并参与还贷的主张本院不予采信,被2无需承担共同还款之责。当今社会,放贷的公司或个人贷款操作流程良莠不齐,貌似完美证据的违规、虚高、一方出借多方收款、以各种名义收费、在债务人急需资金的迫切境遇下要求债务人以现金形式还本付息、付费以削弱债务人证据效力等不合法借贷现象层出不穷,甚至触犯刑法。借条和转账凭证是债权人以备诉讼的要件,而转账记录既是债权人赖以诉讼的依据,同时也是反映团伙性行为的证据,所以嗣后被告对原告的不实陈述可凭借相关证据维权或和情况类似的原告和公司介绍的其余债务人一并向有关部门举报,以约束现今民间借贷中的不法行为。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傅雯婕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原告沙建龙借款5.7万元;

二、被告傅雯婕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均按月利率1.8%支付原告沙建龙7.2万元的2018年2月1日至2018年2月6日和5.7万元的2018年2月7日至2月28日止的利息;

三、被告傅雯婕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按月利率2%支付原告沙建龙5.7万元的2018年3月1日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的逾期还款违约金,同时扣除3000元;

四、被告傅雯婕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沙建龙聘请律师费用3000元;

五、驳回原告沙建龙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保全费1033元(原告沙建龙已预付),由原告负担398元,被告傅雯婕负担635元。

本案受理费1239元(原告沙建龙已预付2353元),由原告负担477元,被告傅雯婕负担762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律师咨询




审判员 陈莉

二○一八年九月十四日

书记员 汤怡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