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法律咨询:陈瑛与上海汇砂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徐斌等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陈瑛与上海汇砂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徐斌等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沪0109民初3456号

原告:陈瑛,女,1984年6月18日出生,汉族,户籍地上海市虹口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徐斌,男,1969年11月4日出生,汉族,户籍地江苏省泰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尤晓龙,男,1969年12月10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泰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上海汇砂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虹口区。

法定代表人:陈瑛。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陈瑛与被告徐斌、尤晓龙、上海汇砂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砂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原告陈瑛于2016年12月14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以(2016)沪0109诉前调4953号予以受理,后于2017年2月10日立案,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瑛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尤晓龙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徐斌经本院公告送达开庭传票未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汇砂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应诉,本院依法缺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瑛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徐斌归还原告借款本金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150万元;2、被告徐斌以150万元为基数,以月利率1%为基准支付原告自2014年2月18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的利息;3、被告尤晓龙和被告汇砂公司对上述借款本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4、本案受理费、公告费由三被告负担。

事实和理由:原告与徐斌原系恋爱关系,与徐斌、尤晓龙共同成立了汇砂公司,徐斌、尤晓龙系大股东,原告只有1%的股权,仅挂名法定代表人并不参与实际经营。2014年2月,徐斌因汇砂公司经营需要向案外人陈某某借款,但陈某某称要有上海房产作抵押才借款,故徐斌找到了原告,要求原告以原告自己名下的房屋作抵押向陈某某借款,原告考虑到当时与徐斌系男女朋友关系故表示同意。为方便收取借款,2014年2月17日原告在徐斌陪同下至农业银行开设了一张新的农业银行卡,并办理了网上银行和U盾。之后,原告将该农业银行卡、交易密码、U盾均交付给徐斌。第二天,原告作为借款人、徐斌作为担保人与陈某某签订了借款协议书,约定由陈瑛向陈某某借150万元,用上海市阜新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以下简称阜新路房屋)抵押,并办理了抵押权登记手续。同时,徐斌将原告的上述农业银行卡和交易密码交付陈某某。之后,徐斌、尤晓龙、汇砂公司与原告也在同日签订了借款协议书,约定由徐斌向原告借款150万元,徐斌作为借款人,尤晓龙、汇砂公司作为担保人在借款协议书上盖章。2014年2月19日陈某某转账至原告的上述农业银行卡150万元,又从该农业银行卡中转出827,080元直接或间接进入陈某某的账户,原告曾收到款项转出的短信提示,因徐斌表示该款系公司经营需要流转走账,会尽快转回,所以未再深究。2014年5月,陈某某将原告及徐斌诉至江苏省泰州市海陵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海陵区法院),虽然原告及徐斌均辩称只收到672,920元,但该院一审仍判决陈瑛归还陈某某借款本金150万元和利息;徐斌对上述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陈某某可以就阜新路房屋实现抵押权。且该判决得到二审维持,现已生效。后原告为避免阜新路房屋被拍卖已向海陵区法院履行了归还借款150万元本息的付款义务。现原告认为,海陵区法院作出判决的系争150万元借款虽然系原告向陈某某借的,但实际这150万元也是原告出借给徐斌的款项,并认为原告将农业银行卡、交易密码和U盾交付徐斌即完成了本案系争借款的交付义务。现经原告多次催讨徐斌拒不归还借款本息,徐斌作为借款人应当承担还款责任,尤晓龙、汇砂公司作为担保人应当承担担保责任,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如所请。

被告徐斌未作答辩。

被告尤晓龙辩称:自己与徐斌以前系同学关系,原告与徐斌系恋人关系,三人合作成立汇砂公司,但本案系争的借款不存在。其一,系争的借款协议书自己从未见过,上面“尤晓龙”的章不是自己所有的,盖章行为也不是自己所为。其二,原告提供的两份借款协议书的落款日期均为2014年2月18日,但原告与陈某某的那份为打印加手写,签名处为手写签名,而本案系争的这份全部系打印,签名处只有盖章,不符合交易习惯。其三,汇砂公司于2014年3月12日成立,不可能为2014年2月18日的借款协议作担保,且公司自成立后从未实际经营,故借款协议书上载明用于公司经营的借款用途不存在。其四,从两份借款协议书的内容看,陈某某出借原告的借款用途为偿还当初买阜新路房屋欠的借款,原告称出借给徐斌的借款用途为汇砂公司经营,两张借款协议书中看不出两笔借款的关联。其五,原告在与陈某某案中仅认可收到150万元借款中的672,920元,所以不可能向徐斌交付150万元。综上,认为系争的借款协议书为伪造的,且原告实际未交付徐斌150万元,故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关于尤晓龙及汇砂公司的诉讼请求。

被告汇砂公司未作答辩。

根据原、被告的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1、2014年2月18日,原告与案外人陈某某签订借款协议书一份,载明,借款人陈瑛,身份证XXXXXXXXXXXXXXXXXX。出借人:陈某某,身份证XXXXXXXXXXXXXXXXXX。借款人陈瑛向出借人陈某某借150万元,用上海市阜新路XXX弄XXX号401房屋抵押,用于偿还当初买上海阜新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欠的借款。如发生纠纷,由出借方所在地法院受理。借款人陈瑛、担保人徐斌在落款处签名。该借款协议书中借款人和出借人姓名、借款金额、房屋地址、落款日期均为手写,其余内容为打印。

2、2014年5月,陈某某依据上述借款协议书向海陵区法院起诉,要求陈瑛、徐斌共同归还借款150万元本息,且要求就阜新路房屋优先受偿。陈瑛、徐斌到庭参加诉讼,并辩称借款协议书中签名属实,但陈某某并未交付全部借款,实际只收到672,920元。该院经审理查明,陈瑛与陈某某签订借款协议的同时,陈瑛与徐斌将陈瑛为借款开设之银行卡及密码交给陈某某,陈某某于2014年2月19日将150万元汇入上述账户内,并从该账户转入其个人账户50万元,支出手续费60元(从该账户中扣除);同日,陈某某又从该账户中分别转出20万元、127,020元,该款经过泰州市海陵区天朗克斯贸易、海陵区申浩水暖器材批发部账户,最后转入陈某某个人账户。该院认为,陈瑛、徐斌对其将用于收受借款的银行卡及密码交付陈某某的后果应属明知,陈某某将上述款项转出后,陈瑛亦收到了银行短信提醒,在其向徐斌核实情况时,徐斌明确告知其该款为往来款,陈瑛、徐斌并无证据证明其自相关款项被转出至原告向本院起诉期间其已向陈某某提出异议。该院于2014年10月15日作出一审判决,判决陈瑛归还借款150万元本息,徐斌承担担保责任,陈某某可以就阜新路房屋优先受偿。

后陈瑛、徐斌不服,向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泰州中院)提起上诉,在上诉理由中陈瑛阐述,陈瑛与陈某某之间存在直接的债权债务关系。担保人徐斌无权授权他人处理陈瑛的借款。即使徐斌与陈某某之间存在经济往来也与陈瑛无关。本案中并无证据证明徐斌欠陈某某827,080元,亦无证据证明徐斌委托陈某某扣827,080元,即使有对陈瑛也是无效。陈某某扣划陈瑛的款项需得到陈瑛的授权或追认,且应是明示的。泰州中院经审查认为,陈瑛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借款时将银行卡及交易密码交付陈某某,应当预见到可能产生的后果,其对涉案资金的使用及保管上存在明显过错。陈某某扣划款项827,080的行为虽无陈瑛的明确授权,但该行为与本案民间借贷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陈瑛可另行通过合法途径主张。泰州中院于2015年3月11日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终审判决生效后,海陵区法院于2016年9月19日作出拍卖公告,将对阜新路房屋进行公开拍卖。为避免房屋被拍卖,原告于2016年10月8日转账海陵区法院130万元,2016年10月10日转账海陵区法院20万元,2017年3月30日转账海陵区法院79,760元。

3、上海汇砂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于2014年2月13日经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预先核准企业名称,于2014年3月12日成立,法定代表人为陈瑛,股东为尤晓龙、徐斌和陈瑛。该公司的股东会决议及公司章程尾部的全体股东签字盖章处既有“尤晓龙”、“徐斌”和“陈瑛”的签名又加盖了三人私章,时间均为2014年2月18日。2016年9月23日,该公司因成立后无正当理由超过六个月未开业,或者开业后自行停业连续六个月以上,被吊销营业执照。

审理中,原告为证明与徐斌达成借款合意、与尤晓龙、汇砂公司达成担保合意,提供了落款日期为2014年2月18日的借款协议书,该协议书载明,借款人:徐斌,身份证XXXXXXXXXXXXXXXXXX。出借人:陈瑛,身份证XXXXXXXXXXXXXXXXXX。借款人徐斌向出借人陈瑛借150万元,用于汇砂公司经营。借期自2014年2月18日至2017年2月17日,利息为月息1%,每月19日借款人汇入出借人指定账户。到期还本,如需延期,双方另行书面商定。如发生纠纷,由出借方所在地法院受理。借款人处盖有“徐斌”私章;担保人处盖有“尤晓龙”私章及“汇砂公司”公章。该份借款协议书中的内容均为打印,签名均为盖章,未有手写内容。对该份借款协议书,被告尤晓龙认为上面“尤晓龙”的私章不是自己所有的,盖章行为不是自己所为,该份协议书系伪造的。

审理中,应原告申请,本院调取了其名下尾号为2970的农业银行卡交易明细,该交易明细载明,2014年2月20日,该卡分别转入徐斌账户4.8万元、62.2万元,摘要均为借款;转入汇砂公司账户2,000元,摘要为投资款,支出手续费1元。同日,该卡内转入9笔钱款每笔5万元,摘要均为超级网银,付款方账号及姓名无。2月22日,该卡转入徐斌账户45万元,尤晓龙转入该卡45万元;2月23日,该卡转入徐斌账户45万元,上述三笔转账摘要均为网银转账。3月21日,该卡结息19.93元。7月1日,该卡转入徐斌账户930元,摘要为借款。对该交易明细原告表示,原告自2014年2月17日起即失去对其名下农业银行卡的控制,而徐斌通过超级网银和U盾控制该卡,自该卡开卡后转入徐斌账户157万元,应视为原告完成对徐斌借款150万元的交付义务。对此,尤晓龙认为,转账摘要上虽然书写借款,但鉴于原告与徐斌当时系男女朋友关系,故该摘要不能作准。另原告所述的转账157万元不是整数,且与借款协议上的150万元金额不一致,不符合常理。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系民间借贷纠纷,原告提供了借款协议书欲证明与徐斌之间成立了150万元的借贷关系,且尤晓龙及汇砂公司为此提供担保。但本院认为该借款协议书不足以反映三被告与原告之间成立借款合同的意思表示。首先,原告提供的该份借款协议书上仅盖有“徐斌”、“尤晓龙”的个人私章没有签名,而同日原告出具给陈某某的借款协议书中借款人原告、担保人徐斌均在上面签名,且落款日期为同一天的股东会决议和公司章程的落款处除了有原告、徐斌、尤晓龙的个人私章外也有三人的签名。若如原告所述借款协议书形成当时徐斌、尤晓龙均在场,其完全可以要求徐斌、尤晓龙在借款协议书上签名,即便原告与徐斌当时系男女朋友关系,其仍可以要求尤晓龙在上面签名,但该协议书上仅盖有个人私章没有签名,这与原告及徐斌、尤晓龙之间同日形成的其他文件如股东会决议、公司章程形式不一,也与同日形成的原告出具他人的借款协议书不同,不符合一般借款的交易惯例。其次,汇砂公司于2014年3月12日成立,原告所述借款协议书的形成时间为2014年2月18日,此时汇砂公司尚未有独立的法人资格,更无对外担保的资格。综上,虽然原告提供了借款协议书,但在徐斌未到庭、尤晓龙否认的情况下,本院对借款协议书的真实性不予认可,故本院对原告主张徐斌向其借款150万元,尤晓龙与汇砂公司提供担保的事实不予确认。

根据法律规定,原告仅依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根据原告农业银行卡的交易明细可以看出,原告账户收到陈某某转账的150万元后,分别转入徐斌账户48,000元、622,000元、930元,转账摘要均为借款。现上述三笔钱款合计670,930元确实转入徐斌名下,鉴于徐斌未到庭应诉抗辩,且其在陈某某案中辩称收到67万余元,本院依法认定原告与徐斌之间670,930元的借贷关系成立。至于原告陈述后面转入该卡的90万元最后也转入徐斌账户也应认定为出借于徐斌的借款,对此,本院认为上述90万元中一笔45万元系尤晓龙转入,另9笔5万元原告表示不是原告本人存入,故原告就不是其本人的钱款向徐斌主张借款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认可。综上,本院确认原告与徐斌之间成立670,930元的借贷关系。

关于原告主张利息的诉请,根据法律规定,既未约定借期内的利率,也未约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主张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起按照年利率6%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故本院调整为原告可以就借款本金670,930元,以年利率6%为基准,主张自起诉之日即2016年12月14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的逾期利息。

徐斌与汇砂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应诉,视为其放弃答辩,并承担放弃答辩的法律后果,由本院依法缺席判决。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被告徐斌归还原告陈瑛借款本金人民币670,930元;

二、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被告徐斌以人民币670,930元为基数,以年利率6%为基准支付原告陈瑛自2016年12月14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的逾期利息;

三、驳回原告陈瑛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人民币23,000元,由原告陈瑛负担人民币12,222.33元,被告徐斌负担人民币10,777.67元;公告费人民币600元,由被告徐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律师咨询报道!




审判长 陆逸

人民陪审员 顾嘉祯

人民陪审员 张建国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卫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