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律师咨询:滁州市众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朱船根、:秦永良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滁州市众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朱船根、:秦永良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沪0120民初6293号

原告:滁州市众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龚存瑞。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朱船根。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秦永良。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滁州市众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城公司”)与被告朱船根、秦永良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3月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7年4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8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众城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朱船根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众城公司提出诉请:请求撤销原告与被告于2013年12月31日签订的《协议书》。事实与理由:被告秦永良承包原告在砀山县华润置业有限公司开发的华润惠泽园工程,该工程由秦永良聘请朱船根实际现场负责。因项目履行过程中,被告秦永良未能妥善处理项目资金短缺问题,以致工人上访给原告在砀山造成了不良影响,原告筹措资金解决项目存在问题,经被告秦永良同意撤销砀山办事处,后为结算三方的债权债务关系,原告根据两被告向原告的陈述及提供的“欠条”,2013年12月31日,原告与两被告在原告方住所地订立《协议书》。协议书主要内容为经乙方(秦永良)同意,甲方(原告)撤销砀山办事处,甲方认可丙方(朱船根)在其施工过程中曾向乙方借款人民币2,530,000元(以下币种同),经三方协商,以后所有工程款进甲方账户后,由甲乙双方核实先予直接支付工程农民工工资,余额按50%付欠材料款,50%平均还丙方所欠甲乙双方借款。乙方前期作为砀山办事处负责人对处发生的其他任何债权、债务一律与公司无关,乙方有义务在甲方需要时协助甲方对丙方工程项目的相关管理工作。本协议自三方签字时后,乙方将工程项目部章及资料交到公司时生效,丙方借甲乙方款还清后,本协议自动失效。后三方在履行协议中发生争议,被告秦永良于2015年11月12日向南京东南司法鉴定中心申请对两被告向原告提供的借条司法鉴定,该鉴定中心于2016年2月16日做出“东南司法鉴定中心【2015】文鉴字第843号鉴定文书,其中被告提供的借条形成时间与借条上标明的时间不一致,与两被告提供的与借条时间一致的银行转账记录不能一一对应,原告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两被告之间的民间借贷不真实,更无法证明是用于工程用款。况且原告在签订此协议书时只是为了利用被告朱船根与华润置业有限公司进行工程结算时的便利,帮助秦永良和自己追讨欠款。所以在协议里有“甲方认可丙方(朱船根)在其施工过程中曾向乙方借款贰佰伍拾叁万元人民币”的表述。现被告秦永良向法院提起诉讼,以被告朱船根的行为是职务行为,要求原告偿还借款,法院也以此《协议书》为裁判依据,判决原告偿还被告秦永良2,530,000元。原告认为,两被告恶意串通,提供虚假“欠条”,使原告方相信双方存在债权债务关系,产生了重大误解,致使在受欺诈下签订了《协议书》,导致重大损失。根据合同法第五十四条规定,应依法撤销三方签订的《协议书》。为此,原告诉至法院请求支持原告的诉请。

原告众城公司对其诉称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1、原告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被告的身份证复印件一组,证明原、被告诉讼主体适格;2、《协议书》一份,证明三方曾签订协议书(原件在原审法院);3、南京东南司法鉴定中心【2015】文鉴字第843号鉴定文书一份,证明两被告提供的欠条存在造假行为。且落款日期看证明我们知道受欺诈时间是2016年2月16日;4、两被告向法院出具的关于借条上形成时间的《情况说明》,证明两被告存在故意串通欺诈原告的行为;5、被告秦永良向法院提供的借条及转账凭证,证明借条及转账凭证无法一一对应,证明双方的债权债务关系不存在,被告存在恶意欺诈的行为;6、一审、二审法院民事判决书各一份,证明法院依据该《协议书》判决,导致原告重大损失。

被告朱船根辩称,原告诉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要求依法驳回。原因:1、原告在本案中诉称的事实与理由在已经生效的安徽省砀山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中确认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协议书合法有效。本案中原告没有提供相反证据,推翻已经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的事实,原告要求撤销该协议于法无据;2、即使原告所谓的重大误解可能成立,也已经过了行使撤销权的法定期间,合同法和司法解释为自行为成立之日起一年后行使撤销权的,法院应驳回。故请求依法驳回原告诉请。

被告朱船根未向本院提供相关的证据。

被告秦永良辩称:本案撤销权的提起是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之日起计算一年,时间已经超过一年。原告曾经向其他法院起诉,2014年原告就已经提出并知道撤销的事由,因为原告曾经向其他法院以同样事实起诉至法院。原告提供的安徽省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已经生效,且判决书中对两被告是否有借贷关系,以及出具借条是否代表职务行为都已经查明,如果原告对此有异议,只能提出申诉。原告重新以类似事由和法律关系,起诉违背我国诉讼法的原则,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请。

被告秦永良向本院提供证据即民事答辩状两份,旨在证明原告在之前诉讼案件中提交的民事答辩状,该答辩状中首次诉讼中就知道撤销事由的事实。

经当庭质证,被告朱船根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被告对证据1、2、6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证明的目的有异议,对证据3认为与本案无关,司法鉴定机构不接受个人委托,应该由办案机构委托,故鉴定启动程序有问题。是否有资格鉴定有异议,文书鉴定是否包括文书形成时间是不确定的,对鉴定人员及鉴定机构的鉴定资格有异议。鉴定业务范围不明确。对证据4认为原告诉称的行使撤销权的时间不认可,砀山县法院的判决中明确原告2014年就已经知道并提出撤销事由,原告撤销权的时间为2014年,原告诉称的鉴定之后行使撤销权不认可。对证据5认为在前案中已质证过,与本案无涉。被告秦永良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质证意见:对证据1无异议;对证据2认为原告在借款事实发生后,对被告朱船根的行为进行追认,被告朱船根借款2,530,000元是代表公司去借的。对证据3认为司法鉴定书中第二页,声明一栏中第四项明确了自己的观点,该鉴定意见属于专业性意见,该鉴定意见带有主观性,并不客观。2014年,被告秦永良首次诉讼借款纠纷时,曾经向宿州中级法院提出鉴定,宿州中院表示没有专业鉴定机构进行此鉴定,故本案原告委托进行了鉴定,故不认同原告鉴定目的。对证据4认为该情况说明中说明被告秦永良在提出鉴定的时候内心是相信借条的真实性,鉴定意见书出具了不真实的鉴定意见。对证据5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认可原告证明目的,由于时间周期长,借款行为发生在前,原告与被告三方协议签订在后。原告是在确认该事实后,对该事实进行追认。原告已经与被告的借款关系确认形成。对证据6真实性均无异议认为该生效判决书中对原告诉请的基本事实已经查明并确认。对被告秦永良提供的证据两份(民事答辩状),原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达不到其证明的目的,且与本案无关;被告朱船根对该证据真实性无异议,表明撤销事由的时间应为2014年,而非原告所述的鉴定之后。本院经审理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1、2、6的真实以及合法有效性已经原审一、二审法院确认,且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依法予以采纳。

基于上述认定的证据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本院确认如下事实:2013年12月31日,原、被告订立《协议书》一份。协议书主要内容为经乙方(秦永良)同意,甲方(原告)撤销砀山办事处,甲方认可丙方(朱船根)在其施工过程中曾向乙方借款2,530,000元,经三方协商,以后所有工程款进甲方账户后,由甲乙双方核实先予直接支付工程农民工工资,余额按50%付欠材料款,50%平均还丙方所欠甲乙双方借款。乙方前期作为砀山办事处负责人对外发生的其他任何债权、债务一律与公司无关,乙方有义务在甲方需要时协助甲方对丙方工程项目的相关管理工作。本协议自三方签字时后,乙方将工程项目部章及资料交到公司时生效,丙方借甲乙方款还清后,本协议自动失效。为此,被告秦永良于2016年向安徽省砀山县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原告众城公司偿还秦永良借款2,530,500元及利息,后经审理后判决支持秦永良的诉请,原告众城公司提出上诉至安徽省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12月16日作出原告众城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秦永良借款2,530,000元,并已生效。原告认为,两被告恶意串通,提供虚假“欠条”,使原告相信双方存在债权债务关系,产生了重大误解,致使在受欺诈下签订了《协议书》,故请求依法撤销三方签订的《协议书》,致涉讼。

审理中,两被告坚持认为原告与秦永良民间借贷纠纷已经前案一审、二审判决生效,该三方“协议书”的真实性原、被告均无异议,况且原告提出司法鉴定结论与本案无关;原告则认为三方协议订立存在欺诈或重大误解情形,但又未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根据原告坚持要求撤销三方签订的协议书,并坚持不同意撤诉,故本院依法调整案由为确认合同效力纠纷。

本案争议的焦点:原告根据合同法第五十四条规定的情形要求撤销三方签订的涉及民间借贷的《协议书》的理由是否成立的问题,首先,原告与秦永良涉及民间借贷纠纷已经前案一审、二审判决已法律生效,依据法律规定一事不能二理的原则,原告就同一事实再次起诉,且又未提供足够的证据予以证实;其次,该“协议书”原件在原审法院,原告再次提出诉请要求本院对一份证据的复印件进行审理并要求撤销,不符合证据规则中举证责任的要求;再次,原告向本院起诉的是民间借贷纠纷,而原告提出具体诉请是撤销三方签订的协议书,原告认为司法鉴定结论之后导致原告开始认识到存在合同法第五十四条规定可撤销的情形,但前案审理中作为该案民间借贷纠纷的被告,始终坚持该借款是不真实的、是两被告窜通的均未被法院采纳。综上所述,原告的诉请和提供的复印件证据以及主张的事实与理由,在没有其他足够证据证明的情况下,请求法院支持其诉请,其理由不能成立,本院难以采信。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0元,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律师咨询报道




审判长 沈林

审判员 谷培涛

人民陪审员 沈剑峰

二〇一七年八月三十日

书记员 王振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