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律师解答:顾运成与朱荣高、刘怒涛等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顾运成与朱荣高、刘怒涛等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沪0112民初2249号

原告:顾运成,男,1969年8月2日出生,汉族,户籍地江苏省邳州市,现住江苏省邳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朱荣高,男,1970年1月25日出生,汉族,户籍地江苏省邳州市,现住上海市闵行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刘怒涛,男,1970年8月10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邳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冯安,男,1969年3月15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邳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顾运成与被告朱荣高、刘怒涛、冯安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1月12日立案后,先适用简易程序,后因公告送达,本院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顾运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朱荣高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刘怒涛、冯安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顾运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朱荣高、刘怒涛、冯安共同偿还原告借某73万元(人民币,下同)。诉讼中,原告明确三被告系共同借某人,款项用于三被告合伙期间经营稀土。事实和理由:2011年初,三被告合伙从事经营稀土生意,分别向原告于2011年5月19日借60万、2011年9月22日借60万、2011年12月7日借51万、2011年12月9日借64万。2011年12月22日,原告向被告朱荣高借某63万元,但是该款项原告实际没有拿到,算作原告借给三被告,此后原告用购房款将该笔63万元借某及利息偿还给了被告,至此包含之前的本金及利息原告已借给被告310万元。在2012年8月14日三被告又向原告借某10万元,原告转账至被告冯安账户。因为被告刘怒涛、冯安偿还前述借某遭到拒绝,后来原告又通过诉讼催要借某,法院认定310万元中的247万元为被告刘怒涛、冯安共同所借,应由被告刘怒涛、冯安共同偿还。其中还有63万元,因为涉及到被告朱荣高应另案解决,故原告现起诉至法院。上海律师事务所

朱荣高辩称,其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认可原告陈述的借某事实和借某金额,原告主张的73万元系三被告合伙投资经营公司时,共同向原告所借的款项,其作为合伙人同意按照三分之一的责任比例承担还款责任。但其个人未向原告借某,其亦未收到过原告出借的款项,若法院不认定为合伙债务,其不同意作为个人债务由其归还。原、被告双方系老乡关系,原告与刘怒涛系同学,其通过刘怒涛认识了原告。三被告合伙投资经营公司做稀土生意,刚开始时,原告想参与合伙,但原告打款后,三被告就想抛开原告,所以款项作为三被告的共同债务处理。三被告共同向原告借某共计310万元,但后来生意失败,247万元经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为被告刘怒涛、冯安的共同债务,这笔借某也是涉及稀土生意。本案中原告主张的63万元系原告向三被告出借的款项,系三被告的共同债务,63万元系由原告转账至被告冯安账户。2012年8月14日的10万元借某也实际存在,系原告出借给三被告用于投资的款项。其作为原告起诉的案件,经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三被告自2011年10月或11月起,构成合伙关系,故原告主张的借某亦系三被告的共同债务。

刘怒涛、冯安未到庭应诉,亦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1年5月19日,顾运成之妻子孙光珍通过中国农业银行向刘怒涛银行账户转账60万元。2011年9月22日,孙光珍从江苏邳州农村商业银行徐塘支行向刘怒涛中国农业银行上海五角场支行个人账户转账60万元。2011年12月7日,孙光珍从江苏邳州农村商业银行徐塘支行向刘怒涛中国农业银行上海五角场支行个人账户转账51万元。2011年12月9日孙光珍从江苏邳州农村商业银行徐塘支行向刘怒涛中国农业银行上海五角场支行个人账户转账64万元。

2012年1月6日,原告顾运成作为借某人出具借据一份,载明:今借朱荣高人民币(大写)陆拾叁万元(¥630,000.00元),从2011年12月22日起至2012年6月22日止,共计6月(天)。月息3分。刘怒涛于担保人处签名。审批处批注:同意借,冯安签字并落款2012年1月6日。该借据“户名”上方空白处手写“款已付清”。

2012年8月10日,案外人曹某向被告冯安转账1,143,000元。

2012年8月11日,被告冯安向原告出具收据一份,载明:入账日期为2012年1月6日,交款单位为顾运成,金额为叁佰壹拾万元整,收款事由为稀土投资款,在收款事由处注明“补”字。

2012年8月14日,原告顾运成名下招商银行XXXXXXXXXXXXXXXX账户向被告冯安名下XXXXXXXXXXXXXXXXXX账户汇款100,000元。

2013年7月9日,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原告顾运成起诉被告刘怒涛、冯安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原告要求两被告偿还借某本金310万元及利息,诉讼中,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法院提供以下证据:1、2012年1月6日收据;2、(2012)徐商初字第0129号民事判决书及该案的庭审笔录、质证笔录、证据交换笔录;3、2011年5月19日的农行卡转账回单、2011年9月22日邳州农村商业银行结算业务申请书、2011年12月7日邳州农村商业银行结算业务申请书、2011年12月9日邳州农村商业银行结算业务申请书;4、2013年4月12日曹某出具的证明;5、2012年8月10日贷记凭证;6、邳州农村商业银行结算业务申请书;7、黄晓琴书写的清单、2012年1月6日、2012年6月1日顾运成分别向朱荣高出具的借据;8、银行打款明细;9、银行卡明细打印清单。该院经审理于2014年11月3日作出(2013)徐民初字第116号民事判决,判决如下:一、被告刘怒涛和冯安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偿还原告顾运成借某3,100,000元;二、驳回原告顾运成的其他诉讼请求。

该案判决后,被告刘怒涛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该院于2016年4月5日作出(2015)苏民终字第00126号民事判决,载明:关于63万元仅有向案外人借某的借条没有实际交付的证据,而顾运成仅有借条以及归还冯安的证据而没有归还朱荣高的证据……63万元顾运成不能证明实际交付,刘怒涛与冯安应当在247万元范围对顾运成承担连带偿还责任。故该院判决如下:一、维持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徐民初字第116号民事判决书第二项,即驳回顾运成的其他诉讼请求;二、变更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徐民初字第116号民事判决书第一项为:被告刘怒涛和冯安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偿还顾运成借某2,470,000元。

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朱荣高起诉被告刘怒涛、冯安及第三人达拉特旗河泰金属冶炼有限公司合伙协议纠纷一案,朱荣高认为其与刘怒涛、冯安合伙做稀土买卖生意,故要求被告刘怒涛、冯安归还投资款及收益款800万元。该院经审理认定朱荣高主张其与刘怒涛、冯安合伙做稀土买卖生意的证据不足,于2014年12月17日作出(2013)徐民初字第0185号民事判决,判决驳回朱荣高的诉讼请求。

该案判决后,朱荣高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该院经审理认定朱荣高、刘怒涛、冯安存在合伙关系,且稀土投资发生在2011年年底处于三人合伙期间,但认为三人合伙不仅有稀土投资还有其他合伙事务,而合伙经营期间累积的财产以及盈余未经清算情况不清。朱荣高作为合伙人之一仅就合伙期间产生的一笔债权向另外两位合伙人主张返还没有合同依据和法律依据,故该院于2016年4月5日作出(2015)苏民终字第0047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诉讼中,原告就63万元款项的交付问题作如下陈述:三被告合伙稀土生意,本来想拉原告一起合伙,需要原告投资310万元,原告凑钱借给刘怒涛235万元,加上235万元产生的利息12万元,还差63万元,为了凑满310万元,原告通过写借据的方式向朱荣高借某63万元。当时被告有一个信贷公司,但这笔63万元没有实际交付给原告,反而原告又向冯安转账了63万元,包含在曹某转账给冯安的114.30元里面。但转账63万元后的第二天8月11日,三被告就不同意原告投资稀土,但承认是向原告的借某。

诉讼中,被告朱荣高关于原告向其借某的63万元,先陈述给了原告63万元,原告已还清,后变更陈述为其与其公司均没有转给原告63万元。

以上事实,由原告提供的(2013)徐民初字第116号民事判决书、(2015)苏民终字第00126号民事判决书、(2013)徐民初字第0185号民事判决书、(2015)苏民终字第00471号判决书、收据、借据、结算业务申请书、银行卡取款业务回单、贷记凭证、银行户口历史交易明细表、结婚证等证据以及当事人的陈述所证实。上海律师事务所

本院认为,合法的民间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本案中,原告顾运成主张其与被告朱荣高、刘怒涛、冯安存在借贷关系并主张三被告返还借某,对此原告应当对其与三被告之间存在借贷合意以及款项交付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根据(2015)苏民终字第00126号民事判决书载明的内容,原告就63万元向被告刘怒涛、冯安主张债权的诉讼请求,于该案中已予以处理,且该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并明确认定原告不能证明其向上述两被告实际交付63万元借某,现原告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向作为上述两被告的稀土投资合伙人的被告朱荣高实际交付上述借某,相反的是被告朱荣高明确表示其未收到过原告就本案支付的任何款项,故原告于本案中提出要求被告刘怒涛、冯安归还借某63万元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悖,本院不予支持。关于被告朱荣高的责任,鉴于其明确表示其个人未向原告举借债务,且原告提供的现有证据亦不足以证明其向被告朱荣高本人或者被告朱荣高的合伙人实际交付63万元款项,故对于原告要求被告朱荣高归还63万元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10万元的借某,原告未在(2015)苏民终字第00126号主张相应权利,原告提供的历史交易明细可证明其向被告冯安转账10万元,虽然原、被告双方间存在诸多资金往来,但鉴于该笔转账发生于被告冯安出具收据之后,且被告冯安未到庭应诉,并提供证据证明上述转账行为系基于其他法律关系,应当由其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故对于原告要求被告冯安归还上述款项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被告冯安应向原告清偿上述债务。但原告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该笔转账系三被告基于合伙向原告举借债务之合意,根据现有证据,本院难以认定为合伙债务,鉴于被告朱荣高明确表示若不构成三人的合伙债务,其不同意承担还款义务,故对于原告要求被告刘怒涛、朱荣高承担相应还款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难以支持。被告刘怒涛、冯安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系其放弃相应的诉讼权利,因此产生的法律后果由其自行承担。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百一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冯安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原告顾运成借某10万元;

二、驳回原告顾运成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1,100元,公告费560元,合计11,660元,由原告顾运成负担9,579.45元,被告冯安负担2,080.5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律师事务所




审判长 陈献茗

人民陪审员 晏晓玫

人民陪审员 童笑钦

二〇一七年十月十日

书记员 黄慧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