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法律咨询:乐惟清与湖南邵阳华仁堂药业发展有限公司、王明玉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乐惟清与湖南邵阳华仁堂药业发展有限公司、王明玉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沪0104民初30609号

原告:乐惟清,男,1950年6月3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杨浦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王明玉,男,1955年3月4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徐汇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湖南邵阳华仁堂药业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南省。

法定代表人:沈楚轩,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乐惟清与被告王明玉、湖南邵阳华仁堂药业发展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0月11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6年11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乐惟清、被告湖南邵阳华仁堂药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王明玉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乐惟清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王明玉、湖南邵阳华仁堂药业发展有限公司共同归还乐惟清借款本金60万元;2.王明玉、湖南邵阳华仁堂药业发展有限公司共同支付乐惟清各以10万元为基数、按照月利率2%的标准计算的借款利息:分别自2014年12月20日起计算至判决生效日止,自2014年12月26日起计算至判决生效日止,自2014年12月29日起计算至判决生效日止,自2015年1月28日起计算至判决生效日止,自2015年1月29日起计算至判决生效日止,自2015年2月22日起计算至判决生效日止;3.本案诉讼费由王明玉、湖南邵阳华仁堂药业发展有限公司负担。

事实和理由:乐惟清与王明玉系朋友介绍认识,当时王明玉系湖南邵阳华仁堂药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仁堂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4年5月,王明玉以华仁堂公司经营困难为由,先后六次向乐惟清进行借款,每次本金均为10万元,借款期限不等,款项均汇入王明玉的指定账户,由王明玉与华仁堂公司共同出具借据,约定月息2%,到期还本付息,借据由华仁堂公司盖章及王明玉签字,王明玉还特别手写“本人承诺承担此借据全部风险责任”。借款到期后,王明玉在支付利息的同时要求续期。2014年底,王明玉称资金链断裂,最后一次支付利息在2015年2月21日,此后未再支付任何款项。经乐惟清多次催讨无果只能诉至法院,实际借款人系华仁堂公司,王明玉为该公司的企业法人,有义务共同还款,故请求判如所请。

华仁堂公司辩称,不同意乐惟清的全部诉讼请求。华仁堂公司并非借款人,王明玉原系公司法人,但目前已经将股份全部出售,法定代表人亦作变更;本案借款系王明玉以个人名义的借款,汇款付息也是其个人行为,借款是否用于公司经营无法确定;在五张借据上面所加盖的华仁堂公司公章涉嫌伪造;借据上手写部分的续展期都是王明玉的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

王明玉当庭未作辩称。庭后称,对借款本金和利息无异议,利息以现金方式支付给乐惟清;2015年4月至9月期间,王明玉被刑拘,因此无法还款;本案中六张借据出具时,王明玉系华仁堂公司的法人,本案中的借款均系其代表华仁堂公司的借款而非王明玉的个人借款,所借款项汇入王明玉个人账户后用于公司经营;借据上所盖的公章系公司高管所刻,确实代表了华仁堂公司的借款意思表示,借据上的续展期和归还利息均系王明玉以华仁堂公司法人的身份进行的操作;公章即代表以华仁堂公司的名义所盖,此后的承诺书、产品推介书及商业计划书上,均使用了该枚公章。

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4年9月29日,借款人列明为王明玉、华仁堂公司,出具《借据》一份,内容为:今借乐惟清10万元,借期从2014年9月29日到2014年12月28日止,月利率2%,到期还本付息。借款人处的王明玉未签名,仅加盖华仁堂公司公章、编号XXXXXXXXXXXXX,该借据列明了王明玉的个人银行账号。同日,王明玉在该借据底部手写说明,承诺对此借款承担全部风险责任。2014年12月28日,王明玉再次手写说明2014年利息已清,并表示续借3个月自2014年12月28日至2015年3月27日。乐惟清表示,该借据项下的利息支付至2014年12月28日,自2014年12月29日起未支付利息,本金未归还。

1997年9月,华仁堂公司成立,后王明玉成为该公司股东。2011年8月起,王明玉担任华仁堂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6年5月,华仁堂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王明玉变更为禹某某。

华仁堂公司此前因与徐某某、王明玉之间的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提出再审申请。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借据上的华仁堂公司公章与其在工商行政部门留存的印鉴是否不一致,不影响对华仁堂公司所具有的法律约束力,亦不影响华仁堂公司应当承担的共同还款责任,最终驳回华仁堂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理中,乐惟清提交了五份《借据》:

1、出具时间2014年5月23日,内容为:今借乐惟清10万元,借期从2014年5月23日到2014年8月23日止,月利率2%,到期还本付息,此借款存在银行利息损失1千元,到期一并归还。借款人列明为王明玉、华仁堂公司,除王明玉签名外,还加盖华仁堂公司公章、编号XXXXXXXXXXXXX,该借据列明了王明玉的个人账号。王明玉在该借据底部分三次手写说明表示续借3个月,利息已结清,最后一次续展期自2015年2月23日至2015年5月23日,并承诺承担此借据全部风险责任。乐惟清表示,该借据的利息支付至2015年2月21日,自2015年2月22日起未支付利息,本金未归还。

2、出具时间2014年6月20日,内容为:今借乐惟清10万元,借期从2014年6月20日到2014年9月20日止,月利率2%,到期还本付息。借款人列明为王明玉、华仁堂公司,但王明玉未签名,仅加盖华仁堂公司公章、编号XXXXXXXXXXXXX,该借据列明了王明玉的个人账号。同日,王明玉在该借据底部表示承诺对此借款承担全部风险责任,并分两次手写说明表示续借3个月,利息已清,最后一次续展期自2014年12月20日至2015年3月19日。乐惟清表示,该借据的利息支付至2014年12月19日,自2014年12月20日起未支付利息,本金未归还。

3、出具时间2014年6月26日,内容为:今借乐惟清10万元,借期从2014年6月26日到2014年9月26日止,月利率2%,到期还本付息。借款人列明为王明玉、华仁堂公司,但王明玉未签名,仅加盖华仁堂公司公章、编号XXXXXXXXXXXXX,该借据列明了王明玉的个人账号。同日,王明玉在该借据底部承诺对此借款承担全部风险责任,并分两次手写说明表示续借3个月,2014年利息已结清,最后一次续展期自2014年12月26日至2015年3月25日。乐惟清表示,该借据的利息支付至2014年12月25日,自2014年12月26日起未支付利息,本金未归还。

4、出具时间2014年7月28日,内容为:今借乐惟清10万元,借期从2014年7月28日到2014年10月28日止,月利率2%,到期还本付息。借款人列明为王明玉、华仁堂公司,但王明玉未签名,仅加盖华仁堂公司公章、编号XXXXXXXXXXXXX,该借据列明了王明玉的个人账号。同日,王明玉在该借据上承诺对此借款承担全部风险责任,并分两次手写说明表示续借3个月,最后一次续展期自2015年1月29日至2015年4月28日,前面利息已结清。乐惟清表示,该借据的利息支付至2015年1月27日,自2015年1月28日起未支付利息,本金未归还。

5、出具时间2014年7月29日,内容为:今借乐惟清10万元,借期从2014年7月29日到2014年10月29日止,月利率2%,到期还本付息。借款人列明为王明玉、华仁堂公司,但王明玉未签名,仅加盖华仁堂公司公章、编号XXXXXXXXXXXXX,该借据列明了王明玉的个人账号。同日,王明玉在该借据底部承诺对此借款承担全部风险责任,并分两次手写说明表示续借3个月,最后一次续展期自2015年1月29日至2015年4月29日,前面利息已结清。乐惟清表示,该借据的利息支付至2015年1月28日,自2015年1月29日起未支付利息,本金未归还。

审理中,乐惟清称,本案六张借据项下的借款本金共计60万元均由乐惟清汇至王明玉在借据上列明的个人账户中。借款到期后,王明玉归还的利息均以现金方式向其支付。上海律师事务所

审理中,乐惟清提交2015年5月8日的《承诺书》一份,承诺人为华仁堂公司的总经理刘某1、销售总监王某某、董事长助理刘2、董事长之女王璟(未签名),底部有华仁堂公司公章(编号XXXXXXXXXXXXX),内容为:请乐惟清和黄某某帮助融资,我方承诺对本金及利息承担全部风险责任,愿以华仁堂公司股权及企业相关资产作为抵押,……承诺对原先王明玉向乐惟清和黄某某所借的160万元款项及利息承担全部责任,并做到如期还本付息;请乐惟清和黄某某帮助为华仁堂融资,我方答应在2016年6月底前还清全部本息;等等。乐惟清还提交华仁堂公司的产品推介书及商业计划书,均盖有华仁堂公司公章(编号XXXXXXXXXXXXX)。对此,华仁堂公司表示不予认可,称公章并非工商备案的公章,且承诺人均系王明玉的亲戚,实际系王明玉的个人借款。

以上事实,除当事人陈述外,另由借据、银行转账凭证、民事判决书、民事裁定书、工商部门调取材料、印章准刻证、内资企业登记表、刑事判决书等证据证明,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系民间借贷纠纷。首先,争议焦点一为借据上所盖公章是否系华仁堂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针对华仁堂公司辩称本案系争五张借据上的华仁堂公司所盖公章的编号与该公司在工商部门登记备案的公章编号不一致,因此不应当由华仁堂公司承担责任的意见,本院认为,系争借据上的借款人列为王明玉和华仁堂公司,且出具系争借据时王明玉担任华仁堂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因此当时乐惟清向华仁堂公司出借款项的意思表示是清楚明确的,乐惟清有理由充分信赖王明玉在借据上所盖的公章系真实有效地代表了华仁堂公司的意思表示,加之此后乐惟清取得的承诺书、产品推介书及商业计划书,均盖有与借据一致编号的华仁堂公司公章,因此,乐惟清善意地信赖王明玉作为华仁堂公司法人所盖的公章,并无过错,故即使系争借据上的公章涉嫌伪造,并不影响借款行为对华仁堂公司所产生的法律约束力。

其次,华仁堂公司在六张借据上的借款人处均有盖章,其应当列为借款人,本案第二个争议焦点在于王明玉是否同为借款人。对此本院认为,从六张借据的格式来看,列明的借款人均为王明玉和华仁堂公司,虽然只有落款时间为5月23日借据上的借款人处同时有王明玉的签字和华仁堂公司的盖章,其余借据的借款人处均只有华仁堂公司的盖章,但是王明玉在其余借据落款的当日手写承诺对借据承担全部风险责任并签名,该承诺及签名的行为应视为王明玉对以上借据内容的全部认可,包括将其以个人名义列为借款人的确认,因此华仁堂公司和王明玉应当作为共同借款人向乐惟清承担相应责任。鉴于系争借据出具时以及延续借款期限时,王明玉担任华仁堂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故虽然系王明玉以个人名义签署延期承诺,亦足以代表华仁堂公司的意思表示,对华仁堂公司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第三,王明玉和华仁堂公司出具的六张借据系其真实意思表示,于法无悖,各方均应恪守。乐惟清依约向王明玉和华仁堂公司出借了款项,王明玉和华仁堂公司理应按时归还借款及利息。现王明玉和华仁堂公司未按期归还借款的行为,已经构成违约,按照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现乐惟清按照借据约定的期内月利率主张逾期付款利息,于法有据,本院予以确认。审理中,王明玉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自愿放弃诉讼权利。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九条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王明玉、湖南邵阳华仁堂药业发展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共同归还乐惟清借款本金60万元;

二、王明玉、湖南邵阳华仁堂药业发展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共同支付乐惟清按照月利率2%的标准计算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借款利息:分别以10万元为基数、自2014年12月20日起算,以10万元为基数、自2014年12月26日起算,以10万元为基数、自2014年12月29日起算,以20万元为基数、自2015年1月29日起算,以10万元为基数、自2015年2月23日起算。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4,900元,由王明玉和华仁堂公司共同负担。上海律师事务所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吕燕娜

二〇一七年一月三日

书记员 陈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