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律师咨询:冯建明与孙羿、孙建国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冯建明与孙羿、孙建国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沪0115民初76430号

原告:冯建明,男,1968年4月1日生,汉族,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孙羿,男,1990年10月19日生,汉族,户籍地上海市浦东新区,现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孙建国(系被告孙羿父亲),男,1963年12月12日生,汉族,户籍地及现在居住地同被告孙羿。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冯建明诉被告孙羿、孙建国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1月1日立案受理后,因采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其他方式无法向两被告送达起诉状副本等诉讼材料,故本院对两被告进行公告送达,并裁定由简易程序转为普通程序审理。之后两被告主动来本院应诉。后因案情复杂,本院无法在法律规定的审理期限内审结,故报院长批准延长审理期限三个月。本案分别于2017年5月5日、6月1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孙羿、孙建国及其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冯建明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两被告归还原告借款本金22万元;2、本案诉讼费由两被告负担。事实与理由:2015年6月15日、7月13日、10月8日,两被告先后向原告借款5.50万元、5.50万元、11万元,并向原告出具借条和收条。原告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向两被告予以出借,后经原告催讨,两被告至今未予归还。

被告孙羿、孙建国共同辩称:原告与两被告之间不存在真实合法有效的民间借贷关系,两被告实际未收到原告借款。本案与(2016)沪0115民初76429号、78650号和(2017)沪0115民初25445号、25450号四起民间借贷案件相关联,事实经过:被告孙羿的朋友案外人季波带被告孙羿玩二八杠赌博,被告孙羿输了20多万,通过赌博的人介绍被告孙羿向案外人邱某某借款平赌债,后邱某某找到案外人范某某,范某某借款给被告31万元去归还被告借邱某某的款项,但不够平账,就也留了部分,加上利息上涨,所以也欠邱某某借款,之后为了归还被告孙羿借范某某的款项,就有了被告孙羿借原告的61万元款项(原告另案诉讼),本案款项是被告孙羿借原告61万元款项中一笔50万元款项的利息,本案在付款完成后当天都是按照原告指示转至他人银行卡上。综上,本案是邱某某等人设局虚构债务,故不属于民事纠纷,应当认定是刑事诈骗。

原告提供如下证据材料以证明自己的诉讼主张:

1、借条、收条及中国农业银行转账凭证各3份,证明原告与两被告之间的借贷关系,两被告先后向原告借款22万元。经质证,两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本案与其他四起民间借贷案件的诈骗模式是一样的,这些证据都是原告指示让被告操作的,并在款项打入被告孙羿银行卡当天又按照原告的指示转到他人银行卡内,两被告实际未收到原告借款。被告孙建国还认为其因为有人围攻其儿子即被告孙羿,被告孙羿打电话给其,其为了保护被告孙羿就在借条、收条上签字,或是有人找到其家里,逼迫其签字,但具体借款情况其都不清楚。

两被告提供如下证据以证明自己的抗辩主张:

1、2017年4月14日被告向公安机关反映的回执单,证明被告孙羿就本案的诈骗已向公安机关报案,目前还没有接到受理通知。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回执单看不出被告孙羿报案什么内容,无法证明与本案的关联性,不能证明两被告所主张的证明内容。

2、“借贷10万元被逼还贷384万元”的通讯,证明该通讯内容与两被告诉述的诈骗模式相似。原告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无关。

3、中国农业银行交易明细,证明原告三次转账给被告孙羿的22万元均在当天转出,其中第三笔被告在收到原告转账的11万元后当天按照原告指示转账给了案外人高某某,两被告不认识高某某,两被告实际没有收到款项。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被告孙羿收到原告款项之后如何处理是被告孙羿的权利,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原告不认识高某某,不存在两被告所述的原告指示他人收款的问题。

4、两被告向本院申请调查获取的银行明细材料,证明原告于2015年6月15日转账给被告孙羿的5.50万元,被告孙羿当天按照原告指示转账给了案外人周某某后又当天转账给了案外人邱某某;原告于2015年7月13日转账给被告孙羿的5.50万元,被告孙羿当天按照原告指示转账给了案外人蔡某某,蔡某某收款后近期没有转出;两被告不认识周某某和蔡某某。两被告认为其中一笔5.50万元回到邱某某账户,证明了两被告认为是邱某某一手操作虚假借贷的主张。原告认为其也不认识周某某、蔡某某和高某某,被告孙羿收款后的转账行为与原告无关。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同时作为另案邱某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确认认识周某某,并确认因周某某未归还邱某某借款,所以周某某将5.50万元转账给邱某某。上海律师事务所

基于上述证据及质证意见,本院确认如下事实:

2015年6月15日被告孙羿向原告出具借条一份,明确被告孙羿向原告借款农行转账5.50万元。被告孙建国也在该借条的借款人处签名。当天,被告孙羿又向原告出具收条一份,明确今收到原告农行转账5.50万元。被告孙建国也在该收条的收款人处签名。

同年7月13日两被告向原告出具借条一份,明确向原告借款5.50万元农行转账。当天,两被告又向原告出具收条一份,明确收到原告农行转账5.50万元。

同年10月8日被告孙羿向原告出具借条一份,明确被告孙羿向原告借款农行转账11万元。被告孙建国也在该借条的借款人处签名。当天,被告孙羿又向原告出具收条一份,明确收到原告农行转账11万元。被告孙建国也在该收条的收款人处签名。

另:2015年6月15日原告向被告转账5.50万元后,被告当天就转账给了案外人周某某,周某某当天又转账给了案外人邱某某。同年7月13日,原告向被告转账5.50万元后,被告当天就转账给了案外人蔡某某。同年同年10月8日,原告向被告转账11万元后,被告当天就转账给了案外人高某某。

又:2017年4月14日被告孙羿曾向上海市公安局来访,上海市公安局答复已转往上海市浦东新区公安局。审理中,被告孙羿确认是因为其认为包括本案在内的民间借贷纠纷涉嫌刑事诈骗而向公安部门来访要求报案,但公安部门至今未予立案。

现原告以两被告未归还借款为由起诉来院。

本院认为,原告向本院提起诉讼,提供了借条、收条和银行转账凭证等债权凭证,以证明原告与两被告之间借贷关系的真实存在。两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这些证据真实性无异议,故本院予以采信。且从本院查明的资金走向看,原告提供的借款全部汇入被告孙羿的银行卡,被告孙羿收款后分别汇入他人账户,被告孙羿抗辩其汇款系受原告等人指示并没有相应证据证明,本院不予采信。被告孙羿收取原告借款后如何处理和使用是两被告自己的事情。由此,本院认定原告与两被告之间存在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两被告还抗辩是案外人邱某某等人设局虚设债务、本案涉嫌诈骗犯罪,但被告孙羿向公安机关报案,至今未予立案,而且两被告也没有提供相应证据加以证明,故本院亦不予采信。即使被告将本案系争借款汇入他人账户后部分款项又由他人汇给案外人邱某某,也不能就此认定邱某某等人虚设债务、涉嫌诈骗犯罪。被告与他人、他人与邱某某之间的民事法律关系与本案无关。况且从两被告认为相关联的四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审理情况看,被告孙羿自己也承认其使用了部分借款,这也与其抗辩邱某某等人涉嫌虚设债务相矛盾。被告孙建国另外抗辩其因为被告孙羿被围攻或是其被逼迫而在借条和收条上签名,但其并没有对此进行报案,也没有提供其他证据证明,故本院不予采信。两被告借款后未归还借款,应承担相应的经济责任。原告要求两被告归还借款本金应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孙羿、孙建国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原告冯建明借款22万元。

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600元,由被告孙羿、孙建国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律师事务所




审判长 张恋华

人民陪审员 张惠芳

人民陪审员 陶义才

二〇一七年八月一日

书记员 王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