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律师.上海法律咨询:陆晏与上海银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顾加丽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陆晏与上海银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顾加丽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沪0114民初11292号

原告:陆晏,女,汉族,1976年2月8日出生,户籍所在地上海市嘉定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上海银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嘉定区。

法定代表人:顾某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顾加丽,女,汉族,1963年6月5日出生,户籍所在地上海市嘉定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陆晏与被告上海银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麟公司”)、顾加丽间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8月2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后因案件审理需要,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2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陆晏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银麟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即被告顾加丽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银麟公司归还原告投入的资金347,600元;2、判令被告银麟公司支付原告2015年8月25日至2015年12月24日期间的红利收益28,967元;3、判令被告银麟公司支付原告2015年12月25日至实际支付之日止的红利收益(以376,567元为基数,按年收益率25%进行计算,暂计算至2017年6月25日为141,213元);4、判令被告顾加丽对被告银麟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诉讼中,原告将上述第1、第2、第3项诉讼请求变更为:1、判令被告银麟公司归还原告投入的资金336,960元;2、判令被告银麟公司支付原告2015年8月25日至2015年12月24日期间的利息26,956.80元(以336,960元为基数,按年利率24%计算);3、判令被告银麟公司支付原告2015年12月25日至实际支付之日止的利息(以336,960元为基数,按年利率24%进行计算)。事实和理由:2015年1月15日,原告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将200,000元交于被告顾加丽,由被告银麟公司进行管理,书面约定三个月的收益率为8%。2015年4月19日,原告又将100,000元转账给被告顾加丽,连同上期的本金和收益,委托被告银麟公司管理,书面约定到期收益为31,600元。约定期限到期后,原告仍将本金和收益交与被告银麟公司管理,书面约定年收益率为25%。到期后,原告要求被告银麟公司归还本金及支付收益,被告银麟公司至今未履行。原告遂起诉来院,要求被告银麟公司履行还款义务。此外,原告认为,被告银麟公司系被告顾加丽的个人独资有限责任公司,被告顾加丽依法应对被告银麟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两被告辩称,对于原告诉请的本金金额无异议,也愿意归还,但目前没有能力归还;对于利息,不同意支付,表示包括原告诉称的款项在内的理财投资款均在案外人香港腾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处,且至今未收回,故两被告亦系受害者。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5年1月15日,原告与两被告经协商后,原告将200,000元转账汇入被告顾加丽的银行账户。同年1月20日,原告和被告银麟公司签订《委托资产管理协议》一份,双方约定:原告出资200,000元委托被告银麟公司进行资产管理,委托期限为3个月,自2015年1月20日至同年4月19日止;3个月的红利率不低于8%;在委托到期后15天内,被告银麟公司将本金红利款项转入原告指定的账户。同年4月19日,原告又向被告顾加丽的银行账户汇款100,000元。2015年4月25日,原告与被告银麟公司又签订《委托资产管理协议》一份,双方约定:原告出资316,000元委托被告银麟公司进行资产管理,委托期限为4个月,自2015年4月25日至同年8月24日止;红利每4个月派发一次,每次为31,600元;在委托到期后15天内,被告银麟公司将本金红利款项转入原告指定的账户。以上,原告向被告顾加丽的两次汇款共计300,000元,加上2015年1月20日协议项下的16,000元红利,即为2015年4月25日协议中的原告出资款316,000元。2015年10月9日,原告与被告银麟公司再次签订《委托资产管理协议》一份,双方约定:原告出资347,600元委托被告银麟公司进行资产管理,委托期限为4个月,自2015年8月25日至同年12月24日止;原告所得红利不低于双方协定的年红利率25%;在委托到期后15天内,被告银麟公司将本金红利款项转入原告指定的账户。2015年4月25日协议项下的本金316,000元加上约定的红利31,600元,即构成2015年10月9日协议项下的原告出资款347,600元。协议到期后,被告银麟公司未向原告支付协议约定的款项,原告催讨未果,遂涉讼。上海律师

另查,2015年12月17日,被告银麟公司的企业类型变更为被告顾加丽自然人独资的一人有限责任公司。

以上事实,由原告提交的《委托资产管理协议》、中国农业银行上海市分行卡卡转账单、银行交易明细查询、被告银麟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及当事人陈述等为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银麟公司签订的《委托资产管理协议》,仅约定了固定的红利率,而未约定具体的理财方式、利润分配及管理费收取等具有委托理财法律特征的条款,故双方间资金往来名为委托资产管理,实为民间借贷,双方约定的红利率即为借款利率。因此,本案原案由委托理财合同纠纷变更为民间借贷纠纷。两被告虽提供了被告顾加丽与案外人香港腾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达公司”)间的《合作协议》,但该合作协议约定的合作期在涉案《委托资产管理协议》约定的期限之后,且《委托资产管理协议》亦未对涉案资金投入腾达公司处进行约定。故两被告表示应原告的要求已将涉案款项投入到腾达公司处进行投资,原告投入的资金应由腾达公司归还两被告后再行处理的意见,本院难以采信。原告向两被告汇款后,被告银麟公司应按照法律规定及协议约定归还本金并支付利息。借款到期后,两被告久拖不付,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根据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借贷双方对前期借款本息结算后将利息计入后期借款本金并重新出具债权凭证,如果前期利率没有超过年利率24%,重新出具的债权凭证载明的金额可认定为后期借款本金;超出部分的利息不能计入后期借款本金。本案中,原告原提出的诉请中关于本金及利息的计算方式与上述规定不符。庭审中,原告将《委托资产管理协议》中约定的利率调整为每年24%,并对诉请做了变更,经本院审核,符合有关规定及双方约定,本院予以支持。被告顾加丽系被告银麟公司的唯一股东,其未向本院举证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个人财产,且涉案的汇款均汇入被告顾加丽个人账户,故被告顾加丽依法应对被告银麟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二款第(二)项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上海银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陆晏借款本金336,960元及偿付至2015年12月24日的利息26,956.80元;

二、被告上海银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付原告陆晏资金占用期间利息(以336,960元为基数,自2015年12月25日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进行计算);

三、被告顾加丽对被告上海银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上述第一、第二项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两被告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8,851.30元,由被告上海银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被告顾加丽共同负担(两被告负担之款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付本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律师




审判长 樊杰

审判员 诸建光

人民陪审员 朱琴红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王怡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