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谢伟平与上海鸣朋纸业有限公司、李静等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谢伟平与上海鸣朋纸业有限公司、李静等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沪0112民初16422号

原告:谢伟平,男,汉族,1970年4月14日出生,户籍地上海市闵行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上海鸣朋纸业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松江区。

法定代表人:李静,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李静,女,汉族,1970年5月7日出生,户籍地上海市松江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王留华,男,汉族,1960年9月5日出生,户籍地上海市松江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谢伟平与被告上海鸣朋纸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鸣朋公司)、李静、王留华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6月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三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谢伟平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鸣朋公司返还借款本金人民币(币种下同)300万元;2.判令被告鸣朋公司偿付逾期还款违约金30万元;3.判令被告鸣朋公司偿付以300万元为本金,自2015年9月9日起至本息全部清偿之日止,按月息2%计算的利息;4.判令鸣朋公司偿还原告为实现债权进行本次一审诉讼产生的律师费7.83万元;5.判令被告李静、王留华对被告鸣朋公司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事实与理由:被告鸣朋公司共有两名股东,分别为被告李静和王留华,其中李静是公司法定代表人。该两人于1999年结婚,目前仍为夫妻关系。2014年11月27日,三被告共同向原告借款350万元,并商定1.其中50万元几日后归还,不写进借条中;2.另外300万元的借期1个月,月利率按4.5%计算,一个月的利息为13.5万元。当日,原告要求三被告出具借条一份,载明鸣朋公司向上海吴泾春晓综合经营部(以下简称春晓经营部)借用300万元,期限30天,从2014年11月28日至2014年12月27日,利息13.5万元。次日,原告使用其控制的春晓经营部银行账户向鸣朋公司账户支付了上述350万元借款(注:春晓经营部负责人张春尧是原告亲戚,春晓经营部账户长期借给原告使用)。同年12月26日,被告李静向春晓经营部账户归还了50万元。随后,三被告与原告补签了《借款合同》,被告鸣朋公司作为借款人、李静作为保证人、王留华既作为借款人也作为保证人,原告作为出借人,约定:借款用途为经营所需,借款金额为300万元,保证的范围为借款本金、利息和实现债权的费用,担保期限为借款到期之日起两年,借款人如不按期归还借款本金,按借款金额的10%支付违约金给出借人。截至2015年11月16日,被告共计归还利息84万元,按月息3%计算,该利息结算至2015年9月8日。之后,被告未再按约定归还本金及支付利息。

被告鸣朋公司辩称,原告能举证出借300万元借款的事实,对欠款金额没有异议。原告能举证证明被告已经归还了84万元,按照月息3%结算利息至2015年9月8日亦没有异议。被告鸣朋公司的实际负责人是被告王留华,法定代表人是被告李静,两人系夫妻关系,于2015年12月6日下落不明后,在法院的诸多诉讼基本与半年前结束,财务无法对接,如果今后找到其他还款依据,保留诉权。借条仅约定了借期内利息,期外没有约定,也没有约定律师费,而且根据最高法院关于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相关规定,年利率24%是最高限额,同意按年利率24%赔偿损失,不同意再行支付违约金、律师费等。

被告李静、王留华共同辩称,对被告鸣朋公司的借款事实没有异议,但是借条上并未约定两被告承担保证责任,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为证明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1.鸣朋公司章程、股东会决议、鸣朋公司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1组;2.婚姻登记档案1份;3.春晓经营部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情况说明1组;4.借条、农业银行企业银行付款回单、农业银行电子银行交易回单、借款合同1组;5.农业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农业银行综合应用系统单笔历史交易明细查询表1组;6.公证书3份;7.承诺书1份;8.鸣朋公司章程修正案1份;9.手机缴费发票、业务确认单1组;10.聘请律师合同及发票1份。三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2真实性无异议,与本案无关联性;证据3、7不清楚;证据4、5、8、9真实性无异议;证据6无法核实不清楚,但手机号是被告王留华的;证据10真实性无异议,但不同意承担。上海律师事务所

三被告未提交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被告李静与王留华系夫妻关系,被告李静系被告鸣朋公司法定代表人,与被告王留华均系被告鸣朋公司股东。

2014年11月27日,被告王留华、李静共同出具“借条”一份,载明“今有上海鸣朋纸业有限公司向上海吴泾春晓综合经营部借用300万元整,期限30天,从2014年11月28日到2014年12月27日止,利息13.5万元,以银行转账为准。”次日,春晓经营部通过农业银行向鸣朋公司转账出借350万元。

2014年12月1日,原告、春晓经营部作为出借人,与借款人鸣朋公司、保证人被告王留华、李静签订《借款合同》一份,约定:借款金额300万元,借款用途经营所需(银行过桥),借款期限一个月,到期一次还本;保证人自愿以本人有权处分的财产为出借人提供担保,保证的范围包括借款本金、利息和实现债权的费用,保证期限为本合同项下借款到期之日起两年;借款人不按期归还借款本金,按借款本金的10%支付违约金给出借人。

2014年12月26日,被告鸣朋公司通过农业银行向春晓经营部归还50万元。

借款合同签订后,被告李静陆续向原告支付利息,截至2015年11月16日共支付利息84万元。诉讼中,双方对该已付利息达成一致,按月息3%结算至2015年9月8日。

2015年11月26日,被告王留华向原告出具承诺书一份,要求延期20天,到期本息全部归还。后仍未归还借款本金及支付利息,故涉讼。2017年6月7日,原告为本案诉讼聘请律师并支付律师费7.83万元。

另,春晓经营部向本院陈述,其负责人张春尧系原告表弟,涉案春晓经营部农业银行卡借给原告使用五六年了,该账户内的资金与己无关。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鸣朋公司间的民间借贷关系依法成立,原告依约履行了资金出借义务,被告鸣朋公司亦应依约履行还款义务。根据被告王留华、李静共同出具的借条及与原告签订的借款合同以及双方当事人的当庭陈述,本院可以确认双方最初约定的借款期限为1个月,月利率为4.5%。诉讼中,双方一致同意已支付利息按月息3%计算,结算至2015年9月8日,于法不悖,本院予以准许。三被告对尚未归还的借款本金及利息计算方式不持异议,本院对原告诉请要求被告鸣朋公司归还借款本金300万元并偿付以300万元为本金,自2015年9月9日起至本息全部清偿之日止按月息2%计算的利息,依法予以支持。虽然借款合同约定了逾期还款违约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条规定,原告可以一并主张逾期利息、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但总计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诉请的律师费系为追讨本案借款进行诉讼而产生的费用,不属于为获取借款而支付的成本,故本院亦予以支持。被告王留华、李静在借款合同上签字自愿作为本案系争债务的保证人,并明确约定了保证范围及保证期限,原告诉请要求该两被告对被告鸣朋公司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本院亦予支持,被告王留华、李静承担保证责任后,可以向被告鸣朋公司追偿。上海律师事务所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第三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上海鸣朋纸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原告谢伟平借款300万元;

二、被告上海鸣朋纸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付原告谢伟平以300万元为本金,自2015年9月9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月息2%计算的利息损失;

三、被告上海鸣朋纸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付原告谢伟平律师费7.83万元;

四、被告王留华、李静对被告上海鸣朋纸业有限公司上述第一、二、三项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保证;被告王留华、李静承担保证后,有权向被告上海鸣朋纸业有限公司追偿;

五、驳回原告谢伟平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24,444.05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合计29,444.05元,由原告谢伟平负担2,900元,被告上海鸣朋纸业有限公司、王留华、李静共同负担26,544.0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立案庭)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蒯滕健

二〇一七年九月七日

书记员 姚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