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阮琳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阮琳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沪0110民初18716号

原告:阮厚润,男,1991年11月15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黄浦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阮琳,女,1972年10月18日出生,汉族,户籍地上海市杨浦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阮厚润诉被告阮琳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1月16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阮厚润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阮琳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阮厚润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要求被告归还原告借款本金67,184元,并支付利息17,000元(根据双方约定每月1000元的利息);2、要求被告归还原告借款本金109,533元,并支付利息43,500元(根据双方约定每月利息1500元);3、要求被告归还原告借款本金1,060,000元,并以1,060,000元为基数,按月息一分五计,支付原告自2016年9月5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利息。事实和理由:原、被告系亲戚关系。2016年4月,被告找到原告母亲阮敏雯,称可以帮原告介绍工作,并提出经营生意需要借款。因原告家中没钱,被告遂提议原告通过对外借款筹资。2016年4月15日,被告陪同原告及原告母亲前往点融贷款公司借款,原告办理了70,000元的贷款,扣除手续费后到手62,000元,全部交给被告。被告向原告出具了70,000元的借条,并承诺该贷款的手续费、利息均由其承担,被告每月按月息一分五付息给原告,相当于每月1000元利息,故被告每月须给原告5000元。2016年4月20日,在被告陪同下,原告办理了华夏银行信用卡,原告通过拉卡取现,扣除1000元手续费后到手99,000元,全部交给了被告。被告向原告出具了100,000元的借条,并承诺信用卡的相关费用、利息均由其承担,被告每月按月息一分五付息给原告,即每月1500元利息,故被告每月须给原告5300元。2016年4月26日,被告以生意周转再次要求借款,提出由原告拿房产抵押借款后再借给被告,产生的利息、手续费均由被告承担,被告再另按月息一分五给原告利息。被告称自己有动迁房,让原告放心。原告抵押贷款700,000元后借给被告。被告在无法偿还该款后,又向原告提出借新还旧。为此,2016年8月31日,被告与原告及原告母亲一同前往燊巧公司办理抵押贷款1,800,000元,被告承诺贷款利息和费用均由其承担,并以1,800,000元为基数按月息一分五另行支付原告利息。扣除抵押贷款的各类费用154,412元后,原告实际到手1,645,588元。原告将其中的740,000元转给原告母亲阮敏雯,由阮敏雯出借给案外人高某某(被告母亲);795,000元用于替被告归还案外人张某某的某某(即前述原告替被告抵押贷款的700,000元及被告个人向张某某借款95,000元)。原告转账给被告27,000元,原告母亲阮敏雯转账给被告10,000元。被告向原告出具了795,000元的借条,和295,000元的借条。295,000元的借条中重复计算了案外人高某某的某某740,000元中由被告代收的30,000元,原告现按265,000元主张本金。该265,000元包括原告及原告母亲转账给被告的37,000元;1,800,000元贷款的手续费154,412元;1,800,000元的两个月利息38,988元;前述70,000元借款、100,000元借款被告未归还的本息及700,000元借款未归还的利息共计34,600元。原、被告约定70,000元借款由被告每月归还5000元,100,000元借款由被告每月归还5300元,包括34,600元中涉及的70,000元和100,000元的还款,原告认可被告按照上述约定归还了7个月款项。因被告未按约还款,原告将抵押房屋变卖后归还了1,800,000元借款。截止至2016年12月15日,70,000元贷款仍有17个月本息67,184元未归还。100,000元信用卡欠款仍有29个月本息109,533元未归还。上海律师

被告阮琳辩称,原告提供借条确实均为被告所写,但被告实际未收到借条所列款项,要求按照被告实际收到的金额归还借款。被告从未承诺替原告支付其对外贷款的利息和费用,亦未约定过月息一分五。70,000元借条项下,被告仅收到62,000元,利息8000元已先行抵扣。原、被告约定由被告每月归还本金5000元直至还清70,000元,被告已按约定归还了7个月。被告从未承诺每月支付原告利息1000元。100,000元借条项下,被告仅收到99,000元。原、被告约定每月归还5300元,直至还满100,000元,并未区分本息,被告已按约定归还了7个月。被告从未承诺每月支付原告利息1500元。至于另外两张借条,原、被告一开始约定由被告向原告借款1,800,000元,遂后用被告名下的动迁房给原告抵债。被告预估动迁房价值在2,000,000元,如此操作原告还需返给被告钱款。因此,被告签署了295,000元的借条。295,000元的借条中除重复计算了高某某借款中被告代收的30,000元外,被告仅实际收到37,000元,剩余款项均系原告自行计算的1,800,000元借款的利息和手续费,计算方式被告也不清楚。然而,原告遂后将1,800,000元中的740,000元转给其母亲阮敏雯,由阮敏雯借给了被告母亲高某某。至于被告出具的795,000元借条,确系原告替被告归还案外人的某某。但双方并未约定利息和还款期限,被告未归还过该款。被告对原告70,000元和100,000元的款项来源并不知情,而795,000元的款项来源则通过原告母亲阮敏雯知晓。

审理中,被告提供其名下卡号为XXXXXXXXXXXXXXXXXXX建设银行账户交易明细及卡号为XXXXXXXXXXXXXXXXXXX工商银行账户历史明细清单,证明70,000元借条及100,000元借条的还款情况,还款总额共计88,795元。被告建行卡下于2016年9月30日转原告母亲阮敏雯15,000元;于2016年10月2日收到阮敏雯1700元;于2016年10月23日转阮敏雯4995元。被告工行卡下于2016年5月24日转阮敏雯6000元;于2016年6月1日转阮敏雯10,000元;于2016年6月27日转阮敏雯15,000元;于2016年7月1日转阮敏雯5800元;于2016年8月17日转阮敏雯17,000元;于2016年10月31日转阮敏雯5000元;于2016年11月23日转阮敏雯5000元;于2016年11月29日转阮敏雯5000元。原告对上述证据发表质证意见:原告母亲阮敏雯确实收到上述88,795元,但应扣除阮敏雯于2016年10月2日打款给被告的1700元。同时阮敏雯于2016年6月24日以个人名义借款给被告10,000元。被告于2016年6月27日转阮敏雯15,000元中有10,000元系归还其与阮敏雯之间的某某,与本案无关,亦应予以扣除。原告确认收到被告的还款金额为77,095元。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1)原、被告系亲属关系。2016年4月20日,原告通过点融网借款70,000元。2016年4月25日,原告向被告转账50,000元,交付现金12,000元,共计62,000元。同日,被告向原告出具借条一份,载明,“今借阮厚润人民币柒万元整”。

(2)2016年4月27日,原告通过华夏银行信用卡拉卡取现,于4月30日向被告转账50,000元,后又于5月3日向被告转账49,000元,共计99,000元。被告向原告出具借条一份,载明,“今借阮厚润人民币壹拾万元整”,落款日为2016年4月31日。

(3)2016年8月31日,原告以名下上海市宝山区恒高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担保,向案外人王颙意借款1,800,000元。2016年9月1日,被告向原告出具借条一份,载明,“今借到阮厚润人民币现金柒拾玖万伍仟元整,是用于本人还张某某的欠款,通过阮厚润银行转账给张某某”。同日,原告向案外人张某某转账795,000元。2016年9月3日,被告向原告出具借条一份,载明,“今借到阮厚润人民币贰拾玖万伍仟元整”。同日,原告向被告转账27,000元。2016年9月14日,原告母亲阮敏雯向被告转账10,000元。庭审中,原、被告均确认295,000元的借条中,有30,000元系重复计算。上海律师

(4)原、被告庭审中均确认,被告归还了7个月5000元,及7个月的5300元。

(5)2016年11月25日,原、被告在本院组织下进行调解。原告在调解中称,“我们代被告阮琳向外借款,给第三方的利息都是被告阮琳承担,同时,被告阮琳还给我们一分五的月息。这是双方当时约定好的……”。被告对该陈述表示认可,并称“当时确实这么约定了”。

本院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结合原、被告诉辩称及陈述,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借款本金的确定;二、借款利息的计算标准;三、被告还款金额的认定。

一、借款本金的确定。原告为证明其主张的某某事实,提供了被告阮琳出具的借条及相关证明。民间借贷纠纷中,应以借款人实际收取的金额为借款本金。70,000元借条对应被告实际收取的本金金额为62,000元。100,000元借条对应被告实际收取的本金金额为99,000元。原告主张的本金1,060,000元由795,000元及265,000元组成。795,000元有借条及足额的转账凭证。295,000元的借条扣除原、被告确认重复计算的30,000元后确为265,000元。然而,265,000元中被告确认收到且有转账记录的款项仅37,000元,其余款项根据原告所述包括1,800,000元的某某利息、手续费及过去借款的未付利息等费用,原告并未实际交付被告。故295,000元借条对应的本金为37,000元。对原告要求被告归还本金1,060,000元的事实难以认定,本院确认被告共向原告借得本金62,000元、99,000元、795,000元及37,000元。

二、借款利息的计算标准。原告称借款的资金来源系向第三方借款,且被告承诺承担原告对外借款所产生的利息、手续费。原、被告间的借条未约定利息、还款时间及原告对外借款的利息、手续费如何承担。现原告提供的证据难以证明其对外借款的具体情况。因此,对原告要求被告承担其自身对外借款产生的利息、手续费,本院难以支持。在审理中,原告又称被告承诺按月息一分五的标准支付原告借款利息。被告第一次来院对该约定予以认可,在随后的庭审中又予以否认。本院认为,在被告陈述存在多次反复的情况下,其第一次陈述的真实性最高,且该陈述与原告的主张亦相互对应。因此,本院确认双方的某某利息计算标准为月息一分五,即月利率1.5%。

三、被告还款金额的认定。原、被告均确认被告针对70,000元借条及100,000元借条共计归还了7个月(即2016年5月至2016年11月)。被告提供在上述时间段内,其向原告母亲阮敏雯转账的记录,原告认可阮敏雯收到的77,095元系本案还款,本院予以确认。然而,原、被告均无法说明77,095元在归还两笔借款时如何分配,亦无证据证明双方曾约定清偿债务时的抵充顺序。因此,被告的还款应以先利息后主债务,先旧债后新债的方式予以抵充。本金62,000元按月息1.5%计算7个月的利息为6510元,本金99,000元按月息1.5%计算7个月的利息为10,395元。被告归还的77,095元抵扣上述利息后剩余的60,190元,视为对第一笔借款本金62,000元的偿还,故该借款被告尚余本金1810元未归还。综上,被告应归还原告借款本金1810元、99,000元、795,000元、37,000元。上海律师

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阮琳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原告阮厚润借款本金1810元,并按照月利率1.5%支付原告阮厚润以1810元为基数自2016年11月25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利息;

二、被告阮琳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原告阮厚润借款本金99,000元,并按照月利率1.5%支付原告阮厚润以99,000元为基数自2016年11月30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利息;

三、被告阮琳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原告阮厚润借款本金795,000元,并按照月利率1.5%支付原告阮厚润以795,000元为基数自2016年9月1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利息;

四、被告阮琳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原告阮厚润借款本金37,000元,并按照月利率1.5%支付原告阮厚润以37,000元为基数自2016年9月3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利息。

当事人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7,800元,减半收取计8900元,保全费5000元,由被告阮琳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张军

二〇一七年三月十七日

书记员 李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