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喻群与张军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喻群与张军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沪0118民初3268号

原告:喻群,女,1969年5月20日出生,汉族,户籍地上海市青浦区,现住上海市青浦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张军,男,1970年7月27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青浦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喻群与被告张军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3月6日立案,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后因案情复杂于2017年5月31日转为普通程序,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6月15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喻群、被告张军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喻群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归还借款人民币400,000元。事实和理由:原、被告于2013年左右开始同居,2015年1月产生矛盾后分开。在双方同居期间,被告在外面欠了高利贷,要原告为他还钱,骗原告说卖掉赵屯的房屋后就有钱还给原告,所以原告用信用卡提取了现金,又向银行申请了小额贷款,为被告归还了200,000元。第二次,被告说要开公司需要筹钱,因被告没有房产证,故让原告出面向认识的人借款,所以原告出面向李某借款250,000元,并说好其中200,000元利息由被告来付。李某转给原告240,000元,其中10,000元作为利息当场扣掉了,50,000元借给了案外人陈某某,其余钱款都是被告掌控着原告的银行卡在使用。原、被告同居期间,原告给被告的钱不止400,000元。2015年1月左右,原告发现被告在外面生活作风有问题,并且一直在外面骗钱,两人有了矛盾,所以原告提出与被告分手,并要求被告出具了400,000元的欠条。被告承诺2015年2月底归还借款,但至今没有归还。

被告张军辩称,原、被告于2011年初相识,2012年7月起同居。原告当时的服装店经营状况不好,所以出面贷款,另外当时原告还欠了二、三万元的高利贷,所以原告一共贷了四笔钱,总额不超过200,000元,但是被告只用掉了三、四万元。后来的一笔240,000元的借款,是原告关掉服装店想开甜品店,另外家里要装修房屋,其中被告只拿了50,000元用于公司经营。后来,被告为这笔借款付了3个月的利息,每月10,000元,所以被告实际只拿到20,000元。在被告经营公司期间,还曾陆续给过原告六、七万元。2015年1月,因被告之前向吴芳的借款490,000元打到了原告帐上,原告怕吴芳向其催讨,为此与被告吵架,并扬言要跳楼,故被告同意吴芳的借款由被告来归还,这样的情况下向原告出具了400,000元的欠条,所以本案的欠条所指的就是吴芳的借款。另外,被告已把自己在李菊英处的150,000元债权给了原告,毕竟双方同居三年多,有感情基础,所以被告当时愿意多付给原告。现在吴芳的借款已经法院判决由被告负责归还,原告没有承担任何还款责任,故原、被告之间不存在借贷关系。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原、被告相识后于2012年7月左右开始同居。2013年6月6日,原告向平安银行上海青浦支行申请贷款64,000元、向中国光大银行上海淮海支行贷款50,000元;同年6月9日,原告向渣打银行贷款57,000元;6月25日,原告又从华夏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信用卡提取了42,000元。9月23日,案外人李某转入原告账号为XXXXXXXXXXXXXXXXXXX的农业银行卡内240,000元,之后该账户内有50,000元转入朱新达名下,有30,000元转入原告另一农行卡内,有20,000元转入钟某卡内,有27,000元转入瞿建国卡内。2015年初,原、被告产生矛盾而分手。因原告要求,被告于2015年1月20日出具给原告欠条一份,载明:今欠喻群人民币40万元(肆拾万元正),于2015年2月底还。2015年5月1日,被告将自己在案外人李菊英处的债权150,000元转让给原告,在原借条出借人处添加了原告的名字,并由李菊英在添加处加盖了手印。之后,李菊英曾陆续向原告支付过部分利息。因被告未能履行还款义务,原告遂于2017年2月诉诸本院。

另查明,被告曾向案外人吴芳借款490,000元,该款汇入了被告持有的原告名下的农行卡内。被告于2013年11月20日出具借条一份,确认向吴芳借款490,000元。后因被告未归还该笔借款,吴芳于2015年4月诉诸本院,要求本案原、被告共同归还借款。本院经审理后以(2015)青民一(民)初字第114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一人承担还款责任。上海律师事务所

在本案审理中,原、被告就双方之间是否存在400,000元的借款存在争议,为此,原告申请证人李某和钟某到庭作证。证人李某当庭陈述的主要内容为:证人的朋友陈某某介绍证人与被告认识,当时被告想向证人借款,证人提出没有抵押不能借款。后被告用原告的房产证去做了抵押,证人才同意借款的。证人认为钱是借给被告的,因为是被告要用钱。证人不认识原告,但借款是转账到原告账上的,当时原告向证人出具了借条。至今,被告就还了一、二个月的利息,具体多少钱记不清楚了。转账时被告和陈某某一起去了银行,原告有没有去记不清楚了。证人钟某当庭陈述的主要内容是:证人和原告是同学关系,经原告介绍认识了被告。被告向证人借款,看在原告的面子上,证人就同意借款了,一共借了几次。当时,证人和被告的关系挺好的,还考虑一起做生意。第一笔借款是20,000元,当时原告不在场,是现金交给被告的,由于金额较小,也未让被告出具借条。被告后来还了一点,没有还清。原告没有出面向证人借过钱。在本院向证人钟某出示原告的银行交易明细,向证人核实转账给证人的20,000元的情况时,钟某表示原告曾通过证人向另一个朋友黄建平借款,此款是否用于归还黄建平的借款要回去核实,如果不是归还黄建平的,就是为被告归还借款的。庭审后,钟某确认该笔钱款系为被告归还借款。

原告对两位证人的陈述无异议。

被告对李某的证言不予确认,认为当时自己向陈某某借款,问他有没有利息低一点的,陈某某就介绍了李某给被告认识,说按照月息四分来算利息,向朱新达借款时是月息八分,所以被告想借利息低一点的。向李某借款时说清楚是原告借款。李某还问被告原告有没有房产可以抵押,被告说有的,就拿原告的产证做了抵押。之后,原、被告和陈某某、李某一起去银行取钱,陈某某当场借了50,000元,并向原告出具了借条。坚持认为当时原告要装修房屋和还债才向李某借款,被告当时因为公司经营较好,所以为原告还了3个月的利息。对证人钟某的证言,被告表示无异议,但认为自己向钟某借了钱后交给了原告,银行明细上转账给钟某的20,000元是自己归还给钟某的。

原告确认240,000元中50,000元借给了陈某某,陈某某向原告出具了借条,但不影响被告向原告出具的欠条金额,原告本案起诉的400,000元中不包括陈某某的50,000元。原告的银行卡本来就是被告持有的,所有钱款都是被告自己在操控。被告则认为当时因吴芳的借款490,000元打入了原告卡内,所以被告就用了原告的银行卡,但并非被告操控。对于朱新达的借款,是被告通过朋友认识了朱新达,而后原告向朱新达借款,被告并不认识瞿建国。原告认为同居期间,被告在经营公司时确实给过原告一些钱,但都是用于共同生活和支付被告公司工人工资。

另在庭审后,原告又向本院提供了被告于2013年4月15日出具的收条一份,该收条的内容为:今收到喻群(吴芳转账款)肆拾玖万元正(490000)。原告认为被告已经向原告确认收到吴芳的转账款,故不存在被告所说的原告因担心吴芳要求原告还款而要求被告出具欠条的事实。

根据原、被告双方对证据的举证、质证,本院认为证人李某与原、被告没有利害关系,其所作证言应当能客观反映当时的借款情况,而证人钟某虽系原告同学,但被告也确认钟某陈述的内容,故本院认为根据两位证人的陈述,可以确认被告当时存在向他人借款的意向,且实际落实了借款行为。上海律师事务所

根据本院确认的事实,本院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本案中,虽原告主张的债权发生在原、被告同居期间,但根据原、被告的陈述及在案证据,本院认为原、被告之间存在借贷合意,并存在交付事实,理由如下:一、不管是原告向银行的贷款还是向李某的借款,被告都确认用到过借款,并确认借款系用于自己公司经营;二、被告自己陈述其向陈某某打听低息借款,并陈述原来向朱新达的借款利息高达月息八分,说明被告曾向朱新达借款,并有再次向他人借款意向;三、证人李某证明系被告提出借款,李某并不认识原告,因李某需要房产抵押,而被告无法提供,才以原告名义借款并提供房产抵押,而被告自始至终参与借款,并向李某支付过利息;四、吴芳与本案原、被告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已经查明原告的银行卡由被告持有,被告也认可向朱新达、钟某归还了借款,但被告又主张朱新达和钟某的借款系为原告所借,原告不予确认,被告对该主张未提供相应证据;五、本案系争欠条是在原、被告结束同居关系时出具,并非双方同居期间被告为取悦原告而出具,体现了双方之间为同居期间债权债务进行结算的真实意思表示。现被告主张该欠条系原告以跳楼相威胁而出具,缺乏相应证据证明,且在被告出具欠条后,同时也是吴芳向法院起诉490,000元的借款后,被告还将自己在李菊英处的债权转让给原告,一方面表明被告有履行欠条项下的还款义务的意思表示,另一方面也表明系争欠条载明的金额与吴芳案无关。鉴于以上理由,本院认为原、被告之间以往的同居关系不是对抗民间借贷法律关系构成的因素,原告为被告所需向银行贷款、向李某借款都需承担相应法律责任,被告为此承诺向原告还款符合法理、情理,故本院认为被告理应向原告履行欠条项下的还款责任,但因被告已经将李菊英处的债权150,000元转让给了原告,故在应还款中需扣除该笔债权的金额。被告主张自己在同居期间曾陆续给过原告钱款,原告认为这些钱款已用于共同生活和支付被告公司工人工资,对此,本院认为这个事实发生在被告出具欠条之前,应当认为被告在结算时已经作了考量后才出具的欠条,故不应再在欠条金额中扣除。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第一百零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张军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原告喻群借款250,000元。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7,300元,减半收取3,650元,由原告负担1,125元、被告负担2,52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俞向红

人民陪审员 王美华

人民陪审员 邹惠贤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陆澄澄